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奇

劍橋分析——後半部分

這一切的背後,有一個無比關鍵的人物,那就是劍橋分析的CEO,Alexander Nix!

他和劍橋分析公司在2016年美國大選期間,被川普的競選團隊副主席Steve Bannon聘用為重要諮詢顧問…

而最終川普拿下大選,Nix對自己的成績也是無比得意,在去年的數字領域盛會“線上市場推廣搖滾巨星”上,他意氣風發,向大家介紹了自己運用數字技術幫助川普勝選的經驗…

他表示:

“我們可以運用資料庫辨別出相當數量的可說服的選民,通過一定的手段,他們可以被影響,最終把選票投給川普先生!”

他還表示,政治運動已經變了,在候選人選票無比接近的情況下,

影響“中間選民”才是取勝的關鍵,對此,Nix講得頭頭是道,

運用最新的數字技術,“在對的時候,把對的資訊發給對的人”。

劍橋分析會分析大量的個人資料,以此篩選出搖擺選民,計算出他們關心和關注的點,通過這樣的“大資料分析”,就能精確定位哪些是“目標選民”,該通過什麼樣的社交媒體,向這些人傳送什麼樣的資訊,才能影響他們做出決定…

然而,現實卻是,有些所謂的“推送”相當聳動和博人眼球,卻蘊含著糟糕的暗示…

例如這樣的,

“希拉里,對國家安全的威脅…”

這種從微觀層面入手,目標定位的辦法,是川普能獲勝的關鍵,只是這類大資料的操作方式和所謂的“施加影響”的內容有些為人所不齒。

於是,最終發現了這些手段的,川普的對手們,一致要求FBI調查劍橋分析在川普競選中採取的策略和行動,看看到底還有些什麼貓膩….

而英國方面,也一些人懷疑劍橋分析插手了英國脫歐運動,指控他們從暗處劫持民主(Hijacking Democracy)…

在美英兩國都著手調查劍橋分析時,最先揭開了這家公司的神祕面目,卻是英國電視臺廣播第4頻道Channel 4的臥底記者,

在得知公司不少驚人內幕被披露之後,Nix對媒體表示:

“我知道這看上去有點那啥….但我必須強調,劍橋分析沒有姑息和介入設套,賄賂或者所謂的’桃色陷阱,也沒有因為任何目的使用不實的材料’…”

那麼,Channel 4的臥底記者到底披露了些什麼呢?

下面我們來仔細看看….

Channel 4的南亞裔記者扮成了一個來自斯里蘭卡的,劍橋分析的潛在客戶,和劍橋分析取得了聯絡,希望通過劍橋他們的幫助,在斯里蘭卡成功贏得選舉…

劍橋分析經過初步接觸,同意在倫敦Belgravia的一間酒店見面,

臥底記者事先做了精心的準備,在暗處安裝了攝像頭,記錄了下了這一切….

一切準備就緒,就等目標出現….

第一次來參加會面的,是劍橋分析的兩位高層,首席資料官Alex Taylor,以及運營總監Mark Turnbull…

左:Alex Taylor   右:Mark Turnbull

臥底記者首先自我介紹表示,自己為斯里蘭卡一個有錢的家族工作,想知道在未來的大選中,劍橋分析怎樣幫他們搞定其他參選人…

首先是首席資料官Taylor博士作答,基本都還在正常的技術範疇:

“如果你在蒐集人們的資料,你實際上就已經是在給他們分類了,這給了你深入瞭解人群的機會,怎樣分割人群,之後怎樣按照他們偏好的問題,語言,影象去有效推送。”

之後他介紹了公司業務觸及的國家:

“這一套我們在美國用過,也在非洲用過,這就是我們開這家公司做的事。”

Turnbull接過話茬兒表示:

“我們在墨西哥幹過,在馬來西亞也操作過,最近,我們正在巴西開展。”

“還有澳大利亞,中國。”

臥底記者驚訝地問了一句:

“還有中國?!”

“有的,剛剛開始,不過不是在政治領域。”

“另外,我們和別的國家一些特殊組織有很好的關係,有助於我們開展這項工作。”

Turnbull繼續侃侃而談:

“你要了解你對手的祕密,知道他的策略,知己知彼!”

如果說第一次會面明顯帶著試探和謹慎的話,

那麼第二次會面,劍橋分析的人開始漸漸露底兒了….

