健康

【引言】醫改連環問:為什麼要改?應該改什麼?⑤

【引言】醫改連環問:為什麼要改?應該改什麼?⑤

——《中國新醫改 現實與出路》連載之十

圍繞著健康和效率,有幾個值得我們考慮的問題:

第一,這個效率不是單純的醫學技術問題,而是一個管理問題。

要想提升效率首先要遇到的一個問題是公立醫院改革。現在80%的醫療資源【參見人民網:《衛生部部長陳竺:80%優質醫療資源在城市》】和90%的診療量【根據衛生部《2010年我國衛生事業發展統計公報》,2010年我國公立醫院診療人次達18.7億人次(佔醫院總數的91.7%),民營醫院1.7億人次(佔醫院總數的8.3%)】是由公立醫院來提供的,而這些公立醫院是在計劃體制之下演變過來的,如何去調整、改革和完善相關政策,讓公立醫院實至名歸?讓它們既能夠發揮公益作用、又能夠擔當維護居民健康、發揮教學科研示範、解決疑難病症的中堅作用?

也許有人會說:那我們改醫院就可以了,改了醫院不就把這個問題解決了麼?

我要說,改革公立醫院不光是醫院和醫生的事情,還是政府的事情。換句話說,要想讓公立醫院能夠在社會主義市場經濟環境下提供我們需要的、社會需要的、大家認為應該提供的服務,發揮這樣的作用,不光是醫院和醫生要有所作為,還有政府在新的環境和歷史條件下,如何管理醫院、如何定位醫院的問題。

從這個角度來講,可以說醫改是由“看病難、看病貴”這個社會問題引發的,大家在這個問題上看得很清楚,但是它的深層次問題是,我們要想把這個事情做好,就不得不標本兼治,不得不從根兒上說起,這裡面就有一個政府應該怎樣發揮作用,配置資源,怎樣去調控、去監管,以及政府自身管理的職能、方式、方法轉變的問題。

還有一個就是我們要解決效率問題,那就得有效管理,就必須要改革。追根溯源,醫改這個事情和政府如何施政是密切相關的。

第二個問題是健康。

人人都希望有個健康的身體,我們逢年過節都要祝福別人身體健康,恐怕沒有人說祝福別人“藥費可以足額報銷”的。

為什麼?因為大家都知道“有什麼不要有病”這個理兒。

醫改之所以複雜,是因為這不是一個簡單的醫療問題,科學研究表明,影響人的健康的有四類因素:

第一個是遺傳因素,醫學上已經證明很多疾病是帶有遺傳性質的,而目前從醫學技術發展來說,可以作一些遺傳學上的診斷和預測,但是沒有辦法完全改變基因。也就是說針對遺傳問題可以有一些應對之策,但是不可能完全解決遺傳問題。這個因素不用多考慮。

第二項是環境因素,就是我們身處的社會環境和自然環境。也就是說,你健康與否和你每天工作生活所接觸的人和事以及空間環境是有直接關係的。有人說,生產香醋的工廠裡面的工人沒有感冒的;反過來,很多農民工得塵肺病,也是因為在一些勞動保護不好的環境下工作造成的。所以這個道理大家應該知道。

第三項是人自身的生活習慣和行為。我們經常說,有些人得的病是吃出來的,確實不假。有些人有特殊的嗜好,比方說,抽菸喝酒。這些人們往往願意用極端例子來壯膽,說某某也喝酒怎麼很長壽?其實一個人是否健康是受很多的綜合因素加總來影響、來決定的。有些生活習慣是減分的,有些生活習慣是加分的。如果在你的生活習慣裡邊減分的很多加分的不多,那麼自然你的健康狀況所受到的威脅就越大;如果你減分項少加分項多,當然你就很容易健康長壽。所以我們往往拿別人的減分項來看,但是我們沒比別人的加分項,這就是為什麼有人說某某名人也抽菸、也喝酒但是活到了多少歲,但是忽略了人家進行的鍛鍊、人家那種毅力、那種精神境界是你所沒有的,而你只比人家抽的煙、喝的酒,所以這種情況下,你的身體健康狀況自然不太好。

第四項是醫療技術,這涉及能不能讓你在關鍵的時候起死回生,能不能把你的病治好。

這四大類因素,大致來說環境和行為的因素佔一半,除去遺傳因素,真正靠醫療技術解決健康問題的比重,連一半都不到。

所以我們真要想健康,就不是簡單的打針吃藥、去醫院看病的問題。如果想要健康,從個人來講,這四個因素當中除了遺傳之外的三個因素,是可以有所作為、應該注意的。

作為一個國家、作為一個地區、作為一個群體、作為一個居民,如果想要健康的話,就應嚴肅地考慮究竟影響我們健康的因素是什麼?我們要根據影響健康的因素來採取針對性的辦法,這樣才能提高我們的健康水平和生活質量。

值得一提的是,我們經常會說,我國人均預期壽命不斷增加,特別是新中國成立後有很大變化。

其實這裡面有一些因素新中國成立後和新中國成立前是不能放在一起相比的,因為新中國成立前的人均預期壽命短主要是受戰爭的影響,非正常死亡大量存在,一場戰役死傷幾十萬甚至上百萬人,當然沒法比了。

我們現在的人均壽命一直在增長,至少受這幾個因素影響:

第一個是社會安定了,我們沒有戰爭因素;

第二個是生活條件好了,現在我們吃的穿的和以前有天壤之別;

再一個是醫療條件好了,現在很多心腦血管疾病患者經過搶救又存活下來了。

但是要注意這種人均預期壽命的增長還不能簡單等同於我們身體健康了,換句話說,當年人均預期壽命沒有現在長,沒有現在人活的時間長,那麼是不是當時得高血壓、糖尿病、腫瘤的比現在多呢?未必。

所以,從這個角度來講,我們真正要追求的是壽命長並且患病率還要低,那才叫幸福的健康生活,或者叫有質量的健康生活,而不是說抱著“藥罐子”生活,靠藥物來維持,靠先進的醫學技術來維持生命而痛苦地生活著,這不是我們的追求。

最後我要說,要想解決終極問題,既要投的錢有效率,還要讓大家生活得健康,那麼這個改革可就不僅僅是怎麼樣讓醫院、讓醫生做點什麼,更重要的是我們怎麼樣去重新認識醫改,在認識醫改的過程中,還要調整政府自身的定位,如怎樣改進公共服務領域的管理、怎樣做好社會管理,怎樣動員全社會的力量、整合全社會資源來保證居民的健康等等。只有投入效率和健康水平提高了,我們才是屹立在世界東方的一個健康的民族,才與歷史上被說成“東亞病夫”的稱號徹底告別,才能顯示出我們這個國家、這個民族的強大。

畢竟,居民健康是一個國家、一個民族興旺和強大的根本所在。

引言 醫改連環問:為什麼要改 應該改什麼

一、公立醫院改革

三、醫療保險

四、公共衛生

參考文獻

後記

責任編輯:

Reference:健康生活

看更多!請加入我們的粉絲團

轉載請附文章網址

不可錯過的話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