寵物

揭開鴿眼論理論最後一層面紗

沙眼好還是黃眼好?問題很深奧嗎?

常有人問出這樣的問題,沙眼好,還是黃眼好?似乎有許多人會認為這個問題很深奧;但是換一個問法,黑眼睛好還是藍眼睛好?人們就會認為這個問題問的很愚蠢,無非是人種的差別嗎,一個黃種人一個白種人,何來高低上下之分,都有傻子,也都有精英。但為什麼偏偏問起鴿眼就會有人認為深奧呢?這都是鴿眼理論惹的禍。自從上個世紀歐洲某個鴿友異想天開創造出鴿眼理論後,就曾在世界鴿壇上風靡一時,儘管現在不少歐洲人已對其不太感興趣了,但世界上仍有部分人對此痴心不改,特別是在中國,經歷兩代人的努力,鴿眼理論不僅沒有消失,反而在層層推進,不斷髮展。到現在,中國鴿人的聰明才智極大地豐富了鴿眼理論,把它從初級階段上升到了高階階段,鴿眼理論像乒乓球運動一樣,在英國發明,在中國發揚光大。經幾十年的發展,鴿眼理論從最初簡單的眼志論衍生進化出高深的眼線理論,眼臍理論,眼底理論,內線口理論,外封沙理論,眼道論,眼皮論等等,中國的鴿眼理論已形成為一個特具中國特色的,玄祕的不可捉摸的高階玄學,似乎眼睛的每一個構造都會與鴿子的優劣遺傳扯上關係,連看眼的觀察工具也現代化了,從起初的放大鏡發展到窺眼箱再發展到眼底鏡,還能發展到什麼?我們無從可知,但有人已用了顯微鏡這倒是真的。現在,鴿眼理論發展是發展了,但問題是鴿眼理論的根基是建在哪裡,是沙灘上的大廈,還是深紮在岩石上的城堡?有話道:理論指導實踐,那麼我們的鴿眼理論有沒有現實的指導意義呢?

眼科專家的結論:馬尾巴的功能?

有位鴿友的老婆是位眼科專家,為幫助鴿友進行鴿眼研究,專門用顯微鏡對信鴿和肉食鴿的鴿眼分別進行了解剖研究。但是結論是什麼呢?說起來挺有意思,她說鴿眼的功能就是普通眼睛的用處,肉鴿和信鴿的眼結構是一樣的,都是用於觀察。把鴿眼神祕化和把馬尾巴的功能神祕化是一樣的道理。用解剖學的下的結論明明白白的擺著,但卻未必使人信服,因為還有全息理論的原理還在那擺著呢,俗話說一葉而知秋,一個細胞都能克隆出一隻羊,為什麼鴿眼就不能反映信鴿的優劣?鴿眼論仍對一些痴迷於此道的人們有著巨大的吸引力和迷惑力。

眼裡有東西?東西是什麼?

早在上世紀八十年代,但凡是個鴿友,兜裡都會揣上個紡織廠裡驗布用的放大鏡,走哪看哪,抓到只鴿子就會飛習慣性地捌開鴿腦袋,接著就把眼睛貼上去,為什麼呢,就為看到眼裡的那些東西,找到一隻好鴿子。如今許多年過去了,仍有許多鴿友仍痴迷於鴿眼,而鴿眼論也愈加神祕化,成為了“冠軍鴿的祕密”,“育種家的最高機密”,“贏家的祕不宣人的要訣”,等等等等。鴿眼裡要有東西?東西是什麼?是阿爾沙,眼志,外眼圈,內眼圈,虹彩,紫羅蘭,西仔目,還是速度線,,距離線,“內線口”、“品性圈,東西不僅要有,還要有層次,要有形有態:多菱八角形,鏈珠形,內齒形,外齒形,黑氣,黑線,黑斑,蕩前角,全圈形,闊圈形,點眼叢,更要有特點,鴿眼要幹老,虹彩要掛油,眼砂要粗,鬆,透,露,當這些玄機暗伏的詞語出現時,往往使那些新手如處雲裡霧中,茫茫然而不知所云。而鴿眼理論經中國人的發展更有了進一步的,系統性的深化,上個世紀八十年代末九十年代初,南京賽鴿攝影家,理論家姜晨光通過對自己所攝的超遠端歸巢鴿的眼照的研究成果將眼志論昇華為系統的眼臍論,創造出具有中國特色的姜氏理論,更是影響了一批有志於鴿眼研究的鴿友。當前,鴿眼理論經過了”五圓學說“、”眼志學說“”姜氏眼臍論“,又發展到了”櫛膜學說“,把”中國式眼道“發展到了一個前無古人後無來者的全新境界,從而更神祕更玄妙。然而歸根到底,鴿眼論究竟是假設,還是迷宮?是捷徑,還是陷阱?是最高的機密,還是故弄的玄虛?是真科學,還是偽科學?是算命先生的羅盤,還是科學家手中的計算機?是謎底?還是迷局?是繁瑣哲學,還是科學定理?這一切還需要我們進一步去廓清迷霧,認識清楚。

功到自然成,下到了功夫就能成功嗎?

