旅遊

地位今非昔比,漢朝時期夾縫生存的樓蘭

幾乎國內很少有一處景點的門票費用會超過1000元,價格3000元以上的就更是寥寥無幾了,然而樓蘭遺址的門票卻達到了3500元/每人,3000是門票錢,500是環保費用,加在一起後高昂的參觀費嚇退了不少遊客。更令人大跌眼鏡的是對於外國遊客參觀費用高達30萬,是的你沒有聽錯,就是30萬,這是一個懲罰性的費用收取。因為從1900年斯文·赫定發現這處遺址之後,他表面上表示是保護性發掘,其實是瘋狂的盜取經文、木雕、書信、佛像、壁畫等珍貴文物,然後再一車車的拉出去,接下來的幾十年英、法、美、日、俄等國家也光臨這個神祕的古國,開始在大漠深處分一杯羹,所以現在對他們收高昂的門票錢在小編看來是理所當然的。

斯文·赫定

是不是大家感覺我們國家對樓蘭遺址的保護工作進行的比較好,樓蘭這個神祕古國開始變得神聖不可侵犯起來。然而誰又能想到漢朝時的樓蘭如同螻蟻一般生存在2個強國之間。

漢武帝劉徹是中國歷史上第一位提出要北方遊牧民族———匈奴臣服於中原王朝的皇帝,當時的政治版圖上有2大強國,分別是匈奴和漢朝,地理位置很有優勢的樓蘭因西南通且末、精絕、拘彌、于闐,北通車師,西北通焉耆,東當白龍堆,通敦煌,扼絲綢之路的要衝,所以是一座夾在強國之間很熱鬧的城市。漢武帝初通西域,有使者與商人在此路過,樓蘭因受匈奴的蠱惑總是殺使者、劫商隊,令武帝十分頭痛。後元封三年也就是公元前108年,武帝任命從票侯趙破奴和王恢率領數萬兵馬攻打樓蘭,俘虜了樓蘭王,樓蘭受降與於漢朝。後來匈奴聽說樓蘭歸順便派兵實行報復性的打擊,因力量薄弱,只能把自己的骨肉至親送到漢朝和匈奴分別當質子,兩面稱臣。4年之後,李廣利將軍攻打大宛時,樓蘭再次被匈奴蠱惑想要斷漢軍後路,被發覺後,武帝派任文抄小道再次抓住了樓蘭王,對其行為嗤之以鼻,斥責樓蘭王堂堂一國之君竟然出爾反爾毫無道義可言。樓蘭王很是委屈的表示:小小的國家,在兩大強國之間夾縫生存,忤逆了誰都會被攻打,只能委曲求全的生存保百姓安定。長此以往我這裡國將不國,現在又被你們降服了,我願意舉國遷徙到漢朝為臣民。武帝體諒他們的難處,便將樓蘭王釋放回國。另一方面又派遣使者通知匈奴樓蘭是個牆頭草,從此樓蘭也不受匈奴的待見了。

12年後樓蘭王去世,使者前來漢朝迎接王子回國,可是因為王子常常觸犯漢朝的法律,已經被處以宮刑,不適合王位的繼承了,所以回絕了使者請求。匈奴抓緊時機送了質子回國繼承王位,漢朝的使者在祝賀新王登基的時候說:“為了慶賀您的稱王,請入朝覲見接受我天國的封賞吧”,在新王猶豫不決的時候王后勸阻說:“我們先後派了2個質子去長安,都不見回來,你去了也沒回來怎麼辦?”於是新王表示第三年的時候再去謝賞。

素描宮刑

後來樓蘭一直負責漢使和途經漢朝商隊的糧食和飲水工作,幾年之後樓蘭再次被匈奴威逼利誘的幹起了劫殺使者和商人的勾當。樓蘭王弟尉屠耆投降漢朝並將將這些情況上報給了漢庭。至此,樓蘭國再也不當牆頭草了徹底倒戈,當起了匈奴的耳目和手裡的長刀。

公元前77年, 傅介子前往樓蘭祕密刺殺樓蘭王,騙樓蘭王漢庭有所賞賜得以覲見,酒席觥籌交錯期間殺了樓蘭王,後來更立在漢朝的王弟尉屠耆為新王,並把宮女賜給尉屠耆為夫人。為了進行更好的控制,漢庭派遣司馬一人、吏士四十人,在伊循這個地方屯田鎮撫。此後,樓蘭更其國名為鄯善,遷都扞泥城(今新疆若羌附近)。

就是因為國力薄弱才不得不當牆頭草,所以樓蘭一直處於被中原“打、破、斬、殺、指、過、返”的狀態下。懷古思今,我們是不是應該為自己的國家略盡綿力?不然就會像樓蘭一樣總是處於被動挨打的地位,最終消失於歷史的長河之中。

北京瑪吉阿米藏地旅行,您身邊的藏區旅行專家,線路詳情或者更多藏區有意思旅行線路歡迎關注微信公眾號:川藏線 chuanzangzijia(長按可複製) 攻略君微信15614201965

Reference:微旅行

看更多!請加入我們的粉絲團

轉載請附文章網址

不可錯過的話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