運動

葡萄牙什麼都沒有卻有C羅,摩洛哥什麼都有唯獨少了C羅

接連以0比1輸給伊朗和葡萄牙後,摩洛哥成為俄羅斯世界盃第一支被淘汰的球隊。足球有時候就是這麼不公平,摩洛哥做到了一切,唯獨缺少一個C羅,而葡萄牙踢得極差,卻擁有C羅。

算上本屆世界盃,摩洛哥5次參加世界盃。在這5次世界盃的旅途中,摩洛哥最驕傲的回憶當屬1986年的墨西哥之夏。那一次,摩洛哥力壓英格蘭、葡萄牙、波蘭以小組頭名出線,他們也是史上首個晉級世界盃第二輪比賽的非洲球隊。每每談到32年前的那段歲月,摩洛哥人都是滿滿的自豪。

賽前媒體的焦點放在同組的萊因克爾、霍德爾、布萊恩·羅布森身上,波蘭則是1982年世界盃季軍,葡萄牙殺入了1984年歐洲盃四強,因此鮮有人注意到穿著紅色奧運會運動服來報到的摩洛哥隊。

不過,賽前被當作魚腩看低的他們,前兩場用強悍地防守限制了英格蘭與波蘭,然後在小組賽末輪主動出擊取得領先後用防守反擊3比1痛擊葡萄牙,以小組頭名晉級。可惜的是,摩洛哥在淘汰賽首輪遇到了強大的聯邦德國,最終輸球。

在小組賽末戰對陣葡萄牙之前,摩洛哥將他們的大本營從蒙特雷搬到了瓜達拉哈拉。在瓜達拉哈拉,摩洛哥碰到了星光熠熠的巴西隊,那屆巴西隊陣中擁有蘇格拉底、濟科、法爾考等巨星。

▲1986年世界盃,摩洛哥從小組賽出線,但被馬特烏斯(左)所在的聯邦德國淘汰。

在《變色龍的腳:非洲足球的故事》一書中,作者伊恩·霍基曾這樣寫道:“他們與巴西國家隊好好聚了一番。在對陣葡萄牙的比賽前一天,阿德爾卡里姆收到了蘇格拉底送給他的球衣。”蘇格拉底將球衣送給阿德爾卡里姆的時候,還說了這麼一句話:“你踢的不是摩洛哥足球,你更像一個巴西人。”

1986年的那支摩洛哥隊是非洲足球史上的一個經典,是他們捅破了那層窗戶紙,讓世界見識了非洲足球的實力。2006年,非洲足協評選出了過去50年最優秀的200名非洲球員,其中有6人來自那支摩洛哥隊。

除了1986年的神奇之外,摩洛哥隊在1998年法蘭西之夏上也讓人眼前一亮,他們小組賽末戰3比0擊敗蘇格蘭,但同組的巴西卻在1比0領先後被挪威在最後10分鐘連進兩球逆轉,挪威因此力壓摩洛哥小組出線。大喜到大悲的過程,讓摩洛哥足球遭遇到重擊。

除了參加世界盃,摩洛哥還先後五次申辦世界盃,分別於1994年世界盃的申辦中輸給美國、1998年輸給法國、2006年輸給德國、2010年輸給南非,以及最近一次2026年世界盃,敗給聯合申辦的美國、加拿大和墨西哥。

摩洛哥的問題在於場館設施的落後,在摩洛哥,足球的氣息潛藏在大街小巷,蘊含在每個人的情緒中,而不是大張旗鼓的設施和廣告牌上。

摩洛哥的足球沾滿泥土氣息,2013年舉辦世俱杯的阿加迪爾,郊區入市區,路旁社群裡五人制球場一路可見,有些是水泥的,有些是黃土的,沒有人工草皮,更無天然草皮。沒有資料支撐,只從觀感上來說,只有42萬常住人口的摩洛哥阿加迪爾,街頭球場似乎比超過1000萬總人口的廣州市區更多。

這對於一個發展中國家踢球的孩子們來說這些足夠了,但要舉辦世界盃,仍然差距巨大。

從阿加迪爾球場去城區的路上,當地導遊指著遠處工地旁邊一塊正規面積的沙土足球場說,那個土場極具傳奇色彩。“以前摩洛哥種植毒品運到歐洲,找些孩子當搬運工。有天閒著沒事,看到這塊空地只有兩個球門,沒有邊線,有倆小孩就去偷偷搬了兩袋白石灰來劃線,等線畫好了,毒販子才發現怎麼兩袋海洛因不見了——幾百萬美金的價值。後來摩洛哥人都說這是世界上最貴的球場。”

這是摩洛哥關於足球的一段美好的傳說,他們如此熱愛足球,以至於總讓人覺得,世界盃對於摩洛哥足球,著實有些太殘酷了。

Reference:Man's Daily

看更多!請加入我們的粉絲團

轉載請附文章網址

不可錯過的話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