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

湖湘觀察 | 世界一流藝術家都將以能來長沙演出為榮

長沙晚報記者 範亞湘

1 從水陸洲的露天舞臺到琴島歌廳的一票難求

“對,應該是1982年夏天!我記得那時我剛參加工作。”家住萬達公館的藍先生沉思了一會,抿了一口濃濃的茶說:“我這人愛玩,哪裡有熱鬧就愛去哪裡,快60歲的人了,還愛趕場子看娛樂演出。”

藍先生說,那個時候的橘子洲還叫水陸洲,“我們幾個兄弟在湘江裡游完泳,就花2塊錢端杯茶跑去水陸洲上的音樂茶座聽別人唱歌。”

藍先生被稱為泡歌廳的“老口子”,他所說的是由長沙市歌劇團和水陸洲游泳場聯手開辦的長沙第一家音樂茶座,在水陸洲上的露天溜冰場上擺了200來張椅子,並搭了一個簡易的舞臺,演員們就在那忽明忽暗的燈光下一展歌喉。然而,這個新生音樂茶座卻僅僅只是維繫了3個月就停業了,部分演藝人員轉而挪到了黃興中路銀苑茶廳、黃興南路愛群茶樓等場地繼續演出。

新的演藝形式的出現立刻在市民中產生了“化學”反應。到了1982年底,長沙音樂茶座已有十餘家,華燈初上,大街小巷都飄蕩著歌聲。1982年被研究長沙娛樂業態的人士稱為“演藝元年”。

7年過去,長沙工人文化宮二宮開辦了一家卡拉OK廳,雖然是用磁帶伴唱,卻是長沙第一家卡拉OK廳,一下子將那些原本坐在臺下的看客變成了演員。“你不知道,那個場面有多熱鬧,幾乎每個人都在爭搶話筒。”藍先生說,他有事無事都會跑去那家卡拉OK廳唱幾首歌,唱得最多的一曲就是《一張舊船票》。

要談長沙的文化娛樂業,不能不把歌廳作重頭戲來講,這也是長沙演藝藝術的開端。曾記得《中國文化報》對長沙的歌廳作過專題報道:那個時代的國家文化部門組織了一個全國性的團隊,專程來長沙蔘觀歌廳。不看不知道,一看嚇一跳,那些從經濟特區和其他大都市趕來的文化市場的官員和總經理們,怎麼也想不到地處內陸的長沙歌廳,生意竟然做得如此紅火,節目辦得這麼有水平。座談會上,他們給予了長沙歌廳很高的讚譽,稱長沙歌廳發展的成功之路開啟了他們的心智。

現在,市民們提及歌廳立刻會想到琴島、大中華,其實長沙辦歌廳最早也最好的是航空歌廳。“去歌廳消費,習慣上稱聽歌。其實,長沙的歌廳並不只單純由歌手演唱,它是一臺糅合了歌舞、戲劇、雜技、相聲、小品和時裝表演等多項演出的高水準文藝晚會。”藍先生說,航空歌廳在經營企業方面有獨特的眼光,他們善於搞精品節目,不斷推出演藝新人,“長沙人喜歡的笑星李清德、何晶晶都是從航空歌廳一步一步紅起來的。”

上世紀90年代初期和中期,航空歌廳大哥大的地位一天也沒動搖過,不僅生意好,企業形象也響噹噹,1993年被原文化部評為全國文明娛樂廳。這是長沙得到的唯一一塊國家級獎牌,其含金量可想而知,這讓航空歌廳著實樂呵了好一陣子。可是,人無千日好,花無百日紅。就在航空歌廳陶醉在成功的喜悅時,歌廳業一匹黑馬閃亮登場了,航空歌廳第一次遇上了強有力的競爭對手——琴島歌廳。

琴島歌廳地處繁華的中山路湘江賓館對面,首先在地理位置上就不輸航空歌廳。“我們呼啦一下,全往琴島歌廳跑,為什麼?就是衝節目主持人是歐陽胖胖去的。”藍先生說,歐陽胖胖是天生搞笑的料,“他硬是每晚都把進琴島歌廳的歌迷折騰得笑到前仰後合。”

