旅遊

呼瑪——“這一江的冰排呀!”

“這一江的冰排呀!”,行駛在呼瑪縣的黑龍江邊,同行的旅行達人霜凌發出了一聲感嘆。

“開江”,“開河”,這是不在大河邊生活的人幾乎聽不懂的話,但對於冬天冰封的大河邊的人來說,那是個一年一度的巨集偉的盛景。尤其是在黑龍江大興安嶺裡的呼瑪小城,當你看到漫江飄舞的冰排時,你的內心就會像霜凌一樣發出感嘆。

這一江的冰排呀!千軍萬馬般鋪天蓋地湧來,擁擠著,旋轉著,碰撞著,發出一陣陣撞擊碎裂的聲音,此起彼伏的碰撞中肆意釋放著一冬天凝結聚集的情緒,像一世界的頑童聚會在一起歡暢著漂過眼前,有的旋轉舞動,有的嘻笑打鬧,有的把其他冰塊推到岸上,還有的跳到大冰排上摞高高,吵著鬧著向下遊一路奔去。

這一江的冰排呀!大的有一個農家院落那麼大,小的有一個救生圈那麼小,不論大小你所看到的都只是它們的一小部分,它們的大部分都在水下。冰排的上半部被浮力托出水面,露出的部分是白色的,那是未融化的冬天裡下的雪,有的冰排表面不甚潔白,那是冬季里人們在冰面上走動的痕跡。你可能以為那是某處江水的汙濁,但是當冰塊被碰撞傾覆或側面翻起露出水面的時候,你就會看到它們下面大塊水晶般無瑕的晶瑩剔透,映襯出天空深邃的寶石藍色。雖然只是驚鴻一瞥,卻足以驚豔了你的瞳孔,一見之後讓你永難忘懷,每次回憶起都會沉醉於那份極致的清純,心情素然寧靜,從此波瀾不驚。

這一江的冰排呀!曾經是一個牢固的整體,一起封凍了江面,隔絕了天空與河床,魚兒在水底靜息,人們在上面過往,讓大江若處子般沉睡一冬,只等待春來時那一聲震天動地的春雷,轉眼化作片片雪白的龍鱗,讓滿江湧動起閃閃銀光,黑龍此刻驚豔亮相,成為天地間的顏值擔當。當黑龍褪去這一身美麗銀裝,賺夠了眼球過足了癮,心滿意足的黑龍江又賜予了人們船兒滿江魚滿倉。

這一江的冰排呀!沿江人對它是有愛有怕。黑龍江主體是由北向南流的,呼瑪段開江在每年的五一前後,隨著氣溫逐漸升高冰面由南向北自然融化解體,形成塊塊冰排順序沿江而下。這本來是一個自然而然的過程,如果所有的冰塊融化都老老實實由南向北按順序來自是各得其所。這叫做正開江,也叫文開江。江神爺本來是這麼安排滴!

然鵝,凡事都有例外,有些地方的河道迂迴形成了區域性由南向北流向,再加上覆雜的氣候和俺說不清的水文原因,有些上游的冰塊耐不住寂寞不肯站好最後一班崗,不等到點兒就下班,沒等下游開江先自己解體自由活動啦!橫衝直撞想撞出一條水路提前回家找媽媽,可是下游大面積的冰蓋人家可是原則性很強滴!不到放學點兒就是不讓回家家,於是群體碰撞踩踏事件大面積發生。這叫“倒開江”也叫“武開江”。

倒開江一旦發生,很多冰排衝上冰面摞起來玩起疊羅漢,還有些冰排乾脆撒潑打滾直立起來,一江的冰排如山般堆積擠壓可達十幾米高。水面上露出十幾米水下部分則更加龐大,把冰下原本寬敞的大通道堵成了小衚衕。一些沒有好好學習老子“上善若水,水善利萬物而不爭”教導的江水變成了浮躁的頑童。流不過去於是不再假裝玩上善,上漲起來連水帶冰爬上了江堤,淹沒了農田和村莊,大災難就發生啦!