還是先從筆者的體會談起吧。早年間,筆者也曾是個痴迷的鴿眼論者,放大鏡也是從不離身,也曾廣為蒐羅有關鴿眼資料,著實研究了好幾年,也曾和姜晨光先生進行過鴿眼方面的探討,也有些許鴿眼方面的體會,但是或許是筆者太過愚笨,多年的探索,除了能看出鴿子長途高速飛行後和飛行前的細微區別和個別熟悉鴿系與其它鴿系之間的些許差別外,{多年的探索,僅此一點收穫}實在看不出鴿眼與鴿質,與飛行能力之間的聯絡,也無法預知預感這羽鴿子的速度和能飛距離。更無法知道鴿子的育種價值。所以現在對於鴿眼只在長距離比賽驗鴿時看一看,有時也作為鑑別種系時的參考,其它的嗎,無從推斷,至於什麼從鴿眼看出鴿子是否聰明、能否飛出好成績,只有天知道,所以一律捨棄。筆者的一位朋友對眼底櫛膜很有興趣,早在九十年代就曾言已獲得其真諦,拎著眼底鏡四處看鴿斷鴿。但許多年過去,筆者再去見這位朋友,問其眼底鏡在哪,朋友笑曰:早扔沒了。在早年的賽鴿雜誌上,專門有一篇文章對鴿眼的結構進行過專門的論述,這結論也是根據解剖學的原理給出的。眼沙是什麼?是毛細血管,內線扣是什麼?是控制瞳孔的環狀括約肌,眼瞼是什麼?是眼皮。也曾有鴿眼論者對眼皮大眼皮小專門進行過爭論,有阻風說,說是眼皮大影響速度,有擋風說,說是眼皮大擋風擋雨,有助於觀察定向,高速飛行。白貓黑貓,逮住老鼠就是好貓,信鴿的優劣又該它眼皮什麼事呢?在枝梢末節上窮究不捨,只能是下的功夫越大離目標越遠,有句話叫做要想成功,就要做正確的事,走正確的路。

抄捷徑還是搭便車?

總有人試圖找到一個捷徑,總有人想圖省事,想用一種不用實踐,不用放飛,不用驗證的方法直接找出最優秀的種鴿和的最出色的賽鴿,省得像那些育種家那樣不結婚,不娛樂,用幾十上年的精力,反覆去實踐,反覆去放飛,為建立一個自己的賽鴿系統耗上了一輩子的精力。但會有這樣的可能嗎?“路漫漫其修遠兮,吾將上下而求索”,屈原老先生的求索精神仍在鼓舞著我們,還有不少人在一代接一代地前赴後繼的楔而不捨的探索著這個可能。但這個捷徑確實存在嗎?

想說放棄,容易嗎。

說實話,現在就把鴿眼理論請下神壇,還為時過早,現代中國包括外國也還有一大批鴿眼論的擁躉;即便鴿眼理論不那麼實用,要想讓人們放棄鴿眼論也實在是一件艱難的不容易的事,而且過程十分痛苦;由其是在我們中國,畢竟弄清這些理論花費了鴿友們太多的時間。要知道,上世紀八九十年代,資迅不是很發達,不像現在雜誌、報刊那麼多,網路發達,找什麼資料上網一查就知道。那年月,書刊少,養鴿老手們更是把鴿眼論看成是一門大學問,通常是故弄玄虛,一般交情是不肯輕易告訴你的。你想要研究研究,光是弄懂那些五花八門的玄妙的名詞就要耗費你不少精力,時間,和金錢。什麼虹彩,面砂,砂粒,歸其就是一個面砂;比如研究內線扣,你要先懂順應圓,相關圈,內線口,懂了就知道是一回事。但要看明白內線扣就要消耗了你不少電池,不用手電強光你看不清啊;要看到所謂的“點眼叢”,更是要你跑幾百里路,去尋找上百家鴿舍,為什麼,這種鴿子少啊;為了弄清眼房水是什麼,更不知要你請教多少高人;最要命的是,不知是江蘇還是上海的哪位前輩高人,在豐富鴿眼理論的同時,弄出來個什麼“幹老”這等不倫不類的形容詞,為了認識這個“幹老”的模樣,本人足足琢磨了兩個月,對照了不知多少鴿眼照,才算認清這“幹老”的真面目。這些雜合而成的鴿眼理論名詞不僅有翻譯得很糙的外來語,也具有地域性極強的名詞,更有臺灣那邊土話,如果不去對照臺灣出的鴿照畫冊,你永遠也搞不清所謂西仔目到底是個什麼樣的眼睛。經過苦苦的探索,總算把這些理論與現實對照上了,可改革開放一來,老外們的短程速度鴿一到,才發現,這些理論在長距離賽鴿上還稍許能貼上點邊,還能硬生生地找到點依據,可對於那些新鴿系,很少再能套上,再一環顧,那些新秀高手鮮有對此道有深入研究,可是照樣奪金掛銀,轉了一大圈,經歷許多,見識風雨,鮮花,就是不見真理。

