理財

焦點分析 | 賈躍亭“專坑地產商”?許家印沒打算當下一個孫巨集斌

核心提示:

劇情變化得太快。雖然從簽訂協議的那一刻起,外界就不斷猜測恆大董事長許家印與FF董事長賈躍亭之間的博弈走向,但這是雙方第一次將矛盾擺上桌面。

10月7日晚18時02分,恆大健康(00708.HK)釋出了一份公告,主要內容有以下三點:第一,僅半年,FF就已經耗盡第一筆投資額度8億美元;第二,“原股東”要求提前支付7億美元融資被拒絕;第三,“原股東”向香港仲裁中心提出仲裁,要求剝奪恆大作為股東享有的有關融資的同意權,並解除所有協議——“原股東”即指賈躍亭。

恆大健康在公告中表示:“公司認為已履行相關協議項下的責任,已聘請國際律師團隊,將採取一切必要的行動,捍衛恆大在相關協議下持續享有的權利,保障公司及股東的利益。”

2017年11月30日,恆大子公司時穎與Faraday Future原股東(FF Top Holding Ltd.,實際控制人為賈躍亭)簽訂合併與認購協議。3年內,恆大將投資20億美元佔合資公司45%股份,按照協議約定在2018年底前支付8億美元、2019年支付6億美元、2020年支付6億美元。恆大的公告表示,今年5月25日,已提前支付完畢2018年底前應支付的8億美元。

8億美元的“聘禮”一花完,雙方表面上的蜜月期也就迅速結束了。

兩個FF

如果賈躍亭的要求獲得了香港仲裁中心的支援,意味著恆大從FF全面出局。

在簽署投資協議時,恆大作為大股東享有“融資同意權”,FF如果想要再進行融資,包括估值、價格等一系列細則條款,恆大方面都有絕對的控制權;如今,賈躍亭方面要求剝奪這項權利並解除所有協議。對於原有8億美金與相關股份的處決情況,目前還尚未得知。

36氪試圖與FF美國方面取得聯絡,截至發稿,對方並未迴應。

“我猜測:會不會是找到了新的錢——覺得可能度過了最難的時候,想和恆大‘分手’。”一位接近交易的知情人士對36氪表示。對於恆大發布公告後想要達成的結果,他表示:“恆大方面從來沒說要拿到控制權,現階段的目標是儘快量產。”

對於雙方合資公司以及專案在中國進展的情況,該人士表示:“現在還不確定。正常推進的還會正常推進;目前只是涉及到股權糾紛。”如果第一季度FF能夠順利實現量產,後續的資金還會如約到賬。“6億美元對恆大並沒有什麼問題。”

對於正在轉型的恆大而言,第一階段的目標是FF91、以及第二款產品能夠相繼穩定的實現量產——這一點許家印與賈躍亭並沒有衝突。但關於FF的未來,雙方顯然各有主意。賈躍亭很難回國,因此業務重心放在了美國,而許家印主導下的法拉第未來,重心則在中國。

距離恆大法拉第未來智慧汽車(中國)集團在廣州揭牌過去還不到2個月,但在那時,變故其實就已經埋下伏筆。

揭牌之日,恆大FF的高管團隊也同時亮相。恆大集團總裁兼法拉第未來集團董事長夏海鈞,恆大高科技集團副總裁、恆大健康副董事長兼恆大FF中國董事長彭建軍,恆大高科技集團副總裁兼恆大FF中國總裁袁仲榮(原廣汽豐田董事長),恆大FF中國COO高景深(原廣汽豐田副總經理)等一眾高管到場。但這些高管均為恆大集團招徠至麾下,全無賈躍亭方面的身影。

從那一天起,似乎就有了兩個FF——一個是許家印的FF,一個是賈躍亭的FF。

當時,恆大FF中國董事長彭建軍就表示:“恆大FF中國製定了長遠的戰略規劃”。在未來十年,公司將在中國華東、華西、華南、華北和華中地區,建設五大研發生產基地;十年後,年產能計劃達到500萬輛,FF91、FF81等多系列多車型產品面向全球市場,覆蓋高階、中端及入門級——這無疑是個巨集大的目標,要知道,2017年,大眾集團在華銷量才剛剛突破300萬輛。

許家印(中)參觀美國FF,賈躍亭陪同(左一)

根據財新報道,第一筆融資的8億美元中有至少1億美元用於美國FF償還供應商債務;今年6月恆大入股FF後,雙方合作不是很愉快,恆大希望派駐FF的人員也“派不進去”。

雙方矛盾的的開始或許是針對恆大主導的合資公司及其工廠的一系列負面報道。

恆大法拉第南沙工廠位於廣州市南沙區萬頃沙保稅港區,總面積約40.1萬平方米(601畝),工廠建成後的主要經營範圍為車輛工程的技術研究開發、汽車零部件及配件製造銷售、汽車銷售等。