這種災難有個學名叫作“凌汛”。讀起來很文藝但實際卻很可怕。水漫過江堤冰排也跟著上了岸,不論是村鎮還是農田一律摧枯拉朽般平趟過去,偌大的冰排撞到哪裡哪裡完,即便沒有撞到什麼,凌汛過後大水可以退去,但此時你會發現大片的冰排留在你正要播種的農田裡,它們就在那裡原地一躺盡情享受著溫暖的陽光和清新的空氣,然後深情地望著你。

面對如此的龐然大物,此時你所能做的只能是祈禱它趕緊像一根冰棍一樣化掉。可那是半米多厚的冰排呀!冰棍可以你想買,想買就能買。可是冰排不是你想化,想化就能化的。你只能眼睜睜的看著播種的農時一天天過去。東北的農作物一年只一季,過了這個村就沒這個店了。經歷了凌汛的農民們此時的內心只剩一首歌:“任時光匆匆流去我只在乎你,心甘情願感染你的氣息。”

於是呼瑪的鄂倫春人有了每年開江時節祭江神的習俗。由薩滿帶領著族人祭祀禮拜,祈求江神善待黎民,保佑百姓幸福安康。

除此之外,黑龍江流域還採取了另一防止凌汛的方法,人為控制開江的時間和順序。那就是——炸江。

炸江就是在自然開江之前,用炸藥按順序將冰面由下游向上遊依次炸開,這樣就人為控制了開江次序,相當於人為地給黑龍江拉開了拉鎖。避免了倒開江,也就避免了凌汛災難的發生。

黑龍江可是中俄兩國的界江,不是誰想在上面放炮仗就能點捻兒的,那樣弄不好就變成不是開江而是玩打仗啦!

好在大家都不希望發生倒開江,中俄建立了聯絡機制,誰想放炮仗提前說一聲,好讓對方先捂好耳朵,免得嚇一跳。要不然就商量好兩家一起玩兒,你點你的捻兒我崩我的坑,看看誰的更好玩。關鍵是要講好先來後到,下游沒放炮上游不帶點捻兒的。否則下游的就要感謝你八輩兒祖宗啦!

這就看到兩國友好的好處了,如果是敵國的話說不定就會開啟互害模式。那樣的話遭殃的還是百姓。尤其是中國百姓,因為俄羅斯在遠東就沒幾個人,地更沒人種。按照呼瑪縣下站漁村的漁民的說法:江那邊就沒人打魚,那邊的魚多了去了,但是我們不能越界去打。

炸江時沿江心鑽一溜孔放炸藥,遙控起爆可見一排炸點處碎冰渣子騰空而起,想必下面的魚兒此刻一定罵著娘學會了了啥叫“如雷貫耳”,半米多厚的冰層像開膛一樣被炸開一條口子,製造了裂痕就引發了分裂,(怎麼像國際關係?)然後冰面逐漸分解開裂成一塊塊冰排順江而下,冰排一起漂下時會在下游形成壯觀的“滿江推”景象。

當“滿江推”遇到了五一小長假,你猜會發生什麼?五一,長假,呼瑪,滿江推。一般人我不告訴他!

面對如此壯美景象,我不知還有什麼語言能夠比霜凌的那一聲感嘆更貼切了。“這一江的冰排呀!”

人生百千際遇,讀到便是有緣,如蒙點評一二,勝過恩賞萬千。

2018,5,2日,黑子翟劍鋒寫於京西 微信:13811752267,新浪微博:戲說西部

貼士

我採集了關於呼瑪的旅遊靈感,這裡適合與所有人共同體驗。

3-12月來玩最佳。

樂途旅遊網與樂途靈感旅行家:黑子-翟劍鋒 釋出:2018.05.03

Reference:微旅行

看更多!請加入我們的粉絲團

轉載請附文章網址

不可錯過的話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