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會

女學生被監禁凌虐40天,凶手家人幫忙送飯,百人知情卻無人報警

作者:法式軟糖

社會上凶殘的案件層不窮,但談起這個29年前發生的“女高中生水泥封屍殺人案件”心裡還是不免為之一顫。這個被日本高中生稱為“絕對不能忘記的凶殘犯罪”(絶対に忘れてはならない凶悪犯罪),泯滅人性的程度已經聞名國際,不只行凶過程殘暴,最可怕的是案子的後續發展,讓人對社會感到失望與無力。

1988年日本東京,四名年齡為16~18歲高中生,涉嫌一起綁票、禁錮、強姦、謀殺和屍體遺棄的案件。

這四名未成年凶嫌,被法庭以“保護未成年者隱私”名義,分別以A、B、C、D做為代號,但後來他們的全名與家庭背景全被《週刊文春》所披露,週刊的總編輯花田紀凱只給了一個理由,他說:“野獸是沒有人權可言的”(野獣に人権は無い)可見此案件之凶惡,對當時社會造成極大打擊。

第一主犯少年A:宮野裕史(18歲)

先從主犯宮野裕史說起,宮野家庭環境優越,父親是證券會社的社員,母親是一名鋼琴老師,因父母親忙於工作,宮野從小缺乏關愛教育,在校胡作非為,打架鬥毆通通都來,最後在高一時被學校退學。

據說有一次,因為母親沒有買到自己喜歡的便當,宮野當場暴怒把母親摔到肋骨骨折。被父親趕出家門後,宮野加入地方組織,染上毒癮,開始以敲詐與搶劫度日。

第二主犯少年B:小倉讓(17歲)

小倉讓是宮野裕史國中時的學弟,父親為運輸工人,母親是在酒店工作的“媽媽桑”。小學三年級的時候小倉讓的父母離異,他與姐姐和媽媽同住。四年級時,小倉讓被送回父親身邊生活,但僅僅兩個月,又被送回了母親家裡,小倉讓的童年,可以說就像“拖油瓶”般地存在。高一時退學後,跟隨宮野的腳步加入組織,走上犯罪之路。

從犯少年C:湊伸治(16歲)

跟前兩位不同,湊伸治從小就是優等生。但父母對子女要求相當嚴苛,湊伸治和哥哥小時候常被爸爸暴打,甚至被趕出門外罰站。一次湊伸治摩托車被偷了,他找到了當時中學裡的“老大”宮野幫忙,至此兩人走到了一塊,宮野成了湊伸治的靠山,而湊伸治則提供自家二樓供為組織的“基地”。

自從湊伸治結識宮野之後,他仗著自己有靠山,開始對家庭展開報復行動,將氣全部出在母親身上,多次毆打母親。父親和哥哥只能裝聾作啞,既覺得丟臉又懼怕他背後的宮野,全家開始無視他的存在,或者說是被迫無視他的存在。

從犯少年D:渡邊恭史(作案時17歲)

渡邊與宮野是國中同班同學,5歲時父母離異,與母親和姐姐同住。家庭環境的影響,渡邊性格比較陰暗,總覺得自己與其他人格格不入,不喜歡上學。

母親因為美髮師的工作過於忙碌,而將照顧弟弟的任務全交在姐姐的身上,使得渡邊與姐姐形成互相依賴的情感。後來因為宮野開始追求渡邊的姐姐,因此在偶然的際遇下,渡邊加入了宮野的組織。

事件發生經過

11月25日晚上8點時,宮野和湊伸治在路上尋找搶劫目標,看見打工結束正要騎腳踏車回家的古田順子(17歲),宮野向命令湊伸治用機車接近目標,並踹倒腳踏車。

古田連人帶車跌落到水溝旁,接著宮野出場,假裝好心路人攙扶並送她回家。但在路上便把古田綁到賓館,威脅與他上床才會放過她。

強暴過後,當晚10點,宮野將古田帶到湊伸治住家二樓監禁,剛好這天湊伸治的父親,因為參加員工沖繩旅遊而不在家,家中只剩下母親與哥哥。宮野打電話通知小倉讓、渡邊恭史過來,一夥人趁著湊伸治的家人熟睡後,輪流強姦了古田,古田當時拼命抵抗,樓下的母親似乎曾被吵醒,但因古田被壓在棉被裡無法發出聲音,而喪失求援的機會。

11月30日晚上9點,湊伸治的母親,首度在2樓見到古田,她要求湊伸治讓她回家,湊伸治的父親也曾稍加催促。但過了一週後,湊伸治的母親在打掃房間時,發現廁所裡還有女性生理用品,直接要古田馬上回家。

古田則因為綁匪湊伸治在一旁,不敢說話。湊伸治向母親謊稱古田是自己的女友,為了在東京找工作而暫住,母親便沒有再說什麼。就這樣,少年們開啟對古田的監禁與施虐,長達40天。