琴島歌廳為長沙的演藝人員提供了一個發揮才藝的舞臺,生意天天火爆,一票難求,晚上聽歌下午就得去買票佔位。而且,奇志、大兵等名演員幾乎天天在琴島歌廳演出,著名相聲演員馬季、姜昆看過琴島歌廳盛況後不禁大加讚賞:“想不到長沙會有這麼好的歌廳,這麼火爆的生意,這麼熱情的觀眾。”

2 歌廳“下了一個蛋”,長沙演藝藝術迅速向酒吧轉移

秋夜的長沙,街頭的熱浪卻不減。晚10時,解放西路魅力四射鑽石店的演藝吧,賓客盈門,主持人在場地中央的舞臺上與觀眾遊戲互動,場下不少觀眾站立著,邊喝酒邊隨著音樂搖擺呼喊,一片歡騰。這是長沙市第一家在文化部門審批備案的酒吧,也是中國連續經營時間最長的酒吧之一。

魅力四射酒吧董事長李志介紹,魅力四射演藝吧的特色是注重演藝節目,演出從每晚8時半開始,直到深夜結束。演出節目包括歌曲演唱、大型舞臺秀、特技展示等與觀眾互動的表演。365天,全年無休,每天都有節目上演。

追溯長沙酒吧起源,不能不說歌廳文化對其的哺育作用。用“老娛樂”藍先生的話就是,長沙酒吧最初就是“歌廳下的蛋”。

進入新世紀,因全國部分城市酒吧過度氾濫,國家相關部門下令停止審批新增酒吧。而這對剛處於萌芽狀態的長沙酒吧業,無異於一場災難。但長沙文化部門經過全方位市場調研後,決定借鑑長沙業已成熟的歌廳文化,積極引導歌廳文化與酒吧文化融合,促進酒吧產業健康發展,給所有規範經營的酒吧頒發營業性演出許可證。

2001年,投資1600萬元的金色年華演藝中心在解放西路開業,以“歌廳的性質披上了酒吧的外衣”,1年零3個月後收回全部投資,創造了當時酒吧業的神話。自此,長沙酒吧行業以“演藝吧”形式迅速發展,聲名鵲起。在演藝酒吧風行之時,一些酒吧為了控制人數,甚至不得不收起了門票。

2004年底,全國連鎖的蘇荷酒吧進入,打破了演藝吧的壟斷格局,給長沙酒吧業注入了新鮮血液,並帶來了一種新的運營模式——慢搖吧。“酒吧業的每一次發展,都與流行音樂流派的轉變息息相關。”長沙蘇荷酒吧總經理李波解釋。蘇荷進入長沙市場,以其後現代風格的豪華裝修,Hip-Hop加R&B舞曲的特色,迅速被長沙市民接受,並蔓延開來。

從此,長沙解放西路的酒吧開始逐漸由演藝吧向慢搖吧轉變。金色年華、挪威森林、香格里拉等一批演藝吧逐漸退燒,直至關門。而新生代的慢搖吧,以蘇荷、樂巢等為代表,開始在解放西路上嶄露頭角。

長沙酒吧沒有就此停下前行的腳步。2008年底2009年初,在解放西路不遠的兩條街道——化龍池和太平街,一些各具特色的小酒吧開始聚集。化龍池是一條長不過200米、寬不過5米的麻石街。鼎盛時期,短短的這條街道,曾聚集了40多家小酒吧。

位於太平街的Freedom House酒吧,是一家網上很有名氣的酒吧,多通過豆瓣網和微博,動態釋出酒吧的演出資訊。演出內容包括獨立音樂、實驗話劇和獨立電影等,具有獨特的文藝氣息,演出時經常爆棚,“應該說,從這個時候開始,長沙演藝業進入了個性化時代。”藍先生曾經和幾個朋友到這家酒吧演出過一個話劇,“那個話劇說的是一個愛情故事,因為故事感人,看得很多觀眾淚水嘩嘩的。”

