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劇

《我的哥哥在游泳隊》即將播出 肖大千變“游泳天才”

由楊歡執導,肖大千、辜慧敏、栩晨昱、葉天、許鵬、李奇聯袂主演的青春校園偶像劇《我的哥哥在游泳隊》將於9月26日播出,該劇講述了一個愛幻想的女孩和一個游泳少年之間關於愛和成長的故事。

被自己哥哥公孫杰(栩晨昱飾)護在手掌心長大的可唯(辜慧敏飾),除了嬌俏可愛的外表,開朗大度又溫柔善良的個性,總是能讓身邊的男孩子們為她所深深吸引,偏偏可唯對愛情的感受極為遲鈍,讓身邊幾個追求者——歐陽、上官(葉天飾)、司馬(許鵬飾)的明示、暗示都沒有被接收到。再加上一個守可唯守得死緊,跟岳父沒兩樣的哥哥公孫杰,幾個男孩的戀愛之路是可預見的艱辛長途,而整個故事就是這麼開始的!

據悉,肖大千飾演的男主角歐陽耀,是個性格孤僻高傲的游泳天才。這個人物不僅需要肖大千一改他平日裡陽光溫暖的大男孩形象,化身不愛說話的冷漠臉,更要抓緊時間鍛煉出一副“脫衣有肉,穿衣顯瘦”的好身材,這些對肖大千而言,相信是個不小的挑戰。另一位演員李奇飾演的姜晨星在劇中的表現也是可圈可點,非常有看點。

在第一集中,關石大學的游泳隊比賽上,公孫可唯偷偷前來為擔任關石游泳隊隊長的哥哥公孫杰加油打氣,不料卻被關石的對手格致游泳隊的新人選手歐陽耀所吸引,作為新人的歐陽耀天賦異稟,信心滿滿,但最終還是在挑戰公孫杰時敗下陣來,這讓歐陽耀心存不服。而在游泳賽後,在休息室裡的歐陽耀認出了可唯便是他一直以來心心念唸的夢中情人。

對於公孫可唯在泳隊的突然出現,一向護妹的公孫杰更是小心保護,為防止可唯被隊友帶壞,甚至勒令游泳隊的隊友上官和司馬與可唯保持距離。不料可唯不但不認同公孫杰對於自己的愛護,甚至還要求公孫杰答應讓自己成為關石游泳隊的游泳經理,一開始極力反對的公孫杰,最終在可唯的再三請求和司馬上官等人的合力助攻下,終於還是答應了可唯進入關石游泳隊擔任游泳經理的要求。也正是此時,歐陽耀卻突然從格致轉入關石,這讓包括公孫可唯在內的所有人都詫異不已,而原本對可唯有著好感的上官和司馬,都一致覺得歐陽的轉入是與可唯有著關係,甚至把歐陽當成了假想敵。且原本和歐陽耀在比賽時結下樑子水火不相容的公孫杰,暗自決定在對歐陽考核時嚴厲以對,且選擇了歐陽最不擅長的接力游泳作為考核專案。

想讓歐陽耀通過考核的可唯,拿著硬幣到學校游泳池進行許願,卻差點被學校的保安發現。

第二集,在接力賽的考核上,由於歐陽耀和上官缺乏默契,歐陽耀考核沒有通過。最終歐陽耀獲得了再一次考核的機會,且考核在一週後舉行。歐陽耀雖然不服,但也只得聽從,並在晚上時在游泳隊的水池裡潛水靜心,這讓路過游泳池的公孫可唯以為歐陽耀溺水,跳下水去救歐陽耀,兩人也因此有了第一次的深度接觸。而此時,可唯和歐陽的接觸被司馬和上官撞見,以為歐陽對可唯不軌的兩人,決定在接下來的二次接力賽考核中為難歐陽耀,並把歐陽和可唯私交的事情,告訴了公孫杰。

已經當上泳隊經理的可唯,為了讓歐陽耀順利通過考核,讓歐陽和上官一起在餐館打工,培養默契。但熟知可唯目的的上官,表面雖答應可唯的請求,暗地裡卻故意刁難著歐陽,可唯看著默契效果甚微,只得求救自己的閨蜜晨星,讓晨星幫忙出主意,最終可唯與晨星決定帶歐陽和上官一起玩撲克遊戲。

