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食

一次見識全世界最噁心的80種食物,因為這個博物館有不可告人的祕密

這幾天微博上有個特別火的“新景點”——噁心食物博物館。位於瑞典城市瑪爾摩(Malmö)。

這間博物館的展品是80個號稱世界最噁心的食物。當然,常年被老外詬病的皮蛋光榮入選。

圖/disgustingfoodmuseum.com

瑞典人回敬以鯡魚罐頭(surströmming)。

圖/facebook-Disgusting Food Museum

我方繼續派出臭豆腐乳。嗯,確實聞起來比炸臭豆腐更銷魂。

圖/instagram-disgustingfoodmuseum

瑞典的北歐兄弟冰島端上土特產發酵鯊魚肉(Hákarl,主辦方只展示氣味)。

圖/facebook-disgustingfoodmuseum

知名美食家安東尼·波登(Anthony Bourdain)說這種鯊魚肉是他這輩子吃過的“最差勁最噁心味道超可怕的東西”。名廚安斯利·哈里奧特(Ainsley Harriott)說吃起來像“被尿泡過的床墊”。美國綜藝《古怪食物》的主持人安德魯·席莫(Andrew Zimmern)評價:“很硬核。一般人不敢吃。小白不要挑戰。”

▲ 毒舌名廚Gordon Ramsay和Top Gear的James May也一起吃過Hákarl鯊魚。圖/imgur

但臭魚總歸只是臭魚,我們的麻辣兔頭更具備反差的驚悚感,就等著看老外們驚慌失措的表情 “怎麼可以吃兔兔?!”

圖/disgustingfoodmuseum.com

太平洋上的關島人民也許還羨慕我們至少有兔子這種萌萌又好逮的東西可以吃——因為他們吃蝙蝠

圖/disgustingfoodmuseum.com

抓的時候要動用網子甚至獵槍;烹飪時會有尿味,只能一個勁兒加大蒜洋蔥辣椒啤酒;煎炸燉煮均可,據說吃起來雞肉味(但不知是不是嘎嘣脆)。

儘管1999年出版的食物指南“The Oxford Companion to Food”說這種蝙蝠是“只吃水果的乾淨動物”,富含蛋白質且脂肪很少,我也不確定你是否有勇氣跟啃兔頭一樣幸福地啃一隻張牙舞爪的蝙蝠。

差點忘了還有祕魯的炸豚鼠,可與咱們的華農兄弟有一拼了。但這麼布展是幾個意思?

圖/disgustingfoodmuseum.com

好了,我方要派出終極殺器——

圖/instagram-disgustingfoodmuseum

英文名是“Three Penis Wine”,一時間還沒反應過來,再一看包裝,恍然大悟,這翻譯可謂信達雅。“三鞭”是海狗鞭、鹿鞭、廣狗鞭(網上搜到說是廣東廣西地區的狗鞭,那看來博物館翻譯為Cantonese dog也沒錯吧)。之前看到一篇文章說中國人在非洲都要想方設法泡三鞭酒,找不到三種原料就用獅子、獵豹和鬣狗代替(聽起來似乎更猛烈),非洲兄弟們都震驚了。

三鞭酒是中國男人的某種執念,而策展人竟然也尋摸到了為女人泡的酒——

圖/instagram-disgustingfoodmuseum

裡面粉紅色的,是小老鼠崽。還沒睜開眼睛就被泡進酒裡,所以是粉嫩的,還沒長毛。須浸泡一年以上,時間越長越好。據說是過去廣東農村婦女坐月子時喝的,可以防止產後風和月子病。電視機前的觀眾朋友們不要輕易模仿。

不就是奇葩的、用於食品加工的原料嘛?其實歐洲也有。

比如這盤來自義大利的Casu Marzu。如果你去撒丁島遇上熱情的當地人請你吃這個,請三思。畢竟端上來了再讓撤掉好像有點不禮貌——

圖/instagram-disgustingfoodmuseum

扭動的不是不小心放壞了的徵兆,而是故意養出來的,用於促進發酵、分解乳酪中的脂肪。乳酪會變得非常柔軟,溢位汁水,撒丁語叫做“lagrima”(意為“眼淚”)。蛆也變得潔白透明,能長到大約8毫米,一大塊乳酪中一般會有上千條

圖/disgustingfoodmuseum.com

而且,撒丁人認為如果蛆都死了,那乳酪也不能吃(竟然覺得有點道理……),所以上桌時一定要有活蹦亂跳的蛆,甚至某些特別健康的蛆還能跳15釐米高。可能正是因為這種“活力四射”的feel,讓撒丁人把Casu Marzu視為催情食物……

當然了你也可以選擇不吃蛆。方法是把乳酪放進紙袋裡,封口,蛆會在裡面噼裡啪啦跳一陣兒,然後就死於缺氧了。

撒丁島還有一種乳酪叫做Su Callu Sardu——

圖/disgustingfoodmuseum.com

看著很噁心,被稱為“撒丁島偉哥”,但製作工藝相比之下溫和了不少:在小羊胃裡倒入生羊奶,發酵2-4個月,據博物館工作人員說吃起來像“混進汽油和氨水的蠟”:“非常不尋常的味道,但很不錯!”

另外還有一些雖然噁心但比較弱雞的選手,例如墨西哥螞蟻卵、馬奶酒、貓屎咖啡、魚腸子做的魚醬、日本納豆、瑞典甘草糖、美國Root Beer……仔細想想,好像是很想吐,但其實也還好,這個世界上很多人都痴迷於它們的味道。

策展人塞繆爾·韋斯特(Samuel West)是一位心理學家,關於“噁心”這件事他想得比較多。這種生理反應從進化論角度來講是為了讓我們遠離有毒、危險的食物,但同時也是後天習得的,我們周圍的人會告訴我們應該對什麼感到噁心。

本來我們的天性應該回避已經發酵、腐壞的食物,這是“噁心”的本能。但如果有人告訴你其實這種看似壞了的食物很好吃,而且吃了不會死,你就會慢慢接受這種設定。噁心博物館邀請大家放下偏見,探索這個神奇的食物世界,挑戰自己對吃的認知,重塑“噁心”的定義。

▲ 塞繆爾·韋斯特。圖/afaforsakring.se

而這個展覽的初衷是為了讓人們意識到,除了現在常見的肉類以外,還有其他更環保、更可持續的蛋白質來源,比如各種蟲子。直接呼籲“放棄吃肉”的話,宣傳效果當然不及這麼一個搞怪博物館……繞這麼大個圈子,可謂是用心良苦了。

By the way,塞繆爾本人吃過最噁心的東西是菲律賓的毛鴨蛋(類似南京毛雞蛋的鴨蛋,你懂的)。

博物館將於10月29日開幕,門票185瑞典克朗(約140人民幣)。如果你們6人以上組隊前往,還可以參加終生難忘的互相挑戰試吃活動,見證友誼的大好機會!

展覽時間:2018.10.29 - 2019.1.27

週三至週日 12:00 - 18:00

地址:Slagthuset, Jörgen Kocksgatan 7A, 211 20 Malmö

離Malmö中央車站步行三分鐘,離丹麥哥本哈根只有一橋之隔。禮品店有各種奇怪飲品和零食,所在的樓裡還有一個非常不錯的正常的餐廳。

* 本文為窮遊網版權所有,未經授權,請勿轉載。如需轉載,可在選單欄“號內搜尋-轉載及合作”檢視規則。

責任編輯:

Reference:微旅行

看更多!請加入我們的粉絲團

轉載請附文章網址

不可錯過的話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