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

富貴糞中求

從前,廬陵地方有個叫歐明的人,常常跟著商賈出門行走江湖。商賈販運貨物走水路,老得經過彭澤湖。歐明這個人心裡多少有點迷信,總挑選幾個船裡像樣的東西扔進彭澤湖裡,說是給人家送禮,大約是求個平安不翻船的意思吧。

這樣過了幾年,有天歐明又經過彭澤湖。忽然,湖水裂開,露出一條大道。幾個當差的駕著馬車沿路過來,說是青洪君派他們來邀請他去做客。當然,歐明愉快地上了豪車。不久來到一座豪宅,門前差役烏泱泱一大堆。歐明沒見過這種大場面,不免有點慫。當差的安慰他:“不怕不怕!我們青洪君感謝你送了那麼多禮,所以邀請你豪宅一日遊。待會兒肯定還會送你禮物的,記住了啊,你啥都別要,就要如願。”

歐明依言,見了青洪君,果然只求如願。原來這如願是青洪君的一個神婢。青洪君想必不捨,但抹不開面子,只好讓如願跟著歐明走了。從此以後,歐明想要的東西總能“如願”得到,沒幾年就成了個大富豪。

這個故事記錄在晉代幹寶的《搜神記》裡。到此為止,整個故事也就是普通級別的神神叨叨,看上去不過是煮海寶、龍女、南柯夢等等故事的雜糅體。如果你只讀《搜神記》,那麼本故事的情節線已經閉合並結束了。然而,在另一本作者不詳的《錄異傳》裡,這個故事卻還有一條出人意表的尾巴。

歐明暴富之後,就得了暴發戶病,開始驕奢淫逸,不愛如願了。如願想必很抑鬱。大年初一清早雞叫時,歐明讓如願起床,如願不肯。歐明大怒,抄起大棒就要家暴。如願撒腿跑出門,歐明一直追到了糞土堆處。過年前不是要大掃除麼,掃掉的垃圾就和糞土、積柴一起堆著不能倒。如願有神通,跑到這裡就遁了。歐明不知道,還拿大棒在那裡使勁捶糞,嘴裡想必也沒閒著,邊捶邊呼喝。捶到後來,這位爺終於明白如願真的離開了,只得自己搭梯子下臺階:“哼,你只要保證我富有,我就不再捶你!”

好了,如願與歐明的故事至此結束。但是且慢,老樹不知從哪裡還會生出新枝。最後這個情景片段,意外地在民間獲得了獨立的生命力。根據《錄異傳》的說法,“今世人歲朝雞鳴時,轉往捶糞,雲使人富也”。

這個反轉來得真是猝不及防,對不對?歐明的家暴行為不知怎麼被別人發現了,可是,人們只願看到自己想看的東西。他們目睹歐明大過年的拿根棒子在那裡捶糞,一邊捶還一邊喊:“如願!如願!”又威脅那糞堆:“汝但使我富,不復捶汝!”圍觀群眾腦中靈光一閃,瞬間破解了歐明的驚天祕密:原來,這暴發戶就是這麼起家的啊!於是,順理成章的,“捶糞”迅速演化成了一種新民俗。趁新年拿大棒子捶捶糞堆就能發財,“是可忍孰不可忍”呢?

與古人生活實踐相聯絡的這個枝蔓,有著化腐朽為神奇的功效,因為它的存在,原本平淡無奇的套路故事變得非比尋常了。

乍看荒謬的情節在邏輯上能夠自洽,是因為它植根於真實的民眾心理基礎之上。希富希貴,人之常情。不過,願望雖然普羅,技術卻有壁壘。而捶糞的門檻低,操作簡單易上手,這比後來給趙公明燒香的儀式還簡單,可謂天意扶貧工程的雨露均沾版。何況,求珍寶於汙穢,非常符合我們傳統哲學思想中的兩極轉化論,而顯神聖於褻瀆,又帶著點蠻荒時代的巫術記憶,難怪人們很容易就接受、相信並奉行了。

更大的意義恐怕還在於故事對現實的隱喻。無論其作者是否有意為之,它都飽含對世事的洞明、玩味與暗嘲。富貴糞中求,話糙理不糙,幾乎道盡了某些彎道超車致富者的暗黑祕技。本文無意影射,我是說這個理兒。吃瓜的普羅群眾們只看見他吃肉,沒看見他捱打,更沒看見他捶糞,他吃屎。可是過來者卻堪破了那個古老的祕密:循規蹈矩的永遠只能是老實人,肯垮下身段不嫌腌臢去捶糞,才有可能走捷徑如願攀上人生高峰。

這堆神奇待捶的糞汙,就是波特萊爾筆下的惡之花,“罪惡幽香,暗暗流淌”;也是聞一多筆下的死水,“不如讓給醜惡來開墾,看他造出個什麼世界。”活在世間,其實很難。

供圖/嚴優

責任編輯:

Reference:微旅行

看更多!請加入我們的粉絲團

轉載請附文章網址

不可錯過的話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