李志已在長沙酒吧行業摸爬滾打十幾年,她形象地說:“如果單是為了賺錢,早就去做房地產了。”魅力四射能一直將演藝吧的形式保留下來,併成為長沙市碩果僅存的演藝吧,就是能不斷地創新管理模式。“魅力四射有自己專屬的策劃團隊,不斷更新理念思維,才能保持酒吧源源不斷的生命力。”

2015年底,號稱國際潮流娛樂連鎖品牌的MiuLine進駐長沙,它以全新的面貌出現,讓所有長沙人眼睛一亮。先進的國際劇場概念,以品質音樂、明星DJ和派對演出的形式為主,雄厚的資本後盾,“新”“奇”“特”是它的標籤。“MiuLine一來,給長沙演藝藝術注入新的血液和力量,新一輪的洗牌因此拉開帷幕。”藍先生說,未來長沙演藝藝術發展是怎樣,誰也說不清楚,“但處在最頂端的一定是最新穎的那一家。”

3 “網紅”參與演出,長沙歌廳進入“小時代”

2011年7月16日,長沙市港島演藝中心在毫無徵兆的情況下,突然關門停業。經過多年的市場淘洗,雖然長沙歌廳還剩下琴島等規模較大的幾家,但港島的這一變故,讓長沙歌廳行業再次成為外界關注的焦點,有人就預測,長沙的演藝業也許將面臨重新洗牌的局面。

從歌廳文化雛形的茶座休閒文化開始,以琴島歌廳為代表的眾多歌廳以大眾喜聞樂見的形式,通過市場將文化產品用產業方式進行經營,不但深受大眾的歡迎,也得到行業主管部門和同行的廣泛認可。琴島歌廳攪動長沙娛樂文化的一池春水,始終用自己的方式把長沙的文化產業弄得活色生香,引領著長沙歌廳文化的新潮流。

2016年國慶前夕,“中國琴島之夜”遷址紅色劇院的首演與市民見面,其精心打造的非遺舞臺劇《盛世銅官》撩開驚豔的面紗。在首演現場令觀眾吃驚的卻是十多名“網紅”坐在觀眾席上對琴島的演出進行現場直播,據稱,一名“網紅”的粉絲已有30萬。在演出現場,記者見到,與臺上傳統特色文化舞劇形成鮮明對比的,是臺下一批特殊的網際網路觀眾。他們是琴島旗下的網路主播,也就是網友常說的“網紅”。“他們的粉絲加起來有大幾十萬,通過直播讓更多人知道長沙琴島,知道長沙銅官窯,肯定是一件好事嘛!”琴島執行董事陳勇芝很支援“網紅”參與到琴島歌廳的互動演出之中。

“網紅”大斌是目前琴島最成功的主播之一。作為專業的二人轉演員,大斌本身就在琴島登臺演出,轉型做網路主播之後,憑藉自己在語言和歌唱多方面的優勢,很快籠絡了一批粉絲,成為了名副其實的“網紅”。

“網路直播之所以能火起來,就是因為人們有這樣的互動需求,有些人不願意待在人多的地方,他們可能就習慣處在一個相對封閉的環境裡去圍觀自己感興趣的內容,並與之互動。這也是一部分真實存在的需求啊!”“網紅”大斌向記者表達自己對網路直播的理解,“我在琴島表演,臺下是聚在一起的幾百上千人。而我在網路直播,面對的是在各自小環境裡待著的成千上萬人。”

從原址賀龍體育館到紅色劇院,琴島的劇場規模大大減小,仍舊大氣的舞臺前,觀眾可以更近距離地欣賞節目,“能與節目融為一體,感覺超爽!”觀看這一演出的藍先生感嘆說,“早年,琴島歌廳就不是以大取勝,而是以精取勝。那時,我們擠在一塊兒看演出,既熱鬧又親切,小場子最大的好處就是有接近性,讓演藝走上了‘小時代’。”

4 “高大上”的演藝中心,每天都有精彩演出上演

2017年11月1日,聯合國教科文組織在法國巴黎宣佈,長沙正式加入全球“創意城市網路”,成為世界“媒體藝術之都”。從此,長沙又添一張世界級文化“名片”,成為中國首個獲評世界“媒體藝術之都”稱號的城市。

