旅遊

柬埔寨速記(四)

四、暹粒和金邊

金邊和暹粒應該是柬埔寨最有代表的兩座城市,一個是曾經的首都,一個是現首都。

在金邊的街頭,能夠看到比如路虎、奧迪、雷克薩斯、瑪莎拉蒂之類的豪車,計程車多是豐田凱美瑞,穿梭的車流大多以日系豐田車為主、韓系現代車為輔,大眾類的德國車則比較少見,這也反映日系車深受這個國家的歡迎。

沿著路邊閒逛,會看到那些建造完好的三層小別墅,別墅的院子也很寬,一般停放著兩臺車,這應該是泰國中產以上階層的生活;在遊玩金邊獨立紀念碑廣場的時候,導遊指著旁邊的房子,說那座別墅就是洪森首相住的,這個住宅被稱為“人民黨大院”。他一般很少回來,多數住郊外自己的另一處別墅---大金歐森林比較多。“人民黨大院”據說裡面駐紮著100-150人的部隊連同兩輛武裝運兵車,住宅的附屬建築樓頂有個停機坪,可以想見,大金歐森林的防護比人民黨大院更要森嚴得多,我查閱有限的資料,給出的警衛規格是一個營的兵力,600-800人,還有裝甲車等戰鬥工具。

金邊的窮人每個月的收入大概在100-200美金之間,在金邊或者暹粒租住一個單房一般需要100美金(通常4-5個人合住)。金邊和暹粒的物價都出奇的高,一份糕點類食物通常需要10美金,飯館點一個葷菜一般都得15-20美金左右,酒水類比如普通紅酒20美金,啤酒1.5美金,這樣對比,就會知道窮人在這座城市生活的壓力。說一下中國人喜歡的SPA,通常收費在12萬柬幣,摺合人民幣240元,做SPA的是一位40多歲的老阿姨,手法談不上好,尤其讓人不舒服的是阿姨用她的赤腳在你身上踩---沒有放任何的毛巾作為阻隔,這樣和你的身體親密接觸,被惹上面板病就麻煩了。240元放在國內,可以做好幾個按摩了。導遊說,窮人一天只吃一餐飯,這樣說我是相信的。柬埔寨貌似走民主的道路(亞洲國家的民主道路,比較成功的應該是日本和韓國,當然也要包括中國的臺灣地區),實際洪森已經執政了40年,巨大的貧富差距背後凸顯了整個社會的貪汙腐敗很嚴重,根據國際同行的基尼係數標準,我估計應該在0.6或以上。

柬埔寨人的服務意識我沒有覺得很好,這是一個需要給小費的國家,首次到達暹粒住賓館的時候,車停在門口,大巴車司機幫拿下車上的行李,我們準備提到酒店的時候,酒店說有行李生幫我們拿到每個房間,在房間等到行李給完行李生小費(一般是柬幣2000元,合人民幣4元);退宿的時候,行李生就不來光顧我們了,行李只能自己拿到大巴車上。我們住的房間,導遊建議每晚也要給小費,慣例依然是2000柬幣。我想,每個房間搞衛生應該15分鐘是夠的,也就是說每天早上阿姨工作四小時可以完成16個房間,這樣一推算每天小費也摺合9美金,打個對摺是5美金,每月光小費也得150美金,這和他們說的實際收入100-200美金好像完全對不上號。給小費的地方很多,比如導遊,比如從金邊到暹粒跟車的小弟,比如大巴司機。柬埔寨人很善良,很淳樸,在他們身上看不到飽受商業薰陶的狡獪,沒有那種銅臭氣,雖然需要不停地給小費,也許正是因為善良和淳樸,反而讓他們不會去刻意討好或者說是服務,這也許就是我覺得服務意識不是很好的原因。它的鄰居泰國已經是個商業化非常濃厚的國度,踏入他們的國土,所有人都盯著你的口袋,包括你的導遊,那種貌似服務很好背後,讓你提高了一絲警惕。

金邊到暹粒300多公里,可以選擇乘坐飛機或者汽車、自駕車出行;公路很窄,雙向單行道,坐汽車需要5-6個小時,確實挺讓人煎熬,特別是柬埔寨的陽光很大,很悶熱。行駛到6號公路時,導遊自豪的向我們介紹說,這是你們國家援建的公路,你們也不會白白的援建,我們柬埔寨有很多礦產資源,這些都會交換給你們去開採。

如果除了柬埔寨語外,你會中文,在這個國家你會活得很滋潤,因為來自我們國度的投資商人很多,他們需要當地的管理人員;如果既會中文,也懂得英語,那應該是這個國家的中產階級了,月收入在2000美元左右。

寶玉出家的時候,天下大雪,作者寫了一句叫“白茫茫大地一片真乾淨”。這世上會有淨土嗎?那些未經世事的人都心懷美好,也許正是因為這樣淨土才會一直得以繼續下去。

Reference:微旅行

看更多!請加入我們的粉絲團

轉載請附文章網址

不可錯過的話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