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

男人帶著兒子見情人,妻子氣得天天與他打架,最後孩子因此差點自殺!

"這個家你還要嗎?天天只知道出去打牌,去喝酒,你顧過這個家嗎,對於你來說,我和兒子算什麼!"林冬對著剛剛出門回來的丈夫吼出這句話。八歲的蔣毅站在她的身後,一雙手死死拽著母親的衣角,一直低著頭,眼淚在眼眶裡打轉,渾身抖的厲害。林冬一隻手比劃著罵蔣堯,一隻手護著身後的蔣毅。蔣毅家條件不是很好,一日三餐鹹魚白菜。林冬蓬頭垢面的,一臉油光,疲憊將原本還算漂亮的她折磨的沒了人樣。​

而蔣堯以前就是個市井流氓。當初林冬就是被他一身痞氣給打動的,再加上蔣堯年輕時候也知道心疼人,可會哄著她。年少無知的小姑娘都喜歡這樣的小混混,林冬當年決意嫁給蔣堯的時候還跟家里人吵了架,鬧得很不愉快。蔣毅性格活潑,喜歡交朋友,也喜歡寫寫畫畫,林冬便讓他每天都畫點畫,寫點日記什麼的,好鍛煉孩子的表達能力。蔣毅也很樂意每天記錄自己的生活,他的理想就是做一個小說家。可是在他的日記裡,有一段這樣的文字——

今天星期六,爸爸說帶我去買玩具。早早的我就起床了,爸爸開著小車來接我,但車上還有一個漂亮阿姨。爸爸問我:"媽媽漂亮還是阿姨漂亮?"我說,阿姨比媽媽年輕,爸爸開心的朝著我笑,還用手掐了掐阿姨的屁股,我問爸爸這個阿姨是誰,爸爸說:"這個阿姨是我的好朋友。",小車停在了一家小旅館門口,爸爸叫我在車裡等他,我問爸爸:"酒店裡面有玩具的嗎?",爸爸說:"酒店裡面的玩具才好玩呢。"

然後蔣毅就被父親單獨放在了車上,讓他等著他和阿姨,他們去裡面給他買玩具。蔣毅高興的點點頭,表示一定會很聽話的等他們回來。可是因為車裡悶,又沒東西玩,他等著等著就睡著了。也不知睡了多久,他被汽車的喇叭聲吵醒,醒了之後發現爸爸還沒回來,以為爸爸把自己丟在車裡不要他了。蔣毅很害怕,趴在車窗一直盯著爸爸和阿姨去的那個小旅館的門口,許久都看不見爸爸出來,他便有些著急的大哭起來,眼淚鼻涕爬滿了整張稚嫩的小臉,他一直責怪自己。

早知道他就跟著一起去了,要是他找不到回家的路,媽媽也該擔心的。蔣毅也不知道自己哭了多久,直到看見爸爸從旅館裡走出來,他滿臉春光,還給蔣毅帶了一個遙控汽車。然後對蔣毅說:"好兒子,不要告訴媽媽爸爸今天帶了阿姨出來玩哦,不然媽媽以後就不讓爸爸買玩具了,知道嗎?"有了遙控汽車,就忘了自己剛剛害怕得事了,蔣毅一直抱著新玩具,朝爸爸點了點頭。這樣的"好事",一個星期重複著一次,蔣毅每個星期都有新的玩具,林冬好幾次問蔣毅怎麼會有新玩具。

蔣毅都說,是爸爸的好朋友送給他的。林冬追問下去,蔣毅什麼都說"不知道"。就這樣,天真的蔣毅就被爸爸利用了,一個這麼小的孩子,又怎麼會知道大人們的邋遢事呢?兩個月後,林冬終於察覺到事情不簡單了,偷偷的跟在蔣堯的車後面,親眼看著自己的丈夫摟著別的女人去酒店,而被丈夫鎖在車裡的蔣毅一直在哭。憤怒的林冬衝上去逮著那個女人就是幾巴掌,衝著蔣堯吼道:"你天天跟別的女人在外面大魚大肉,我就在家里天天省吃儉用跟著你熬這麼多年,你個人渣!"

