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

人生不過九十九番雲雨

作者:你包叔

來源:包郵區(微訊號:ibaoyouqu)

《金瓶梅》詞話本中記錄下了西門慶死後,靠他發家致富的七位好兄弟是如何為他籌辦後事的。商量了好半天,最終決定喪禮上每人出一錢銀子:

七人共湊上七錢。

曹雪芹說的“落了一片白茫茫大地真乾淨”,大概不過如此。

10月22日,在香港呆了快一年的王永紅,眼看著自己的人生,也成了一片白茫茫的雪地。

北京市第三中級人民法院裁定,凍結中弘股份海南如意島股權。中弘股份此前一天也釋出公告,將向安徽國資“宿州國厚”交出公章、財務章、財務賬目等所有公司資料。

上市十年後,他的中弘,終於等來了被清算的一天。

中弘淪為仙股的那天,華信的股價也跌成了地板價。從23元淪為1元股,這家世界五百強企業,用的時間比西門慶還快。

華信在捷克的業務也被中信接手,總統用儀仗隊迎接總裁的風光,終於是要收起來了。

葉簡明,這個福建小山村裡走出的孩子,身上曾披著各種光環,也被美國五角大樓的智庫寫進報告,距打通歐亞非石油管道僅一步之遙,到頭來一夜歸零。

有人曾經對《金瓶梅》做了量化分析,發現共有105場床戲描寫。105場大大小小的戰役,西門慶參與了99場。

西門大官人動不動就找人云雨一番,你包叔一直以為他起碼千人斬了,卻沒想到這個最花團錦簇的人生,不過九十九番雲雨。

到頭來,怎得一個蕭索和惶惶了得。

1

從福布斯富豪,到對標王首富,再到指著手下高管抱怨要借貸款來發工資,最終倉皇出走,江西宜春首富王永紅的墜落,也不過兩年。

2015年4月,王永紅因徐翔案被調查。迴歸後的他瘦了一大圈,在會上說:

再不努力,中弘有可能會被轉手他人。

那時的王永紅,已預感到自己將被資本市場不容。他想過ST,被接管,但沒有想到會有一天直接面臨退市。

王永紅世界崩塌的第一片雪花,是王林之死。

因為器官衰竭,叱吒風雲的大師死在了撫州一家小醫院裡。以前王林大師每次來北京,都是王永紅負責接待。在民族飯店的房間上,王林給王永紅算過姻緣,在東區國際的會所裡,一雙雙江西老鄉的手握在了一起。

大師死後,暴雪來臨。2017年3月,北京出臺了史上最嚴格的商住限購政策,中弘可能是北京唯一一個全倉商住的開發商,銷售停滯,現金流很快枯竭。

王永紅仍沒有放棄。直到2017年10月,公安部政治部主任夏崇源落馬,有訊息稱,他是江西幫的核心人物之一。

王永紅匆忙逃往香港。4年前,因為令案被審查了大半年後,他奇蹟般地脫身,甚至都沒有被限制出境。

此後一有風吹草動,他就第一時間趕往香港。

在香港,他碰到了一位能量頗大的資本掮客。在香港的會議室中,他們簽下合約,加多寶承諾幫助中弘重組。

第二天,加多寶說和你籤合同的那人,和我們的關係比王老吉都遠。

一場幻夢明明將醒,卻還在努力抓住頭上的稻草。

希望是在2018年4月17日完全破滅的。江西幫的核心、華融董事長賴小民落馬,前幾天,他出現在電視鏡頭裡,打著官腔發表懺悔:

腳上的泡,都是自己走出來的。

10月18日這天,中弘股票“連續20個交易日股價低於1元”,已經實際達成了退市的所有條件。然後便是董事長和總經理雙雙辭職。

“財交者密,財盡而疏;色交者親,色衰義絕。”一場大雪過後,拉媒的、幫扶的、追捧的,都作鳥獸散。

46歲的王永紅也算得風光一世,他絕料不到自己中弘會如此下場。

2

在《水滸傳》裡,西門大官人只活了三回,很快就被武松拋下獅子樓,身首異處。蘭陵笑笑生髮掘出了這位“潘驢鄧小閒”的配角,給了他七個女人和九十九番雲雨,讓他在更大的舞臺上活了八十回。