 

第二次會面選在了另一家酒店,但臥底記者依然做好了佈置。

這次,一上來,Turnbull就開始討論,競選中如何影響選民心理的問題:

“希望和恐懼是影響兩個基本的駕馭人類的‘司機’,從這兩方面施加影響資訊,效果最好。很多資訊都是難以言表的,甚至是無意識的。比如恐懼,在沒有看到之前,你甚至都意識不到恐懼,一旦你看到了某種東西,自然就會激發了你的反應。”

“而我們的工作,就像把桶伸到井裡,得到比其他任何人理解更深的東西,找到真正藏在人們內心深處的恐懼和擔憂是什麼樣的…”

之後他話鋒一轉,開始講出他們公司的策略….

“在選舉活動中,基於事實來開展的效果其實並不好,因為實際上這一切(選舉)都是關於情緒的。”

然後,Turnbull緩緩地引出他們的“成功案例”——去年肯亞的大選…

這場發生了暴力和衝突的大選,最終以現任總統Uhuru Kenyatta勝出而告終…

Turnbull表示,當時他們(劍橋分析)正是為總統Kenyatta服務的…

那一次,他們選舉造勢以誤導資訊為主要手段,

在社交媒體上,以及Google搜尋上,各種手機平臺上,關於Kenyatta的對手Rila Odinga的訊息基本都是這個樣子…

“騙子…”

“如果你們選了Odinga,肯亞就會變成這樣…”

“廢除憲法…”

“解散國會…”

“人們得在大街上生娃…”

後來的一項調查中,90%的肯亞人表示他們聽過或看到過這類胡編亂造的故事。

 

然而,肯亞卻沒幾個人知道,這一切背後的操縱者是誰…

檯面上,劍橋分析接受媒體採訪時,強烈否認他們和這類“助選”視訊有關係,同時否認自己在肯亞大選中扮演了任何負面的政治角色…

私底下,他們(Turnbull)對這個成功案例非常自豪,

“肯亞的選舉,我們在2013年和2017年都運作過,我們兩次重塑了整個黨派的形象,為他們寫競選宣言,我們全盤接管了所有事務,競選中的每一條元素我們都會認真操作…”

憑心而論,很多政治黨派都會僱傭顧問團隊為自己保駕護航,

但是,都會仔細審查這些顧問所做的事以及他們使用的策略。

然而,劍橋分析所做的,顯然已經超出了普通的政治手段了…

臥底記者想繼續試探一下,便告訴Turnbull,希望劍橋分析能幫忙挖一下政治對手的黑料…

Turnbull此刻已經放鬆了警惕,他表示,自己認識一些在另一家公司的前任間諜可以幫忙。

“很多情報人員都會聚在一起,形成一個組織,謹慎地刺探情報。這些人曾經都是為軍情五處MI5,軍情六處MI6工作的。”

“他們能找到櫥櫃裡最私密的競選綱領,神不知鬼不覺,非常小心,最後做成報告交給你…當然,無論發現了什麼政治資訊,細緻地處理非常關鍵…”

“這些都必須很自然地發生,要讓誰都看不出來這是為了宣傳造勢…一旦人們看出來這是宣傳造勢,有人就會想,誰在背後把這事兒捅出來的?所以,必須處理得十分細緻…”

臥底記者對此表示了擔憂,說萬一你們被人發現涉及其中咋辦?

Turnbull表示這個不用擔心:

“我們可以用另一個名字籤合同,但人員還都是劍橋分析來的,一個完全不同的企業法人,完全不同的名字,這樣到最後,我們的名字也查不到任何相應的記錄…”

狐狸漸漸露出了尾巴,

不過,Turnbull依然留了一手,

他表示,公司只是用了一些宣傳造勢手段,但是不造假,不玩陰的….

“我們不製造假新聞,我們不會派一個漂亮妞過去,勾引政客,然後在他們臥室放攝像頭暗拍,然後把錄影曝光出去…有很多公司幹這種事,但對我來說,這屬於踩紅線了,我們不會幹這種事…”

然而,或許是臥底記者的穩重和誠懇態度欺騙了Turnbull,

Turnbull在和公司CEO Alexander Nix彙報之後,出人意料的,

劍橋分析的CEO,鼎鼎大名的Alexander Nix竟然同意親自會面,並要親自出馬為公司拿下這一單業務。

在和臥底記者的通話中,

Nix迫不及待地表示:

“我們不僅是世界上最大的,最有影響力的政治顧問團隊,我們還有業內最受認可的優異成績,我們在暗處,不同的手段操作都有記錄…我盼著和你們建立長期而祕密的合作關係。”

這第三次會面的氛圍似乎輕鬆又融洽,

臥底記者首先向Nix提問:

“我們想知道的是,你們在挖掘挖掘(政治對手)的祕密方面有什麼專長?就是能確保人們相信,這,就是(政治對手)本人,或者是關於這些人的祕密?”

