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

【雅昌專稿】裡森畫廊:如何在全球鋪一張藝術的網

原標題:【雅昌專稿】裡森畫廊:如何在全球鋪一張藝術的網

▲現場圖,裡森畫廊展位,西岸藝術設計博覽會,2017

圖片由裡森畫廊提供

1967年,曾在斯萊德美術學院學習藝術的尼古拉斯·勞格斯戴爾在貝爾街開設了第一家裡森畫廊。畫廊舉辦的第一年,德里克·賈曼、小野洋子等先鋒藝術家就受邀參展,畫廊見證了卡爾·安德烈、唐納德·賈德、羅伯特·雷曼等人的藝術生涯,也為其開闢了全球市場。如今,裡森旗下的藝術家名單可謂“豪華”:既有安尼施·卡普爾、朱利安·奧培等英國當代藝術家,也有來自亞洲的宮島達男、李禹煥艾未未和劉小東等。由名單可見,畫廊在全球鋪了一張藝術的“網”。

如今,裡森畫廊在倫敦和紐約有四個空間。過去幾年,裡森不斷探索亞洲市場:2009年起,畫廊開始參與藝術香港(香港巴塞爾前身);今年,畫廊聯手國內藝術機構,在中國推動了朱利安·奧培、瑞安·甘德的展覽。近日,畫廊支援藝術家丹·格雷厄姆在北京紅磚美術館舉辦首箇中國大型個展,此外,畫廊還參加了西岸藝術與設計博覽會。

展會期間,裡森畫廊創始人之子、全球總監亞歷克斯·羅格斯戴爾、裡森畫廊策展總監Greg Hilty、內容總監奧西安·沃德和雅昌藝術網分享了各自的工作體驗。短短的20分鐘裡,他們試圖說明裡森的獨特之處。而這些,肯定不是全部。

▲裡森畫廊全球總監Alex Logsdail. 攝影:JaSON Schmidt。

圖片由裡森畫廊提供

▲裡森畫廊策展總監Greg Hilty。圖片由裡森畫廊提供

對話亞歷克斯·羅格斯戴爾&Greg Hilty

雅昌藝術網:裡森畫廊是如何和上海西岸建立聯絡的?

亞歷克斯·羅格斯戴爾:去年,我們帶來藝術家哈龍·米爾扎的沉浸式聲光裝置藝術作品,參與了“ArtReview Asia Xiàn Chǎng”專案。在此期間,我們瞭解了西岸藝術與設計博覽會的成立背景,並知道它嚴選參展畫廊,因此和周鐵海先生溝通,今年決定正式參加展會。我們希望以群展的形式,讓中國的藏家和觀眾看到那些不怎麼在國內看到的藝術家和作品。

▲現場圖,裡森畫廊展位,西岸藝術設計博覽會,2017

圖片由裡森畫廊提供

雅昌藝術網:在選擇參展作品時,是否瞭解中國藏家的喜好?

亞歷克斯·羅格斯戴爾:我們的確試著瞭解中國藏家們最近喜歡哪些藝術家的作品。不過,選哪些藝術家參展,是綜合考慮後的結果。首先,我們想帶一些從未在中國展示過的藝術家的作品,他們可能不那麼有名,但我們認為這是中國藏家和觀眾瞭解他們的好機會。其次,我們在現場展示了丹·格雷厄姆的作品,格雷厄姆的個展正在北京紅磚美術館展出。另外,我們希望展示藝術家不同的一面,比如劉小東的繪畫非常有名,但不是所有人都瞭解他還是一位傑出的攝影人。總體而言,我們希望通過這次展示,讓觀眾看到裡森50年的藝術沉澱。

雅昌藝術網:裡森今年在國內推動了瑞安·甘德、朱利安·奧培的個展,此次推出丹·格雷厄姆的個展原因是什麼?