在晨星的幫忙下,可唯將歐陽,上官,司馬等都約到了現場,進行著撲克遊戲。各自都以為只是和可唯單獨約會的他們,到了現場看到歐陽後不禁覺得大失所望。各懷心事地進行著撲克遊戲。可唯為了培養上官和歐陽的默契,故意設定遊戲規則,要輸贏兩方相互擁抱。而正當幾人為這遊戲規則爭做一團時,這一切被趕來的公孫杰看到,司馬歐陽等人都受到了公孫杰的懲罰,且歐陽耀的考核資格也被取消。而可唯也向公孫杰主動承認了自己這樣做是為了幫上官和歐陽培養默契,而公孫卻提醒不自知的可唯,讓她想自己為何那麼在乎歐陽的去留。

在第三集中,經過共同受到處罰的事情,歐陽和上官的關係也逐漸好轉,三人決定站在統一戰線,幫助歐陽通過接力賽的考核。且在可唯對於哥哥的軟磨硬泡下,最終公孫杰終於答應恢復歐陽耀的考核資格,此時離最後的考核還有三天。

上官司馬和可唯陪同著歐陽耀每日進行著訓練,這也使得幾人都精疲力盡。在泳池的訓練中,歐陽耀撿到了可唯當時許願的硬幣,這讓可唯覺得一切都像是命中註定,可唯與閨蜜晨星說著自己再次獲得硬幣的經歷,兩人就此討論著。

考核日終於到來,但上官和歐陽卻因睡過了頭而遲到。這讓可唯焦急不已,但最終還是考核通過。司馬和上官看著進步飛躍的歐陽,不禁滿是感嘆,而公孫也同時宣佈,可唯和歐陽正式成為了泳隊的成員,可唯成為了歐陽通過考核的最大功臣,正式掛任泳隊經理。

而此時,游泳隊的副隊長端木秀突然從國外留學歸來,端木秀對於新來的歐陽很感興趣,但是在看過歐陽的表現後,覺得歐陽還得繼續磨練。歐陽在訓練中,發現關石的訓練存在弊端,而當歐陽耀將自己的看法告訴上官時,這一切被一旁的關石譚教練聽進了心裡。

譚教練去找了泰尚游泳隊的教練,兩人就歐陽耀的事情聊談了起來,譚教練示意泰尚可以將歐陽耀挖去泰尚。

在游泳隊練習時,端木秀提議歐陽和自己比試一場,歐陽爽快地答應了端木秀,且在比賽過程中,來自泰尚游泳隊的隊長瞿振突然出現,並快速的反超了端木秀和歐陽耀。瞿振與公孫杰定下了下個月兩隊的友誼比賽,但在比賽名單中,公孫杰卻把歐陽耀排除在外,成為了備選人員。想遊單人專案的歐陽因此大為光火,與公孫杰發生了衝突,並負氣離去。這一切被趕到的可唯看在了眼底,可唯追上了生氣的歐陽,並替公孫辯解,希望歐陽不要誤會公孫。而當歐陽把可唯送到家門口時,公孫告訴他,他不是故意針對歐陽,如果歐陽有能力,他自然會把他寫上參賽的名單。

而也是此時,泰尚游泳隊的教練和瞿振突然找到歐陽,希望他加入泰尚,而且還有會獲得參賽的名額。

第四集裡,可唯在夢中夢見了歐陽耀,並與歐陽耀有著親密接觸,這讓醒來後的可唯害羞不已。而此時,可唯的閨蜜雨晨,因暗戀著公孫杰,得到了可唯的幫忙。可唯亦以自己的名義把雨晨帶進了游泳隊,卻不料雨晨被前來的公孫杰質問是誰,這讓雨晨尷尬不已,趕到的可唯迅即給兩人解圍。

公孫杰安排游泳隊對友誼賽進行訓練,歐陽耀姍姍來遲,並公然叫板公孫杰自己要參加訓練,最終公孫杰不得不妥協讓歐陽耀參加接力賽。站在一旁的可唯看著訓練的歐陽耀,不禁激動地加油打勁。而護妹狂魔公孫杰,把這一切都看在了眼裡。

為了能在友誼賽中贏下泰尚,可唯與歐陽決定前五探查敵情,不料在探查過程中,歐陽發現了泰尚游泳隊的訓練十分嚴格,這讓歐陽再次懷疑公孫杰的戰略。

回到家裡的可唯將自己在泰尚的所見所聞,告訴了公孫杰,堅持自我的公孫杰不為所動,並在得知歐陽耀也與可唯去了泰尚後,公孫杰找到正在打球的歐陽耀,與其進行比拼,並警告歐陽耀離可唯遠些。而公孫杰也認出了歐陽耀,便是可唯小時候走丟時,與可唯在一起的小男孩。而歐陽耀也大膽承認,自己對可唯的情感是認真的,但是最終還是執拗不過公孫杰。

