汽車

連丟六車化悲憤為力量,摩友造防盜地錨鎖只盼天下無賊

正文共:5681 字 15 圖

預計閱讀時間: 15 分鐘

讓我們重新認識車鎖

目前中國的摩托車盜搶險(商業險)仍是一個不健全的產業,由於車輛被盜率居高不下,以前任何保險公司都不敢開設摩托車盜搶險這種產品,兩個字概括——怕賠。

近年來大貿摩托車的銷量突飛猛進,有些精明的保險公司看上了這塊“未標之地”紛紛搶注起來,爭先恐後地推廣大貿摩托盜搶險的業務。可是和汽車盜搶險比較,這些摩托車盜搶險不算厚道,每年接近百分之十的保險費用讓那些用“小金庫”購買大貿車的車主們無所適從,本來好不容易攢夠了幾萬元的車錢,為了保險每年還要付出大幾千元的費用,頭疼。

有些摩友會把這筆可觀的保險費升級鎖具,碟鎖、鏈鎖、GPS、報警器,能用的統統用上,這麼看來,把錢全花在鎖具上也是一種明智的選擇。

就我本人以前而言,也是這樣認為的,因為以往那些被盜車輛大多都是被裝上金盃抬走,我們總是諷刺那些粗心大意不用鏈鎖的車主,“不鎖在固定物上就等於是給賊送車!”這個真理頗有些說服力,也能總讓我們站得住腳。可當我們走訪、瞭解了更多摩托車失主後,發現鎖這個東西並不是越多越安全,多餘的鎖具只能拖延盜車賊的作案時間罷了,可賊的作案手段,有時簡直比你自己用鑰匙開鎖還快!

講一個我身邊的一個例項吧。

一位寶馬拿鐵的車主在鎖具上可謂不惜血本,常規該有的鎖就不說了,就說說他那兩條鏈鎖。進口產品、價格不菲,而且防盜等級非常之高,還買了兩條,為啥?前後輪各一把。他家地庫停車位也出奇,靠牆有兩根碗口粗的水管,正好相當於摩托車軸距,於是每個車輪各一把鏈鎖,再穿過小區物業的水管……固若金湯。

就鎖成這樣也被偷了,拿鐵車主說看了監控視訊才知道賊有多專業,前後也就兩三分鐘不到,車就上了金盃了。

可這車也鎖在固定物上了啊,怎麼還不保險呢?

原來偷車賊們用上了液壓鉗,也就是比大力鉗力道更大的鐵鉗,用一個小號千斤頂代替人工,三下五除二,手腕粗的鏈條就被應聲截斷了。此時,什麼技術開鎖都靠邊站吧,還是暴力解決更省事。

也不難理解,寶馬拿鐵早就被賊盯上了!

人家賊既然能組團過來偷車,肯定確定這鏈條能被截斷,除非這鏈鎖用了什麼金頂星奈米材料鋼化鐵,否則賊只要看兩眼就知道您這鎖結不結實。換句話講,咱們能買到的最高等級的摩托車鎖,賊肯定也買了,沒準在家裡反覆練習多少回了,要沒點兒“真本事”能出來行走江湖嗎?

再說說現在最火的GPS防盜器,也沒想象中的那麼保險。

據說用訊號遮蔽器就能阻止GPS發射報警訊號,這個監控探頭拍不到,咱們無法求證,但是可以確定的是,就算用GPS找回車輛,車主多半也不想要了。

朋友的朋友的寶馬K16被盜,通過GPS苦苦追尋終於在物流站找到了,可車已經被慘無人道地折磨了一番,各種零件被拆的七零八落,包板外殼全部被磨壞蹭花,車輛髒兮兮還散發著臭味,也不知道這幾天是放在哪裡度過的。

