兩性

情感散文:仍喜歡同你一起

徐志摩:認識你真好,想陪你終老

一個人真正的魅力,不是你給對方留下了美好的第一印象;而是對方認識你多年後,仍喜歡和你在一起。

也不是你瞬間吸引了對方的目光;而是對方熟悉你以後,依然欣賞你。

更不是初次見面後,就有相見恨晚的感覺;而是歷盡滄桑後,由衷傾訴說:

認識你真好!

認識你真好,因為你有正能量。

正能量,代表著一種充滿陽光的心境。可以自帶光芒,猶如一種磁場,給對方的的心靈以強大的吸引力。

我們都有這樣的體會:

與有些人聊天,興致勃勃,意猶未盡,就算是陰天,心裡也裝著太陽,令你容光煥發,信心倍增,感受到人性的光輝和社會的美好;

與有些人聊天,會被對方的幾十個“鬱悶”變的鬱悶。

因為他們從工作說到生活,從朋友說到家庭,從過去到現在再到將來,說到網上或社會現象,沒有不讓自己感到鬱悶的。

就算那天雖是晴空萬里、豔陽高照的天氣,也會頓覺眼前烏雲密佈,大有黑雲壓城城欲摧之勢。令你感受到人心的險惡,讓你對未來沒有期待。

這就是正負能量的劃分。

每個人身上都是帶有能量的,樂觀、積極、向上的人,充滿熱情、希望與信念。

這樣的人帶有正能量磁場,和他們交流的時候會讓我們感受到快樂、向上、信任的感覺。

認識你真好,雖然你不在我身邊,卻一直在心間。

有一種目光不遠不近,卻一直守望;

有一種朋友不驚不擾,卻一直陪同。

李白在東都洛陽認識了比他小11歲的詩人杜甫。杜甫“性豪業嗜酒,嫉惡懷剛腸。”其抱負是“致君堯舜上,再使風俗淳。”與李白意氣相投。他們情同手足,“醉眠秋共被,攜手日同行”。

第二年的秋天,杜甫西去長安,李白準備重遊江東,他們在兗州分手,此後沒有再會面。這是他們的第一次見面,也是最後一次見面。

在一起的一段日子裡,二人暢遊齊魯,訪道尋友,談詩論文,有時也議論時事,兩人結下了深厚的友誼,兩人分手後,杜甫為此寫過不少懷念李白的感人詩篇。

最深沉的愛總是無聲,最長久的情總是平淡。每個人心裡,都有一道最美麗的風景。

距離,讓思念生出美麗;懂得,讓心靈有了皈依。

人生最幸福的事,莫過於認識你,有你暖暖的住在心底。

認識你真好,這麼多年後,我一回頭,你還在。

我喜歡那麼一種友情:不是那麼多,不是那麼濃烈,不是那麼甘甜,也不是那麼時時刻刻,甚至有時候會用年、十年、半個世紀去給它計時,它是那麼少,那麼真,那麼久長。

若悲傷有人分擔,又何嘗不是一種慰藉;若孤單有人陪伴,又何時何處不是心暖、心安。

最真的感情永遠都是:死皮賴臉中破涕為笑,心甘情願中不厭其煩。

有些人,走著走著就進了心裡,恰似故友;有些人,走著走著就淡出視線,難以交心;有些情,於歲月中,慢慢消融,不再刻骨銘心;有些人,於相交中,慢慢遠離,好像無影無蹤;有些事,於時光中,慢慢淡定,從此不再動心。

所以,人與人之間的相遇靠緣分,心與心相知靠真誠;人生若有二三好友,無話不談,不離不棄,可謂幸運……

認識你真好,因為認識了你,我也願意變成更好的自己。

其實我們都不需要太多,孤單時有人陪,無助時有人幫,於心靈是一種溫暖,於生命是一種感動。

張伯駒是民國時期著名的公子哥兒,和袁克文、溥侗、張學良並稱為民國四公子。

張伯駒第一次見到潘素。就被她的才情和美麗所吸引,提筆寫就了一副嵌字聯:“潘步掌中輕,十步香塵生羅襪。妃彈塞上曲,千秋胡語入琵琶。”

張伯駒發現了她的繪畫天分,從而請來名師大力栽培她。

潘素21歲正式拜師朱德甫習花鳥畫,後又隨汪孟舒、陶心如、祁景西、張孟嘉等習畫,同時還跟夏仁虎學古文。在他的栽培下,昔日的野玫瑰蛻盡野性,成了一朵素心蘭。

當蒙在明珠之上的灰塵被洗刷乾淨之後,那潤明剔透的光澤便再也掩蓋不住,它必定會釋放出來。

潘素因為有了張伯駒的幫助,綻放出了自己的光芒,同時作為張伯駒人生路上的佳侶,也成為他收藏世界裡的守護天使。

正是他們共同的努力,才使得國寶《平復帖》、《遊春圖》等留在了國內,更使眾多名家真跡免受戰火的侵襲,得以保全。

因為有你,我們彼此攜手前進,遇見更出色的自己。

彼岸的守望,是此岸的感動;

千里的陪同,是心中的豐盈。

最深沉的愛,總是風雨兼程;

最濃厚的情,總是冷暖與共。

一份好的感情,是兩心相依的溫暖,是相濡以沫的陪伴。最真的擁有,是我在;最美的感情,是我懂。

此生四季冷暖,有人叮嚀你加衣;生活勞碌,有人囑咐你休息,足矣。

認識你真好,此生,多謝有你。

Reference:健康生活

看更多!請加入我們的粉絲團

轉載請附文章網址

不可錯過的話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