理財

三大跨越尚未成功,東吳人壽原總裁黯然離場|誰逼走了徐建平?

生意場,好比運動場,明知競爭激烈,也得同臺競技。在保險市場上,東吳人壽原總裁徐建平為自己設定了三道跨欄,然而一道也沒跨過去,近期就已黯然離場,回想當年,他還信心滿懷。究竟是誰逼走了徐建平,股東、組織、董事長、還是自己?

地處東南一隅的東吳人壽,本來關注者甚少。只有“出事”之時,才想起來,東吳人壽已成立六年多了。就在近期,東天人壽原總裁徐建平已離職,組織上已宣佈,東吳人壽才再次回到了人們的視線。細究東吳人壽所面的境況,以及徐建平的離場,都有個種滋味,也體現了中小險企的一大痛病。

東吳人壽官方是這樣說的:

此次徐建平發生工作調動則是由於蘇州市委下發相關檔案。在新總裁產生之前,總裁職權將由董事長沈曉明代為行使。並強調,本次人事變動對公司的經營管理及未來發展不構成影響。

東吳人壽在迴應媒體時稱,徐建平為蘇州市管幹部,本次調動為正常的幹部調整,根據蘇州市委安排,徐建平另有任用。相關職務變動需經董事會審議,銀保監會審批,公司將按規定及時披露。

儘管是組織任命,作為總裁,主管經營的掌門人,其“政績”與經營必然掛鉤。暫且不用資料說話,先看看東吳人壽2018年三季度經營分析會。

10月31日,東吳人壽2018年三季度經營分析會上,董事長沈曉明表示,在當前錯綜複雜的國內外形勢以及保險行業重大調整的大環境下,公司自身面臨著矛盾消化期、轉型陣痛期和政策適應期“三期”疊加的影響,新舊發展動能轉換正遭遇前所未有的困難,企業經營壓力和風險隱患壓力較大,需要著眼當下、固本強基、調整思路、重整提升,圍繞價值轉型開展自我重建。

這也從某種意義上來說,董事長對於東吳人壽的現狀並不滿意,作為負責經營的總裁當然會被問責。

誰逼走了徐建平?

究竟是董事長不滿意,還是董事會不滿意,還是組織不滿意。慢慢地捊捊。

2010年7月21日,蘇州市政府下發《關於成立東吳人壽保險股份有限公司籌備工作領導小組的通知》(蘇府〔2010〕105號)。2011年4月19日,監管正式下發檔案,東吳人壽獲批籌建。2012年5月4日,東吳人壽正式開業。

東吳人壽總部位於江蘇省蘇州市。雖然總部處於地級市,但是經保監會批准的國內第一家在地級城市設立的全國性壽險公司。公司註冊資本金40億元。國有股東持股比較超過了70%。在成立之初,該公司擬定了“五年盈利、八年上市”的巨集偉規劃。一路走來,東吳人壽與預想的有很大的偏差。

有資料顯示,東吳人壽的業績似乎並不盡如人意,規模增長與淨利不成比例。2012至2015年分別實現業務收入4284.4萬元,2.9億元,3.9億元和4.4億元,2016年迅速擴張到38.2億元,2017年則進一步增長,實現保險業務收入51.5億元。

但東吳人壽盈利狀況卻令人擔憂,自成立以來除2015年外均虧損狀態。2012年到2017年淨利潤分別為-2111.5萬元、-1.2億元、-2.2億元、1.0億元、-3.2億元和-3.0億元,截至2017年末累計虧損額已達8.8億元。而本年度同樣處於虧損狀態,前三季度累計虧損9469.0萬元。這一狀況與預想的“五年盈利”大相徑庭。誰看了會高興?

更何況,股東及組織選人用人很慎重、很苛刻。2011年4月19日,監管正式下發檔案,東吳人壽獲批籌建。當時,東吳人壽擬任董事長為朱凱,擬任總經理為錢程。但是到了2012年11月13日,監管小組到東吳人壽視察工作時,東吳人壽董事長、總經理分別為黃建林、徐建平,曾經籌建時的擬任總經理錢程直到現在還是“副總”。也就是說,東吳人壽的經營年度和業績,幾乎全有徐建平帶著將士們闖過的、打下的。

對於上述歷年來的業績表現,可能連徐建平自己都沒有想到,問題的嚴重性。但事情正在2017年悄悄地發生變化。

2017年5月,徐建平還在接受媒體採訪對近幾年的經營表現進行解釋,還在大談自己的戰略規劃。

例如,徐建平表示,2015年實現盈利1億元,主要是因為良好的投資業績,對於2016年的虧損,他認為,從行業和我們自身發展階段來看,目前我們經營狀況較平穩。比預算減虧了4000萬元左右,總體控制在預算範圍之內。連年虧損這是壽險公司的經營規律所致,預計2017年有所好轉。的確,2017年比2016年少虧了2000萬元。但是讓他滿意的是,保費規模做起來了,資產規模也從2012年的20.4億元提高至2017年3月底的165億元,增長了7倍多。

為此,徐建平製作了三大跨越的戰略規劃。徐建平多次公開表示,東吳人壽將逐步實現“三個跨越”,並考慮在新三板市場掛牌。即由區域經營跨越至全國性經營,未來將建立以長三角為中心,珠三角及環渤海為兩翼的全國性經營佈局;由專業壽險公司跨越至保險金融集團,未來東吳人壽要介入保險資產管理公司以及各產業化子公司;由產品供應商跨越至保險金融解決方案提供商。

