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

宋世義的琢玉時光

了了方寸 須彌萬丈

萬千樸材在他們的刻刀下變化萬千

裁雲雕月 吹影鏤塵

他們心之所向

他們刀之所至

木石金玉 技藝靈怪

文化大觀園三月特輯《刻化萬千》

第二集 琢磨

戊戌歲初,北京的晨間還伴隨著些許寒意,結束了春節假期的人們陸陸續續開始迴歸到忙碌的生活。這是一間玉雕工作室,這裡的“家長”正是這位國家級非物質文化遺產玉雕傳承人宋世義。

請點選輸入圖片描述

請點選輸入圖片描述

玉不琢,不成器,古人將治玉稱為琢玉、磨玉、甚或碾玉,而非刻玉,這不僅描述了玉器的施治方法,而且形象再現了玉器製作的緩慢、不易,需要玉匠精心去琢、去磨、去碾。將一件件籽料慢慢變成一件玉雕珍寶,宋世義已經在這條道路上磨了50餘年。

請點選輸入圖片描述

宋世義——國家級非物質文化遺產玉雕代表傳承人:幹玉雕這行業必須得有四心。第一得有愛心。

王魯湘:愛心。

宋世義:你必須得愛好它。你不愛好它,什麼都無從談起。第二恆心,要持之以恆。對,要堅持下來。

王魯湘:堅持堅持再堅持。

宋世義:要堅持再堅持,堅持到最後就是成功。還有一個就是耐心,有耐力,你有恆心但沒有耐心,你坐不住不成。

王魯湘:要耐得煩,至少屁股要坐得住吧。

宋世義:對,而且這個磨來磨去。

王魯湘:磨來磨去,特別拋光這個過程很煩人的。

宋世義:非常慢的,非常枯燥的。第四就是要有匠心,工匠精神。

王魯湘:要有工匠精神。

宋世義:所以沒有這個四心,做不到。

請點選輸入圖片描述

宋世義出生在一箇中醫世家,從曾祖父那一輩開始就開藥店行醫。家境殷實,大人們時常帶他去看戲。家裡藏書也非常豐富,各種經典的文學著作一應俱全。到了宋世義這一輩,大人們看他天資聰穎,便想讓他繼承家業懸壺濟世。然而,從小便在傳統文化氛圍里耳濡目染的宋世義,心底裡的藝術種子已經生根發芽。

請點選輸入圖片描述

宋世義:我有一種逆反心理,當讓我看到《本草綱目》,厚厚的一本,每個藥都有一個它的藥性、藥理。治什麼病,它還有一張圖。動物它有動物的圖畫,植物的有植物的圖畫。

王魯湘:您就是對那個圖感興趣。

宋世義:特別感興趣,每天就讓我讀,一天你讀多少頁,你背多少草藥的名稱,它的功能,那是上小學的時候,很小的時候。後來我就感覺就是,說這孩子行,入門了,很踏實。你看一天也不動,坐那看書看得很認真,很投入。爺爺還表揚我,還給我獎勵,買點好吃的啊,給點玩具啊,鼓勵我好好學,有希望。

王魯湘:沒想到這孩子。

宋世義:一看,畫了一本這個圖,把裡面的那個圖全畫下來了。

王魯湘:全畫完了。

宋世義:藥沒背下來,結果把那圖全給畫下來了。

王魯湘:全畫下來了。

宋世義:家裡急了,給撕掉了。那時候爐子呀,往那一扔。燒了。

王魯湘:但是就是這樣也阻止不了你對美術的愛好。

宋世義:那是一種逆反,已經有逆反了。你讓我學,我越不學,你越不讓我幹,我越幹,後來看沒辦法,說讓他幹吧,讓他畫吧。

請點選輸入圖片描述

憑藉自己在美術方面的天賦以及老師的指點,宋世義如願進入了北京工藝美術學校雕刻專業進行學習。畫、學,如飢似渴地學,真像海綿吸水一樣,學知識、學文化、學繪畫技能。如果沒有一個堅實的美術功底是很難在玉雕這行裡闖出個名堂來的,從最初的懵懵懂懂,到現在成為一代玉雕名家,時間已經過去了五十多年。宋世義對玉雕的全部技藝、心法早已瞭然於胸。

請點選輸入圖片描述

宋世義:拿過來料以後,審議。瞭解這塊料,這個它的形狀、色彩,它的綹裂、髒,它的料性,它的透明度,做什麼合適,去怎麼做,怎麼剜髒遮綹,怎麼去設計,怎麼把這塊料充分地利用好,是吧。