覺得公孫杰在可唯生活和工作上都把控過度的歐陽耀,夜以繼日的在游泳池裡訓練著,更是在譚教練面前直言,自己一定要打敗公孫杰,譚教練看著求勝心切的歐陽耀,決定指點迷津。

可唯幫著泳隊整理資料時,發現了歐陽的生日就在近期,於是與上官攛掇著要幫歐陽慶生,本不想幫忙的上官在可唯的軟磨硬泡下,最終答應給歐陽慶生。可唯以餐館加班的名義,讓歐陽前來。前來的歐陽拿著本要辭職的信件,卻發現為自己慶生的眾人,不料很是感動和開心。在眾人的歡呼聲中,歐陽許下了願望,可唯也一起許願,說希望大家可以開心在一起,聽著可唯願望的歐陽耀,心裡五味陳雜。

學校進行了校草選拔,雨晨將自己的票投給了公孫杰,而可唯將自己的票投給了歐陽,正當幾人開心前往游泳隊時,譚教練召集宣佈歐陽耀退出了關石游泳隊。

第五集,獲知訊息的可唯四處尋找著歐陽,在歐陽打工的地方,可唯從上官手裡拿到了歐陽的辭職信。上官將歐陽耀加入關石的事情告訴了可唯,不相信的可唯打著電話詢問,最終卻等來無人接聽。

可唯覺得歐陽耀的離開必定事出有因,決定上歐陽耀家裡找歐陽耀,公孫杰阻攔無果,只得陪著可唯一起前去。而當可唯和公孫杰前來歐陽耀家尋找歐陽耀時,歐陽耀讓自己的叔叔出面替自己解圍,並告訴可唯自己已經搬去了泰尚,而從歐陽叔叔口中,可唯才知道歐陽小時候走丟過,這讓可唯有些詫異,而當可唯進入歐陽耀的房間檢視時,卻發現了歐陽耀的床邊留著自己小時候的髮卡。

等可唯和公孫杰走後,歐陽耀這才出來,歐陽耀告訴叔叔,覺得還是不要再見面的好。

公孫杰看著失落的可唯,安慰著可唯,往好處去想。但可唯還是很是煩惱,在閨蜜晨星的鼓勵下,可唯決定去到泰尚找到歐陽耀問清事情真相。

去了泰尚的歐陽耀受到了隊長瞿振的特別對待,甚至單獨給其分析要打敗公孫的難度,並鼓勵歐陽耀進行訓練。

可唯去泰尚找歐陽,便讓晨星作為代理經理,這讓公孫很是詫異,卻怎麼都聯絡不到可唯。而此時,正在泰尚訓練的歐陽耀發現,泳隊新來的經理,竟然是可唯,這讓歐陽耀很是不解。而公孫杰也來泰尚找到了可唯,希望可唯與自己回去,不想回去的可唯第一次與自己的哥哥公孫杰發生了爭吵,可唯在情急之下說出了自己對公孫是個控制狂的想法,兄妹兩鬧得不可開交,最終不歡而散。

而對於可唯為了歐陽去泰尚的事,讓一直喜歡可唯的上官很是失落,最終在司馬的安慰下,兩人進行籃球比拼解壓。

可唯終於在泰尚有了和歐陽單獨接觸的機會,可唯直言自己是為了歐陽來的泰尚,也說出了自己希望把歐陽帶回關石,但是歐陽最終還是拒絕了可唯的提議。

可唯下班回到家裡時,公孫杰與可唯依舊處於慪氣的階段,兄妹倆相互間愛理不理。而可唯對於哥哥的反應,更是無法理喻。

泰尚游泳隊對友誼賽進行了戰略佈置,新來的歐陽耀成為了唯一一個有可能打敗公孫杰的人,瞿振對於歐陽耀寄予了厚望,但是泰尚隊員們對於這個新來的隊友卻處處充滿敵視。可唯遵照瞿振的吩咐,對歐陽進行了為期兩週的加強訓練,在瞿振的強烈洗腦下,歐陽耀全力以赴。而守護在一旁的可唯看著接近透支的歐陽耀,滿是心疼。