十八年前,王永紅也被命運選中了。

那時他還在做加油站。他懂得用績效和工齡工資作為激勵,員工每年漲100元工資,司機多跑一車給100元。

中石油用4500萬,一次性買走了他的全部業務,那時王永紅才28歲。這4500萬將他一路帶上高峰。

先是上市,後來北京畫素一筆賺走50個億。2011年到2013年,那是他人生最得意的三年,有私人飛機,建了私人會所、跟著《金陵十三釵》劇組一路從新加坡到紐約,用大半年時間,搞定了韓熙庭女士。

他從萬達挖了很多高管,私下對那些高管說了自己的兩個心願:

想玩一些高階的東西,要超過王首富。

王首富去吉林拿了長白山專案,王永紅也跑到長白山做了新奇世界;萬達2010年確定西雙版納樂園,第二年中弘也拿下了那裡的十萬畝土地。

去年4月,他買下了英國老牌高階旅遊公司A&K之後,還和時尚集團在國貿辦了一個盛大的釋出會。那會他帶著韓女士,還頻頻出現在世貿天階,希望能買下時尚集團。

兩個月後,萬達退出文旅地產的簽約會現場,很多記者說聽到了杯子摔碎的聲音。你包叔的好友獸爺說:

那是不遠處中弘董事長辦公室裡傳來的心碎之聲。

王健林的專案有人接盤,但迅速陷入資金鍊危機的王永紅,找不到下家了。自從北京畫素以後,王永紅沒有再做成過一個專案。

盤點中弘股份的歷史,就是一部踩雷的歷史。上市公司所有的錯,它都犯過,所有品類的處罰,它都收過,最後更是用“第一支仙股”的結局,來給25萬股民上課。

3

2011年至今,中弘玩了四次高送轉,股價膨脹,這不就是這股市存在的意義。

停牌前一天,遊資還在花百萬元買進,而在退市幾成定局的最後一天裡,5739萬的成交額,還在向中國股市述說著,中國韭菜的智慧和勇氣。

券商中國說,中弘56億元的逾期債務,至少涉及19家債權人。其中那幾家券商都是在兩次定增中入場,價格每股5元到7元不等,現在已經至少跌去80%。

中弘定增募來的70億元,都是普通投資人的血汗錢。

無論是追求妻子韓熙庭,還是巴結賴小民,王永紅從一開始都沒有進入對方的法眼。但他總能想辦法把自己包裝成一支績優股。每一次釋出新計劃,他都會把一大幫券商分析師請到辦公室,給他們展示投資部十幾位員工製作的精美PPT。中弘能夠走出E租寶總裁張敏這樣的人物,毫不奇怪。

現在,只留下遍地哀嚎的債權人、業主和P2P投資人。

仙股又怎麼樣?賈躍亭的人生都從PPT股到基友股,再到跌成仙股,依然毫髮無傷,還不忘給吃瓜群眾演一部中外合資的好戲。

遇到賈躍亭之後,孫巨集斌和許家印人生走勢都是一樣的——入股,花錢幫賈躍亭還債,派人接管財務,然後就是翻臉。

恆大宣佈投資FF尚不足4個月,賈躍亭申請仲裁欲將恆大踢出局。恆大隔了幾天把拒絕交出FF 公章的員工給開除了。

在全國人民面前失信的賈躍亭,在和恆大的輿論戰中竟然沒有失敗。

除了供應商,大多數人對他討厭不起來。一方面專挑富豪下手,讓他有了羅賓漢的光環。另一方面消費者買了便宜的樂視電視,吃人家的嘴短。

恆大健康股價漲了又跌,許家印靠著這個衝上去又做了一回中國首富,賈躍亭緩了燃眉之急,就是不知道誰虧錢了。投資FF的67.5億港幣無抵押貸款來自母公司恆大,三年期,年利率7.6%。這筆錢如果計提損失,你猜是誰來負擔呢?

恆大健康的有息負債已經達到130億港幣,按照7.6%的利率來算,一年的財務成本10億港幣左右。光利息已經和淨資產差不多了。

有句詩在《金瓶梅》中出現過兩次:

雪隱鷺鷥飛始見,柳藏鸚鵡語方知。

白色的鷺鷥藏在雪地裡,只有它被驚起騰空的剎那,人們才會發現它的存在。

大雪過後,所有的不堪和蕪雜都被掩蓋。劉士餘主席說,春天不遠了。春天,不過是另一個輪迴的開始。

只是,從更長的維度看。人生不過九十九番雲雨,誰先雲雨完誰先走。

責任編輯:

Reference:微旅行

看更多!請加入我們的粉絲團

轉載請附文章網址

不可錯過的話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