生活

papi醬自曝買房難,馬薇薇陷入迷茫期:30歲前,你還有多少個成功的機會_安傳東

這是 新世相的第808 篇文章

今天,紀實電影《燃點》上映了。

這明明是一部記錄時下最有名的那些公司老闆創業史的電影,卻看哭了很多普通青年

因為片子很真實,真實到讓大家有了共鳴。

當你聽到已經擁有近 3000 萬粉絲和一家公司的 papi 醬說:

我曾經啊真的是非常想有一個包,但我跟老公真的沒有什麼錢。

“我還是想先給我媽把這房子換了吧。”

當你聽到《奇葩說》的馬薇薇開始另一個創業專案時說:

“我會老,可能會重病,我家人已經有重病了的。不是說所有事情都能用錢擺平,但是有錢的確比沒錢好。”

“我們動力十足,但我們方向很迷茫。”

當你聽到創立錘子手機的羅永浩說:

“每一年都是失誤。焦慮伴隨一生。真的想過死。”

當你聽到獵豹 CEO 傅盛說:

“沒有方向感,迷茫得可怕。卻沒有人可以訴說。”

你會發現,原來我們以為的已經很成功,很沉穩,很明確自己想要什麼的人,每天也都在承受跟你同樣的煎熬:

勞累、孤獨、恐慌、迷茫和自我懷疑。

在這些痛苦面前,人人都是平等的。

生活從來不是一片灰暗或者一片光明,而是永遠在它們的中間線上。

前幾天,我問了你們一個問題:

哪一刻,你曾覺得自己堅持不下去了?

有人說,是 20 歲出頭,工作壓力大到頭髮突然禿了一整塊的時候。

有人說,是年紀輕輕欠了一身債,再怎麼努力工作也還不完的時候。

有人說,是提案交了 5 次,被打回 5 次的時候。

我的同事小象最崩潰的一次,是半夜 12 點在辦公室裡大哭了起來,因為覺得自己寫的稿子太爛,不滿意。

那時候她已經連續加班 4 天,改了 4 稿還是不行。

她哭著跟我說:“有種信心和決心都被人按在地上摩擦的感覺”。

熬不住的時候,我們往往習慣用“堅持一下”鼓勵自己撐過去。

但每個人都很可能在某個時刻極度懷疑自己:

這是我想要的嗎?真的適合我嗎?一直努力真的就會有結果嗎?這樣付出值得嗎?

印象最深的是有個讀者想起自己最難捱的日子,說:

“只記得那種心臟疼的感覺,很痛苦,但是確實是自己熬過來了。

那些你以為你絕對做不到的事,最後都是一個人做到的。

至少小象驗證了這句話。她後來又熬了一個通宵重寫了那篇稿子,成了我們下半年表現最好的爆款。

我常常覺得,一個人心裡的渴望和他將要承受的痛苦在一定程度上是成正比的。

而更苦悶的是,那種用盡自己全力去熬的痛苦,是自己沒辦法說清,別人也沒法感同身受的:

累到麻木的疲憊感。

看不清未來、找不到價值的迷茫感。

不被理解、不被支援的孤獨感。

最痛苦的是需要面對自己內心的動搖:

“有一個階段你會堅信自己什麼事情都可以去幹。然後有另外一個階段,你會發現自己一無是處:我做的都是什麼?”

這段話是《燃點》裡的北漂青年安傳東說的。

這部電影講的是時下那些風頭浪尖的中國創業者的故事。但在羅永浩、papi醬、馬薇薇這樣的名人之外,這個河南農村的男孩讓我印象很深。

十多年前第一次來北京時,他還是個搬磚工,跟爸媽一起在工地活灰搬磚。

幹了半個多月,包工頭跑了,他爸拉著他打 110,說幾個農民工要跳樓討薪。從那時起,他和很多北漂青年一樣,決定一定要在這兒站穩腳跟。

他為此苦讀,考上了中國人民大學。畢業後的他成為了一個連續創業者,但也是個連續失敗者——已經換過好幾次創業方向了。

老家的母親說,別人很多過得比他好,買房買車的都有。

安傳東呢,最近一次關閉公司,差點連工資都發不起。

低谷的時候,安傳東每天都問自己是怎麼回事?

但投資人說他的專案邏輯不成立,完全沒戲,他也不死心:“他否定了我的專案,但並沒有否定我這個人。”

安傳東的父親讓他別再創業了:

“咱窮人家的小孩出去創業,不像人家,比如說父母有根基,打得大好的江山。”

但安傳東還是不認命:

“我要是認了這個命,那我索性不如讓自己變得更強大一些。我想去扭轉像我這類人的不公平的局面。”

電影最後,徐小平說了一段話,大意是:

每一個人心裡都有一種火焰,他從那些一無所有的人,或者從那些屢戰屢敗的人,或者那些春風得意的人裡面,看到是同樣的光芒。

每一個拼命想要實現目標的人,在各種阻礙帶來的痛苦和壓力面前,都是平等的。

誰扛過了痛苦,誰就更可能成為贏家。

想放棄的時候是什麼念頭讓人們堅持了下來呢?只是對成功的渴望嗎?也不一定。

我還想給你看幾個讀者的親身經歷自述。

1.