在內部選拔上,瞿振宣佈了歐陽耀直接有特權參與友誼賽,這讓隊員們很是不服。

關石游泳隊這邊,隊員們也開始為游泳隊進行著訓練。而因為上官司馬觸動了公孫與可唯決裂的痛點,隊員們因此被罰。最終,上官獲得了去泰尚探望可唯的機會。

第六集,上官到泰尚看望可唯,本想向可唯表露心跡的他,卻被前來的泰尚隊員打斷,並對上官一頓譏諷,泰尚的隊員本想激怒上官讓其和自己比試,但前來的歐陽給解圍。可唯對於上官沒有答應比試的事情很是生氣,而上官對於前來的歐陽,追問其為何離開關石,最終只得到歐陽想證明自己的回答。

泰尚選拔出來了前五名參賽人員,瞿振卻將其中一名換掉讓歐陽頂上,這再次激起了其他人員的不滿和不服。瞿振為了歐陽,不顧大家的意見,特意給歐陽預留了一條泳道。

不滿歐陽的隊友們在更衣室將歐陽攔下,並陽陽怪氣地對歐陽進行諷刺,並聲稱歐陽耀是泳隊的禍害。而隊友也對歐陽進行鄙棄。而歐陽卻機智地挑撥開了前來為難自己隊友的關係,這時,聞訊而來的可唯也趕到,阻止幾人的衝突。而泰尚隊友對歐陽耀的爭吵,也被瞿振聽到,瞿振教訓了泰尚的隊友,並呵斥幾人再鬧便就開除。

目睹一切的可唯與歐陽發生了爭執,她覺得歐陽就不應該在這樣的環境下待下去,但是歐陽還是依舊拒絕,不願回關石。

關石游泳隊裡,司馬和上官等人幫著晨星運著後勤物品,而籃球隊的隊長奧斯卡,卻硬貼上來幫忙,追著晨星,遭到了晨星的嫌棄。

可唯和歐陽吃過飯後,可唯與歐陽一起回家,可唯這才知道,原來歐陽沒有住進泰尚,還住在自己的家裡。可唯與歐陽站在橋頭上,可唯再次拿出硬幣,與歐陽許願。

泰尚游泳隊繼續訓練著,大家依舊對歐陽存在著偏見和敵意,且在訓練過程中,歐陽的速度還不及別的隊員,這讓別的隊員更加不滿。

上官為了想見到可唯,每天都來泰尚找可唯,擔心上官這樣耽誤訓練的可唯一直提醒上官,並詢問了哥哥公孫杰的近況。上官將公孫杰將遊兩輪比賽的事情告知可唯,可唯為上官的身體狀況尤為擔心。上官看著為公孫杰擔心的可唯,趁機勸可唯和公孫杰和好,可唯接受了上官的建議。

由於強度的訓練,歐陽的身體在檢查時出現了問題,醫生建議歐陽進行休整,但是歐陽卻堅持要繼續訓練。

可唯為了修復和哥哥公孫杰的關係,提前到家的她故意在家暈倒,這讓回來的公孫杰異常著急,而可唯看著著急的公孫杰,不禁忍不住偷笑,可唯的詭計恰巧被公孫杰識破。公孫杰既生氣又開心,可唯向公孫杰解釋了自己去泰尚只為把歐陽帶回關石,兩兄妹終於和解。公孫杰囑咐可唯在泰尚自己要照顧好自己。

歐陽繼續在泰尚的訓練,發現歐陽訓練超標的可唯前來制止。歐陽的拼命訓練讓可唯很是擔憂,可唯只好去歐陽家對歐陽進行勸解,卻發現歐陽病倒在地。可唯發現了歐陽的體檢資料,對歐陽進行了照料,歐陽終於在昏迷中醒來,睜眼看見可唯的歐陽緊緊抓住了可唯的雙手,可唯聽見在睡夢中的歐陽說著喜歡自己的話語。

第七集,奧斯卡發現晨星喜歡的是游泳隊的男孩子,於是在公孫杰等人正在訓練時,在現場公開宣佈要挑戰公孫杰,公孫主動應戰,並與奧斯卡比拼奧斯卡最擅長的籃球,最終公孫杰在籃球比拼中勝出。

