旅遊

淡季遊莫高|去下雪的莫高窟堆個雪人

莫高窟

千年莫高

淡季的時候,花了整整2天呆在莫高窟。夜裡下了場雪,第二天起床河邊結了冰,和嵌在藍天裡的白雲相互輝映著。

買好票,先去數字廳看兩場影片,看第一部的時候最好坐在後排過道,為的就是在看下一場球型影院的時候能坐個好位置。

去了3次莫高窟,在球型影院坐了前、中、後三個位置,觀感最好的是最中間的位置,畫面緩緩拉近的時候,好似佛像、壁畫都走了下來,細節拉扯到無限大,每個細胞都雀躍著驚歎著。

莫高窟外結冰的河

看完影片坐接駁車到窟前,時間充裕的話,可以不必急著進窟。

沿著河邊隨意走走,白楊樹枝張牙舞爪的亂長著,地上的雪褪去了一大半,被陽光晒成了橋欄杆的形狀,對於我這種難得見一盤雪的人來說,最要緊的還是脫掉手套抓緊時間堆一個雪娃娃。

河邊的白楊樹

趕緊堆個雪娃娃

河的對面有一大片空地,靠近博物館的一側立了幾個墓碑,上面放著還未枯萎的鮮花。最近的那個墓碑上寫著“常書鴻”三個大字。

他是“敦煌藝術研究所”的所長,他也是莫高窟保護者的縮影,在那個時局動盪的時候,有這麼一批人不顧艱難險阻留在了敦煌,留在了莫高窟,一生都在為文物保護和研究默默奉獻。就算死後,也未曾遠離,只是換了種方式和莫高窟無聲遙望。

在這片荒涼又富饒的土地上,多少人來來去去,千年不變的是延續著莫高窟血液的這一代代人。

遠眺莫高窟

常常會覺得歷史感的東西很玄妙,他不存在生和死,他跨越時間空間而來,讓你清楚聽到內心真正的聲音。

窟門大多都是小小的,講解員轉動鑰匙的時候彷彿啟動了潘多拉魔盒,眼裡只看的見壁畫,耳朵裡只聽得見講解員的聲音。窟裡很昏暗,壁畫、佛像也沒影像中的鮮豔奪目,有的甚至殘破不堪。

如果說看見莫高窟的影片、書籍是歡喜的、驚訝的、不可思議的。那真實站在窟裡的感受又是什麼呢?想來想去,我的感受大概可以用空白兩字來形容。明明很努力的在聽解說了,明明很努力把壁畫印在腦子裡了,可不夠,怎麼也不夠。

每一方小小的壁畫就猶如一個萬花筒,你以為你看明白了,但一轉動又是新的世界,線條色彩碰撞出的不只是藝術作品,而是以歷史做畫筆在心頭染上濃墨重彩的一筆。

這次運氣很好的終於上了三樓,看到了北魏時期的“禪悅”(禪定佛),從特定的角度看上去,佛像的嘴角慢慢微微上翹,定格成一個微笑的模樣。

回到酒店還專門查了一下什麼是禪悅,說是坐禪達到一定境界自然而然達到喜悅的一種感受。文字解釋出來總是蒼白的,其實看看佛像就能體會到了。

莫高窟

很神奇的是,莫高窟本是一個人潮洶湧的著名景點,卻透露出一股子遺世獨立的勁兒。

他曾經輝煌過,曾經落寞過,他是見證者,也是旁觀者,他靜靜佇立在那,成為了無數人遙遠的心之所向。

莫高窟

Reference:微旅行

看更多!請加入我們的粉絲團

轉載請附文章網址

不可錯過的話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