長沙的消費能力不用愁,藝術中心也愈發走向高大上。其實,長沙除了眾多歌廳、酒吧、量販卡拉OK廳等小眾演藝場合外,其“高大上”的演藝中心也不少,有湖南大劇院、田漢大劇院、湖南音樂廳,以及梅溪湖國際文化藝術中心。

位於北辰三角洲的長沙音樂廳,是中南地區檔次最高的音樂殿堂之一。最大的亮點是在近1500個座位的大音樂廳裡不需要任何擴音裝置,坐在任何一個位置都可享受到同樣優質的音樂效果。現在,長沙音樂廳每年有200多場的音樂演出,市民隔三差五就能欣賞到高水準演出。

集大型歌劇、舞劇、交響樂等高雅藝術表演、藝術展覽、藝術交流功能於一體的長沙梅溪湖國際文化藝術中心大劇院能容納1800名觀眾,是長沙最大的室內表演場地。大劇院以為世界一流表演提供場地為設計目標,包含所有前廳必需的功能空間。

“最初建這些大型文化場館時,我還擔心會門可羅雀,後來發現這種擔心完全沒必要。”長沙市文廣新局局長楊長江能夠從細微處觀察這個城市的點滴變化。

梅溪湖大劇院總經理賀文說:“我們的願景是讓市民不僅能走進劇院,也能多元化地選擇自己所愛。”賀文介紹,開業一年來,梅溪湖國際文化藝術中心大劇院先後推出了開幕演出季、跨年演出季、國際戲劇舞蹈演出季和開啟藝術之門,及即將到來的一週年慶演出季,共五大演出季。

2018年9月至11月,梅溪湖國際文化藝術中心大劇院“一週年慶演出季”將舉行,仍將堅持“傳承國粹、普及教育、激勵原創、引進精品、弘揚主旋律”的理念,引進多種藝術形式的演出,包括義大利歌劇作曲家普契尼的巔峰代表作《圖蘭朵》,美國頂尖舞團帕森斯舞蹈團音樂舞劇《愛的記憶》、探戈之國阿根廷路易斯·布拉佛探戈舞團《永恆的探戈 Tango of Eternity》、舞蹈大師楊麗萍領銜表演的大型舞劇《孔雀之冬》、享譽全球的雲門舞集2《十三聲》,何炅、黃磊等主演的話劇《暗戀桃花源》,京劇《帝女花》、晉劇《紅高粱》、漢劇《宇宙鋒》等。

據賀文介紹,把世界名劇引進來,只是梅溪湖國際文化藝術中心大劇院融入國際演出市場的“車之一輪,鳥之一翼”,隨著符合國際規範運作模式的建立,梅溪湖國際文化藝術中心大劇院“走出去”的步伐日益沉穩而矯健。大劇院敢為人先的運作模式,不僅意味著用藝術的語言講“世界文化”,也代表著湖南用國際化演出標準與世界文化舞臺“打聯賽”。

如今的長沙,每天都有精彩演出上演。楊長江自信地說:“未來,很多世界一流藝術家都將以能來長沙演出為榮。曾有人說湖南長沙是娛樂之都,高雅藝術沒有市場,我希望幾個大劇院的出現,能重新整理長沙這座城市的文化印象,讓更多人記住長沙的新標籤——世界媒體藝術之都!”

“我們要爭取主動,樹立品牌是關鍵。只要有世界名劇名團來湖南,我們會迅速主動與他們聯絡,把大劇院介紹給他們,邀請他們加演;得知名家名團在策劃巡演,也會迅速主動地跟他們聯絡,發出邀請。甚至,要把一場演出定下來,郵件得十幾封乃至幾十封地發。”賀文說。

“雖然從河東跑到梅溪湖看演出有些不方便,但對於我們這些愛娛樂的人來說,只要節目好看,其他的都不算問題。”藍先生說,說一千道一萬,推出高質量的節目才是長沙演藝業良性發展的“王道”。

責任編輯:

Reference:微旅行

看更多!請加入我們的粉絲團

轉載請附文章網址

不可錯過的話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