王魯湘:對。

宋世義:很複雜的。

王魯湘:最關鍵的一個階段。

宋世義:很漫長,很關鍵的第一步。

王魯湘:有時候一塊料在那放好幾年,都議不出個結果來,是吧。

宋世義:所以這個階段呢是很重要的,需要你精煉,需要你去實踐。

王魯湘:包括對材料、材性的充分地熟悉。

宋世義:對,這個需要時間,需要去歷練,不是說一蹴而就的。

宋世義:這是議,繪呢就是繪畫,當時你決定做什麼了,做什麼,怎麼做,用什麼方法去做,用什麼形式去表達它,就需要你用你的繪畫把它畫在料上,這個環節也很重要。下一步就是琢,就是琢磨,就開始實施,進行雕刻,開始實戰。這個階段呢,也是非常漫長,而且非常艱苦,也非常需要你這種。

王魯湘:耐性。

宋世義:水平,剛我說的四心,耐性和恆心和這種匠心。做的過程當中呢,也能體現你的藝術修養,你的技藝水平和你對這個活的藝術的理解,所以這個也是也很重要一個環節。所以這個議、繪、琢這三個環節,哪個環節都非常重要。

王魯湘:每一個環節都帶著創造性在中間。

宋世義:對。

請點選輸入圖片描述

有一種說法,玉雕是古時四大苦行之一,不僅僅是因為雕玉技藝繁雜,更是因為每一件玉器華美的造型背後都耗費了琢玉人大量的精力和時間。在玉雕這條路上想成為一代大師沒有捷徑可循,全都要一步一步磨出來才行。

請點選輸入圖片描述

宋世義:當時這塊料(上圖 ↑ ↑ ↑)拿來以後呢,我也束手無策,也不知道做什麼。本來顏色並不鮮豔這個色層也不多,顏色很單調,很乏味,所以一直放著放著,兩三年。

王魯湘:兩三年和它朝夕相處,但就不知道怎麼辦。

宋世義:每天我看這塊料就琢磨,我說做什麼做什麼。後來我想了很多題材,都不合適,最後我就突然想到這個南方那種建築,就是古鎮。

王魯湘:對,江南古鎮。

請點選輸入圖片描述

宋世義:粉牆黛瓦,小橋流水。我說這個顏色和那個顏色很吻合,我就做這個吧。第一要考慮構圖。第二,考慮這料子大。另外要破料型,還要破料型。另外就是還要有層次,有景深。

王魯湘:有景深,對。

宋世義:而且還要這種曲徑通幽的感覺。裡面呢是這個亭子橋,然後這一個水巷,這一個小的街道。

王魯湘:對,等於都把那個瑪瑙的裡頭的這個所謂的纏絲的東西給巧妙地用上了。

請點選輸入圖片描述

宋世義:全部巧妙地用上了。就是顏色用的好。

王魯湘:顏色用的好。

宋世義:你要做別的題材。

王魯湘:做別的題材可能就不合適。

宋世義:絕對不行了,沒有這種價值。看了以後馬上心就靜下來了,給人一種世外桃源的感覺。

請點選輸入圖片描述

玉雕技藝有它的獨特性。籽料價格昂貴不說,其間還存在很多變化無常。雕玉的過程中,要不斷地隨著出現的顏色以及原料的狀態進行調整。

請點選輸入圖片描述

宋世義:有時候做著做著出現顏色了,或者出現毛病了,或者出現這個其它問題了,那你就得調整。

王魯湘:就得調整了。

宋世義:所以你越有經驗的人,你設計稿越順利。而且你做完的作品的那個效果和你的設計初衷是非常吻合的。

王魯湘:非常吻合的。

宋世義:這你有經驗,沒有經驗的人就是改來改去,修來修去,最後面目全非。也可能比原來好,大部分都不如原來的效果,靠你的經驗,靠你的智慧,靠你的時間的歷練,才能達到一個相當高的水平。

王魯湘:這些東西綜合起來,其實,就是我們說匠心。或者是匠,就是這種能力。

宋世義:對,這種能力,這種駕馭料的能力。

王魯湘:駕馭料的能力,駕馭工具的能力。

宋世義:你的理論修養,和你的造型能力,和你的實踐經驗,這都體現在你這件作品上。

請點選輸入圖片描述

在玉雕行內,我們經常聽到老師傅們說起一個詞:保料破型。這是琢玉人必備的素質,也是琢玉需要遵守的原則。小料大做,薄料厚做,剜髒遮綹,體現出好料的價值。如果不具備這點功夫,就絕不能成為一個玉雕大師。而在保料破型這個技藝上,最特別也最難的當屬以珊瑚為料的作品。

請點選輸入圖片描述

年輕時在專業院校的學習,加之日後多年經驗的積累,奠定了宋世義大師深厚的專業功底,培養了他淵雅的文化品味,形成了系統的美學理念。同時,年幼時跟隨家人一起接觸戲曲藝術的經歷,讓宋世義大師對戲曲產生了濃厚的興趣。甚至在他後來的玉雕生涯中,戲劇也一直深刻地影響著他的藝術風格,成為了他藝術生活中不可或缺的一部分。

請點選輸入圖片描述

宋世義:我經常講的,我說兩條腿,一條腿是京劇,一條腿是玉雕。支撐我走到今天,還將繼續走下去,一直到生命的終結,我不會放棄。

王魯湘:是,對。

宋世義:當然我的主業,我的職業是玉雕、美術、造型,但是我的愛好就是京劇,也是支撐我走到今天。所以我覺得我生活得很充實。而且感覺生活得很富有一種情調,有一種趣味,所以我總是保持心態很樂觀的。