監禁期間,少年們除了強姦古田,還逼迫她自慰,先用剃刀將私處毛髮剃除,並將瓶子、鐵棒,甚至火柴及香菸等物品塞入古田的陰道和肛門。當時正值寒冬,少年們強迫古田裸舞或半裸站在陽臺上。

少年不分晝夜玩弄古田,每當她受不了凌虐昏倒時,四人就會把她的頭浸到水桶裡,等她清醒後再繼續凌虐。

12月上旬,古田趁少年們熟睡,從2樓來到1樓客廳,打算悄悄報警。沒想到被睡醒的宮野抓個正著。警方回撥做確認,但宮野裕史接起電話敷衍警方,表示先前只是打錯了。

對於古田打算逃走的行為,宮野非常氣憤,對古田的凌虐手法也更加殘暴。他開始在古田腳上灑上打火機油並點火,造成古田的腳嚴重燒傷無法行走,最後傷口化膿發出惡臭,使得少年們較少前來湊伸治的家。

12月中旬,古田因為尿失禁弄髒被子,被少年們瘋狂毆打,結果臉部嚴重腫脹,完全看不出五官輪廓,樣子慘不忍睹。但看到這樣的古田,少年們反而鬨堂大笑:“好好笑,變成大餅臉了!”

到了12月底,古田每天得到的食物越來越少,伙食由湊伸治哥哥湊恆治負責,被監禁的第一天還有叫外賣,後來只剩下一瓶牛奶,偶爾配上一塊麵包。精神衰弱以及雙腳嚴重腐爛的狀態下,古田已經無法移動,終日只能躺在房間裡。少年甚至連廁所都不讓她去上,叫她尿在紙杯裡,再強迫她喝下。

1989年1月4日,監禁第41天,宮野以打麻將輸了為由,要求少年們開始進行“施虐儀式”,他們配合音樂的旋律毆打古田、拿出蠟燭在她的臉上滴蠟,最後宮野拿出前端附有1.7公斤鐵球的鐵棒,由渡邊恭史舉起那支鐵棒,往古田的肚子捶了下去,古田全身抽蓄後僵硬。

一夥人結束2小時的暴虐,準備出門洗三溫暖,此時被監禁40天的古田已經命懸一縷了。隔日,四人發現古田已經死亡,慌慌張張將屍體用毛巾包住,放在旅行袋內,連同書包一同放入從附近工地偷來的汽油桶裡,並灌入水泥,再載至東京都江東區的若洲丟棄。

警方後來在水泥桶中還發現一卷錄影帶,是當時熱門連續劇《蜻蜓》的完結篇,據說這是因為古田綁架那天,剛好是連續劇的大結局,而古田好幾次提到沒看到結局很遺憾之類的話,因此主犯宮野才將這卷錄影帶也放進鐵桶。警方也說,這是宮野裕史在這起案件中,唯一展現人性的地方。

同年3月29日,宮野因為其它暴力事件被警方調查問訊時,自行坦承出這起水泥封屍事件。隔日,警方找到古田的遺體。

關於他們的後續

就像一開頭說的,壞人沒有得到合適的懲治,這是最糟糕、最痛心的結局:宮野裕史被判20年有期徒刑;小倉讓被判5-10年不定期徒刑;湊伸治被判5-9年不定期徒刑;渡邊恭史被判5-7年不定期徒刑。

為什麼沒有判死刑?

東京高階法院對這一判決,闡述了自己的意見:“本案因為作案人均為未成年人,所以依法進行了從輕判決。儘管與成人犯罪的刑罰相比,這一判決似乎過於寬巨集大量,但本著拯救和教育青少年為目的,本庭認為這一判決是合適的。”而現在這些犯罪者已經全部出獄,其中甚至有人已結婚生子。

但也因為本案“殺人不會被判死刑”的判決,導致1997年到2003年間,日本青少年犯罪率居高不下,甚至還出現了“憤怒17歲”這樣的群體,僅僅是2000年一年間,便發生了七起17歲少年作案的凶殺案件。

知情者達到百人以上

關於此案件最可怕的是,據說當時知情者達到百人以上,光是審判紀錄裡,就有最少十人蔘與強姦。

還有在監禁期間,湊伸治的父母曾懷疑少年們對古田監禁與施打,哥哥還為古田送飯,但他們卻因畏懼於湊伸治的暴行,只叫古田快點回家,之後並未干涉此事件,也從沒想過報警。

事後警方也得知,其實街訪鄰居都曾聽到古田的叫聲從湊伸治的房間傳出,但卻沒有任何人做出行動。

作者:法式軟糖,出處:大檸檬,特別宣告除標註“原創”之外,其他文章資料部分來源於要常來,天涯、51區、百度貼吧、臺灣論壇等網站,摘錄僅供閱讀探討,不代表懸疑志同意其觀點。

Reference:大中國

看更多!請加入我們的粉絲團

轉載請附文章網址

不可錯過的話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