從工廠建設的週期來看,南沙基地近2年內還無法量產產品。恆大方面的計劃是:FF在美國實現穩定可靠的量產後,再在中國工廠進行量產。

9月底,曾有媒體報道:“恆大轉型新能源汽車的戰略或因遭遇資金危機而出現新的變故。由於恆大法拉第未來智慧汽車(中國)集團有限公司拖欠施工方中建四局施工款,法拉第未來南沙工廠現已大面積停工,何時復工暫無時間表。”

36氪求證時,瞭解工廠進展的業內人士則表示該資訊“子虛烏有,工廠正在正常進行施工”,或許“有人惡意攻擊。”

新一輪博弈

“我們現在的任務是抓緊量產。所以現在不想對外,也請你理解。”一個月前,36氪記者曾在FF美國洛杉磯總部見到賈躍亭,那個時候的賈躍亭看上去和許家印目標完全一致——趕緊讓FF量產落地。

一切處於保密狀態下,36氪參觀FF美國的過程中,有兩位工作人員陪同,禁止採訪、錄音、拍照。在參觀工作區時,看到賈躍亭正站在工位上工作並與其下屬交談遂上前交流。簡單寒暄後,對話在工作人員的要求下結束。

同一時間,接近賈躍亭的人士還對36氪表示,恆大與FF“是一家人”,大家“乾的是同一件事”,“賈躍亭更懂車,許家印方面有很多資源。”

對於協議的細則——包括對賭協議情況等,對方表示FF員工均不知情。此前《汽車商業評論》報道,關於融資詳情,除了賈躍亭本人、他的外甥,即負責次輪融資的王佳偉還有法律專家外,沒有其他FF員工瞭解。

就在這筆外人對細節不得而知的合作中,一個隱憂始終存在:賈躍亭也許並不覺得這是一筆劃算的買賣。此前曾有訊息透露,賈躍亭曾希望FF公司的估值可以達到80億至100億美元,最終僅以20億美元向恆大出售了45%的股權。

FF洛杉磯總部外觀

在美國,FF的進展看起來似乎要順利得多。

FF在全球已經有1700多名員工,美國佔了1100名。在FF總部,兩棟獨立的小樓之外,另有隔壁一棟大廈的一層為FF員工使用。在參觀的過程中,36氪注意到,幾乎很少有空著的工位,所有的工作人員都佩戴著工牌,外國面孔則佔了絕大多數。

8月28日,FF在加州中部的漢福德工廠舉辦了一個小型儀式,正式宣佈首款產品電動車FF 91的首輛預產車下線。“這是實現最終量產的關鍵一步。”FF的內部人員這樣說道。

接近FF的人士還表示:“第一階段FF91的產量是一年幾千臺,因為這款車是高階,也不指望FF91變成一個走量爆款——一年上個十萬八萬(輛)的,不可能的。”而關於價格,此前有訊息表示FF91售價高達200萬元,對方予以了否定。而關於第二款車,“很快會出。但是目前還沒有到對外說的時候。”

在FF 91預產車的下線活動上,賈躍亭、負責製造的高階副總裁達格·雷克霍恩(Dag Reckhorn)和其他一些核心團隊成員先後亮相,但並沒有恆大集團高管的身影。

同期,作為FF汽車的投資主體——恆大健康股價在協議簽署後一路走高。在交易完成後的35個交易日裡,恆大健康的漲幅高達202.82%,公司市值則從398億港元上漲至1206億港元,超過投資FF 67.46億港元資金的12倍。

賈躍亭折騰了這麼久的造車夢,一度在恆大的幫助下接近現實,許家印也因為賈躍亭的夢想在資本市場收割了足夠多的預期。

在量產按照節奏進展的同時,FF已經在試圖獲得更多潛在客戶。

在美國期間,36氪獲悉,FF91的第一批車主已經獲邀前往FF洛杉磯總部參觀,隨後遊覽了8月下旬美國圓石灘車展——世界上最多富豪參觀的車展。而在今年年中,已有FF91運回國內並在包括北京在內的一線城市進行小範圍的、預訂使用者的內部展覽。“活動轉換率達到50%。”——有一半的消費者支付了訂金,成為了客戶。

香港仲裁中心的裁判結果還需要等待一段時間,賈躍亭能否藉此拿回控制權還是未知數。不過按照恆大方面所披露的資訊,如果FF又處在了“斷糧”狀態,這些客戶或許又要再晚一些等到他們的產品。

無論結果如何,已經有人戲稱賈躍亭“專坑地產商”,或許,他是度過了難關找到了願意給出更高估值的買家;又或許,他實在不甘心在上一輪融資中被賤賣。關鍵是,許家印會是下一個為樂視哽咽的孫巨集斌嗎?

為了從“地產商”轉型,許家印已經在造車上投入了真金白銀。他實際的投入遠不止第一批到賬的8億美元資金,還有南沙工廠40.1萬平方米的土地、政府資源,以及他的商譽。許家印雖未如孫巨集斌般因為跟賈躍亭的交易陷入困窘,但顯然付出了那麼多之後,他不會輕易放棄FF,以及轉型成為新能源汽車製造商的機會。顯然,賈躍亭也應該知道這一點。

責任編輯:

Reference:理財生活通

看更多!請加入我們的粉絲團

轉載請附文章網址

不可錯過的話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