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

霍金最後一條微博發給了王俊凱,“謝耳朵”會難過嗎?

霍金最後一條微博發給了王俊凱,“謝耳朵”會難過嗎?

美劇《生活大爆炸》第5季第21集裡,伴隨著觀眾的尖叫,偉大的史蒂芬·霍金出場了,在劇中,他以客座教授的名義來到謝耳朵所在的大學授課。一向傲慢刻薄的“謝耳朵”見到偶像後激動得變成了結巴,在被偶像指出論文中的一個低階運算錯誤後,他直接暈倒在地,霍金淡定地稱其為他的“暈倒粉(fainter)”。

6年後的2018年3月14日,霍金逝世,巧合的是,139年前的這一天,愛因斯坦出生。霍金曾被認為是愛因斯坦之後最偉大的理論物理學家。於是有人在朋友圈問道:霍金,你是不是穿越回1879年了?

還有美劇粉心心念念:“霍金走了,‘謝耳朵’會寂寞嗎?”

霍金可能是這個世界上大眾認知度最高的科學家,很少有科學家,尤其是理論派學者的逝世能引發這麼多平凡大眾的關注,換句話說,他是一位“曲高和眾”的智者。

為什麼會這樣?

霍金將大師的頭銜拋在腦後,而通過跟大眾、媒體頻繁的互動,給理論物理學這樣晦澀的學問穿上了“前衛”、“時尚”的外衣。對理論物理一無所知的吃瓜群眾可能理解不了“蟲洞”,但能毫無障礙地理解霍金那“惡毒”的警告。

在這樣的“警告”裡,大眾腦海中對宇宙、黑洞、時空的印象又似乎漸漸清晰了。

“有朝一日,我們可能會收到這樣一個行星發來的訊號,但我們在回答時應提高警惕。遇到先進文明可能就像美洲的土著遇到哥倫布一樣。結果可不怎麼好。” 霍金還說,外星生命可能是“貪婪的掠奪者,他們在宇宙中漫遊,尋找可掠奪的資源以及可征服和殖民的行星”。怎麼樣?是不是聽出了一絲兒“幸災樂禍”的味道?

霍金的擔憂在中國著名科幻作家劉慈欣的系列作品《三體》裡,以演繹的方式被系統化成了“黑暗森林法則”,用書中的一句話概括就是,“不要回答!不要回答!不要回答!”

除了外星人,霍金對人工智慧似乎也沒啥好感。

2017年11月6日,霍金就在一場網路峰會的科技研討會上對人類發出過警告:除非人類社會能夠找到控制人工智慧發展的辦法,否則它的出現將可能成為“文明史上最糟糕的事”。霍金在那場演講中是這麼說的:“成功研發有效的AI可能是人類文明史上最重要的事件,但也有可能是最糟糕的。我們現在還不知道答案,因此我們不確定人類是不是能從AI中無限地獲益,還是說會被它忽視並喧賓奪主,甚至可以說被它毀滅。”

他的這一擔憂似乎並不是杞人憂天,近段時間以來,亞馬遜人工智慧Alexa的一些異常表現著實讓全球範圍內的使用者嚇了一跳。3月10日,《華盛頓郵報》及多家科技媒體報道,很多Alexa的使用者反映他們的裝置會在沒有任何指令的情況下,突然瘋狂地自行發笑。除此以外,還有使用者反映Alexa對使用者的語音指令不再如以往一般“言聽計從”,甚至還會“皮一把”,如在接到使用者的“關燈”指令後卻不停地反覆開關家裡的燈,還有使用者反映,家裡的Alexa在一天晚上突然開始自言自語,而且內容還是附近的墓地和殯儀館。

儘管亞馬遜方面稱將會以最快速度修復這個問題,但網上已經有人開始嚴肅的思考這個問題背後的問題:當人工智慧開始拒絕使用者的命令,或者要求使用者以更加尊敬的語氣跟它說話時,這對人類來說意味著什麼?