Nix扶了扶眼鏡,高深莫測地表示:

“我們能做的比這更多…”

“挖料很有趣,但是你知道,直接去行動,去和對手對話同樣很有效果…舉個例,找人去給他們開出一個條件,開出一個好到不真實的條件,而與此同時,保證有視訊記錄下這一切,這類策略都是非常有效的。”

興奮地五指併攏,比劃了一下:

“這樣,馬上就有視訊證據,放到網上,這就是關於腐敗的證據!”

臥底記者問:

“你們在誰身上這麼做過嗎?”

Nix微笑著表示:

“你懂的,我們都認識的人…”

“好吧,某個我們都認識的人…那麼,你們這招能用在斯里蘭卡政治家身上嗎?”

Nix笑了笑,完全推翻第二次會面時Turnbull宣稱的那些話(不造假,不玩陰的…):

“可以的,我們會找一個人假扮成有錢的開放商。”

這時,一旁的Turnbull插話到:

“我可是個化裝大師。”

Nix轉頭笑了笑,繼續打臉到:

“讓人扮作有錢的開發商,他們會提供一大筆錢給競選人,資助他的活動,然後提出用土地做交換,舉個例,然後把這一切全程偷拍下來,我們會給自己人打碼,之後就放到網上去。臉書,油管,所有類似的社交媒體。”

“再比如,派一些妹子去候選人的房子,這一類的事兒我們幹得多了… ”

臥底記者驚訝地問到:

“舉個例,你說你們用美人計?用妹子去勾引政治家,比如,你們不會用本地女孩吧,不是斯里蘭卡女孩吧?”

Nix答道:

“當然不會,我們只是舉個例,比方說,我們可以帶一些烏克蘭妹子跟我們一起去,裝成度假的樣子,你懂的…”

臥底記者表示:

“烏克蘭妹子很漂亮!”

Nix表示贊同,一面興奮地微微抖腿:

“是的,烏克蘭妹子很漂亮,我發現帶她們去效果槓槓滴!”

最後,Nix總結性地講到:

“但是切記不要太關注我說的這個內容,我只是給你舉個例,只是想告訴你,我們能做什麼,或者我們做過什麼”

“聽起來很可怕的事情,但是,這些事都沒必要一定是真實的,只需要有人相信它們是真的就行!”

之後Nix又對記者談到了一些網路造勢的手段,然而這時候的他,和在數字大會上意氣風發的IT明星形象簡直判若兩人….

談的全是一些下三濫的黑客手段,如讓手下的人使用造假的ID,網站,去影響選民…

“在網上,我們可能會變成學生,進入大學的論壇,我們也可能會變成旅遊者,總之,很多種選擇,這方面我們很有經驗…”

Turnbull還表示,做這些事,很多時候根本不用劍橋分析親自出馬:

“我們只要利用了一個不同的機構去運作,就能非常非常成功…東歐某個國家,甚至沒人知道他們在那兒(劍橋分析的人),他們只是僱傭軍,我們是幽靈,做完工作,像幽靈一樣撤出..”

“他們也能做出了非常非常棒的材料(釣魚和下套),所以,我們有這方面的經驗”

臥底記者又問:

“那怎麼給這些機構付錢呢?你們有用另外的機構收款嗎?”

Nix表示:

“我們有處理這方面的經驗,相當於把業務轉包給他們。”

記者繼續問:

“我們可以付錢給你們,然後你們給他們下任務?是這個意思嗎?”

Nix回答:

“是的,我們會用一些英國公司,也會用一些以色列公司(行動)。以色列的公司在情報蒐集方面非常高效!”

之後,會面結束,Nix戴上貝雷帽,豎起衣領,走出了會面的酒店….

他並不知道,自己的祕密已經被記者全部記錄了下來…

選民的資料加上骯髒的計謀,這個自稱數字行業弄潮兒的哥們,實際上就是這樣左右美國大選的!

這一次會面,他們討論了賄賂一個外國政府官員,這實際上已經違反了英美兩國的法律,

而Nix和劍橋分析公司背後究竟還藏了些什麼驚天祕密,恐怕我們永遠也不會知道…

但有一點可以肯定的是,川普的日子不好過了…

 

 

Ref:

http://money.cnn.com/2018/03/20/technology/cambridge-analytica-channel-4-report/index.html

不可錯過的話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