首先,從區域性經營到全國性經營的跨越,目前機構網路覆蓋江蘇、四川、河南、安徽、上海、山東等六省市,初步形成了全國化經營的格局。 其次,從專業壽險公司到保險集團的跨越,也是集團化的過程,目前正在推進中,包括考慮成立資產管理公司、養老護理公司等。“我們有考慮過成立資產管理公司,還沒正式申報;也考慮成立養老護理公司,有這個想法。”徐建平對媒體透露。

最後,從產品供應商到保險金融解決方案提供商的跨越,也就是平臺化的過程,致力於提供一攬子保險金融解決方案。徐建平表示,全國化、集團化、平臺化分三步走,平臺化包括上市計劃。“目前還是栽樹種樹的階段,離開始收穫的階段已比較近,股東也很期待持續盈利的拐點。我們遠期目標中包含上市,對於目前來說,上市還為時尚早,先把經營基礎做紮實。”

不過,股東及組織要盈利,初創時的“五年盈利”並沒有兌現。徐建平5月公開談東吳人壽的規劃,8月份,東吳人壽的董事長被更換,“黃徐配”架構被打破。

2017年8月31日,東吳人壽召開幹部大會,傳達市委關於東吳人壽主要領導調整的決定:市委決定,沈曉明任公司黨委書記、提名為董事長人選,黃建林不再擔任公司黨委書記和董事長職務。

儘管“黃徐配”已不再,但徐建平仍頻頻出席各種重要的活動,如2017年11月22日由新浪網、《保險贏家》雜誌社聯合主辦的“金麒麟暨2017保險高峰論壇”,徐建平闡述“要解決保險業的主要矛盾,關鍵是加強供給側結構性改革”,2017年12月5日參加“第十二屆21世紀亞洲金融年會”,發表題為《做大眾健康生活的管家和人民美好生活的使者》的主旨演講。

孰不知,新任黨委書記、提名董事長沈曉明開始到各分公司進行調研。2017年11月12日調研江蘇分公司時徐建平與沈曉明同臺出現,其餘的調研各奔東西,而沈曉明調研更為頻繁,尤其在2017年11月底關於沈曉明任董事長的批文下發後,徐建平露面的次數不斷減少。

直到2018年4月13日,東吳人壽召開2018年第二次股東大會、第二屆董事會第二十七次會議和第二屆監事會第十一次會議,在股東代表和董事、監事圍繞“優化治理結構、推動公司穩健轉型發展”提出了建議和要求,並在行業監管從嚴從緊從硬和公司價值轉型深入推進的關鍵時期,本次會議進一步明確了下階段公司治理的主要任務和重點工作,為公司推進“內涵發展、價值成長”新一輪發展規劃奠定了堅實基礎。徐建平在業務管理場合露面的機會就更少之又少,新員工專題講課由是由董事長親自來操辦。

在2018年9月11日,東吳人壽召開了臨時股東大會,新一屆董事會和新一屆監事會分別召開第一次會議,選舉沈曉明為公司董事長、徐建平同志為公司副董事長。徐建平的角色已轉變。會上,沈曉明董事長提出,當前公司正處在價值轉型的攻堅階段,面臨著深刻重構經營管理體系、有效提升經營管理能力的艱鉅任務,新一屆董事會要進一步完善高效的治理結構和集約化的管理架構,從“公司治理風險管控”為導向上升到“以風險管控和運營質量管控相結合”為導向的新階段,以科學、有效的公司治理體系來保障和引導公司長期穩健發展。

尤其在10月31日,東吳人壽召開三季度經營分析會,作為公司黨委書記、董事長,沈曉明更是把所有面臨的問題都擺了出來,強調在當前錯綜複雜的國內外形勢以及保險行業重大調整的大環境下,公司自身面臨著矛盾消化期、轉型陣痛期和政策適應期“三期”疊加的影響,新舊發展動能轉換正遭遇前所未有的困難,企業經營壓力和風險隱患壓力較大,需要著眼當下、固本強基、調整思路、重整提升,圍繞價值轉型開展自我重建。

無論徐建平是否在場,他一定會感覺到,這一狀況已與自己無關,但無論如何,也與自己脫不掉干係。

精彩內容回顧 ❤

“中國保險集團們,我來啦!”安聯(中國)保險控股高喊 | 安聯坐著高鐵重布中國保險市場?

京滬保監局嚴懲銀保違規銷售,七大銀行“破相” | 電銷亂象成重災區

銀保監會首次“以案說險”抓典型,曝光6大保險"侵權案" | 汽修盜用客戶資訊詐騙排首位

比特幣驚天大跌,加密貨幣保險總額可達60億美元?保險巨頭悄悄佈局?

眾安幹了一件讓保險業懵懂的事 | 打造科技“多輪車”,勾勒通證經濟路線圖

國壽集團問責林岱仁:黨內嚴重警告 | 國壽股份違規提撥被舉報,黨委寫檢查做檢討

2017交強險成績單:77億經營盈利背後仍有苦衷,承保賺0.8億與“我”無關!

文章已於2018-11-27修改

Reference:理財生活通

看更多!請加入我們的粉絲團

轉載請附文章網址

不可錯過的話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