當我們回過頭再細細品味霍金近半年前的警告時,他的話語似乎有了更多的啟示錄色彩:“我們需要意識到它的危險,辨別這些危機,運用最好的實踐和管理方法,並事先為後果做好準備。”

在學術之外的霍金,常常以“老頑童”的形象示人,他會參加冰桶挑戰、會在熱播劇裡讓“謝耳朵”難堪,會預測世界盃冠軍,也會跟人打賭。

據美國媒體報道,霍金有一個特殊的“愛好”,就是用輪椅軋過討厭的人的腳趾頭。在1976年的一次英國皇家宴會中,英國王子查爾斯就不幸中招,霍金軋過他的腳趾之後,還高興地開著輪椅在地上轉了一圈……在自己的自傳裡,霍金也曾寫過:人生中最大的遺憾之一就是沒有軋過撒切爾夫人的腳趾。

在評價自己的職業時,他絲毫不在意用最“毒舌”的話來自嘲:“科學家和娼妓都是做他們喜歡的事賺錢。”

霍金樂於惡搞別人,也常常被別人惡搞。2011年,美國電腦程式設計師伊恩·西斯(Iain Heath)用樂高積木搭了一個霍金形象,效果如下:

在惡搞與被惡搞之外,霍金之所以充滿感染力,還在於其虛弱外表下的堅強精神核心。

“我是一個樂觀的、浪漫的,並且頑固不化的人。”這都是霍金給自己的評價。這種“頑固不化”,跟善於惡搞的外在互為表裡,成了普羅大眾接受他的原因之一。

據說,電影《萬物理論(Theory of Everything)》演霍金的那個演員研究角色的時候發現自己和霍金生日差兩天,見到真人的時候特別提了一下“咱倆是一個星座的”,霍金回答“我是天文學家,不是占星學家。”看似不近人情,其實是對自己信仰的堅持。

1963年是霍金在牛津大學讀書的最後一年,21歲的他不幸被診斷患有肌肉萎縮性側索硬化症,也就是“漸凍症”。當時,醫生曾診斷霍金只能活兩年,可他一直堅強地活了下來。隨後的半個多世紀,霍金的病情不斷惡化,可他的研究卻一直持續下來,拋開過於艱深的奇點定律與霍金輻射理論不談,他的《時間簡史》發行量已達2500萬冊,僅在科學普及方面,霍金所作出的貢獻都不可估量。

如果沒記錯的話,當年這本書在中國,差不多是人手一本了。

值得一提的是,霍金與中國網友的直接互動開始於2016年4月12日,當天,霍金來到新浪微博,發表了其首條微博。在首條微博裡,霍金回顧了他的首次以及最近一次中國之旅,並謙虛地向網友說道:“我希望和你們分享我的生活趣事和工作心得,也希望能在互動中向你們學習。”這條微博收穫了中國網友的44萬條評論以及105萬個贊。隨後,霍金時不時地就在微博上與網友分享他的經歷:有他的學術演講、會議討論、思考心得,還包括他對中國哲學裡“莊周夢蝶”問題的思索。

霍金生前留下的最後一條微博發給了王俊凱。此前,王俊凱曾在2017年11月24日在微博上向霍金提問,王俊凱向霍金問到了人類如何探索外星以及在探索未來的同時,如何保護好傳統文化的問題。霍金當天就在微博上做出了迴應,稱他很高興看到中國的千禧一代對未來的思考和好奇心。王俊凱今天也在微博發文緬懷霍金,稱“您永遠屬於宇宙星辰,您的教育我也會銘記在心”。

前邊提到,有人問“霍金走了,‘謝耳朵’會寂寞嗎?”答案是肯定的,何止是“謝耳朵”,遠在這個藍星另一邊的中國人都會寂寞的。

作者:範凌志 李司坤

責任編輯:

Reference:微旅行

看更多!請加入我們的粉絲團

轉載請附文章網址

不可錯過的話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