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奇

因為難以忍受的孤獨和貧困,這些年輕時曾經用力活過的日本奶奶們,最終找了一個天堂般的地方——監獄….

 

話說,

當今世界,每個國家都面臨著各自棘手的社會問題,

日本,作為一個全球聞名的老齡化社會,它的問題大多和老人有關…

如今,日本社會正面臨一個無比頭疼的問題:

監獄裡的高齡女性罪犯越來越多….

這些奶奶輩的女犯們,年輕時大多都是安分守己的好人,卻在頤養天年的時候,深陷囹圄。

在日本,高齡犯罪人士被稱為“銀色罪犯”,

最讓人震驚的是,許多女性“銀色罪犯”,

都是故意犯事兒,竟然是為了能到監獄裡“安度晚年”!

監獄,成了越來越多日本奶奶人生暮年的“天堂”和“樂土”,

這一奇特的景象,還得從日本30多年來的社會變遷說起…

 

 

眾所周知,日本社會較早進入了老齡化,也擁有世界上最龐大老齡人口比例,

在日本,27.3%的市民是65歲或65以上的老人,這個比例差不多是同為老齡化國家的美國的兩倍。

多年以前,養老都是家庭和社群的責任,

不過,從20世紀80年代開始,日本開始出現了歷史上最孤獨的一群老人,

從1980年到2015年這35年間,日本的獨居老人的數量翻了近6番,目前接近600萬人。

這些獨居老人們,不少人在高齡時以身試法。

而這些高齡犯罪人群中,女性佔了相當大的比例,令人觸控驚心的是,在日本的女子監獄裡,每5個女性罪犯,就有1個是奶奶輩的高齡女性…

而另一方面,這些“奶奶罪犯”們,幾乎都不是德行敗壞的惡犯,90%的高齡女性犯罪都集中在商店行竊這一類的次級罪行….

按說,

奶奶們年輕時沒有偷竊的惡行,都是奉公守法的好人,

為啥到老了管不住自己了呢?其中一個重要的原因就是:

孤獨,生命中無法承受的孤獨。

據2017年東京政府的調查報告顯示,超過一半在商店行竊被抓獲的高齡女性罪犯都是獨居老人,

離廣島48公里的Iwaku女子監獄的典獄長Yumi Muranaka表示,

很多女性“銀色罪犯”並不是煢煢孑立,一個人獨自活在世上:

“她們有的人有房子,有的有家庭,可是,這並不意味著她們有一個感覺像’家’的地方…”

“她們覺得自己不被人理解,住一棟房子,更像是人生晚年的例行公事。”

而另一個重要原因則是:

貧困。

據瞭解,日本高齡女性經濟上無比脆弱,65歲以及65歲以上的日本女性,近一半人過著貧困的生活…

在那個年代,日本女性參加工作的少,有些即使工作了,在結婚生子之後也會放下工作,一心撲向家庭。

根據日本政府的一項調查顯示,70%的日本女性會在結婚後離開工作崗位,直到孩子大一些了,才會出去打零工,這就造成很多日本女性在晚年根本沒有退休金可以用,日子過的很貧苦。

而且,日本女性的平均壽命比男性長7年,丈夫一旦不在了,孩子也不在身邊,她們無依無靠,只能依靠國家的福利生活。

而這些國家福利,根本覆蓋不了她們每天的生活。

孤獨和貧困成了這些高齡奶奶揮之不去的魔咒。

有位高齡奶奶表示,她回顧過去,最幸運的決定就是結婚之後,依然沒放棄工作“。

但是…

日本更多的高齡人,尤其是高齡女性,沒有她這麼幸運了。

其中一名“奶奶罪犯”表示:

“我丈夫去年死了,我們也也沒孩子,我非常孤獨。自己一個人去超市買了蔬菜,看到一袋子牛肉,非常想要,但我知道,這對我來說,經濟負擔太重了。於是我只好偷…”

無論政府還是私人機構,為老人建立的有效養老設施都是不夠的,很多老人都沒有能力去住養老院….

在貧窮和孤獨的夾擊下,

奶奶們開始想到了一個能解決所有問題的地方——監獄!

