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會

當法律不能保護我們,我們該如何選擇?

人在社會,難免被侵犯,當法律和制度不能主持正義公平,一個普通人如何才能挽回自己的權利?

看看這個主人公的處理方式

你殺我全家,上訴無門後報復整個司法體系!

電影——《守法公民》,一個好端端的“守法公民”最後被逼成“非法公民”的故事。

《守法公民》

Law Abiding Citizen

相比現實,電影情節稍顯誇張,戲劇性十足,但影片在美國上映後依然在司法界和民間引發了不小的轟動。

故事一開場呈現的是個十分溫馨的家庭場景。

當一家人其樂融融準備吃飯的時候,門鈴突然響了,男主人公克萊德去開門,門開啟的那一刻,悲劇正式降臨在了這個家庭,先是克萊德在沒有絲毫的防備下被衝進來的幾個暴徒痛打一番。

受傷倒地的克萊德被暴徒綁住手腳,封住嘴,其後,獸性大發的搶劫者當著克萊德的面野蠻地強姦他的妻子。

接下來,最可怕的事情發生在了年幼的女兒身上,凶殘的暴徒向她也伸去了魔爪。

慘劇發生後,凶手很快被抓捕歸案,主控官尼克·賴斯接下了這起案件。

正當克萊德全部寄希望於法律的公正裁決時,案件主控官尼克·賴斯帶來了十分不利的訊息。

首先是取證上存在問題,其次是對方的律師團使用了一些黑手段,讓法院判決受到很大影響。

就在克萊德極度無助的時候,他的主控官竟然告訴他,因為勝訴的機率不大,已經擅自和對方達成了和解。法院最終判決殺人暴徒主犯5年的牢獄,從犯被判處死刑,這樣的結果他怎樣都無法接受。

十年之後,正義得不到伸張的主角克萊德用十年的時間精心設計了一個復仇計劃,並對當年殘害他家人的暴徒逐個展開報復。

克萊德復仇計劃的第一個目標是十年期滿要被判處死刑的暴徒從犯。原本被注射藥物的從犯應該漸漸停止呼吸,但藥物注射以後他突然異常亢奮、血管噴張,身體滲出血跡。

經過調查,注射的藥物被調包,他又設計將犯罪線索指向當年的暴徒主犯,但當警方到達上時,嫌疑人已經被肢解成了25塊。

如果你認為演到這裡,惡人已經被殺完,克萊德的復仇計劃應該結束了,那就錯了。接下來,克萊德開始放大招,他先是設計讓自己以謀殺罪名入獄。

然後在法庭上用詳實的法律知識為自己辯護,並且以無懈可擊的邏輯和事實令法庭無法給他定罪。他在法庭上嘲笑法官不辨黑白,復仇計劃開始升級為挑戰司法體系的權威性。

並且要殺掉所有與

當年案件有關的人和他們的家人。

被關入監獄的克萊德

如神靈般控制著他人的生死。

先是當年主犯的律師被活埋,

緊接著離奇的事情接連發生,

當年的法官接電話時被手機爆頭身亡。

克萊德提出,如果第二天早上6點不將他無罪釋放,還會有更多人死。果然,第二天出現了電影中說的“美國曆史上第一次政府官員被集體謀殺”。

意外遠不止如此,參加葬禮的政府官員在墓園突然遭受遙控機器人的火力襲擊,傷亡慘重。

司法部門接連遭受重創,讓整個城市陷入恐慌,政府隨即宣佈進入緊急狀態。

最後,當年的主控官尼克·賴斯也被捲入進來後,與克萊德展開了較量。

最終,克萊德的復仇大計被識破,原本要被引爆的炸彈被尼克·賴斯發現並安置在了克萊德的監獄床下,憤怒的克萊德點燃了監獄,手捧著當年孩子做的手鍊,命喪火海。

雖然電影是藝術化的表現方式,但是《守法公民》為我們呈現了一樁司法不公案的社會危害性,這種不公讓寄希望於法律公正的“守法公民”被迫成為了“非法公民”。

電影和現實在有一點上是完全契合的,那就是“司法不公”會成為整個社會最薄弱的漏洞,也會給全社會帶來更大的危害。

法典再神聖也是人來制定,人來執行,法治社會,還需要我們所有人一起努力。

本文為一點號作者原創,未經授權不得轉載

Reference:大中國

看更多!請加入我們的粉絲團

轉載請附文章網址

不可錯過的話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