“我媽說,女孩子找人結婚才是正經事

我才意識到人生來就是孤獨的”

@森蝶 | 23 歲,研究生備考中

去年五月份辭職考研,報了自己喜歡的文學專業。

幾乎每天我媽都說,你的目標定得太高了,不可能實現的。她想讓我考公務員。

她還會跟我重複親戚的諷刺:“畢業了不好好找份穩定工作,考什麼研究生?一個女孩子找個人結婚才是正經事。”

也是那時,我發現就算是最最親近的親人,也無法理解你的夢想以及你想要做什麼。

我無數次提醒自己調整好心態,卻還是控制不住在深夜躲起來痛哭。不再輕易表露自己的情緒,變得很沉默,然後默默努力,想向所有人證明自己。

後來,真的就這麼一個人熬過來了。喝到吐的咖啡,彷彿吃不完的蒸肉(蒸肉很好做很省時),就這樣上了考場。

我不確定結果會怎樣,但對我來說,這已經是一個成長的過程:在無止境的流言蜚語中撐下來。

人本身就是孤獨的,成為自己之前,你必須經受種種壓力。

2.

“看綜藝節目記住了一句話:

受欺負了一定要打回去”

@邵多莉 | 26 歲,英語培訓老師,月薪 1-2 萬

畢業後在武漢找到工作,卻被爸媽勒令迴天津,託關係把我塞進了一個小國企。

月薪不到 4000,人情關係複雜,沒人帶我,領導張口就是你聽不懂人話嗎?每天就讓我整理 1000 多份報告。

最痛苦時,情緒問題嚴重到撕工作報告,用剪刀剪自己的手。每天逼著自己去上班。

想辭職,爸媽不允許,我除了這份工作也沒有任何其他經濟來源。

最艱難的時候,偶然看了一集《奇葩說》,是那一期“受欺負了要不要打回去”。

陳銘說,要打回去,雖然打不過,但是讓對方知道你不好欺負。

反覆看反覆流淚。

託朋友引薦,瞞著爸媽偷偷去了一個培訓機構面試,一輪一輪地批課,很磨人。撐不下時就去反覆看《奇葩說》,反覆聽五月天的《倔強》和《頑固》。

後來我真的得到了那份工作,前後花了 3 個月。

對了,我原單位領導不總是罵我聽不懂人話嗎?我辭職時說下週不來上班了,他就懵了。

我直接說:你聽不懂人話嗎?

3.

“我給他送禮品,他說:

東西放下,人可以滾了”

@阿D |31 歲,市場總監,年薪 100w

13 年,做服裝市場的網路貨源開發,就是說服服裝店入駐我們的網店。

剛進公司,一個人選了個新的市場做推廣,結果四處碰壁,很多都覺得你是來忽悠錢的。

我們出門都會帶點筆記本和滑鼠墊送給客戶。

有次我進門介紹了自己,要送東西給店長,他說東西放下,人可以滾了。我還是笑笑地,把東西放下了。然後放了名片,讓他有需要再聯絡我。

當時心裡就是有一股勁,你總有一天會來找我的。

做了有半年的時間,有次半路下起大雨,到站後下車,一下車袋子破了。本子全掉路邊,馬上收拾了衝過去客戶那。

也許是看我像個落湯雞一樣抱著東西送他感動到了吧,他很豪爽地簽下了我的第一單,2211元,還幫我拉了朋友過來投放廣告。

他說:衝著你這個人。我來幫你衝點業績。

就這樣慢慢從一個市場開始,現在我已經將市場做到了千萬級別了,也從一個業務員變成了全國市場總監。

當初那個叫我滾蛋的客戶,後來跟我關係很好。

更多的時候,並不只是對成功的確信推著我們挺過難關,捱過低谷。

有時是因為身上的一份責任——

“萬一有天家裡發生意外,你需要大量的錢。”

更多時候,是因為每個人心裡都有一口氣、一份渴望——

不甘心,不相信自己就只能止步於此;

不服輸,要證明自己不是別人口中的那種人。

不向命運認輸的人一定就能成功嗎?不一定,但就像一個讀者留言說的:

“陳奕迅的《相信自己無限極》這首歌是聽的次數最多的。因為再難熬也不能認輸啊。

熬過那段日子的每個人,不管結果怎麼樣,都是把握生活的王者吧。

《燃點》今天剛上映,其實我已經看過了兩遍。雖然講的是創業者故事,但我非常想推薦你去看,這部真實又殘酷的紀錄片,適合每一個在城市裡為了一個目標忙碌、打拼,時而滿腔熱血,時而又喪氣到底的奮鬥者。

所以我為你準備了一次新世相專場觀影會,包場請你來看 2019 這第一部超燃的電影。地點在北京時間是這週日(1月13日)下午 3:00 - 5:00。

人數有限,報滿即止。報名成功後,我會以簡訊方式通知你。

你也可以掃碼買票去看↓

最後分享一點我的看片筆記。你會從這批改變過你生活的創業者身上找到最燃的力量:

“我至少跟自己說過十次,我停下來休息下,但我沒停。”

“當你是一介草民的時候,只是一個小小老百姓的時候,你如果有自己說出來都覺得不好意思的,甚至異想天開的想法,我覺得你一定要祝福你自己。

你只要真的有,它基本上都會發生。”

那些你以為你絕對做不到的事,最後都是一個人做到的。

你喪夠了嗎?燃起來吧↓

責任編輯:

Reference:微旅行

看更多!請加入我們的粉絲團

轉載請附文章網址

不可錯過的話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