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

華山論劍瞭解一下

為慶祝金庸全集上架,蝸牛特邀6位領讀人,3月12日-3月18日,每晚8:00-9:00,“蝸牛帶你讀金庸”!

為尋找鐵桿金庸迷共襄盛舉,共讀群每天將額外開放20位名額,請加蝸小牛微信 tashequcs,輸入武林暗號“華山論劍”,通過武林選拔後,即可入群與6位核心領讀人一起共讀金庸!

金庸全集共讀活動的主題安排:

【金庸全集共讀活動第一期】

本期共讀主題:關於天龍八部的一切

本期主講領讀人:陳藥師

我是陳藥師,許多人會問我“為什麼取這個名字”,其實這源於金庸小說人物“黃藥師”。

黃藥師武功高強,顏值一等,用情專一,我很喜歡他,於是給自己取了這個筆名。

事實上我就是個“金庸迷”,我看遍了金庸的所有武俠小說,而最喜歡的是《天龍八部》。

《紅樓夢》用一個字概括是“幻”;

《三國演義》用一個字概括是“亂”;

《水滸傳》用一個字概括是“逼”;

而金庸小說用一個詞概括,叫做“不可得”。

人生當中總是有許多遺憾和不可得,而在我看來,金庸筆下的“不可得”是對傳統武俠的一種突破。

因為傳統武俠小說更講究獲得了什麼,而金庸的小說更關注我們失去了什麼,《天龍八部》正是如此。

從《天龍八部》開始,金庸小說更關注個人命運而非家國天下的民族性。

比如契丹人蕭峰是一個大英雄,他在中原長大,有儒家氣質,心繫蒼生,對國家和民族非常忠誠;但他在知道自己的身世後卻陷入了兩難,夾雜在民族性和個人品質的中間地帶中,最後選擇為拯救世人而自我毀滅。

另外,《天龍八部》也重新顛覆了人們對父權的認知。

金庸從小就失去父親,在他的小說中,很多人物都沒有父親。

到了《天龍八部》,書中很多人物也處於不斷找爹的過程,堪稱是金庸版“爸爸去哪兒”——

蕭峰和慕容復都一直以為自己的爹死了,直到在少室山一戰中父子重逢;

鍾靈、木婉清、王語嫣、阿朱、阿紫找的是同一個爹,可段譽偏偏還不是這個爹的親兒子,“她們都是你妹啊”!

虛竹以為自己是個孤兒,卻也是在少室山知道了自己的身世,然後眼睜睜父母歸天;

孩子們命苦,都怪這屆爸爸們不行啊!

在中國社會文化中,父為子綱是很重要的,父親這一形象是不容置疑不容撼動的;而在西方社會卻沒有這麼嚴格。

在中國,如果父親犯罪了,兒女去舉報他是為不對;但是在日本和西方社會,這種“大義滅親”卻很正常。

在《天龍八部》中,幾位主角們的父親都不是什麼好人,金庸先生開始對父權產生了懷疑。

以上兩點,是我喜歡《天龍八部》的主要原因。

在文學性上,《天龍八部》展現了金庸先生作為一個小說家的深厚功底,越往下讀,越引人入勝。

《天龍八部》講了一個“不可得”和救贖的故事。

段譽看似是三兄弟中結局最圓滿的那一個,不僅抱得美人歸,還成為了大理國的皇帝,愛人和國家兩全了。

但他的人生其實並不完美,他的不可得是為他有“兩個父親”:風流成性的段正淳非常疼愛段譽,但卻因他的風流成性讓刀白鳳為報復而自甘放蕩去勾引段延慶;段延慶痛失皇位後成了雙腿殘疾的大惡人,卻想不到大理國的下一任皇帝竟是他的親兒子……這是段譽一生的遺憾和宿命。

而在新版《天龍八部》中,金庸修改了結局,讓王語嫣回到了慕容復身邊。神仙姐姐不愛段譽,從來沒愛過,也許有過那麼一絲有感動或愧疚,但她迷戀的人一直是表哥。

蕭峰的不可得,就是他無法平衡個人道義與家國天下的民族性。

他被漢人養大,又做了丐幫幫主。

但當大家知道他是契丹人之後,就立刻都變了臉,再不信任他,他只得被迫退位。

蕭峰去了契丹,官拜南院大王,但當時兩國交戰,他不願安逸地看著中原生靈塗炭,這是他不可救贖的宿命。

所以為了兩國和平,蕭峰拒任平南大元帥一職並阻止遼帝攻宋,脅迫耶律洪基下令,終生不許遼軍一兵一卒越過宋遼疆界,換回兩國數十年和平,之後以斷箭自盡於雁門關外,享年三十三歲。

蕭峰的另一個不可得則是阿朱,因為段正淳的處處留情,構成了阿朱無法擺脫的一個宿命,所以阿朱是註定要死的,這不是金庸決定的,而是情節決定的。

虛竹的不可得在於父愛和初心。

依舊是少室山一戰,蕭峰、慕容復和虛竹都找到了父親,但虛竹卻發現自己的父親,不僅就是自己的義兄所一直追尋的“帶頭大哥”,還是個武林地位很高的少林方丈。

偽君子?大惡人?

玄慈大師自罰杖責200棍,並自絕經脈而死;他的“情人”、虛竹的生母葉二孃也隨之自殺。

剛得知身世父母的虛竹,卻不得不接受同日父母雙亡的事實。

如果說《天龍八部》中有一個人獲得了救贖的話,我想應該就是玄慈大師了,從道義上規則上都完成了自己的救贖。

而虛竹的初心,一直都是當一個普普通通、簡簡單單的小和尚,但是宿命不允許。

倪匡曾說:虛竹雖然是身不由己的典型,他一生至高無上的目的,不過是想在少林寺中當一個普通的僧人,可是命運卻安排他成了靈鷲宮的主人,不但統率數百名女人,而且也成了三十六島、七十二洞的主人,其地位和少林寺的一個普通僧人,完全無法比較。

虛竹自己對這一切,完全沒有自己作過選擇,也不容許他作選擇。看完《天龍八部》之後,常常問:“虛竹如果可以自己選擇的話,他會選擇什麼呢?”沒有答案。

這也是天龍八部作為一部大悲劇的故事核心,眾生皆苦,凡情皆孽:在命運面前所有人都無能為力。

而在我看來,還有一個人,也實現了救贖。

掃地僧。

蕭遠山和慕容博之間幾十年的仇恨原本是不可化解的,而掃地僧告訴他們只有相互協作才能修煉武功,這兩人後來還成了師兄弟。

掃地僧說:武功本來是會傷害人的,如果練武功就要用佛法去化解。

掃地僧提出了一個很有意思的話題,我們如何去化解,就是用信仰,可以是佛法也可以是其他的東西。

我們為什麼有不可得呢?

所謂貪嗔痴,而需要由佛法去化解這一切。

TVB版的《天龍八部》主題曲中有一句:捨不得璀璨俗世。

正因為世界如此璀璨,我們才會有貪嗔痴。

《天龍八部》講的正是這個道理,正是因為有了貪嗔痴,所以才有了我們的不可得。

說點題外話,有人問我,金庸小說裡,我最喜歡哪個人物?

我最喜歡小說中的世外高人,最欣賞隱士文化,也就是晉朝之後的魏晉風骨。

我最欣賞風清揚、黃藥師、墨大先生這樣的人,不願與世俗同流合汙,寧願當一個脫離世俗的老怪物。

- END -

責任編輯:

Reference:微旅行

看更多!請加入我們的粉絲團

轉載請附文章網址

不可錯過的話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