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劇

吳昕,別哭了_何炅鎮

Vol.1587

派爺在後臺老聽到粉絲抱怨。

好多綜藝,都是靠注水上的熱搜。

這不,又來了一部水分挺大。

不過這個水分,有點特別。

淚水

《我家那閨女》(2019)

作為《我家那小子》的翻版,變為父親觀察閨女的日常。

嘉賓陣容:吳昕、袁姍姍、傅園慧、何雯娜。

節目能在短時間內吸引那麼大的關注,是因為吳昕

好友沈凌來家裡做客,三杯酒下肚。

總以“可愛”面貌示人的吳昕,突然痛哭了起來。

為了這場哭,節目組還在前面做了不少鋪墊。

家裡,一塌糊塗

寬敞的大房間,東西亂七八糟散落一地;

整天不出門,吃飯拿麻辣燙對付;

麻辣燙也不能多吃,主食是維持身材的保健品;

凌晨一點半,還在獨自玩積木。

節目組要的效果,大張偉補刀說明:有點淒涼

之後,就是情不自禁的眼淚。

哭的起因:家庭

因為她覺得自己老大不小了,但就是找不到合適的。

她想卡住八零後這個關口。

可是沈凌戲言:八零後都是拖家帶口的。

吳昕長嘆一聲,就有了上面的畫面。

可真正的主因,其實是事業

話題的起頭點,吳昕就說了。

自己是因為覺得工作處於半停業狀態,所以想要不就結婚生子吧。

可是沈凌當即反問。

你家裡貌似沒給男人留空間啊?

通過哭釋放完情緒後,吳昕說的第一個理由。

也是覺得自己結婚生子後,會擔心自己的工作地位不保。

之後,她吐露了一個多年來的心結。

自己的諸多問題,都源自那檔讓她出名的節目——《快樂大本營》

我在那檔節目中做得很差。

我人生中的一個魔咒

就是特別怕聽到的一句話就是

這麼多年一點沒有長進。

又說了一個積鬱多年的隱情。

在一次芒果臺跨年晚會上,因為超時,只有她的節目被拿下

這些堆積起來,成了心裡繞不過去的坎

如果大家去網上查詢下,不難發現——

吳昕這些年來,的確承受了諸多壓力

觀眾眼裡,你是“畏畏縮縮、不自信、不大方”的代表。

娛記眼裡,惡意揣測她“為何沒上位”的原因。

這份委屈,該是吳昕受的麼?

派爺覺得,不該,但也該

大家知道,這已經不是吳昕第一次在鏡頭前哭了。

而且,她哭的次數,還不少。

每次幾乎都在傳遞同一個意思:自己不容易

這話,沒錯。

先看快樂家族。

五人定位:何炅鎮場,維嘉拋梗,謝娜裝瘋,海濤賣傻……

吳昕呢?不知道。

多數情況下,當一個傻白甜式的花瓶道具

更多時候插不上話,乾脆成了人肉背景

吳昕也做過很多別的嘗試

比如演戲,但和所有的快樂家族成員在演藝事業上的反響一樣——

沒給觀眾留下任何印象。

誠如維嘉所言,她的不自信,的確是來了《快樂大本營》才有的。

但,這並不表示《快樂大本營》要背這個鍋

在綜藝主持人的實力上,吳昕有過顯山露水。

論考驗嘉賓雙商的綜藝,《明星大偵探》無可爭議。

跑來救場的吳昕,第一次上場,就差點幹掉《快本》的C位何炅。

讓不少人看了,呼籲吳昕能夠常駐。

這樣的表現,這樣的呼聲,我不相信,節目組和吳昕完全不知情。

為何,吳昕還是願意上《快本》,躲在何炅背後當一團空氣呢?

很簡單,因為《快本》是最好的

吳昕,得要最好的

為什麼是“得”?