可想而知,最後那臺K16還是被賣了二手……車主的心情可以理解,哪怕被修復的再好,可心裡還是十分膈應,好好的車被拆壞,愛車之人都無法接受,還不如買臺新的。

大部分的摩托車被盜案發生在凌晨。見過了這麼多的“分分合合”,總結起來就一句話:想永保安全,要麼破車、要麼好鎖。

破車是不可能了,騎好車是咱們每個人的追求嘛,那有沒有好鎖呢?有!只是這個鎖你還買不到,或者說這個鎖的發明者跟賊打了多年的交道,已經不相信市面上任何一把鎖了,於是他就自己研發製造了一種鎖。

這就是本文要介紹的——地錨鎖

連丟六輛車,摩友憤然變鎖匠

這個有著誇張的外形的車鎖出自一位摩友之手,有著二十年摩托駕齡的侯工(侯工程師)迄今為止已經丟了六輛摩托車了。報案、追查、著急、上火……所有丟過車的摩友都懂。

關於丟過的那六輛車,侯工能滔滔不絕地給我們講述每輛的細節和軼事,可見丟車是一件多麼痛徹心扉的事,更痛的是還丟了六次之多!

起初侯工也是心灰意冷,只能是自認倒黴,汽車丟了都找不回來,更別說摩托車了。可是接二連三地痛失“心肝寶貝”讓他徹夜難眠,不服氣的侯工開始琢磨起如何與賊鬥智鬥勇。說來也巧,雖然從事的法律行業和造鎖貌似毫不沾邊,不過利益於侯工學生時代研讀的是機械設計類專業,幾十年沒碰過老本行,如今閉門造鎖,侯工也別有一番心得和我們分享。

“地錨鎖”只是一個暫定名稱,侯工把精力全都用在研發上面了,從沒想過給自己的“愛鎖”起名,這個隨隨便便起的名字十分恰當。鉚在地上的鎖,任憑多厲害的賊也無可奈何,真正的“氣死賊”。吹捧無用,侯工視地錨鎖為自己的親生,肯定誇讚有加,而我們這些外人不能全都信服,不看廣告只看療效。

療效很明顯,侯工自己騎的那輛“金鵬502”就是活生生的案例,一說到這件事侯工臉上立現滿滿的眉飛色舞。

就在幾個月前,那輛502險些失竊,萬幸的是有這臺技術已經更新到第四代的地錨鎖,成功地保住了愛車,沒有讓侯工丟失人生中第七輛摩托。

當時侯工帶著警察一行調看了地庫的監控錄影——好傢伙!四個人加一輛飢渴難耐的大金盃都沒能得手。錄影裡幾個賊圍著侯工那輛502團團亂轉卻找不到下手的位置,最後抄出撬棍打算暴力開鎖,很顯然他們低估了地錨鎖的威力。最終,車還是沒能偷走,賊不走空,金鵬502的尾箱被撬走了。

說到這裡,沉著冷靜理工氣質的侯工也忍不住笑了出來:“結實的地錨鎖甚至沒留下什麼痕跡,說實話要不是發現尾箱不翼而飛,我都不知道被偷車賊‘光顧’過呢!”

瞭解地錨鎖

地錨鎖很神奇,但是卻不神祕。結構非常簡單,外部是全鋼外殼,內部分別裝有接收控制部分與電機驅動部分,在兩者之間填充水泥,使整體結構密封牢固。可就是如此簡單的設計卻經歷了四個版本的大改,這其中小改就不計其數了,研發過程中的酸甜苦辣讓人一言難盡。

結構簡單,使用方法更簡單,開鎖時只需按下遙控器,前輪解除鎖定,就可以把車向後推出來,然後直接騎走就可以了,什麼都不用管。回家上鎖時把前輪垂直推入,再按一下遙控器,前輪就被鎖定了。

地錨鎖只有兩種前輪寬度,110和120,只要選對了尺寸,無論什麼輪胎都能輕鬆推入地錨鎖,鎖兩邊都做了圓滑倒角處理,不會磕壞輪胎。熟練掌握後完全可以騎著進去,侯工說他每天都是這樣鎖車,邊說邊給我們演示。

地錨鎖重達四五百斤,比摩托車還要沉,不用錨直接擱在地上都行,四面光滑,無處下手的設計縱使兩三個人也摸不起來。想要錨定也不難,鎖的底部預留有鉚釘孔洞,用膨脹螺栓打在地上可保一勞永逸。

