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

呂思清訪談丨“當一個演奏家特別不容易”

呂思清演繹《查爾達什舞曲》

觀眾來音樂廳就是要看到呂思清最好的表現,

他們不管你時差倒沒倒過來、

飯吃飽了沒有、睡沒睡覺。

他們也不知道這些,他們期待的是最好的你,

所以你也要做最好的你。

有的時候真的覺得站在臺上可能一閉眼就睡著了,

但是必須要把這個演出撐下來,

並且要演到你能做到的最好。

——呂思清

呂思清丨一個快樂的流浪者

導讀:著名小提琴家呂思清無疑是當今國際樂壇最傑出中國小提琴家之一。作為第一位奪得義大利帕格尼尼小提琴大賽金獎的東方人,他的美妙琴聲和演出足跡早已遍佈世界四十多個國家的著名演出場所,並曾與諸多世界著名指揮家及交響樂團合作演出,其中包括著名指揮家馬澤爾、捷吉耶夫、迪華特、阿什肯納齊、福斯特、範茨維頓、萬斯卡、譚盾、呂嘉、餘隆、湯沐海等。呂思清與飛利浦、拿索斯、馬可波羅等知名唱片公司合作出版了多張專輯,他詮釋的《梁祝》被公認為最佳版本,唱片銷量達到一百萬張以上。呂思清以他激情洋溢的演奏以及無可比擬的音樂魅力贏得了世界各地的聽眾,被西方媒體盛讚為“一位傑出的天才小提琴家”。

旅美小提琴家呂思清是當今國際樂壇最活躍的中國小提琴家。作為第一位奪得國際小提琴藝術最高獎――義大利帕格尼尼小提琴大賽金獎的東方人,呂思清以他激情洋溢的演奏以及無可比擬的音樂魅力征服了全世界近40個國家及地區的觀眾,被西方媒體盛讚為一個偉大的天才,一個無與倫比的小提琴家。日前,呂思清接受了中央電視臺《音樂人生》的訪問,其間這位足跡遍及世界的演奏家為我們回顧了他學習、生活、演出的獨特經歷。

王振山、梅紐因為我打下了堅實的基礎 

記者:“你這一生中有幾個重要的老師?”

呂思清:“其實大家知道我有三個最著名的老師。一個是中央音樂學院的教授王振山老師,一位就是梅紐因,另外一位就是迪蕾。這裡我特別要提到的還有三個不太知名的老師,他們也教過我。一個是青島的牧師,他曾經在我進入音樂學院之前教過我一年,另外一個是梅紐因音樂學校的瑪格麗特女士,當時她是我的主要老師,另外一個就是現在在美國非常著名的一位韓國老師姜康,當時他是迪蕾的助教。所以嚴格來說我是有這麼多老師,當然最著名的就是前面那三位。”

記者:“王老師是個什麼樣的老師?”

呂思清:“很嚴厲。我發現在我學習、成長的過程中,碰上的都是嚴厲的人,我父親也非常嚴厲。”

記者:“你是怎麼成了神童?是靠這些嚴厲的老師嗎?”

呂思清:“有可能。王老師當時真的非常嚴厲,上課經常批我師姐,當時比我大幾歲的女同學都被他批哭過。我們現在開他玩笑,說他年輕氣盛。他對我還算好,最嚴厲也就擰擰我的耳朵而已,而且也不亂擰。他對我還會施展另一種策略,有的時候我課沒回好,他會說,你不好好練琴,你奶奶會很傷心的,我的眼淚肯定‘譁’就下來了。”

記者:“這真不是教大學生的姿態,確實是對幼兒園小孩的辦法。”

呂思清:“那時候真的太小了,所以必須用這種極端的手段來教我。但是我覺得跟王老師學確實挺好。很多人可能不太知道,好老師教好學生不一定這個學生就能出來,老師跟學生之間也有化學反應,也要能夠融合。我覺得我跟王老師的搭配比較好,所以他教我教得比較順,我也願意跟他這麼學,特別是我從英國回來後,他比較準確地看到了我欠缺的東西。因為在英國梅紐因其實沒教過我幾堂課。”

不可錯過的話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