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食

河坊街平地而起一棟全透明法式玻璃洋房!老闆像張亮,專吃越南粉,還能偶遇s姓花旦、j姓老公!

每每說到越南米粉,

大抵能在0.01秒內腦補出一副火車頭的破敗模樣,

然而你永遠猜不到古靈精怪的人在想什麼,

比如,把咖啡、雜貨、越南米粉,

統統裝進一個全白的玻璃房裡。

法式洋房裡的越南粉

“粉粉在哪兒?”

“沿著河坊街走進來,一眼就看到了!”

粉粉,準確地說,

叫FANTASTIGER米分米分,

在屋簷古舊的河坊街,是遺世獨立般的存在。

大面積的白牆和通透的落地玻璃,

讓春日的陽光變得無比溫煦。

若不是透過開放式廚房看見沸騰的水和蒸騰的煙,

你一定會覺得,

這是一間慵懶的法式咖啡館

事實上,

一樓,確實是。

辣媽雙頭咖啡機,被改成了磨砂黑,

手衝壺也好看得要命。

厚實的銀色外帶杯

是用做化妝品的材料定製的,

陽光下閃著灼目的光。

冰櫃裡讓人驚豔的馬卡龍來自巴黎之門

太陽照在手腕上的時候,

午後的窗邊,

是最適合消磨時光的地方。

15歲出道的老闆

已經在廚房待了近十年的老闆老席,

居然,比第一批90後還要小不少。

作為同齡人的我,

又隱隱有了一種被拋棄的感覺…

其實做飯這件事兒,和樂器很像。

一旦通了音律,識了五線譜,

那麼學所有樂器都不再是難事。

十年,足夠讓青澀的小夥子長成獨當一面的主廚,

也足夠他深諳各國料理的烹製。

至於為什麼會做越南粉——

其實“老婆喜歡吃xxx所以做這個”這種故事,

讀者的耳朵大概早已聽到發膩,

也早已成為板上釘釘的現代好男人定律之一

但依然不妨礙老席把為老婆學的手藝練到爐火純青。

除此之外,

他還是雲南杯咖啡大賽第三名

就算不愛吃米粉,

那,不來試試手衝嗎?

/黑科技電梯/

店裡最黑科技的地方,

是廚房一角的電梯。

這個電梯不是用來運人的,

而是上菜。

米粉出鍋後立即用電梯送到二樓,

由樓上的服務員端到客人桌前,

爭分奪秒,因為賞味期真的很短暫。

整個採訪過程中,

FT的三句話始終迴盪在我耳邊。

“快吃吧快吃吧。”

“別拍照了,先吃吧。”

“再不吃粉就要坨了……”

其實我沒有告訴他的是,

就算拍完照有點坨的粉,

也還是很好吃!

招牌米分米分

招牌虎頭粉,

第一口一定要喝湯。

這是用牛五骨熬煮的湯——

牛大腿骨小腿骨保持純度,

牛盆骨牛頸骨增加厚度,

牛尾骨用以補充膠原蛋白。

濃醇鮮香,

在入口的瞬間就能迸發至整個口腔。

這是味精永遠都模擬不來的鮮味兒。

畢竟,粉粉的slogan叫做:

“我們唯一使用的新增劑是愛。”

古法牛肉丸是第二個法寶,

如今能用潮汕古法殺三刀牛的人已然寥寥無幾,

三刀牛的意思,其實頗為血腥,

頭一刀,脊椎兩刀,

幾十秒內,一頭完整的牛便成為幾個部分。

此時的牛肉還在抽抽,

是最最鮮嫩的時刻。

而如此製成的牛肉丸,

才會彈牙又不失柔潤。

會吃的人,都不忘要上一碗生牛肉粉。

生牛肉是紐西蘭PS牛的上腦,切得極薄。

佐料的熟牛肉是澳牛眼肉,厚實大片。

更暢快的吃法,是擠些檸檬汁下去,

酸酸的,猶如迎面而來東南亞的風。

讓我愛不釋手的還有這一碟醬料。

左邊是辣醬,右邊是青檸醬。

它們的魔力在於,

無論蘸什麼,都很好吃!

炸至金黃酥脆的甘蔗蝦,

外皮薄如蟬翼的鮮蝦春捲,

烤雞翅,

信我,就算拿這醬蘸米粉,

也會好吃到不能自已!

Wondullful dept

一樓二樓都擺著的木頭櫃子,

就是Wondullful dept的快閃店。

它的主理人,是設計師孫浚良,

就是那個為野獸派做設計的大佬!

或稀奇古怪,或好看到讓人心潮澎湃,

裡頭的每一個物件,

都是孫浚良從國外人肉揹回來的。

這隻蠢貓據說是陪美國小孩長大的葫蘆娃,

這張毯子彷彿誤入一本西部公路片。

老席說,

未來還會有兩類事物出現在粉粉的各個角落。

一是更多形式的快閃店,

二是——

“小J 18號會來嗎?”

老席擺弄著手裡的外帶杯說,

“不告訴你。”

“你還想在FANTASTIGER找到什麼好玩的?

或者,偶遇誰?”

價值58元的虎頭粉一碗!

FANTASTIGER米分米分

地址: 中山中路142號(南宋御街)

電話:15088704580

責任編輯:

Reference:微旅行

看更多!請加入我們的粉絲團

轉載請附文章網址

不可錯過的話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