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事

他不顧一切跳下河救落水男孩,送院後還付醫藥費,卻被男孩親屬「誣告敲詐」氣得要命!半個月後得到如此回報!

肖亮路過河邊時,聽到有人喊:「救命呀!有人落水了。」

他連忙尋著聲音跑過去,見落水的是一個男孩,離岸邊不遠,也不算近,有人找來木棍,也有人往水裡扔繩子,可就是沒人跳下去救。

眼瞅著孩子就快不行了,肖亮也顧不上細想,扔下包就跳了下去。其實他那點狗爬的水性,也就夠自己撲騰幾下的,救人還真有些費勁。

(示意圖)

喝了好幾口水,總算把孩子拉了回來,岸上的人七手八腳把他倆拽了上來。 

 

男孩已經呼吸微弱,有人叫了救護車,醫生做了些簡單的急救後,把人抬上了車,有人勸肖亮也去醫院檢查一下,於是,他也被推上了車。

 

到了醫院,不知怎麼著他就成了病人家屬,被醫生護士支來支的,還墊付了一筆的醫藥費。

晚上,落水的男孩終於醒了,肖亮問他家人的電話,男孩說了一個。肖亮打過去,許久,才有人接。一個男人的聲音,對方一聽孩子的事,說:「是嗎?我現在回不去,你救人救到底,幫我把醫藥費也掏了吧!」

說完,對方就掛了,再打就關機了。 

 

肖亮愣了好一會兒,這什麼人呀!他看了看床上的男孩,問:「你叫什麼?幾歲了?」

 

男孩的臉上看不出表情,淡淡地說:「田小遠,十一歲。」

「哦,田小遠同學,你還有別的電話嗎?比如媽媽,或是爺爺奶奶的。」田小遠搖了搖頭。

 

肖亮看了看表,這樣下去也不是辦法。原本今天是要見一個重要客戶的,看來生意又要泡湯了。 

肖亮自已開了一家製衣廠,投資不小,做工也精緻,可銷量卻一直上不去,如果再這樣下去,是離破產不遠了。

 

忙活了半天,肚子早就餓了,他問田小遠想吃什麼,田小遠說炸雞,肖亮說:「你現在還不能吃這些,我幫你買些粥吧!」

田小遠失望:「那你問我幹嘛!」

 

在出去買飯的路上,他又給男孩的父親打電話,通了。可還沒等他說話,對方先說了:「你說你救了小遠,誰能證明?我懷疑是你把他推下去的,給我五萬錢精神損失費,否則我告你謀殺。 」聲音有些低沉,跟之前的比似乎不太一樣。

 

不過,肖亮並沒聽出來,他氣得差點把手機摔了。 

本打算一走了之,可一想到那男孩又有些不忍,攤上這樣的家長,孩子也夠可憐的。回到醫院,他想讓田小遠直接跟他父親聯繫,可惜對方又關機了。

 

 

(示意圖)

夜裡田小遠發起了高燒,肖亮跟著折騰了一宿,天快亮時才趴在床上睡了一會兒。

因為發燒一直反反覆覆的,田小遠在醫院住了三天,肖亮只得陪了三天,這三天裡,他想盡了辦法讓男孩聯繫家人,可男孩就是不肯,問家在哪兒也不說。

 

出院時,肖亮為難了,難不成要帶他回自己家?可就在他不知怎麼辦的時候,手機響了,一個陌生又有些熟悉的號碼,他連忙接聽,對方的聲音急切:「你是不是真的跟田小遠在一起?」

肖亮一聽氣樂了:「我給你打了無數個電話,先說好了,我可沒錢賠你精神損失費。」

 

 

「什麼意思,能不能讓我兒子接下電話。」肖亮把手機交給了田小遠,自己則識趣地躲開了。

幾分鐘後,田小遠過來把手機還他,說:「我爸爸一會兒來接我。我會讓他把住院費還給你的。」這孩子真懂事,肖亮笑著摸了摸田小遠的頭。

看到田小遠的父親,肖亮才知道這田小遠竟是富二代,而且是任性的富二代,因討厭後媽,偷偷從寄宿學校跑出來去河邊玩,不小心掉到了河裡。

 

(示意圖)

 

由於同學幫著隱瞞,學校三天後才發現人不見了,通知了家裡。

可能是家裡太有錢了,經常接到些莫名其妙的電話,他父親以為又是誰的鬧劇,便沒往心裡去。而第二次乾脆把電話交給了秘書接聽。

事情解決了,又拿回了墊付的住院費。肖亮一身輕鬆。

好運接踵而來,半個月後,田小遠的父親不知怎麼得知了肖亮工廠的困境,給他送來了百萬的訂單,田家的連鎖酒店每年都要為員工定製工作服,還有大批的床單被罩。

 

田小遠的父親說這只是個開始,以後他還會介紹更多的朋友過來……

 

 

Reference:

看更多!請加入我們的粉絲團

轉載請附文章網址

不可錯過的話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