Greg Hilty:我們四年前就認識了閆士傑先生,當時就和他總體介紹了裡森畫廊,並也瞭解了紅磚美術館的定位。去年,紅磚美術館舉辦了文獻類大展 “溫普林中國前衛藝術檔案之八〇九〇年代”,在此期間,我們進一步介紹了一些正在代理的藝術家,其中就有丹·格雷厄姆。選擇格雷厄姆有兩個原因。一是他的作品始終圍繞建築展開,二是他的藝術實踐非常豐富。前幾天,我們開新聞釋出會的時候,還有人說格雷厄姆是個雕塑家(因為作品形態涉及建築),但他的作品同樣涉及影像和行為。因此,我們希望把他多元化的一面呈現在觀眾面前。

▲現場圖,裡森畫廊展位,西岸藝術設計博覽會,2017

圖片由裡森畫廊提供

雅昌藝術網:對於那些第一次見到格雷厄姆作品的觀眾,瞭解藝術家的入口在哪裡?

亞歷克斯·羅格斯戴爾:首先,格雷厄姆在1960年代做了一系列行為——事實上,那時,有相當一部分藝術家從行為開始各自的藝術生涯,因為,釋放身體讓他們和社會建立了聯絡,就如同現在很多人使用社交平臺做作品一樣。1970年代起,格雷厄姆開始創作“館”系列,這也是他最知名的系列。他並不是要做一個雕塑、一個建築,而是一件件綜合的作品。他的創作語言是幽默的,常常有孩子和他的作品互動,那些透明的材質讓人感到快樂。同時,格雷厄姆是一位音樂評論家,他的作品中常常能看到他獨特的審美和趣味。因此,“入口”有很多,需要觀眾慢慢品味

雅昌藝術網:裡森在第一個十年,挖掘了卡爾·安德烈、丹尼爾·布倫、唐納德·賈德、約翰·萊瑟姆等;第二個十年,挖掘了安尼施·卡普爾、施拉澤·赫什阿里及朱利安·奧培。近十年,也有科裡·阿肯吉爾、娜塔莉·杜爾伯格和漢斯·伯格、瑞安·甘德等。請問,裡森是如何判斷並選擇藝術家的?

亞歷克斯·羅格斯戴爾:我們始終關注傑出的藝術家,但若要我們給“傑出”下定義,恐怕很難。傑出是千人千面的。

Greg Hilty:每個時代的藝術家都會有一些共性。比如1960年代,一些藝術家們以行為開始,不管目的和表現方式有何不同,他們都有相似的時代烙印。不過,其中一些人會漸漸地發現新的方向,他們可能做出一些和他們同輩不一樣的作品,並將這種好奇心和新鮮感保持至今。可能這就是裡森想要找到藝術家。總體而言,畫廊是和藝術家一起成長的。

▲現場圖,裡森畫廊展位,西岸藝術設計博覽會,2017

圖片由裡森畫廊提供

雅昌藝術網:裡森的運營方式有哪些?裡森成功的祕訣是什麼?

亞歷克斯·羅格斯戴爾:裡森全方位地為我們的藝術家提供機會。我們在全球傳播藝術,讓我們的藝術家和世界連線起來。為了達到這個目標,需要我們做好每一項工作。一家畫廊如果只是純粹地出售作品,那它無法建立一張連線全球的網路,因此美育非常重要。

對話奧西安·沃德

雅昌藝術網:作為裡森畫廊內容總監,您主要的工作是?