精力投的大,知識長了不少,用處不是太大,但不是一點用也沒有。

這是自己最終得出的正確的結論?還是自己半途而廢的見證。或許鑽透了牛角尖才能見到另一番新天地。

神祕玄妙的鴿眼論是真科學還是偽科學

時至今日,再沒有人敢斬釘截鐵地說鴿眼是判定信鴿優劣的唯一方法,但仍有些鴿眼理論的經典話語在鴿鴿壇流行不衰:

“好鴿子一定有一雙好眼睛,好眼睛不一定都是好鴿子。”

“抓到一隻鴿子,鴿眼睛會告訴你一切。但一切也不全取決於眼睛。”

“粗的砂粒較優於細的砂粒,但是在賽鴿歸返當中這些粗的或是細的都分別存在。”

這些話無論如何都叫你無法反駁,是怎麼說怎麼有理,但你不覺得這些似是而非的話類乎於在街頭擺攤的那些八卦大師算命先生的話嗎?

所以,當有人用什麼鏡子像模像樣地看了你的種鴿後,鄭重其事地說:這是隻好東西,上代裡面有冠軍血統時,你千萬不要欣喜若狂,千萬不要五體投地,因為現在沒人再會把沒有冠軍血統的鴿子留下來做種,每隻鴿子或多或少都有冠軍的血統,因為我也可以從你的一隻鴿子身上拔下一根毛,拿著它到一個醫療機器裡化驗一番,再用放大映象模像樣地看半天,然後對你說,這是隻好東西,上代裡面有冠軍基因,說不定你也會欣喜若狂,五體投地,前提是你要無比相信和崇拜我的“鴿毛理論”。

所以,當有人拿出你家一隻具有不規則多菱八卦形內圈的種鴿說,這是一隻超級種鴿,夠你玩一輩子時,你也還是該幹啥幹啥,該驗證還是驗證,該引進還是引進,千萬不要以為一鴿在手就萬事無憂了。本人早年曾得到一隻這樣的種鴿,儘管是在鴿市上淘到的,也不知是信鴿還是肉鴿,但還是用了好些年,結果呢,不提也罷,從沒飛過二百公里。這也不算忠告,只當是提醒,愛聽不聽。

