旅遊

《遇見非洲》| 乘風飛越馬賽馬拉——東非草原熱氣球Safari

歡迎關注每週五,

波布非洲連載的《遇見非洲》一書,

本週開啟第二章“遊歷——遊走世界另一端”的內容分享,

讓我們跟隨記者韓茜開啟一段別樣的非洲之旅,

在遊歷中,看到不一樣的世界。

—04期—

遊歷,遊走世界另一端

乘風飛越馬賽馬拉

▲ 點選音訊收聽本期分享 ▲

奔赴夢想中的熱氣球之旅

說起肯亞,你會想到什麼?一定是馬賽馬拉的動物遷徙!

對於一個骨子裡充滿著探險因子的射手座來說,坐在車子裡看動物遷徙還不夠刺激。初到肯亞我便得知,在馬賽馬拉可以乘著熱氣球Safari,這幅美好的畫面便從那時起印在我腦海裡,心心念念無法忘懷,於是我決定一定要實現這個願望。

熱氣球,大草原,遼遠的天空,等著我來征服!

熱氣球之旅的頭天晚上,我有些緊張。其實我有恐高症,去遊樂園向來只玩兒童遊戲,什麼礦山探險、茶杯轉圈之類的,即使是這些小兒科的遊戲,到了稍微高一點的地方我的心便會提到嗓子眼,大呼小叫地引得一幫小朋友們紛紛對我側目。

然而對於乘坐熱氣球,我一直都抱有嚮往,幻想著《飛屋環遊記》裡的場景,對即將踏上的熱氣球Safari之旅充滿好奇,也鼓足了勇氣決心突破自己。

在好奇心的驅動下,些許的緊張與害怕變成了十足的享受,我在帳篷房裡點了杯“自由古巴”,伴著燭光、蟲鳴和微醺,我進入了夢鄉。

我住的帳篷房距離乘坐熱氣球的地點有一個小時的車程,為了趕上草原日出,我必須四點半起床前往集合地。同行的夥伴都覺得我不可思議,那麼早起床,沒人願意陪我犧牲睡眠,可我還是要去,無論如何都要實現乘坐熱氣球的願望,想要就去行動,人生貴在體驗!於是自己上了三個鬧鐘,生怕起不來,好在興奮戰勝了睡意,讓我及時醒來還不覺疲憊。

黎明前即將甦醒的大草原

記得前往出發點的一路上天還黑著,星空下的草原格外神祕,載我去集合地的司機貝尼一邊在顛簸的道路上駕駛,一邊四處張望,幫我尋找在凌晨可能出沒的動物。

經驗豐富的貝尼找到了狐狸、獵狗、斑馬,車燈照在它們身上就彷彿一隻大手掀開草原暗夜大幕的一角,讓我偷偷窺探還未甦醒的東非大地上正悄悄上演的生命之舞。

偶爾一兩隻小兔子跳入光線裡,忽左忽右,一蹦一跳地尋找著它們的方向,跳躍的音符好似草原恢弘樂章的前奏,這是馬賽馬拉的清晨序曲。

貝尼邊找尋動物邊跟我聊天,他說開車他在行,但駕駛熱氣球他可不行,“肯亞沒有培訓熱氣球駕駛員的學校,駕駛員需要到美國學習,費用太高,我們付不起,今天帶你體驗熱氣球之旅的是個加拿大人。”貝尼告訴我。

到達集合地離出發的時間僅剩五分鐘,集合地給所有遊客準備了早茶和甜點,但由於時間緊迫,我只匆匆喝了一杯咖啡便和同行的遊客們出發了。同行遊客中除我之外,只有另外一對老夫婦是亞洲面孔,寒暄後得知他們是一對日本老夫妻,來肯亞旅遊。

老先生是個攝影愛好者,脖子裡掛著相機,他用蹩腳的英文向我講述了一個他旅行中的小插曲,他說現在脖子上這個相機的拍照效果並不令他滿意,他的好相機在上一次的旅行中掉進了海里,老先生說裡面有好多珍貴的照片,丟了很是可惜。就這樣我們邊走邊聊,不知不覺到了出發集合點。

臨近的另外一隻熱氣球

熱氣球Safari只在早上進行,每個熱氣球上大概能乘坐12~16人,在與我們相同的出發點我看到另外一個熱氣球,我目睹了它從一個乾癟趴在地上的大傢伙到冉冉升起的全過程,日本老先生不住地拍照,留住這個具有紀念意義的時刻。

起航,擁抱天空的冒險

天邊露出一抹微光時我們的熱氣球駕駛員戴維來了,他穿著制服,揹著工具向我們走來,大家的注意力瞬時被他吸引,對於初次體驗熱氣球之旅的人來說,看駕駛員就像看英雄,緊張不安,興奮期待,所有的情緒全都託付於他。

戴維向熱氣球充氣準備出發

戴維在對裝置和熱氣球周身進行完檢查後給大家講解注意事項,其實注意事項並不複雜,他會在旅途中隨時提醒大家。聽過戴維的講解後,大家的情緒都放鬆了許多,“那咱們就出發吧!”