奧西安·沃德:我要對畫廊所有的出版物、重要作品文件等內容負責。舉個例子,我今年最重要的工作之一是統籌五十週年紀念出版物《ARTIST | WORK | LISSON》。這本書以“A到Z”的順序整理了所有在裡森舉辦過個展的藝術家資訊,每一位都有簡短的文字說明,重點作品的配圖以及一些評論文章的摘錄。此外,書中還梳理了畫廊創始人尼古拉斯·勞格斯戴爾的明信片、散文,以及其他畫廊成員的文章。

為了完成這個任務,我需要“重讀”藝術家的創作歷史,確保把他們不同階段的重點作品客觀、清晰地介紹給讀者。我知道,裡森的藝術家很多,我不可能把所有作品都描述完整,但畫廊的確需要有人做這件事。畫廊和藝術家需要故事,我就是那個說故事的人。

▲Julian Opie, Bobby, 2016

© 裡森畫廊

雅昌藝術網:這個“故事”的主要內容有哪些?

奧西安·沃德:總的來說,有這幾點:我們要讓公眾知道,裡森是怎樣的畫廊?為什麼要舉辦這些藝術家的展覽?他們的作品有哪些看點?為什麼他們要這麼做(藝術)?

雅昌藝術網:落實到具體的工作內容上,您需要做哪些工作?

奧西安·沃德:舉個例子,如果我們要為藝術家做美術館級別的展覽,那在合作期間,我需要撰寫藝術家的相關文章——在英國,一些美術館只有幾位員工,有的甚至沒有媒體部——作為一個為藝術家提供全方位服務的畫廊,我們可以為合作機構提供各種相關的宣傳資料,以確保專案的順利進行。當然,我們提供內容的同時,並不強制性地要求對方按照我們的意願去推廣,這只是一種參考。

▲Liu Xiaodong, Time, 2014

©裡森畫廊

雅昌藝術網:在加入裡森前,您是媒體人,也是藝術評論家,您當時為何選擇加入裡森?從客觀報道到有偏重地宣傳藝術家,您怎麼看待媒體人的身份轉型?

奧西安·沃德:我一直認為,即便世界上只有一部分人買得起昂貴的作品,但當代藝術不該只屬於精英階層,它屬於每個觀眾。抱著這個想法,我加入了裡森畫廊。

做記者時,我們不寫學術論文,而是直接告訴讀者“這個展覽裡有什麼,它為什麼好或者糟糕?”在畫廊工作也是這樣,我希望每一位觀眾進入畫廊後,能不拒絕當代藝術,能瞭解藝術家正在做什麼。因此,我不會把藝術品描述得複雜難懂,我只會寫,這件作品是什麼意思?它好在哪裡?它可能和你有哪些聯絡?一旦觀眾願意接受這些資訊,我再引入長篇的理論依據,從學術角度分析作品的價值。這樣,他們能夠了解更多。畫廊不應只是銷售作品的場所,作品需要被瞭解、被討論,而一個好內容可以讓多方進行互動。

雅昌藝術網:從客觀報道到有責任地宣傳藝術家,您怎麼看待媒體人的身份轉型?

奧西安·沃德:加入裡森並不會改變我個人對作品的觀點。我還是一個說故事的人。我並不僅是為商業目的而宣傳藝術家,我也願意真誠地分享作品有趣的一面。

▲Dan Graham

Model for Triangular Pavilion with Shoji Screen, 1990

Aluminium, glass and maple wood

87 x 87.5 x 76 cm

34 2/8 x 34 4/8 x 29 7/8 in

雅昌藝術網:您如何看待中國的藝術市場?裡森畫廊在中國市場中有哪些空間?

奧西安·沃德:幾乎所有的中國藏家都是從收藏中國當代藝術開始成長的。現在,他們已經非常熟悉劉小東和艾未未,並且期待看到一些新的面孔。因此,我們會把更多精力投入在西方藝術家的中國首展上。今年,我們在中國推動了瑞安·甘德、朱利安·奧培以及正在展出的丹·格雷厄姆個展,我們這麼做的原因不是想讓中國藏家迅速地購買西方當代藝術,而是給所有觀眾一個與西方前沿藝術對話的機會。

作者:彭菲

編輯:陶一博

責任編輯:

Reference:大中國

看更多!請加入我們的粉絲團

轉載請附文章網址

不可錯過的話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