彎路還要走嗎?彎路必須走。

賽鴿老手們總是要耳提面命地告誡新手:不要走彎路,不要走彎路。有捷徑擺在面前,我們為什麼樣要走彎路?因為彎路上有風景,因為彎路上有誘惑,彎路上鮮花盛開,不僅有老桃花,還有紫羅蘭,因此我要說,對於新手而言,彎路必須走,不走不足以長見識,不走不足以有教訓,不走不足以長經驗,有句話是:不經歷風雨怎能能見彩虹,不經歷彎路的艱苦,就不能深刻體會直路的便捷,不走彎路,怎能劃出人生一個圓滿的句號。有道是大道至簡,左道至繁,但由簡至繁難,由繁至簡易,人世如此,賽鴿也如此。我們這些老鴿友都從鴿眼論的道上走了一遭,管他是捷徑還是彎路,新手們也該去走一趟,不然怎能麼會有可嘮的呢,不然怎能麼會證明你有學問呢,吹牛都沒法吹,更何況色彩豐富的鴿眼是那般的迷人。色彩斑斕,桃紅柳綠,天藍地金,赤橙黃綠青藍紫,異彩紛呈,燦爛誘人,所以,如果有新手要學習鴿眼理論,我們現在就可以上上基礎課,第一章:賽鴿眼睛構造及各部位名稱。第一節:瞳孔……第二節:內線口……第三節:眼志:……第四節:底砂……第五節:面砂……當你把最後一章“櫛膜學”學完後,你就可以去實習了,等到你實習完之後,你就可以出師了,估計再有幾年,你就可以放下包袱,輕裝前進了。那時,一個圈就會劃的很圓滿了。這裡講一個功德圓滿的例子。在2001年江蘇的一個鴿展上,筆者見到一個買鴿的,一看就是個鑑鴿高手,一個典型的鴿眼論者,還領著一個相眼大師作為助手。他們來到展臺前,只匆匆轉了一圈,簡單掃一眼,然後就掏出了全副的裝備,各式放大鏡,眼底鏡,兩人顯得十分自信,特別高慠,放言,你們不用介紹,我不看鴿子不看血統,就選眼睛,兩人果然了得,果真是不看血統不摸手感,一個時辰下來細細地照了一大圈,只選走三四隻鴿,看來自己是十分滿意,躇躊滿志,連血統表都懶得要,拎著鴿子飄然而去。我心中不禁大為感嘆,江蘇不愧為中國賽鴿發源地之一,真是藏龍臥虎,此人真乃世外高人也。過了一年,筆者在北京歐洲大師級的拍賣會上又見到了這位高人,可曾幾何時,這位高人似乎變了,變成了一個血統論者,也謙虛了許多,提前來到北京,仔細研究血統,認真上手摸鴿,請教歐洲大師,做足了功課,而那套鑑眼工具卻未見帶來。這一次,他收穫頗豐,帶走了許多獎鴿和大名鴿的後代。再八年過去,這位鴿友已經不是什麼世外高人了,而是真正的聞名遐邇的鴿壇名人了,不僅當地比賽中經常搶金奪標,在各大公棚也是連連露臉。問其鴿系淵源,坦言道:全是那次北京拍來的名系後代。再問其怎能麼不用鑑眼工具了,他嘿嘿一笑,那套辦法對外國鴿不是太好使。這是一個成功者的故事,也許成功者都要先劃上一個句號,才算得上功德圓滿吧。

速度線和距離線,是前因還是後果?

這裡有必要進行一下速度線和距離線的探討。在賽鴿理論中,最能和賽鴿速度和放飛距離有緊密關聯的,最實用的也就是鴿眼中的速度線和距離線了,最能用賽鴿眼來驗證的也是這樣的線條。依據鴿眼理論,速度線是賽鴿具有速度的標誌,距離線是飛行距離的標誌。在當年那些超遠端歸巢的名次鴿的眼裡,就常常能找到這樣的標誌,同時,還能找到與此同樣引人注目的黑斑,黑橫槓,黑氣。已故姜晨光先生就照出了許多這樣的名次鴿的鴿眼照,這些標誌證據確鑿地表明瞭,好鴿子的確有其標誌。這似乎也更加驗證了姜氏理論的正確性。通過對照片的研究表明:鴿子長距離高速飛行,長時間觀察尋向,加上光線,風壓的變化,瞳孔要反覆收縮聚焦,眼晴會過度緊張疲勞,加上強風施壓,造成血管擠壓破裂而滲出血液,繼而氧化成黑點,黑氣和黑線,實際上就是眼睛血管受傷的出血點,超遠端歸巢獲獎鴿多有此特徵。人要是連夜不睡眼睛也會充血,而賽鴿高速遠端飛行,眼砂當然就會產生變化。所以說,有黑線黑斑的鴿眼多是長距離或是艱苦天氣下高速飛行造成的,經過休養生息,出血點會逐漸變淡,但有的也會終生留下痕跡,據此,老手可以準確觀察判斷鴿子是否是非正常飛行。這也許是姜氏理論對賽鴿運動的最大貢獻。但是對於速度線和距離線,鴿眼理論卻沒有給出正確結論。其實,賽鴿的速度線和距離線也是這樣造成的,反覆收縮擠壓,也會造成眼臍部位出現溝痕,環狀的就被人稱作了距離線,放射狀的就被人稱作了速度線。當年本人的一隻1500公里名次鴿在放飛前並沒有發現有距離線和速度線,但是在放飛後卻在眼臍上前蕩角處出現了長長的一道深溝,並也有兩條速度線出現,自己當時正痴迷於鴿眼理論,所以頎喜非常,可當半年後有鴿友來訪,抓來向人展示時卻發現,距離線淺了,短了,速度線也沒有當時明顯了。這充分說明速度線距離線和黑線黑斑一樣也是飛行後造成的眼沙變化,是後天的,不是先天的,是後果而非前因,如果在還沒上天的小鴿眼裡,是無論如何也找不到這樣的黑斑和線條的。從某個角度來說,把這樣的線條稱為速度線和距離線,還是十分貼切的,因為越是高速飛行,越是長距離飛行,瞳孔收縮擠壓越劇烈,也就越容易產生這樣的痕跡。由此來選種當然也是可行的,因為飛完的鴿子必定有它的價值。但需要說明的是,它只是後果,不是前因。內在的的基因素質使它完成了大距離的高速飛行,大距離的高速飛行才使它眼砂有了變化,起決定作用的還是它內在的基因,速度線距離線不是能飛的標誌,而是飛完的標誌,並非是鴿眼理論所指出的的,看了速度線,距離線,能預感這羽鴿子的速度和能飛距離。在現實中我們還發現,種鴿裡眼好的要比賽鴿裡眼好的要多,這也是同樣的道理,一是種鴿多是飛完後留的種,二是種鴿歲數大的多,飛行和年歲都會給鴿眼中留下皺痕。

