健康

中藥知識:經方一兩,現在幾克?

從考古角度看

隨著東漢出土文物考古工作的深入,經方劑量的折算愈來愈顯得明確。

根據考古、度量衡研究新的考證,成書與東漢末年的《傷寒雜病論》一斤約等於220g,一兩約等於13.8g,一升約等於200ml,一合約等於20ml;一尺約等於23.1cm。

一兩13.8克,接近黃元御的結果,和郝萬山,課本中還是有點差距。再找找。

以下來自《桂林古本傷寒雜病論》民間中醫版:

1981年考古發現漢代度量衡器“權”,以此推算古方劑量,解決了歷史上古方劑量的一大疑案,對仲景學說的教學、科研、攻關、臨床意義重大。

這次的器皿測量的結果,是一兩15.6g,也是郝萬山支援的資料。

13還是15,還是聽聽權威老中醫的說法靠譜

李可老師曾這樣說:漢代一兩,等於現在15.625克。如果少於此量,就不能治大病!

下面是李老原話:

我在60年代初期從甘肅回到山西,曾經治過7例心衰。心衰毫無疑問是少陰病主方四逆湯,但是用四逆湯這些人都沒有救過來。

以後我就想傷寒論四逆湯原方是,炙甘草2兩,乾薑兩半,生附子一枚,生附子毒性超過制附子5倍以上,一枚大約大者30g,小者15-20g,一兩照3倍來計算,四逆湯用制附子,起碼3-5兩左右,就是古代劑量!

但是從明朝李時珍開始,對古方作過一番研究,認為古今度量衡變化不太清楚,究竟應該怎麼辦,他最後來了個折中,說:古之一兩,今用一錢可也。也就是古方傷寒論只用到原方量的四分之一,這樣就等於把傷寒論閹割了。

我是怎麼樣發現的呢?

有一次,一個老太太,病得很厲害,她兒子和我是朋友。醫院下了病危通知,他就抬回家準備後事,然後就找我去看,我一看四肢冰冷,脈搏非常微弱,血壓測不到。

當時開了方子,用了45g的附子,開了三劑藥。他當時因為老太太病重,手忙腳亂,又要準備後事準備老衣服,又要熬藥,所以三副藥熬在了一塊。一副45g,三副135g,這就誤打誤撞,病人好得很快。

據他兒媳告訴我,因為她急急忙忙,藥熬得過火了,剩下不多一點,加了水量不夠,過一會喂一匙,餵了四十多分鐘,老太太眼睛睜開,藥吃完了,老太太第二天就下炕了,所以藥量問題是個關鍵問題。用藥這麼大劑量會不會對病人造成傷害?這個大家過慮了,這個劑量,我是從60年代初期開始做的。

到81年7月,我們國家考古,發掘出東漢的度量衡器——權。當時發現有量液體的,量固體的,量粉末藥的方法,很全面。最後經過一些學者,特別是上海中醫藥大學柯雪帆教授,作了系統的總結。

我當時就是誤打誤撞,發現的這個奧祕和他們考古成果相同。

15!

看了這麼多資料,差不多可以確定,漢代的一兩,放現在應該是15.625克比較準確。

而課本的一兩30克,是清代的計量,並不適用於漢代經方。

責任編輯:

Reference:健康生活

看更多!請加入我們的粉絲團

轉載請附文章網址

不可錯過的話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