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劇

從《前半生》到《找到你》,中國影視對職場女性的天然敵意從未改變

【版權申明:本文為@影吹斯汀 獨家原創稿,未經許可不得以任何形式抄襲or轉載,違者必究!】

十月影市,進入比九月更淡的片荒期。國慶檔的幾部“種子選手”沒有一個大爆,後續熱度也明顯不濟。這幾天討論最熱烈的,反倒是一部後來居上的文藝片。

對,就是之前叔驗過貨的——《找到你》。

兩位母親,一個孩子,串起不同身份、階層、家庭關係的激烈對撞,當然,最核心的議題還是關於女性——母愛與當代女性困境。

早在6月上海電影節的時候,叔便觀看了入圍金爵獎主競賽單元的該片。最直觀的感受第一是有點被姚晨的表現意外到,習慣了她風風火火的熒屏傻大妞形象,沒想到在這片裡從頭到尾情緒都hold得很不錯。

一個習慣了獨立的職場女性,崩潰心碎都必然不會是瓊瑤式的歇斯底里,姚晨演出了壓抑下的絕望,這個角色身上的“大悲無聲”,也終於讓慣於聒噪煽情的“中國式悲傷”有了那麼一些不一樣的進步。

第二層感受,便是今天不吐不快的,中國傳統道德價值觀主導下的影視作品,對職場女性的天然歧視和敵意。

姚晨飾演的律師李捷,是一個正在和“媽寶男”前夫爭奪孩子撫養權的單親母親。為了自己和孩子有足夠的經濟保障,白天她必須全身心投入職場工作。馬伊琍飾演的“農村保姆”孫芳,就在這種情況下有了存在的必要性。

李捷放心地把年幼的女兒交給了這個看上去跟孩子“很有緣”的保姆,沒想到有一天,保姆帶著孩子,毫無徵兆地消失了……

剛剛在職場經受完陪酒應酬和性騷擾的李捷回到家,頓時陷入了巨大恐慌。她開始瘋狂、強悍地尋找,通過一切可能的蛛絲馬跡,追尋保姆和孩子的下落。

在這個過程中,她不僅要忍受無邊的喪女之痛,還要經受來自前夫和前婆婆對於她“看管不利”的強烈指責。而這難熬的每一分每一秒裡,她,始終是一個人。

再來看看導致這一切的“罪魁禍首”——保姆孫芳。

她帶走孩子的緣由,牽出了另一段關於她自己身世背景的悲慘經歷。

中國農村底層女性身上可能揹負的“苦”,都被導演和編劇在孫芳這個角色身上真實又集戲劇化之大成地體現了。——沒有獨立穩定收入,嫁給了一個酗酒賭博又家暴的混蛋丈夫,生下一個有先天性“絕症”的孩子,混蛋丈夫當然不會管,但是這個自身難保的母親拼了命也要把孩子救活……

於是,為了賺錢,她吃遍了各種苦,陪酒、當小姐、用感情和身體的雙重“奉獻”換取社會小混混的幫助……

可惜最後,孩子還是死了。這成了擊垮孫芳的最後一根稻草,也成了她怨恨社會的全部根源。

這怨恨為什麼會投射到李捷身上呢?——因為,當初她孩子住院的時候,剛好李捷的孩子也住進了醫院,由於床位緊張,醫院就把交不起費的孫芳孩子從病房趕了出來。於是,孫芳便把李捷孩子“搶佔”床位看成了導致她孩子死亡的罪魁禍首,奪走這個孩子,便是她心裡對李捷這家人最好的復仇。

上海電影節首映之後,媒體和輿論的焦點便大多集中在孫芳身上——大家給了馬伊琍和這個角色幾乎完全一致的正面讚賞。首先從演員的角度講,女明星敢於扮醜扮土顛覆自我,那是絕對地拉好感;其次,一個“弱勢女性”的“可憐”、“悲慘”和“不屈不撓”,絕對符合中國傳統主流價值觀的同情、認可及讚美。

然而,叔不這麼看。

第一, 關於孫芳這個人物。

孫芳悲劇的客觀根源在於她的底層身份和認知的侷限性。可悲劇最終發生的開端,還是她自己主觀的選擇。“越沒有能力養,越是隨意的生”,這是中國的社會現實,也是一個難堪的悖論。

人人都有做父母的權利,但不是人人都做好了當父母的準備。這種準備,包括心理上的,更包括現實經濟上的。面對一個廢柴丈夫,明知依靠無望,還執意要生養孩子,這樣的飛蛾撲火,叔不認為是偉大。

如若她是在被丈夫的強暴下有了這個孩子,那電影中過度展現的她對這個孩子到來的憧憬,便實在是讓人費解。

作為母親,孫芳對病中孩子的付出無可厚非、令人動容。可作為一個女人,她對小混混男友算什麼?也許這份交往確有一定的真情實感在,可對孫芳來說,孩子才是生命的一切。於是,她不光自己下水,還拉著男友一起下水。小男友愛她,就為她無怨無悔。可接受幫助的孫芳,有想過男友的難處,對男友的不公平嗎?

