命理

佛教傳播者笮融,一個佛與魔的結合體

佛教傳播者笮融,一個佛與魔的結合體

太史慈子義

【原文】袁術以從弟胤為丹楊太守。周尚、周瑜皆還壽春。劉繇自丹徒將奔會稽,許邵曰:“會稽富實,策之所貪,且窮在海隅,不可往也。不如豫章,北達豫壤,西接荊州;若收合吏民,遣使貢獻,與曹兗州相聞,雖有袁公路隔在其間,其人豺狼,不能久也。足下受王命,孟德、景升必相救濟。”繇從之。

初,陶謙以笮融為下邳相,使督廣陵、下邳、彭城糧運。融遂斷三郡委輸以自入,大起浮屠祠,課人讀佛經,招致旁郡好佛者至五千餘戶。每浴佛,輒多設飲食,布席於路,經數十里,費以巨億計。及曹操擊破陶謙,徐土不安,融乃將男女萬口走廣陵,廣陵太守趙昱待以賓禮。先是彭城相薛禮為陶謙所逼,屯秣陵,融利廣陵資貨,遂乘酒酣殺昱,放兵大掠,因過江依禮,既而復殺之。劉繇使豫章太守朱皓攻袁術所用太守諸葛玄,玄退保西城。及繇溯江西上,駐於彭澤,使融助皓攻玄。許邵謂繇曰:“笮融出軍,不顧名義者也。朱文明喜推誠以信人,宜使密防之。”融到,果詐殺皓,代領郡事。繇進討融,融敗走,入山,為民所殺。詔以前太傅掾華歆為豫章太守。丹楊都尉朱治逐吳郡太守許貢而據其郡,貢南依山賊嚴白虎。--摘自《資治通鑑》第61卷

【註解】漢獻帝興平二年(195年),揚州刺史劉繇被孫策打敗後逃往豫章郡,劉繇又派豫章太守朱皓(字文明)攻打袁術任命的豫章太守諸葛玄,沒錯,就是諸葛亮的叔叔,諸葛玄敗於朱皓,不久他便帶著侄子諸葛亮逃往依靠劉表。

在東漢末期佛教已經相當有群眾基礎了,這其中就有一個特別的人物笮融,他憑藉宣傳自己的宗教理論得到徐州牧陶謙的重用,被任命為下邳相,監運廣陵、下邳、彭城三郡的糧食,他一上任就將三郡的糧草和各郡縣進貢的貢品中飽私囊佔為己有。在下邳相職位上大發橫財的笮融開始大肆興建佛寺廟宇,日夜誦讀佛經。他將周邊郡縣的和尚、尼姑、佛教徒五千多戶全部遷入下邳。在每年的佛誕節(農曆四月初八),命令部下興辦“浴佛法會”,奢侈浪費讓世人瞠目結舌。曹操打敗陶謙,笮融也受到影響,他率領男女信徒一萬多人南下投靠廣陵太守趙昱(字元達,琅琊人)。趙昱視笮融為上賓,大擺宴席招待笮融及部署,並安置地方讓笮融部眾駐屯。笮融見廣陵物產豐盛,頓時心生歹意。在一次宴會中,乘著敬酒的機會,刺殺太守趙昱,並縱使部屬劫掠廣陵。隨後又帶著人馬南渡長江,前往秣陵(今南京江寧)投靠薛禮。薛禮原為陶謙部屬,因受陶謙迫害,帶領部下逃亡至秣陵。笮融到達秣陵後,殺害薛禮,還吞併了他的部隊。隨後笮融帶著部屬又投靠揚州刺史劉繇,笮融再一次利用劉繇對他的信任殺了豫章太守朱皓,然後自封為豫章太守,這一下激怒了劉繇,他帶兵追殺笮融,笮融逃入山中,為山民所殺,不久劉繇也病死,年僅42歲。

在中國佛教發展史上,笮融可謂是個響噹噹的人物,他在下邳所建的浮屠寺、九鏡塔在佛教史上具有舉足輕重的地位。史載“乃大起浮圖祠,以銅為人,黃金塗身,衣以錦採,垂銅槃九重,下為重樓閣道,可容三千餘人”(《三國志·劉繇傳》),其浴佛會及建寺的規模引證了當時佛教的興盛,而且其極其奢華的浴佛活動對佛教的宣揚起了積極的作用。但笮融說他是一個佛教徒卻真的談不上,他只不過是利用佛教蠱惑平民百姓而已,他恩將仇報,毫無信義可言,三毒“貪嗔痴”他沒有一個不犯,種種行為都與佛教教義背道而馳。

Reference:理財生活通

看更多!請加入我們的粉絲團

轉載請附文章網址

不可錯過的話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