可唯與晨星討論著什麼樣的男孩子最迷人,可唯覺得是冰上腹黑男主,而晨星卻覺得忠犬暖男與霸道總裁都比冰山腹黑要好很多。

可唯在歐陽家裡照顧歐陽恢復,並給其定了水果,但是歐陽卻一心想著要回泳隊訓練,最終歐陽假意妥協,但卻在可唯走後開始訓練,不料卻半路殺回的可唯撞個正著。在可唯的威逼利誘下,歐陽終於答應好好休息。

司馬在訓練時,由於晨星忘記訂水,導致司馬沒有水喝嚴重脫水,這讓知道實情的公孫杰非常生氣,在囑咐晨星快速訂水後,快速將司馬送去了醫務室。而上官在得知晨星的失誤後,也斥責了晨星,這讓晨星趕到生氣和委屈。而看到晨星生氣跑走的上官意識到自己的魯莽,只得向晨星道歉,而在可唯的開導下,晨星也很快敞開了心扉,並讓前來關心自己的奧斯卡幫忙想法子,為了晨星的奧斯卡將籃球隊的存水送給了游泳隊,而晨星和上官都認識到各自的錯誤,也達成和解。

端木在法國米其林的的實習申請被批了下來,為了游泳隊的訓練,端木本想隱瞞公孫,但最終還是被公孫識破。為了鼓勵端木追求自己餐飲的夢想,公孫在召集游泳隊隊員毅然決定,讓端木去追尋自己的夢想,而游泳隊員們也立誓,一定要在友誼賽上拿到冠軍。

上官在可唯回家的路上攔下可唯,並將端木離隊的事情告訴了可唯,可唯與上官分析著,上官的離隊,會讓關石在友誼賽上實力減弱,而上官也因此事感受到了分離的突然,本想向可唯吐露心跡的他,卻無意中得知了可唯正在照顧歐陽的事情,這讓上官心裡很是難受,但生氣又說不出口。

在家的歐陽本想訓練,但是想著可唯走前對自己囑咐,歐陽還是沒有訓練,而此時可唯的視訊電話打了進來,監視歐陽。而在視訊電話中,兩人都沉沉睡去。

第八集,可唯在去歐陽家照顧歐陽的時候,無意與歐陽抱到了一起,而此時,瞿振剛好上門來確認歐陽的狀態,兩人只得尷尬害羞的放開。

回到訓練室的歐陽狀態良好,友誼賽也正是拉開了帷幕。兩隊隊員爭先上陣,而公孫杰與也為了贏得比賽做了很充足的準備,且在比賽前相互放著狠話。

游泳比賽如火如荼,兩隊不相上下,而站在身後的可唯晨星,都為著自己的隊伍所加油著。最終在接力賽中,關石暫時領先。在個人賽時。歐陽與公孫相互對陣,歐陽耀在發現遊玩接力的公孫杰還要繼續遊個人賽時,很是疑惑,並在最後兩人打成平手時,更加讓歐陽耀覺得極不平衡。

而歐陽耀的沒有勝出,讓泰尚的隊友們極為不爽,在更衣間裡處處譏諷歐陽耀,這讓生氣的歐陽耀差點與幾位隊友大打出手,幸好瞿振突然出現制止,並鼓勵歐陽耀振作起來,好好準備參加地區的選拔賽。

歐陽因為比賽平手的事情不能釋懷,把自己關在自己的房間裡不肯見人,可唯幾次三番前去勸解,歐陽都不願意開啟心扉。可唯想起歐陽為了贏得比賽而付出的努力,滿是心疼,且回到家的她不禁大哭了一場。心疼妹妹的公孫杰表面上雖然安慰著可唯,但是心裡卻十分不是滋味,因為想贏得冠軍的他對打成平手也不是很滿意,而雨晨在看出公孫杰心事後,公孫杰在籃球場打球解壓時,前來安慰。

在可唯的再三鼓勵下,歐陽終於願意敞開自己的心扉,打開了房門,並在開啟房門的瞬間,與可唯緊緊擁抱在了一起。

泰尚與關石的教練又碰到了一起,他們決定要改變目前的狀況,決心再搞一次聯誼活動。而奧斯卡依舊對晨星不放棄,四處環繞在晨星周圍,但還是遭到了晨星的拒絕。奧斯卡找上官和司馬幫忙,不料司馬和上官給奧斯卡指點了一條彎路。

