理財

說者,王翌

紐交所外,流利說管理層合照(左四為王翌) (一)

工作原因,我總會認識許多教育創業者,話題也總是關乎創業和教育理想,每每聊到欣賞的創業者,在興頭上時,我總是會跟對方說:

同學,加油,一起讓更好的教育來得更快,然後,敲鐘記得叫上我!

英語流利說的創始人王翌就是其中之一。

9月4日凌晨他發過來一句話:

“我就問你啊,月底26、27那兩天你有沒有空跟我們敲鐘啊?”

抵達紐瓦克機場,接機司機是一個華人,14小時行程毫不睏倦,司機問我:

“來紐約有什麼好事嗎?這麼開心。”

“看人敲鐘啊。”

“什麼公司?”

“英語流利說。”

“啊。”師父大叫一聲,然後問:“是那個英語學習app英語流利說嗎?”

“對啊,就是它。”

“我是它使用者啊。”

“你為什麼用它啊?”我問。

“兩年前從哈爾濱移民過來,英語不行,朋友推薦給了我,就用到現在。”

“那你付費了嗎?”

“哈哈哈,那當然,付了付了。”

敲鐘當天,王翌很忙,主要任務是各種合影和被合影,逮到他一瞬清閒時刻,我跟他說了這個故事,他看起來笑得眼圈有些紅。

再到他和團隊站到臺上的時候,我想,真是後悔沒有給司機師父和app合影一張,然後做成相框送給他啊。

但好在中午些的時候,流利說官方微信推送了上市訊息,師父截圖發給了我。

我說:

是的,就是他啊師父。

與司機的微信對話截圖

然後我又把這一段截圖給了他。

我想這一次他的眼眶不用紅了,畢竟敲鐘,可真是個體力活兒啊。

(二)

王翌是教育創業者裡的一類典型:良好教育出身,名牌大學畢業,Google工作之後技術流回國創業。用大俗話就是屬於天、地、鬼三流派中的天派,優勢是自帶光環“海龜、精英、科技黨”受頂級基金寵愛,劣勢同樣明顯“心氣兒高、不接地氣、不符合本土思維辦事方式。”

有此光環但創業折戟的人數量並不少,2014年我第一次見王翌的時候,內心也是帶有這樣的觀念預設去見他的。

老實說,具體不記得我們到底談論了什麼,總之沒少聊,聊完之後我默默地校正了一下我對他的看法,確定的是:科技黨、信仰追隨者者、理想實力者、超強心力流。以待觀察的是:接地氣兒、商業化瓶頸。

為什麼呢?

因為有很多人眼裡是有光的,從概率上來說,眼裡有光的人裡又有一部分是有能力追尋光的,這一部分裡又卻只有極少數的人將光實現。

尤其對於創業,中國的創業戰場完美吻合加油站原理:你想到的你做的到處都是有人和你一樣在做;也完美符合創業成功定理:低於萬分之一的幸運兒能享有它。

王翌眼裡有光,也有與其對應的能力,但即便如此,困難和挑戰在任何時候,總是多於其它部分的優勢條件。

移動互聯網裡一個標誌程序產品是app,流利說創立於2012年,教育+移動網際網路,2014年的時候,不光是英語流利說,一票教育app,都同樣面對著一個巨大問題:

怎麼賺錢?

在那個時間段裡教育app們商業模式迴圈就是典型的搜尋邏輯:首先巨量使用者數,廣告和導流變現。這是百度的生意邏輯,當年新東方好未來年淨利潤也就是30個億時,百度每年在教育上的收入也約是這個數。

“首先肯定,這不是教育該走的路。”王翌特別堅定地說。

“那是什麼?”我問。

“做好產品,相信科技的力量,尊重教育和行業本身的客觀存在。”

我:“。。。 。。。行吧! ”

流利說敲鐘現場(三)

2016年初,我再去上海的時候,王翌請我吃了一頓上海小巷裡的蒼蠅館子,吃飯時他挺得瑟的跟我說:“我有一個大核武器,但是現在不告訴你。”

我:“。。。 。。。 ”

後來走的時候門口他陪著我抽支菸,還是說了:

“此前說過的人工智慧老師,我小樣已經打了好幾個月了。效果和資料都很好。”

我一激動,又多抽了一支菸。

2017年07月06日,流利說召開發佈會,釋出了基於智慧AI技術的自適應移動英語課堂“懂你英語”。王翌說:

“懂你英語”是一套系統化的課程,基於美國語言學家Lance Knowles的RHR層級遞迴理論開發。據稱,“懂你英語”內含有6,000張原創手繪插圖,超過30,000道的題庫,20,000多句美國頂級播音配音,是迄今為止最複雜、最精密的英語學習成品,能夠給學習者營造沉浸式的英語學習體驗。

作為英語流利說推出的第一款商業產品,”懂你英語”的定價99元/月。而定價更高的套餐還提供線上真人答疑和外教一對一練習的服務。

2018年08月31日,流利說流向美國SEC提交招股書,招股書中披露:淨收入從2016年1233.2萬元,增長至2017年1.65億元,漲幅高達1343%。公司2018年前6個月營收為2.32億元,較去年同期4010萬元上漲480%。

(四)