第二, 關於孫芳的所作所為。

從片尾孫芳的控訴和李捷的懺悔來看,孫芳帶走孩子除了復仇,還主要基於兩點:第一,認為姚晨不夠愛孩子、不配做母親;第二,認為姚晨作為僱主對自己不夠關心。

試問,你只有能力做全職母親,或者能更出色的做全職母親,就認為上班的人不夠愛孩子、不配做母親,這是什麼邏輯?你作為一個保姆,僱主不僅要付你工資,還要自覺體察關心你的思想情感,這又是什麼要求?

當然,我們不希望人情冷漠,社會應該充滿相互關愛。但把情義當道義,這是不是有點太道德綁架了?你不容易,別人就容易嗎?何況片子裡展現的李捷對孫芳的日常關照,放在現實生活裡絕對算得上中國好僱主了。

更何況,孫芳在成為李捷家的保姆前就曾在花園裡凶狠地傷害過孩子。你曾經受到傷害,就要把這份傷害理所當然地加倍報復給不相干的人,還需要別人理所當然地抱以寬恕和同情……?原諒叔,這樣的人設,實在接受無能。

第三, 關於母愛。

孫芳能時時刻刻陪在孩子身邊、無微不至地照顧孩子,她就是一個合格稱職的母親?李捷為生活打拼只能把孩子交給保姆,她就失職、不夠愛?我們常聽到一句話,父母愛孩子的方式不同,但愛孩子的心都是一樣的。孫芳和李捷的母愛,沒有高下之分。無論全職媽媽還是職場母親,只是都難兩全罷了。

李捷有一段獨白:“這個時代對女性的要求很高,如果你選擇做一個職場女性,會有人說,你是一個糟糕的媽媽;如果你選擇成為一個全職媽媽,又有人會覺得,不算是一個職業。”

明明是在講女性的兩難,可影片最終傳遞的,卻是“弱者不易,我弱我有理,強者就該無條件為弱者買單”的可怕價值觀。在傳統道德的至高點上,看上去的“強者們”,變成了最容易被道德審判的“弱勢群體”。

《找到你》的孫芳和李捷,很容易讓人聯想到此前同樣講述兩個不同女性碰撞的熱播電視劇《我的前半生》。馬伊琍同樣演了一個經歷“喪失”的弱勢女性羅子君。雖然孫芳和羅子君身份和處境完全不同,但編劇導演們在這兩個人物身上投射的情感,和對她們身邊女性的態度,其實竟如此相似!——我弱我有理,職場女強人只配付出,不配被人愛。

沒有孩子的唐晶,和有孩子的李捷一樣,都被男人無情拋棄。根本原因都是:“你太強勢了,不像個女人。”

於是,在必須堅強的外表下,她們的傷心、痛苦、艱難,都理所當然被忽略。因為,“你這麼強,什麼都不是事兒。”

於是,她們的隱忍,變成了旁人眼裡的“冷漠”。就像唐晶被斥責“更愛工作,不夠愛男友賀涵”一樣,李捷也以同樣的角度被斥責“只顧工作,不夠愛孩子。”雷厲風行的樣子被貶損:“你看看你現在還像個女人嗎?”

反觀羅子君孫芳們呢?不會想那麼多,憑感情行事。羅子君心安理得在家做富太太的時候,沒想過萬一有一天被拋棄要如何自立、如何過活;孫芳嫁給了這樣一個禽獸丈夫還要不顧一切生下孩子的時候,也沒怎麼想過要靠什麼把他養大。

靠愛嗎?是的,靠愛。於是,導演編劇們為落魄的羅子君安排了兩肋插刀的接盤俠賀涵、無怨無悔的好閨蜜唐晶;被逼上絕路的孫芳,也有一個痴情愛她、幫她的小混混男友。在她們走投無路的時候,外掛們都緊緊牽著她們的手。

這是多麼美好的主角光環,多麼溫暖的大團圓結局啊。可現實真能如此般溫柔嗎?叔不否認有天生被上天垂憐眷顧的“貴人”,可更大多數的現實,是《找到你》裡丈夫出軌還被無情拋棄的第三位母親朱敏。李捷對她說:“我之所以那麼拼命工作,就是不想在有一天面臨和你一樣的困境時,陷入和你一樣的被動。”

李捷唐晶們拼命獨立,就是因為,李捷跟前夫說的那句:“不想讓女兒被愛情和婚姻定義,她應該更自由。”

可惜,無論生活還是影視劇,都不會讓女人輕易自由。

有自由意志的李捷,深諳社會生存規則的李捷,最終還是在導演和編劇的安排下,向人情妥協了。

她向孫芳下跪懺悔,大聲喊出:“對不起,我錯了!”

——請問,她哪錯了?

她在經歷劫難後“幡然醒悟”,在法庭上態度反轉,推翻了自己之前的代理意志,懷著一腔覺悟和同情,讓法官把孩子判給不太具備撫養能力的母親。

——請問,這樣做真的夠專業夠正確嗎?

無論哪種愛,只要是真的,都偉大。但叔始終認為,真正負責任的愛,是首先具備獨立和愛的能力。

弱肉強食是叢林法則也是社會規則,你要是真相信“有情飲水飽”的童話,那得祝你足夠有運氣才好。

而那些獨立堅強的銀幕女性們,請不要再讓她們陷入傳統道德審判的囹圄。

你只有首先認可獨立,才有可能獲得獨立的自由。

責任編輯:

Reference:Man's Daily

看更多!請加入我們的粉絲團

轉載請附文章網址

不可錯過的話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