關石游泳隊到達酒店集合時,泰尚游泳隊的成員也陸續到達,這讓兩個隊的隊員們都相互排斥,但最終又不得不接受這一事實。

第九集中,進行分房時,為了兩隊隊員的情誼,將兩隊的隊員們安排交叉同住。而司馬把上官拉出,提示其應該趁此春遊機會和可唯多些相處機會,上官鼓起勇氣去敲可唯的門,卻不料被公孫杰碰個正著,最終失敗。而不服輸的上官欲再繼續約找可唯時,卻都被公孫杰一一擋回。而得知情況的司馬,幫上官出著主意。

兩隊隊員一起做著訓練,兩隊隊員都互相慪氣,在訓練和住宿時都互不認輸。

上官在司馬的股東下,決定向可唯表白,而司馬為了給上官和可唯製造機會,把公孫杰從可唯身邊引開,故意生病讓公孫杰來探視自己。上官終於見到了可唯,並按照司馬給的建議,試探著可唯是否對自己有好感。而司馬這邊,他裝病的戲碼被公孫識破,反被公孫戲弄,公孫在戲弄完司馬後,趕到可唯房間將上官抓個正著,上官落荒而逃。獲知結果的司馬決定拿出最後絕招,幫上官的忙。

兩隊進行跑步測試時,跑在最後的歐陽耀遭到了隊友的嘲笑,不料歐陽耀卻耍了激靈,最終讓嘲笑自己的兩名隊友落在了自己身後。而暗中觀察的可唯,發現了歐陽被隊友們排擠的根本原因,於是決定親自找瞿振說調和的方法。可唯在與瞿振交談時,發現瞿振處理事情的辦法過於刻板,於是只得將事情的利弊性一一闡述給瞿振聽,但是瞿振還是無法理解。

第十集,歐陽在回訓練基地時,經過隧道的他遭到了隊友的堵截,隊友們對歐陽的不滿集中爆發,讓歐陽退出泳隊,不答應的歐陽與隊友在隧道之中打了起來。而此時四處找不到歐陽的瞿振才意識到失態的重要性,並在雙方打鬥最激烈時趕到了現場,而歐陽在與隊友爭鬥時,發現隊友摔倒受傷的他還是主動上前幫忙。趕到現場的瞿振對幾人進行訓斥,並決定開除參與打架的其餘兩名隊員。而見狀的歐陽,上前替隊友們求情,讓對歐陽不滿的隊友頗為觸動,看著帶傷離開的歐陽,心懷愧疚的他們向瞿振道歉,又再次受到了瞿振斥責。

看見受傷的歐陽,可唯十分擔心,這讓目睹一切的上官有些五味陳雜。

歐陽主動像與自己打架的隊友王寶袒露自己在泰尚只是為了打敗公孫杰的心跡,希望以後要大家可以和平相處。而王寶也向歐陽表達了歉意。

奧斯卡繼續沿著司馬指的路線走著,卻迷路在陌生的地方。只得打電話詢問司馬,司馬繼續糊弄著奧斯卡。

兩隊繼續訓練,歐陽耀與隊友相互配合,不再相互排斥。兩個教練看著團隊成員的成長也比較欣喜,他們也表達都希望隊員們能在此次聯合訓練後有所收穫。

春遊的食物都比較清淡,隊友們苦不堪言。機智的司馬點了外賣,讓其他隊友都羨慕不已,司馬在泰尚隊員面前炫耀了一番後,也把外賣買來的美食與泰尚的隊友們分享,兩隊的隊員之間的氛圍逐漸融洽。

公孫杰與瞿振住在一個房間,瞿振率先與公孫聊起了兩位教練此次聯合春遊的意圖,是為了兩隊化敵為友,且歐陽轉隊也是兩位教練的計劃之內,目的是讓個游泳隊的隊長髮現自己的問題,瞿振覺得自己已經發現了自己的問題,而公孫杰卻不以為然。

在接下來的訓練比拼中,公孫因為過於著急,讓自己在訓練比拼中受了傷。奧斯卡繼續尋找出路,但沒錢沒電的他狼狽不已,只得反覆背誦著司馬留給自己的口訣。

上官決定接受司馬的建議,約可唯出來遊街,兩人在街市上玩了個遍,在遊玩後上官最終向可唯表白,並袒露了自己之所以不願意單人賽是因為可唯。可唯婉拒了上官,最終兩個人都將心裡話全盤脫出,決定繼續做好朋友。