出發前,所有人仰臥在熱氣球的底座裡,戴維用充氣裝置給熱氣球充氣,呼呼的聲音很劇烈,火苗映得大家的臉都紅撲撲的,戴維不住地充氣,表情很專注,當熱氣球快被充滿時,底座漸漸被拉起,我們也從仰臥變成了直立。

這個時候順著一陣風還沒留神,地面上的工作人員就已經變得很小,遠遠地跟我們揮著手。戴維說:“我們起飛了!”站起身的一瞬間,我的好奇與驚喜一定是溢於言表,戴維看著我的表情,開懷地說:“Look at you!”我看看周圍其他夥伴,大家也都是一樣的開懷。乘風飛翔,清晨的馬賽馬拉,我們來了!

與馬賽馬拉的朝陽一同升起

飛行的前十分鐘,我們都保持在相對較低的高度,戴維說他不希望飛得太急,東非大草原上空的風載著我們不急不緩地飛翔,眼前的馬賽馬拉像一塊巨大的綠色地毯,最美妙的觀感是隨著我們乘風跨越馬賽馬拉,太陽也一同升起,在熱氣球上看日出,感覺自己和太陽離得很近,視野被無限放寬後,晨光的光暈也顯得愈加華美。初升的太陽照耀著草原,終於將清晨的大幕徹底掀開,馬賽馬拉全新的一天被我們盡收眼底。

熱氣球上拍到的馬賽馬拉的日出

大約二十分鐘後,熱氣球升上了高空,進入平穩飛行的階段,我問戴維現在的高度是多少,他看看了檢測儀說大概2300英尺,也就是600多米。600多米?我絲毫沒有察覺,也絲毫沒有恐高,一望無際的草原上沒有參照物,只有與我們同行的一兩隻熱氣球彼此相望,其他的一切都在距離600米開外的地面上進行著,而視覺上卻感覺它們就在眼前,視野裡不時地出現各種各樣的動物,有在晨光中飲水的斑馬,有散步的大象母子,翹著鼻子向我們問候早安,還有偶爾出現的一兩頭獅子。

熱氣球Safari也要憑運氣,運氣好的時候能看到成群的動物,運氣差時只能看到零星幾隻,我們飛越馬賽馬拉那天運氣不好不壞,戴維說算是一次成功的熱氣球之旅。我問戴維學習駕駛熱氣球要用多長時間,他說得到私人駕駛許可三四個月就可以,商業駕駛許可時間要略長一些,但總而言之熱氣球駕駛更多是一項運動,不需要太高的技術含量。“只要跟風配合好就可以了。”戴維邊控制熱氣球邊對我說。他在肯亞已經工作了數年,妻子孩子都居住在這兒。交談間他還不斷地拿著手裡的控制儀給大家拍照。

馬賽馬拉草原上的獅子

就這樣輕輕鬆鬆,談笑風生間,我們已經到達了馬拉河,坦尚尼亞與肯亞的邊界就在不遠處,戴維決定在此處降落。他嫻熟的操作又讓我們在不知不覺間降落到了地面,落地後戴維給每個人頒發了一個熱氣球之旅證書,上面寫著每個人的名字和在哪年哪月哪天完成了熱氣球之旅,再簽上他的名字,到此熱氣球之旅並沒有畫上句號,熱氣球公司還為遊客們準備了香檳和早餐,大家圍坐在遼闊草原上的一張方桌前,喝一杯熱奶茶,看著身邊時不時跑來的小鹿和斑馬,品味著草原清晨溼漉漉的清新空氣和美味早餐。

乘風飛越馬賽馬拉後,重新回到地面的我停靠在一顆大樹旁,聽風聲,看遠山,偶爾幾隻羚羊從眼前跑過,高空中的馬賽馬拉在腦海中回放,徐徐地展開,輕柔地降落,是一幅永不褪色的優美畫卷。飛越就是這麼美好,我做到了!

部分圖片來源於網路

《遇見非洲》| 在這片熱土與陽光撞個滿懷

探祕,你所不知的非洲:

作者簡介

一個駐外記者的心靈之鑑

鏡頭與筆尖下的那片熱土

踏上陽光與玫瑰之地,

探祕/遊歷/相遇

尋訪之間,遇見自己,遇見你...

本次連載為選刊,想要了解更多鏡頭與筆尖下的精彩故事,可以跟隨《遇見非洲》一起,去遇見一個積極、細膩、有溫度的非洲。

目前,本書在京東、噹噹等平臺有售。

《遇見非洲》的外部購買連結

責任編輯:

Reference:微旅行

看更多!請加入我們的粉絲團

轉載請附文章網址

不可錯過的話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