理財

網秦羅生門,留下一地黑衣人

11日下午,史文勇的辦公室門頭緊鎖,他在接受媒體採訪時稱自己目前正在香港處理一些投資業務,代表網秦對外發聲的何寶容稱,目前公司內部也不知道史文勇的具體行程,也不清楚史何時返京。

本文共計3015字,閱讀時間6分鐘。

網秦公司前臺,多名公司聘請的身著黑衣的安保人員 | 薛星星攝

本文為尋找中國創客(ID:xjbmaker)原創

記者 / 薛星星

編輯 / 蘇琦

“今天我大概接待了有20多家媒體。”9月11日下午,網秦(現已更名為“凌動智行”)公司公關品牌總監何寶容(化名)對著面前來訪的三家媒體記者說。

這家早年間名噪一時的美股上市公司正在以一種意想不到的方式“翻紅”,公司的創始人林宇與現任公司董事長史文勇的糾紛在這兩日迅速發酵,種種情節堪比“商戰大片”。

9月11日下午,更名為凌動智行的網秦公司前臺 | 薛星星攝

林宇稱自己被對方綁架並非法拘禁長達13個月,近9個月都帶著接近20公斤的手銬,“生不如死”。史文勇則迴應稱對方是出於經濟利益“反咬一口”,表示林宇被綁架一事與自己無關,對方說法“存在蹊蹺”。

截至發稿,警方尚未對此事發表評論。

除了這宗蹊蹺的案件,事件的最大爭端為公司的領導權歸誰所屬。林宇對外單方面宣佈:自己接任CEO,並擔任Co-Chairman (聯席董事長)。公司則宣稱創始人林宇已於2014年12月11日因個人原因離職,目前公司董事會管理層均未有任何調整。一份公司於9月10日釋出在SEC網站的公告稱公司董事長及COO仍由史文勇擔任。

私闖公司還是採取“緊急行動”

雙方各執一詞

“10號早上,他帶著十幾個“黑衣人”來公司,拉著橫幅,然後‘霸佔’了一個會議室,呆了一天才走。”2014年就入職公司的何寶容當時有些不知所措,“場面太混亂了”。

9月10日下午,林宇在朋友圈中解釋稱,他被網秦董事長史文勇綁架並非法拘禁長達13個月,2017年底被警方解救。之所以採取“緊急措施”及“僱傭安保”是由於“史文勇近日試圖裁掉大部分員工,繼續掩蓋真相,挪走更多現金”。

自2014年底林宇從公司辭職之後,何寶容就再也沒有見過這位公司創始人。一位剛入職網秦幾個月的新員工說,當天早上準備出門上班時,公司發了通知,要求員工自行在家辦公。

9月10日,林宇在這間名為“藍鯨”的會議室呆了將近一天,網秦公司內的會議室均以動物命名,藍鯨是公司內較大的會議室 | 薛星星攝

“我今天正式迴歸網秦。”10日上午9點,林宇在社交媒體上高調宣佈迴歸。

他晒出一張朝陽警方的立案偵查書。林宇自稱網秦董事長史文勇涉嫌重大刑事案件,從2016年11月底至2017年底綁架其13個月,他在綁架期間受到“非人折磨”,其中9個月要24小時戴著手銬,“生不如死”,目前“史文勇已逃離出境近一個月”。

對此,史文勇則對外表示,朝陽警方至今都未找過他,林宇被綁架一事與他沒有關聯。

他指出林宇說法的疑點,“他自身2017年底就被解救了,為什麼到8月3號才立的案?通常如果有這樣一件事,不可能擱了8個月才立案,這是很蹊蹺的。”

10日下午,史文勇向公司員工發了內部信,稱公司遭遇到有組織的謠言、誹謗、張貼非法宣傳口號、暴力侵佔辦公場所等非法行為。上述行為嚴重侵害了公司和員工的整體利益,導致正常辦公環境遭到破壞,公司管理層將保留法律追訴的權力。

時隔4年後再度回到網秦,林宇在會議室內召開了一場所謂的董事會,併發布公告,稱史文勇涉及未經董事會批准,私自操控徐英和出納劉穎麗等,使用5.12億上市公司現金質押貸款,作為其個人購買飛流22%股權的50%預付款。

9月10日下午,林宇在這間名為“藍鯨”的會議室內召開了“董事會” | 薛星星攝

在會上,林宇還宣佈,公司現任CEO許澤民因參與5.12億上市公司現金質押貸款事宜,並且向董事會隱瞞,免除其董事及CEO職務。公司CEO一職將由自己擔任,同時擔任Co-Chairman(聯席董事長)。

史文勇隨即對外否認了此條公告的合法性,稱林宇召開的董事會最終只有2名董事到場。何寶容對記者稱,公司一共有11名董事,林宇只通知了其中5名,公告明顯不符合程式。“公告也沒有在SEC官網上釋出,而是一個不知名的媒體釋出的。”