第十一集裡,兩隊繼續進行著聯合訓練,關石的隊員們在訓練中意識到自己的不足,主動向公孫杰提出要增加訓練量,但卻遭到了公孫杰的拒絕。

司馬等人在背後討論著公孫拒絕的緣由,而幫公孫說話的雨晨被司馬和上官等人質疑。而司馬和上官等人都覺得應該加強訓練,贏過泰尚。最終把說服公孫的任務交給了雨晨。雨晨的一番話語觸動了公孫,公孫開始懷疑自己一直以來策略。

因為想加量訓練的事,司馬一夜未眠,起夜外出時遇到了同樣未眠的上官,兩人決定等公孫睡著後前去訓練室繼續訓練,不料卻被趕來的公孫發現,但公孫並未打擾幾人,悄然離去。

可唯睡覺時夢到小時候自己走丟時遇到的男生,她開始懷疑歐陽就是小時候救過自己的小孩。而此時的歐陽,也想起自己小時候與可唯的過往,善良的可唯在自己無助的時候幫助自己,兩人也因此走丟。

沒睡的公孫前來打斷了歐陽的回憶,並將司馬上官等人偷偷訓練的事情告訴了歐陽,歐陽也挑明瞭自己對公孫的看法,覺得公孫不夠勇敢,而公孫也反過來說歐陽不夠勇敢,因為歐陽至今不敢在可唯面前承認,他就是小時候與可唯在一起的那個男孩,而公孫也點破了歐陽學游泳和來關石都是為了可唯的祕密。歐陽被公司激將,開始決定要對可唯邁出重要的一步。

可唯將自己對歐陽的懷疑告訴了晨星,在晨星的助攻下,可唯認知道了自己喜歡上了歐陽。

司馬和上官從訓練室回來,被堵在門口的公孫攔截,司馬和上官終於說出了自己對訓練的看法,且向公孫爭取著更多的時間。司馬和上官的堅定促動了公孫,三人和解。而此時的另一邊,在籃球場裡,歐陽將可唯約了出來,向可唯承認了自己身份,兩人也互相袒露了對彼此的好感,擁抱在了一起。看臺上的公孫將這一幕收納於眼底,並微笑著離去,而司馬和公孫,終於可以光明正大地加時訓練,且得到了泰尚隊員的幫助。看著這一切的公孫杰很是滿意,但歐陽卻對公孫說,在這裡的人,只有公孫還沒有成長。

第十二集,公孫因為之前的腿傷,走路不便,泰尚隊長瞿振和王寶都前來幫忙,並帶來藥物,兩隊之間逐漸趨為和諧,兩隊的交流也在一片歡愉聲中結束,兩隊的隊員們在不捨中的離別,並約定在兩月後的區域比賽中一爭高下。奧斯卡誤打誤撞地到了游泳隊的酒店門口,但是卻發現此時合作訓練已經結束,奧斯卡撲空,失落感十足。

公孫將游泳隊的近況給端木發著郵件,並將隊員們的進步都一一如實轉述。晨星也被奧斯卡的執著所感動,開始慢慢接納奧斯卡對自己的關心。而可唯在泰尚總是與歐陽形影不離並監督歐陽在泰尚與可唯總是成雙成對的訓練,親密恩愛折煞旁人。

泰尚和關石兩個游泳隊都為接下來的地區游泳賽做著準備,而可唯也帶著歐陽見了公孫,公孫不再對可唯嚴加看管,自己也迎來和雨晨的感情,並在復健時,偶遇了可唯和歐陽,被可唯誤以為是公孫跟蹤自己。

地區選拔賽正式開始了,在最終的選拔比賽上,上官成功入選,這也讓他釋懷了對可唯求而不得的情感。歐陽和公孫又再次在賽場上相遇,兩人回憶起以前相互敵視的過往,不經都相視一笑。

地區選拔賽結束了,兩個隊的隊員們歡聚一堂,彷彿忘了輸贏。而此時,教練前來宣佈,歐陽、公孫、瞿振,司馬四人將代表地區參加接下來的比賽。對於這個結果,眾人一片歡呼。

《我的哥哥在游泳隊》由北京愛尚文化傳媒股份有限公司、北京中視星馳文化傳媒有限公司出品,總製片人張成鑫、瞿婕妤,製片人顧浩、董華偉,愛尚櫻桃團隊編劇,該劇將於9月26日正式播出,敬請期待!

責任編輯:

Reference:Man's Daily

看更多!請加入我們的粉絲團

轉載請附文章網址

不可錯過的話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