派爺簡單梳理下吳昕的履歷。

家境,不錯。

家庭,父母疼愛。

成績,學霸,高分考進大連外國語大學。

在大學裡也一直是文藝部長。

星途:坦蕩。參加《閃亮星主播》,以亞軍簽約成為《快本》主持人。

那年,她23歲

如果要用一個詞來形容吳昕的前半生的話。

何止是順,簡直太順了

連大張偉也不得不發出這樣的感慨。

吳昕,活得太舒服了。

一路順風順水,站到了中國最強烈的聚光燈下。

吳昕沒有想到,身邊會多那麼多不舒服出來。

儘管很多人現在說,吳昕和杜海濤其實像是硬塞進這檔綜藝的主持人。

其實大家不知道,在當初,謝娜和維嘉,才是硬塞回去的兩個人

可維嘉發現,除了何炅,其他人的臨場語言應對能力沒他強。

於是他做起了何炅的捧哽,關鍵時刻來個毒舌評論。

見縫插針,沒詞都能插上話

發現問題後,端正心態,重新定位。

看節目裡的維嘉,也能發現他的老辣。

吳昕說節目被砍的事後。

他沒有第一時間出來澄清。

而是循循善誘地問吳父,他們有沒有溝通過此事。

隨後才說,自己的節目也在那年被斃了。

而且,斃掉他們的,正是《我家那閨女》的製作組。

從這段話可以看出,維嘉,其實一直看地很清楚。

但人家說話做事,就是了解完全域性後,再丟擲答案。

那麼,吳昕為何單單隻記得自己的委屈呢?

維嘉接著說道,當年他跟黃曉明的節目被斃後,他沒有怨言。

吳昕一直在後臺哭

看到沒有?又是哭。

心理學上,把吳昕這種現象,稱作鴕鳥思維

太過自我的人格,容易把自己的優缺點放大,從而忽視他人的參照和感受。

從何而來?

看她爸爸和大張偉的對話。

房間裡的凌亂,爸爸為她極力辯護:

收拾房間她是真的不擅長。

大張偉一語中的:

沒有不擅長收拾房間,只有想收拾不想收拾。

家長護著,事業慣著。

吳昕在蜜罐子裡,泡太久了。

乃至於,碰到問題,她就想象鴕鳥一樣,把頭埋土裡,裝作沒看見。

從她的擇偶觀看,她急需另一種安全感來替代。

但是,她又不想為此承擔給人過渡的風險。

儘管嘴上說,她要不讓出這個位置吧。

可她的所作所為,卻在傳遞同一個資訊:她放不下

畢竟,這是一個熱播了十幾年的王牌。

她已經習慣了待在最好,從而看不清什麼是更好了。

可是,最好,不是那麼容易的。

她除了每天在焦慮中度過,還做了什麼?

遠的不看,其他兩位嘉賓的經歷,足夠她用來參考。

傅園慧,也很順。

15歲就拿下全國城市運動會仰泳100米冠軍。

但因為0.01秒,和冠軍失之交臂,並表示“終身遺憾”。

她哭著求觀眾原諒自己只拿了銀牌麼?

照樣一大早出門,一天就泡在水池裡。

本來的休息日,也堅持一個人練。

何雯娜,從高空墜落,腳傷嚴重到需要手術。

她哭著表示要去醫院,下屆再來麼?

站起來,麻藥打到腿部沒知覺,完成接下來的動作。

後來,拿了世界上第一塊奧運蹦床金牌。

現場,也還有個娛樂圈的好例子。

大張偉——曾經的花兒樂隊主唱

當年的花兒,成員都不滿18歲。

儼然那個年代的TFboys,關鍵還自創自唱。

後來,抄襲傳聞、人氣下降、團隊解散……

但大張偉單打獨鬥了多年,還是捲土重來。

從只能到處唱《嘻唰唰》的走穴藝人。

成了現如今各大衛視爭搶的綜藝快嘴。

和大張偉這些人比較下,吳昕恰恰是被保護得太好了

她已經容不得半點退步,因為在她的生命歷程中,就沒出現過退步。

當她真的找不到進步的方法時。

她只能動用眼淚,這個終極自保武器。

比起總關注著能從這個世界得到最好的,吳昕應該像大張偉一樣:

思考下,到底得到它,是為了什麼呢

吳昕像個天選之子,一直落在肥沃的土地上。

可是她接下來做的,卻是固守一處,畫地為牢。

吳昕用哭,說著自己內心的潛臺詞——

我(其他方面)這麼優秀,求求你,表揚我

其實這樣的錯覺,好多鮮肉小花,也有。

他們會以為自己能演好任何角色,能唱好所有歌曲。

可是觀眾,只在乎你是不是一個好演員,好歌手,和好主持。

你的其他優點,跟這三種職業技能無法掛鉤的,為何我要勉為其難地來誇獎你,同情你,安慰你?

所以,吳昕,別哭了。

因為眼淚,有時候會模糊你的雙眼,讓你看不清自己的道路

責任編輯:

Reference:Man's Daily

看更多!請加入我們的粉絲團

轉載請附文章網址

不可錯過的話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