網秦在當晚釋出通告,稱公司創始人林宇已於2014年12月11日因個人原因離職,目前公司董事會管理層均未有任何調整。

史文勇仍為公司董事長及COO

工作人員稱其不在北京

現在的網秦公司已經找不到任何有關林宇的痕跡,或者更準確些說,這場關於公司管理權的爭奪站上,目前仍然擁有公司管理權的是史文勇。

在10日清晨的事件發生後,網秦方面也專門聘請了一家安保公司。11日下午,記者實地探訪網秦北京總部,七八名身著黑衣的健碩男子分站在前臺兩側,對來訪人員進行詢問。

公司的前臺寫著網秦更名後的公司名稱:凌動智行。早年間,網秦的主營業務為移動裝置的安全產品,是國內第一家登陸紐交所的移動網際網路公司,曾被美國時代週刊評為“可以改變人們未來生活的十大創新企業之一”。

2012年之後,網秦相繼收購、投資了飛流、國信靈通等移動服務公司,業務線擴充套件至手機遊戲及企業移動化。

此後網秦的業務線多次變更,2015年形成了以原有的移動安全、企業、醫療為主的技術類業務線和以移動娛樂、遊戲為主的娛樂業務線,網秦官方分別稱之為“N線”和“Q線”,統稱為藍莓戰略。

2016年移動直播興起之後,網秦又宣佈明確以移動娛樂為主的全新戰略,重點發力以秀色秀場為主力產品的“秀色娛樂”品牌。

2017年,網秦放棄此前的所有業務線,宣佈公司將以智慧汽車作為公司全新的發展方向,並在之後將公司名更改為“凌動智行”。換句話說,手機安全公司網秦已經不存在了,現在它是一家智慧駕駛公司。

作為公司的創始人,林宇在2014年底從公司離職,其在近期的採訪中表示這是一次“被辭職”行為,是同事在他的辭職介紹上敲了簽字章,並非其本人意願。

辭職後,他曾短暫地創辦了一家遊艇方向的創業公司,但似乎發展並不順利。工商資訊顯示,這家公司因拖欠工資而被員工大量起訴,並被列入失信人名單。

按照林宇的說法,如果他沒有在2016年11月被綁架,他將在2016年年底重新回到公司,並擔任公司董事長一職。

對此,凌動智行於9月10日在SEC網站公佈了一份由公司董事會的獨立特別委員會及獨立法律顧問Loeb & Loeb LLP進行的獨立調查結果,稱2014年12月,林宇博士辭去公司CEO和董事長職位,沒有足夠證據證明,上述職位辭職信並非他本人授權或批准。公司董事長及COO仍由史文勇擔任。

11日下午,史文勇的辦公室門頭緊閉,他在接受媒體採訪時稱自己目前正在香港處理一些投資業務,他的辦公室位於公司的西南角,大門緊閉,需要刷卡才能開啟。代表網秦對外發聲的何寶容稱,目前公司內部也不知道史文勇的具體行程,也不清楚史何時返京。

網秦董事長史文勇辦公室 | 薛星星攝

內訌事件只留下十幾名黑衣人

員工:不想站隊

發展近13年,網秦的辦公場所佔據了整層樓的3/4,員工數達到近300人。但對於大多數員工而言,公司高層的這場爭鬥卻顯得異常遙遠。一些剛入職網秦的員工對林宇毫無印象,董事長史文勇也不常在公司露面。

他們離這場堪比電影情節的公司內鬥距離最近的一次,可能就是10日早上林宇對公司“儀式性”的主權宣告。短暫的混亂之後,公司內部已正常開始工作。工位上,一名員工正在拆封新領到的Mac桌上型電腦。

網秦公司內部 | 薛星星攝

“我們同事說她去吃飯還有記者採訪她,昨天有一家媒體的採訪車都在樓下停著。”一名網秦旗下子公司的員工對記者說。“我們兩邊都不站。”另一名在樓下抽菸的員工說,聽聞記者剛剛結束對公司的採訪,他反問道:“被採訪的人是站哪邊的?”

11日下午,與網秦在同一棟大樓辦公的其他公司員工追憶起網秦過去的輝煌:“我記得剛開始有諾基亞的塞班系統時就有網秦了,當時還很厲害。”

智慧手機興起之後,他就很少再聽到網秦的訊息。如果不是因為公司與網秦在一處辦公,“還以為這家公司早就死了。”

網秦公司所在的大廈,位於北三環雍和宮地鐵站附近 | 薛星星攝

臨近下午6點,在網秦公司門口站了一天崗的安保人員從大廈中魚貫而出,十幾名平均身高在180左右的男子全部身著黑衣,網秦公司的員工稱他們為“黑衣人”。

幾名身著白色短袖襯衣的安保人員與他們換崗,繼續圍繞在網秦公司的前臺。“公司有些技術員工還在加班,也要保護下他們。”何寶容說。

本文為尋找中國創客原創

未經授權不得轉載

責任編輯:

Reference:理財生活通

看更多!請加入我們的粉絲團

轉載請附文章網址

不可錯過的話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