強度令人折服,一釐米厚的鋼板打造,關鍵是從裡到外、從底到頂都是一致厚度的板材,沒有薄弱的地方。角磨機連續報廢了五個磨片才勉強開出一個口子。什麼?磨出了口子?不要緊,內部採用的是水泥填充,砂輪片切割不動。話說,這水泥也能抵禦氣焊切割,火焰碰石頭純屬自討苦吃。

另外鋼鐵水泥的結構讓地錨鎖天生自帶防水性,風吹雨淋不會造成任何故障,但地錨鎖被水浸泡肯定不行,其實只要水不沒過地鎖的一半高度就是安全的。

核心技術還在鎖上——沒有鎖孔,外部也沒有任何能夠開鎖的機械裝置,因為地錨鎖採用全遙控設計,避免了技術開鎖的可能。什麼?你說現在有一種黑科技可以在你鎖車時截獲密碼?那這遙控鑰匙豈不是要不保了?放心,侯工早已提供瞭解決方案,那就是使用滾動密碼。簡單地說,地錨鎖與遙控器的祕鑰是同步的,每秒鐘兩者的祕鑰同時更換數次,所以就算當時截獲了也是枉然,因為輪到偷車賊過去開鎖的時候,密碼早就換了。這種滾動密碼讓技術開鎖的機率低到無法統計(這個技術我們並不陌生,銀行U盾就是這樣的設計,是金融業早已成熟的加密技術,大可放心)。

為侯工製造密碼鎖的廠家勸說沒有必要做這麼嚴密的密碼鎖,生產除錯都很麻煩,成本也不低,可侯工卻堅持使用最高等級的防護技術,道理很簡單,造鎖麻煩,撬鎖更麻煩,把賊麻煩死,車才能安全。

兩側的擋板正好蓋住車軸,有了這個設計,以後再也不必害怕拆輪黨了。工具下不去,車軸也抽不出來,要想偷車只能拆前叉,可是那樣完全得不償失,盜賊鐵定會放棄。

關於地錨鎖的取電也有絕妙的設計。如果有條件可以接220V市電,或者從摩托車裡甩出12V電源,插頭安置在前叉附近。每次停車、取車都和地錨鎖上的電源線連線一下,此時用車內電瓶即可帶動電機開鎖或者解鎖,之後再拔掉接頭收納進地錨鎖裡面即可,電源線設計了擋板,把電源線順進去關上擋板可以避免人為破壞。另外地錨鎖內部也有電瓶倉,普通125的電瓶能夠滿足三個月的正常使用(每天開關六次),如果沒電可以將電瓶拆下充電,也可以在摩托車鎖車的一段時間內不拔掉電源線,用摩托車電瓶持續充電。另外電瓶倉也是安全設計,無法從電瓶倉撬鎖。

唯一擔心的是偷車賊無法得手會氣急敗壞地砸車,不過那就和地錨鎖沒有直接關係了,它已經完成了自己作為鎖具的使命。

以手藝人的堅持對摩友負責

從摩友到失主再到如今的工匠,侯工用事實告訴我們什麼叫“跨界精英”。樹挪死人挪活的道理我們總掛在嘴邊,可未曾真正付諸於行動,而侯工之所以能用實際行動證明自己,除了那不幸丟失的六輛摩托以外,還有著一股與賊鬥爭到底的不懈精神。

曾經,地錨鎖有過鎖後輪的設計,但是被侯工自己否決了,因為後輪的規格太多,無法普及;反觀前輪規格就很少,中大排量的摩托車常用的只有110與120兩種規格。於是地錨鎖就出現了兩種規格,適應不同前輪。

我有些不解:“為什麼非要嚴絲合縫呢?”