請點選輸入圖片描述

梅蘭芳大師是宋世義一生崇拜的偶像。梅派藝術的博大精深、梅蘭芳大師的人文情懷和人格魅力凝聚成一種文化精神,無時無刻地影響著宋世義。

請點選輸入圖片描述

宋世義:梅派藝術,它是唱唸做打,它不突出哪個方面,都是很合理地在協調,成為一個完整的整體,所以梅派藝術它是一種綜合的藝術。它用中正平和的,符合中國傳統那種審美心理,中華這種審美心理。所以我的玉雕道路也是像梅派一樣中正平和,我不突出某方面,但是我的平衡地發展,協調地發展,你說我玉雕,什麼料,首先什麼料都做。第二,什麼題材都做。

王魯湘:什麼題材都做。

宋世義:山水人物花鳥動物,我都做,但是我不側重發展哪個方面,我不是做一角活。就跟梅大師似的,我青衣花旦,刀馬旦我都能演。我還能演得特別好。還不是一般的演員,是大家。我覺得這就是一種追求。

王魯湘:所以您的定位我覺得非常得有意思,第一,因為您是在北京,是北京玉雕,北京是全國的政治經濟文化的中心。所以它本身就是中正平和的一個集合體。然後呢,京劇中間的梅派藝術呢,又恰恰是京劇藝術中間的一個集合體,它體現的也是中正平和,以及這一個多元。

宋世義:完整的,科學的,就是把它的藝術功能都平衡,不突出某方面。所以這也是梅派藝術的特點,而且它又是中正平和,它不張揚。東西就是看著很平淡,實際上它有內涵很豐富的。這個自然大方,這個雍容華貴,這種樸實,這種甜美,這是它的特點。所以我的藝術,我玉雕的藝術追求就像梅派藝術那麼追求一樣,所以這是我學藝京劇對我的專業的幫助。

自古以來中國玉雕界便有南工和北工之分。發展演變至今也被稱作南派、北派。南派玉雕細膩精巧,以把玩小件居多,而北派則端莊大氣,以陳設重器為主。兩大玉雕流派雖風格各異,卻又殊途同歸,皆是將玉器的豐富多彩、賞心悅目展現給世人。成長於北京的宋世義,正是北派玉雕的頂級大師。

請點選輸入圖片描述

請點選輸入圖片描述

宋世義:因為玉雕它是分為有幾個歷史階段,有一個禮玉階段,這個祭祀,到皇玉,皇家壟斷,然後再到走向民間。這過程呢,所以北京一直就是,在明以後一直就是中國的玉雕中心。

王魯湘:是的。

宋世義:雖然說有些能工巧匠是從南方調來的,揚州蘇州一帶調來的,但是他集中在北京,北京是文化中心、政治中心,所以北京的這個玉雕,它是一種代表皇家氣派的。這種宮廷氛圍的,它是大氣、雄輝。

王魯湘:料大、料好。

宋世義:凝重,這種有很厚的這種文化底蘊和這種宮廷氣派,造就北京這種對玉雕的這種格調吧,這種欣賞水平,對玉雕這種藝術要求它已經根深蒂固了。

請點選輸入圖片描述

南方呢,有的是原料產地,有的是經濟比較發達,南方人就是很秀氣,心靈手巧,很聰明。為了保這活的精,他就把好料次料可以都去掉,我就取這一點,所以南方的東西就是小巧,玲瓏剔透,精緻。

請點選輸入圖片描述

近年來,宋世義大師也不再僅僅拘泥於大件玉器的雕磨,慢慢轉變觀念和思路,手下開始漸漸出現一些小件的玉器。把玩,掛件,小牌子,這些精巧的玉雕中,也都融入了宋世義獨有的風格。

請點選輸入圖片描述

傳承文化,教授技藝,是玉雕師伴隨著琢玉過程中,需要完成的使命。玉文化的傳承和發展,離不開玉雕師的代代相傳。對此,宋世義感慨說,以前社會上普遍有一個認識誤區,認為如果孩子學習不好,家境又差,那就送去磨玉。事實上,做玉雕非常需要學問作支撐,宋大師教授的徒弟有的是在工廠裡便跟在身邊的學徒,也有藝術院校畢業的學生。宋大師對於技藝的傳承也遵循玉雕要因材施藝的道理,教授徒弟也做到因材施教,不拘一格,讓他們自由發揮自己的藝術才華。與玉石相伴50餘載,宋世義用歲月打磨著玉器使之奪目光亮,玉器也滲透進了他的生活,照亮了他的琢玉時光。

請點選輸入圖片描述

編輯:王竹、蒙小度

責任編輯:

Reference:微旅行

看更多!請加入我們的粉絲團

轉載請附文章網址

不可錯過的話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