既能夠集體生活,排遣孤獨,又管吃管住,對於生活在貧困中又忍受著孤獨的老奶奶們,

這,真的是他們能想到的“最好的”選擇了。

 

於是,

監獄成了日本奶奶們爭相湧入的地方,

日本的女子監獄,變成了高齡女性的養老院…

而媒體採訪的很多奶奶都表示,監獄裡的日子,讓她們更愉悅。

 

F女士,89歲,

因偷竊大米,草莓,感冒藥入獄,

第二次服刑,被判了一年半,有一個女兒和一個孫子

“我一個人在福利機構住。我曾經和女兒一家住,但最後發現,我拿出全部的積蓄,全都用在了照顧那粗魯又暴力的女婿…”

 

T.女士,80歲,

偷魚子,種子和一個煎鍋,第四次入獄,有一個兒子和一個女兒…

“我年輕的時候,從來沒想過偷竊。那時候我想的一切都是努力工作。我在一個橡膠廠工作了20年,之後又在一家醫院當護工。錢一直都很緊張,但我們還是把孩子送進了大學。”

“我丈夫6年前中風了,從那以後便臥床不起。他還有老年痴呆,伴隨著妄想症和健忘症。在我這把年紀照顧他真的有點力不從心,但我又不能跟任何人講我的壓力,我沒臉跟人說這事。”

“70歲的時候,我第一次入獄。我在店裡行竊的時候,當時錢包裡是有錢的。但我一想到自己的人生….我不想回家,又無處可去,進監獄是我唯一能想到的解脫辦法…”

“監獄裡生活容易得多。我只需要做我自己,自由地呼吸,儘管這種日子是暫時的。我兒子說我病了,應該進去精神病醫院看看。但我認為我沒病。

是焦慮驅使我開始偷盜。”

N女士,80歲。

偷了一本平裝書,一份油炸丸子,一把扇子,

第三次入獄,被判3年零兩個月。

有丈夫,兩個兒子和6個孫子

“我每天都是一個人,感到無比孤獨。丈夫給了我很多錢,人們總說我有多幸運,可錢不是我想要的。它不能給我帶來任何快樂。”

“我第一次盜竊已經是13年前了。

當時我逛進鎮上的一家書店,偷了一本平裝小說。我被逮住了,帶到了警察局,被一位和善的警官審訊了很多,

他人非常好,認真傾聽完我說的每一件事。

這是我人生中第一次被人傾聽。

最後他扶著我的肩膀說

‘我理解你的孤獨,以後不要再這麼做了。’

在監獄的工廠裡工作,我都講不出來我有多享受!

有一天,我被表彰為最有效率和最嚴謹的代表,對我來說,這是唯一能抓住的工作樂趣。後來我不能在那兒工作了,生活又變得索然無味了。”

”在監獄裡,我還有更多樂趣,周圍都是人,在這裡我再也不覺得孤獨了。

但我第二次出獄時,我就發誓,自己再也不回來了。

可當我出去之後,我又情不自禁地開始懷念監獄的日子…”

 

K女士,74歲

偷了一瓶可口可樂,一杯果汁,

第三次入獄,刑期未透露,有一個兒子和一個女兒,

“我在一所福利院住著,那日子太難受了,我獲釋之後,就得想著法子用9美元一天生活下去…

我覺得出獄之後,外面一點盼頭都沒有!”

 

O女士,78歲。

偷了一瓶能量飲料,一罐咖啡,一罐茶,一個米飯糰子,一隻芒果…

第三次入獄,被判一年零5個月,

有一個女兒和一個孫子,

“監獄對我來說就是一個沙漠裡的綠洲,一個放鬆和享受舒適的地方。雖然在這裡我沒有自由,但是也沒有任何操心的事兒。有很多人可以聊天,還有富含營養的一日三餐。”

“我女兒一個月來看我一次,她說’我不會為你感到遺憾,你太可憐了。’

我想她說的是對的。”

然而,儘管越來越多高齡女性把監獄當,也給監獄造成了很大的負擔,監獄的開銷逐年增加,

由於要照顧越來越多的高齡女性犯人,醫藥和護理支出持續上漲,

2015年,和監獄老人相關的醫療開支超過5千萬美金,和10年前相比,增加了80%…

除此以外,監獄還有更多護理方面的成本,最近幾年,監獄僱傭了越來越多的護理人員,在白天幫助行動不便的“奶奶罪犯”們入廁和洗澡,而到了夜晚,這些工作只能由監獄的看守們代勞…

面對越來越多高齡女性熱衷於“入獄度晚年”這個棘手的問題,日本政府也在著手採取一些措施,

如2016年,國會曾通過一項法案,為那些累犯的老人提供國家福利和社會系統的支援,

然而,遺憾的是,福利設施的改善速度依然趕不上人口老齡化的速度,很多措施收效甚微,日本們的奶奶中間,依然流行住到監獄去…

 

這裡,對她們來說不是懲罰,而更像是解脫。

 

 

Ref:

https://www.cnbc.com/2016/03/27/japans-elderly-turn-to-life-of-crime-to-ease-cost-of-living.html

https://www.bloomberg.com/news/features/2018-03-16/japan-s-prisons-are-a-haven-for-elderly-women

 

Reference:Man's Daily

看更多!請加入我們的粉絲團

轉載請附文章網址

不可錯過的話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