不是結論:最後,讓我們輕輕揭開鴿眼理論的最後一層面紗吧。當然,我不能給予它最後的定論,但我們可以給予它一個恰當的形容:鴿眼理論是什麼,鴿眼理論是餐桌上用來佐餐的一盤醬,有它也吃飯沒它也吃飯,但有它吃起來更有滋味;鴿眼理論又是聚會時的一壺酒,沒它就沒氣氛,沒它就沒半醉半醒的那種興致,沒它就吹不起牛;鴿眼理論是茶館裡沸騰冒泡的那壺水,沒它就泡不出茶味,沒它就泡不出鴿經,沒它就消磨不掉我們無法打發的逸緻閒情;鴿眼理論是沙漠裡的海市蜃樓,看起來很美,但你永遠走不到頭,不過畢竟也是現實的對映;鴿眼理論是賈寶玉夢裡的太虛幻境,玄妙縹渺,又充滿玄機;虛塞存在鴿眼理論是姜太公設下的永遠破不了的八卦陣,迷局重重,只要你有好奇心,有足夠的時間,完全可以闖進去領略一下其中的美妙。鴿眼理論到底是什麼,你儘可以發揮自己的想象,仔細琢磨吧,話說得太透有時真就沒滋味了。

網際網路名鴿展示會自成立以來以廊坊國際名鴿展示會為專案基礎,是一次會展行業的重大創新,在這裡您不僅僅為廣大鴿友足不出戶的逛鴿展,觀鴿展還為廣大展商提供了實時的交流交易平臺,極大的方便了遠方未能參加廊坊國際名鴿展示會的鴿友,更是讓全世界的鴿友可以同步的感受到廊坊國際鴿展開幕的盛況。網際網路名鴿展示會是您挑選優質種鴿,優質賽鴿的天地,讓您享受網際網路帶來便利的同時也可以感受到信鴿產業的大繁榮、大發展。

網際網路名鴿展示會1:1照搬線下廊坊國際名鴿展示會,是名鴿展示會一次偉大的變革與突破,在不久的將來,網際網路名鴿展示會的功能會越來越完善,為線下廊坊國際鴿展做好線上全方位的信鴿展會服務。在這裡您看到的和線下是完全同步的,此平臺旨在“八大同步”為廊坊鴿展全面開展網際網路服務。廊坊國際名鴿展示會與大橋賽鴿網的完美對接充分體現了對廣大參展企業十八年來對廊坊國際鴿展的大力支援,更要非常感謝廣大鴿友多年來對廊坊鴿展的追隨。賽鴿產業產值已達281億7000萬,比賽場次超越NBA是世界第四大體育運動賽事,網際網路名鴿展示會的成功搭建必將更加輝煌的展現信鴿展覽業的繁榮。

網際網路名鴿展示會自成立以來以廊坊國際名鴿展示會為專案基礎,是一次會展行業的重大創新,在這裡您不僅僅為廣大鴿友足不出戶的逛鴿展,觀鴿展還為廣大展商提供了實時的交流交易平臺,極大的方便了遠方未能參加廊坊國際名鴿展示會的鴿友,更是讓全世界的鴿友可以同步的感受到廊坊國際鴿展開幕的盛況。網際網路名鴿展示會是您挑選優質種鴿,優質賽鴿的天地,讓您享受網際網路帶來便利的同時也可以感受到信鴿產業的大繁榮、大發展。的繁榮。

責任編輯:

Reference:Man's Daily

看更多!請加入我們的粉絲團

轉載請附文章網址

不可錯過的話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