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

今日主播:鮑爾金娜(青年作家)

讀者朋友們大家好

今天是9月15日

星期六

農曆八月初六

本期微播報裡,青年作家鮑爾金娜將同大家分享其散文《赤腳仙》節選片段。

赤腳仙(節選)

文 | 鮑爾金娜

小學第一次仰臥起坐測試,我得了全班最低分,一分鐘做了9個。那是在大夏天的沙土操場中央,陽光照出小型沙漠的氣氛,黃沙嘶嘶炙烤,沒有半點兒蔭涼。我不記得其他人的狀況,只記得自己突然無助地躺倒在軍綠色長墊上,抬頭看,一圈臉正朝下看我,把天空圍出一個淺藍色的橢圓。他們的面頰肌肉都向下墜,嘴脣嘟著,臉蛋兒變得新奇而陌生。其中一些同學給我加油,另一些放聲大笑。還有一些因為我是班長,對於權威的信任系統產生了小規模的崩塌,驚奇地俯身觀察我,像是面對從飛船裡掉落出的不省人事的外星來客。坐在我腳尖的同學尤其焦慮,屁股不斷調節位置,想早點結束被連累的屈辱。我被這白日下突然而至的悲劇弄糊塗了,拼命要起來,可腰部只是貌似連著身體,實際上是分離出去的水泥塊兒,沉重地阻斷一切彎曲的可能,不友好,不受控。我那時很瘦,肢體也協調,可是就是起不來,聽到的笑聲越大越起不來。我心裡想著,為什麼只能做9個?為什麼連第10個都起不來?這個謎團困擾著我的身心,最後索性放棄了,躺在墊子上露出痛苦的自我解圍的微笑。哨聲響起,很想去死。連最後坐起來都花了很久,想製造一個暴怒瀟灑的結尾都不成。

等人群散去,體育老師走過來,臉上有種平靜的倦怠。“回家好好練練。”就說了這一句。我簡直不能相信,心裡已經準備好聽到幾種不討喜動物的名字落到我身上。

接下來的兩個月裡,我別的什麼都沒做,就瘋了似的練習仰臥起坐。因為受了圍觀者目光的刺激,我連壓腳也不找母親幫忙。自己在床頭捆了布條,起床和睡前就把腿塞進去,像伸進刑具,又通向祕密的光明。思想裡什麼都沒有,像打烊後的溜冰場,一片光溜溜的死寂。只聽得見自己的聲音從遠處傳來,莊嚴地查著數。等筋疲力盡地栽到枕頭上,就算是半夜,也彷彿身處靜謐的破曉。那股雪恥的勁頭,我那時只在別人的故事裡聽過,在插圖版的《基督山伯爵》裡看過,雖然自己奮進的目的是這麼缺乏戲劇性,畢竟親身體驗到了,還是感到心意深沉。

一個月後我們又迎來了體育課小考。我一分鐘做了40多個仰臥起坐,在女生中拿了第二。我從軍綠墊子上起身時的心情之不同,連自己都覺得迷幻。聽到掌聲時更是難為情,不知道該招手還是行屈膝禮,雖然明明就是每天汗流浹背練習時夢想的鏡頭。這件事一時被傳為怪談,有些同學想不通,猜我上一次是不是在佯裝柔弱。無論如何,我的班長權威被40幾個仰臥起坐保全了。如果挽回世上所有遺憾的方法都是做仰臥起坐,那該是個多清明可愛的世界。當然,是對好人來說。

今日主播:鮑爾金娜

鮑爾金娜,蒙古族,1984年生於赤峰市。北京服裝學院畢業,魯迅文學院第八屆青年作家高研班結業,中國作家協會會員。主要作品有長篇小說《紫茗紅菱》、小說集《摸黑記》、小說散文作品集《用野貓一樣漆黑髮亮的眼睛注視人間》。曾獲第三屆全球華文青年文學獎散文組冠軍、第六屆遼寧文學獎、第十屆十月文學獎新人獎。

文字編輯 | 許瑩

網路編輯 | 叢子鈺

責任編輯:

Reference:微旅行

看更多!請加入我們的粉絲團

轉載請附文章網址

不可錯過的話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