汽車

我國新能源汽車版圖解讀:東部是大戶/西部剛啟程

2017年新能源車如同井噴式發展,無論是傳統車企還是一眾造車新勢力,都將新能源車當做一種展示自身能力的手段。而正是因為這樣,我國的新能源造車運動開始陸續上演,同時隨著更多資本的介入,這場造車運動也逐漸走向了“高潮”。

於是乎,我國的新能源汽車版圖也逐漸變得更為清晰,曾經認為背靠大樹好乘涼,諸多新能源造車勢力扎堆,導致了在中國版圖內新能源工廠分佈極其不平均,老牌工業區以及很多一二線城市還是車企首選。

但是隨著新能源汽車行業的不斷髮展,車企選址也不在拘泥於老牌地區,轉而將目光轉向了一些三四線城市。本文來聊聊我國的新能源汽車版圖,看看到底會呈現出什麼樣的格局。

傳統新能源車企:往三四線城市轉移

對於傳統車企,他們基本上可以算是各自地區的標誌性企業,不過在標誌之餘,也會面臨諸多問題,包括了產能問題、運輸成本問題等等,所以說建立新的整車工廠也就勢在必行。

但是在建新工廠的時候,又會面臨一些新的問題,對於工廠選址也是需要進行多方面考量,連同建設成本、人工成本、運輸成本等等都要計算在內,所以也就造成了眾多傳統車企在選址建廠的時候,從較大城市向一些三四線城市轉移。

而在三四線城市建廠,除了對車企是一個降低成本的好方法,同時對於所在城市本身,也能夠在工廠的帶動下,提升地方經濟,所以對於雙方來說,何樂而不為呢。

新興新能源車企:東南沿海是首選

對於一些新興的新能源車企,他們之中的絕大多數選擇了在我國東南沿海的二三線城市建立整車工廠。對於這些車企來說,地方經濟仍然是必不可少的因素,同時該地區也需要沒有標誌性車企的存在,這樣也就為這些新興新能源車企的存在奠定了基礎。

像雲度選擇福建莆田、愛馳億維選擇江西上饒、遊俠汽車選擇浙江湖州、小鵬汽車選擇廣東肇慶都是屬於此類範疇。同時,所在地政府也勢必會給予這些車企以大力扶持,對於這些車企來說,絕對會是事半功倍的結果。

而蔚來汽車則是走了一條不同的路,他們選擇與江淮合作生產,這樣則可以最大限度的降低建廠生產為企業本身壓力,同時也能夠保證出品質量,並且還能夠借鑑江淮在新能源領域的經驗。這樣的合作模式有點兒像外資企業和國內企業合作生產的路子。

合資/外資企業:外企跟著國企走

為了應對2018年就要開始施行的雙積分政策,很多國外車企紛紛開始跟國內優勢新能源車企進行合作。最早傳出合作訊息的是大眾以及江淮,隨後戴姆勒和北汽也在同一天簽署了合作意向,福特和眾泰也在確認了合作。

而按照外企與國企的合作意向,無論是江淮大眾選擇合肥、北汽戴姆勒選擇北京,還是眾泰福特選擇在浙江,他們都無一例外的選擇了在合資國企所在地進行投資建設,而這樣的做法也可以看做是近水樓臺先得月,不管是像江淮大眾一樣生產第三品牌電動車,還是像北汽和戴姆勒一樣生產賓士品牌電動車,也都會免去一些不必要的麻煩,從而做到最快速的投入建設和生產。

東部仍然是熱門,西部也要開發

即便現階段是有很多車企將工廠選址在了西部,但是車企分佈仍然是東部佔了絕大部分,西部除了四川重慶之外,也很少會有車企的存在。

而這樣的狀況,更多的還是歷史遺留問題,東部經濟發展本來就早西部很多年,早些年發展工業的時候,誕生了一汽和二汽,隨後依託於經濟的發展,又有北汽、上汽、廣汽等地方性車企,再往後越來越多車企陸續出現,但是相對集中,基本上就是東北華北一片、長三角一片、珠三角一片,而這三塊區域,也確實是國內經濟發展最好的地方。

但是隨著車企數量的不斷增加,東部地區的車企也逐漸趨於飽和,可選擇建廠生產的餘地也越來越小,如何利用西部的大片開闊地,也就成了車企需要考量的事情。而對於新能源車企來說,現在已經有部分車企開始涉足西部,像吉利在西安、知豆在蘭州建廠,都是會進行新能源整車生產。

而隨著日後東部地區選址建廠的難度增加,也許還會加上人工成本的不斷提升,相信在未來,會有越來越多的車企會將選址重心放在西部地區。

總結

從目前狀況來看,傳統車企除了自身總部所在地之外,也在逐步佔據著一些非一線城市,新興新能源車企則是將目光瞄準了一線及準一線城市周邊的地區。

還是很少有車企將建廠首選選擇在西部地區,所以按照現有格局,即便是將來有再多的新能源車企湧入,東強西弱的格局也不會發生任何變化,只能說因為東部地區數量增加,導致選址難度加大,使得車企選址建廠重心將會逐步往西部轉移,但是那也只是逐步縮小差距而已,也不會改變根本的情況。

Reference:Man's Daily

看更多!請加入我們的粉絲團

轉載請附文章網址

不可錯過的話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