誰知蔣堯一手推開林冬,說道:"你這個黃臉婆,我也是忍夠你了,又胖又醜還天天嘮叨我這個那個的,我做什麼需要跟你交代?你以為你還是當年那個年輕漂亮的女人?"被丈夫侮辱的林冬爬起來衝著蔣堯大吼道:"要不是有我,你還能有個兒子?我這就帶著兒子走,讓你無子送終!"林冬打開車門帶走蔣毅,蔣毅看到媽媽這麼兇,以為是自己和爸爸之間的小秘密被媽媽知道了,趕忙跟林冬道歉:"媽媽對不起,我不是想瞞著你的,是爸爸不讓我說,爸爸說你知道了會生氣!"

林冬一聽,停下腳步跟蔣毅說:"小毅乖,不是你的錯,是爸爸不要我們了!以後你要跟媽媽相依為命了。"蔣毅一路哭著鬧著"媽媽,為什麼爸爸不要我們了,是不是我惹爸爸生氣了,所以爸爸不要我了。"林冬沒有多說,收拾好衣服帶著蔣毅搬回了娘家,等蔣毅睡著後,林冬悄悄地翻開了蔣毅的日記本,果然,林冬清清楚楚地看到了這件事的過程。睡著的蔣毅突然大喊著:"爸爸,你為什麼不要我!我知道錯了,我以後會乖的了,你別不要我好不好?"

林冬聽了,趴在桌子上哭了一夜,日記本被林冬的眼淚浸濕了,字跡也被化開了。過了一個月,蔣堯被外面的女人騙了錢。他追悔莫及,想到了從前事事惦記自己的林冬,於是來到岳母家找林冬,又是下跪又是發誓的認錯,想接蔣毅母子回家。林冬想到,如果離婚,兒子就沒有了爸爸,這會對蔣毅的人生會有很大的影響,說不定還會有童年陰影。為了蔣毅著想,林冬決定回到蔣堯的身邊。漸漸地,蔣毅變得不愛說話,不再像以前那樣蹦蹦跳跳的。

週末也愛把自己鎖在房間而不是像以前總是去朋友家玩,日記本都丟在一邊不寫了。蔣堯還是一如既往的迷戀打牌、不務正業,好幾次喝醉了回家對蔣毅又打又罵,認為是他出賣了自己。蔣毅越來越孤僻了,總是自己躲在房間的角落哭,晚上睡覺睡不好、經常做噩夢,在學校的成績也越來越差。本來積極樂觀,一心只為孩子著想的林冬也開始心態崩潰了,她無法容忍蔣堯這樣對待自己和孩子,心想反正都這樣了,索性辭掉了工作。

自己就天天跟著丈夫,他玩牌她也玩,他喝酒她也喝,他打孩子她就打他,反正誰也別想誰好過。每天晚上去到半夜三更,把年幼的蔣毅獨自留在家。孩子餓啊、渴啊什麼的,兩夫妻一概不管,只管自己揮霍瀟灑。要是喝醉了夫妻倆打著架也會連累蔣毅,孩子總是在驚恐和無助中滿帶傷痕的一個人哭著睡去。以前林冬照顧得這個家無微不至,對蔣毅更是關懷備至,而現在因為蔣堯的傷害,林冬也變得一蹶不振。已經賭無可賭、輸無可輸了,能藉的錢都藉回來了,再也沒有親戚願意搭理這一家人。

蔣堯為了有錢繼續去揮霍,就踏上了做小偷的不歸路,他大半夜潛入別人的店鋪,結果第一次下手就讓人發現,在被追捕的時候衝出馬路被車撞死了。林冬因為蔣堯的死亡而徹底清醒了,她深深地意識到了自己的錯誤,一看到孩子永遠都怕的瑟瑟發抖,拼命用頭撞牆的模樣,悔的腸子都青了。她帶著孩子去看心理醫生,人家告訴他孩子已經抑鬱開始有自虐,害怕面對這個世界的表現了,要是再拖一段時間來,都不知道會發生什麼事情。

這時,林冬才真的心如刀割,自己的放縱,可能害了孩子一輩子。她重新收拾好自己,開始耐心認真的開導和陪伴蔣毅,在長達兩年的治療下,蔣毅的臉上終於重現了笑容。

Reference:健康生活

看更多!請加入我們的粉絲團

轉載請附文章網址

不可錯過的話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