任何一個產業都有其主場景,教育的主場景毫無疑問就是“教學”,無論是基於政府為主導的公立體系,還是作為補充的市場化的補充體系,都是在圍繞”教學服務”展開產業鏈,而對應“教學服務”的商業模式只有一條路:收學費。

“收什麼樣的”和“怎麼樣去收”就變成很有意思的討論話題了。

創業之初,王翌一次在微博中寫道:“選哪塊地來種,很重要。比怎麼提高播種、除草、施肥的技藝更重要。重要性而言:選哪塊地來種>(在一塊特定的地上)種什麼>怎麼種(怎樣成為種田能手)。”

商業本質在於效率。

王翌毫無疑問是堅定不移地想在科技的動力核心上跑教育特性,把這學費收出來:

“一切可量化的東西都存在提升的可能。”

但英語,卻被人們認為是不可量化的東西。在王翌看來,太多人把語言看作是一門藝術,教學更多依靠經驗,在知識點提煉、學習方法歸納等方面極其原始。

要把可量化的東西量化,並且更效率地提升,王翌清楚地意識到,資料是那個keyword。

截至2018年6月30日,流利說累計註冊使用者為8380萬,這陸續加入的8380萬用戶為流利說貢獻了極為珍貴的使用資料、學習資料、語音資料等資料資產。

有效的學習行為資料,輔以使用者規模和教育理解,讓流利說走到今天,變成必然。

然而他和團隊還不止於此。

對那位紐約的司機師父來說,流利說是一個app,對他們而言,是整個產品。

而團隊,正式讓產品成為產品,讓產品有機會展現其powerful的那些key-person。

第一筆交易敲小鐘(五)

有一年,一個挺重磅的媒體辦了個頒獎儀式,在成都,我突然發現名單上有他的名字,然後我給他發信息:

“下來喝咖啡,自助餐廳這邊。”

他回:“?,你在成都,啥時候到的,我被市場同學拉到市裡talk了,晚上約?”

晚上頒獎宴會到流利說環節的的時候,我問他:

“你怎麼不上去領獎啊?”

他說:“我們產品老大上去啊。”

敲鐘之前有個早餐會,王翌發表演講《每個人生而獨特》,其中有句話便是:“我們相信,每個人生來就是獨特的——他們有不同的學習興趣和天賦,也有不同的適合他們個人的學習方法。”

作為一個行業觀察者,那一瞬間我想覺得:對於使用者學習者而言,他們需要無數多好的路徑去適合他們個人的學習方法作為支撐。對於創業者和團隊又何嘗不是如此?

使用者-團隊-投資人。

完美的三腳架。

所以在後面王翌說:我們的投資人,一直前行一直加倉。

我覺得他挺得瑟的,但是轉念一想,流利說團隊也是得瑟一下的,但是隻能一下下。

最近的流行詞是高光時刻。

眾多評論說流利說虧損上市,他們在臺上時確實是一個高光時刻,這是對之前6年的一個總結陳詞和成績單,但是,這個團隊,並不滿足於此。

晚宴會的之前還有一次一個多小時的團隊瞎聊天。

三個合夥人,其中一個笑著說:

“比特幣什麼的,我沒去幹啊。上市?上市真的好費時間,我明天一早就飛回去工作了。”

我非常之欣賞的一個創始人,他曾對我說過一句話:

“如果人家讚美我,我也值得,我欣然接受。但是我知道我離我要的還有多遠。所以,繼續搬磚去咯。”

(六)

說者,亦是說客者也。

當然在今天我們都是,完備完美的ai老師依然在路上,但如若翻閱歷史,便會欣喜地發現,它已經開始取得長足進步,所以我喜歡長時間觀察一件事物的動態發展,但往往我們今天的常態,都必然是先行者們經歷過的某一個難以言喻的說客者過程,他們需要一次一次成功,一個一個成績單,輔以極大的心性、心力以及心流,最終,讓事情往它該去的方向所去。

英語流利說,想讓所有人可以“說”,而從2012年到2018年,讓“說”可以逐步成為為“可說”,6年,需說服處,處處為“說”。

我想了很久,終於用這個詞來定義王翌。

我花了一些時間翻出,那時一激動又多抽了一支菸的後續聊天記錄,徵得同意,作為收尾:

王翌:”我們是移動語言學習app裡第一個實現通過產品商業化的,沒有老師,只有產品,使用者買單。“

我:“牛逼,資料如何?,轉化率如何?”

“轉化率很牛逼啊。我們產品的使用者自助轉化率很不錯,而且才剛剛開始,還沒發力。”

”這是個大突破啊!”

“那當然,行業第一個移動端閉環。全新的商業模式,賣產品,賣ai教育老師,關鍵我們的產品的學習效率實在是高,平均學習時長縮短至少一半。產品已經跑了3-4個月了!”

“媽蛋,感覺你這算是憋出來了,哈哈哈哈,為你開心。”

此為2016年6月14日”懂你英語“釋出會之前半個月。

(七)

王翌曾經跟我說:“企業的第一性原理,是能夠指導企業快月發展中的不連續性。”他說先不告訴我流利說的第一性原理是什麼,但他覺得他已經想得比較清楚了。因為也希望我思考芥末堆的第一性。

截稿之前,我又想起這個片段,給王翌發了個微信:“你那次說的第一性到底是什麼?”

責任編輯:

Reference:理財生活通

看更多!請加入我們的粉絲團

轉載請附文章網址

不可錯過的話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