侯工表示:“以前也有過寬版設計,以適應各種寬度的前輪。但是斜歪的車身會讓‘別’住的前輪壓力增大,傷胎不說,還毀軸承、前叉等部件,只有車身完全直立,車輪的壓力才能達到最小,才是最理想的狀態。”

但是鎖舌的位置和探出長度到底要怎樣設計才能相容所有車型呢?每個廠家每個車型都稍有不同,資料越多,地錨鎖才能設計的越精確,這個精確不僅包含了輪胎寬度、輪轂厚度,也把碟盤尺寸、擋泥板高度一併統計。侯工為此詢遍了身邊的摩友,親自上門量尺寸,可畢竟車型覆蓋有限,於是輾轉跑遍了北京各大車行,把絕大部分車型的前輪尺寸都牢記於心。

地錨鎖交到車友手裡,不能因為尺寸不合適而退換,要做就要做到完美,尤其在地錨鎖的電控部件更是如此。產品核心在於主機板與電機,這電機用的是日本進口貨,國產有同型號效能相近的產品,但是使用壽命無法得到保障。地錨鎖內部是水泥灌注,如果電機壞掉是沒有修復的可能性的,想開啟只能破拆,可那樣鎖也就廢掉了。

也就是說侯工必須保證電機的可靠性,因為退回來他也無法維修,所以價格高昂壽命可靠的進口電機成為了唯一的選擇。主機板上的元器件和晶片都是同類產品裡最優秀的,要的就是省心,不能壞。

侯工保守地說,地錨鎖的使用壽命肯定要長於摩托車強制報廢的十三年。

如果真的遇到地錨鎖非人為損壞也不用擔心,把故障產品返廠就能換一個新的,其實也只能換新的,侯工這兒可沒有返廠維修過的產品,還是那句話,打不開修不了。

內部講究,外部用料也無比嚴苛。

總共幾米長的焊縫,如果用普通廉價鋼板會導致成品難以控制變形,焊接之前對的整整齊齊,焊接過後七扭八歪,唯有用價格高昂的冷軋鋼板才可將變形量控制在最低。

還有一點也能體現出侯工追求極致的工匠精神,那就是遙控鑰匙不可複製。

原廠可提供兩把鑰匙,如果全都丟了,那鎖就徹底廢了。侯工的解釋是,地錨鎖要做到絕對的安全,如果能配鑰匙那麼就留下了被撬鎖的漏洞,地錨鎖在出廠時寫進鎖和鑰匙的祕鑰不留底檔,直接刪除,神仙也配不了第二把鑰匙。

但是本人建議廠家可以留一份使用者檔案,以備不時之需,侯工也聽取了我們的意見。

還未上市的產品,邀你參與定價

如果您讀到這裡認為是一篇廣告貼也無妨,好產品需要好宣傳,摩托歐耶一直以來都在為摩友的丟車而憂心,所以我們願意把地錨鎖推薦給大家,以造福更多兩輪騎士。

侯工直言不諱地說,近兩年之所以把大量的時間和金錢花費在地錨鎖上,就是為了能防賊,能讓摩友車主們安心睡好覺。

鎖,就是這樣做的,願天下無賊。

關於定價,侯工沒有明說,不過侯工表示價格必須合情合理,必須站在摩友的角度考慮定價。侯工是個明白人,雖然地錨鎖已經申請國家專利,受到保護,但是國內假貨橫行,曾經有不少優秀產品毀於山寨貨,所以他希望地錨鎖的利潤不那麼高,可以變相地抑制山寨產品出現。因為所有的仿品都有兩個共同點,那就是銷量大和利潤高,耳機銷量低,但是極為暴利;球鞋利潤低,但是銷量特別高,所以在這兩個領域裡,假貨屢見不鮮,更不要說銷量特別高利潤特別大的鈔票了,所以才有人鋌而走險造假幣呢。

最後,如果您對地錨鎖感興趣的話,請大膽競猜價格吧,廠家很有可能會依據摩友們的出價範圍進行合理定價。

給地錨鎖定價:https://jinshuju.net/f/hbkWhe(複製連結,用瀏覽器開啟)

Reference:Man's Daily

看更多!請加入我們的粉絲團

轉載請附文章網址

不可錯過的話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