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

老郭是個重情重義之人,對待合夥人也是不薄堪稱滴水之恩湧泉相報

文/家奴

天天寫老郭,快成老郭的傳記作家了,有的文文,居然在頭條看到被人不僅標題原封不動的抄襲,內容中有兩段也原封不動照搬,我說,這作者純粹就是寫作方面的菜鳥,需要到學校回爐一下,但相信老師不會再收他,相聲是藝術,文學也是藝術,既然選擇了寫作,那就認真一點,把它看得神聖一點。我寫作是極認真的,只是純文學的作品,在頭條似乎不大受歡迎,說是鼓勵原創,我真發了原創的小說,現在推薦較少,只好瞎對付著寫評論。我是一名作家,雖然在頭條目前跑跑龍套,但我相信,我的小說一定會在頭條叫好,我信它。

對老郭及他的兒徒,情況還未摸清,仍在蒐集資料。對於離開老郭的幾位徒弟,一時有了濃烈的興趣,我說郭德綱和他的徒弟情同父子,和他的搭檔情同手足。網友一時發問,為什麼情同手足,他們還一個個離開老郭,離開德雲社。老郭的徒弟最早離開他的,是曹雲金,2002年拜師郭德綱。他說,他是被郭德綱變相逼走的。

郭德綱另一弟子趙雲俠,2014年宣佈退出德雲社,加入聽雲軒,這個社是曹雲金所創,現在,也回來了,又在德雲社表演,他說,他離開德雲社是受搭檔戴某某挑唆。

他說的戴九安,是郭德綱的另一名弟子,但戴說,“捧哏和逗哏誰都離不開誰,我們倆關係不錯,但他每天都在抱怨得不到應有的待遇,就想走,而我私下做生意,不指望說相聲養家餬口,就想著在哪幹都是幹,那就一起走唄”。

在6年前,郭德綱的愛徒何雲偉,還有李菁同時離開德雲社。就這些事的原因,郭德綱說,因為自己面慈心善。相反,李菁卻稱,“那是他自己的說法,糾纏起來就沒完沒了”、“我強調過很多次,我們從參加德雲社開始到8月初寫退出宣告,我們沒有做過對不起德雲社的事,到現在都問心無愧。我們不會無緣無故地走,具體原因每個人都會有自己的判斷,從2010年初到8月,與何雲偉演出場次驟減,兩個人加在一起只有兩、三場,從三月份以後就沒有人問我這個事了,沒人聯絡我了,問排場次這個人就不給我發簡訊也不打電話了。我現在對自己的職業生涯有了規劃,比如想做相聲劇。拓展其他業務的想法在德雲社是不可能達成共識的。

何雲偉則講,環境越來越陌生,臺上有很多的演員,有的去世了,有的因為身體原因參加不了演出,有的是離開了自己去發展了,就剩下郭德綱、于謙那倆人04年的陣容。

2008年9月,德雲社得力干將徐德亮與老相聲演員王文林退出,徐德亮發表了宣告,寫道,“自即日起,徐德亮、王文林退出北京德雲社,特此宣告”。而具體原因,他說,“為了自己的生活,也為了讓王文林老先生能多掙點錢。我也算是德雲社的創始人,起碼是個合作者吧,現在卻成了學徒和員工。就算是員工也沒關係,也應該給我合理的待遇吧?現在我的演出費很少,這還是前一陣子漲過以後的,王文林先生住在回龍觀,每次演出都得坐公車坐地鐵來天橋,太辛苦,演出費和我一樣。德綱他們拍的電視劇我都沒去演,有時候我自己聯絡的一些活動也還遇到過阻力。紅了之後,也是郭德綱隨便給,想給多少給多少,有時候,演一場才能分到100塊錢。”

徐德亮,高二開始就和郭德綱一起說相聲,隨後一起創立了德雲社。王文林,於2004年加入北京德雲社。郭德綱講:“我認為徐老師的藝術水平在我之上,他是藝術家嘛。也希望他以後能夠說得更好,等著聽他的新作品。”看來,之前他們的關係應該很親密,十分鐵的那種。李菁,德雲社創辦人之一。師勝傑第十三位弟子。德雲社剛開始演出,觀眾只有幾個人,大雪天站在門口往裡叫人。這些演員,很大的原因,都是待遇差,德雲社在那段最艱苦的日子裡,演員只有郭德綱、張文順和李菁三個人,一場場相聲也撐下來了。張先生說一個小時的單口,郭德綱一個小時單口,李菁四十分鐘快板,郭、張二位一個對口,爺兒仨再來個群口。李菁離開德雲社後,逐漸放下了相聲藝術,以跑場維持生計。李菁從來沒有對撕郭德綱,蹭德雲社和郭德綱熱度,低調做人,做自己喜歡的事情。

而現在的德雲社,卻如日中天,商演,開專場,出國演出,看似紅火了,卻有很大的危機,細加分析,原因如下:

利益分配不均:當初德雲社火爆,卻人員儲備不足,郭德綱的兒徒還不能獨當一面,德雲社賺的錢還要給正在學習中的一些演員,李菁何偉幹表演得多,收入卻不多。

小劇場爭端:德雲社火之後,郭德綱開小劇場專場為了培養徒弟,它是新人的實習劇場,收入歸小劇場表演的演員,收入要比別人高,李菁和何偉找郭德綱提出單獨開小劇場的要求,郭德綱沒允許,從此,李菁失去挑大樑的機會,爭端越來越大。

郭德綱與北京臺的爭端:郭德綱和北京臺鬧翻,事後在演出中說:北京電視臺你有本事別做我的節目,別用我的人等話,於是,北京臺也開始裁撤一些德雲社演員做的節目,當時李菁正在北京臺做《星夜故事秀》,正火,基於明哲保身,不想因為郭德綱跟北京臺鬧翻,所以才離開德雲社。

從管理的角度看,老郭的確有不妥,多勞多得,而且沒有相應的管理制度,工資發得很隨意。如果以這樣的趨勢下去,德雲社仍有潛在的危機,他處理問題的手段也不大光明磊落。現在老郭雖然火了,但那些跟著他創業的人其實並沒有享受上良好的待遇,這些人和他同甘共苦,苦經歷了,甘卻不能分享。看來,老郭這人只能同患難,不能共富貴。雖然德雲社現在名氣很大,弟子很多,若管理上仍然沒有章程,這些人還會眾叛親離。分析以前的那些弟子和合作夥伴,之間也無深仇大恨,就是利益分配問題,其實,這才是最根本的問題,老郭更真實的身份,則是老闆。當然,老郭也有常人所不知的一些個性,他待兒徒比待自己的親生兒子都要親,有吃的喝的,先緊自己的兒徒來,他和誰越親,越對誰怠慢,終歸是有些直爽,但終究不會虧了自己的親人,所以,越和他親的人,越不能急,越不能掙。

後來,德雲社改制成功,盈利之後,老郭受張文順老先生臨終託付,照顧自己的獨生女張德燕,老郭立即照辦,讓她擔任德雲社事物管理工作,並收她的兒子寧雲祥為徒,張德燕的丈夫則安排在德雲社旗下一飯店擔任經理,如此看,老郭的確是個重情重義的人,對待自己的合夥人,也是不薄,堪稱滴水之恩湧泉相報。

責任編輯:

Reference:微旅行

看更多!請加入我們的粉絲團

轉載請附文章網址

不可錯過的話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