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妹

穿越歷史而來的流蘇,讓這個春天時髦到飄起~

流蘇在“黃金時代”成為潮流,又被賦予了波西米亞的流浪氣質,居然還與宗教和皇室有著緊密的關聯。神祕、高貴、自由、浪漫……被賦予了多重意義的它,穿越悠久歷史,在這個春天成為振奮人心的潮流熱點。

從王公顯貴到街頭巷尾

受到上世紀60年代末嬉皮士風格的影響,如今的人們談起“流蘇”,總是聯想到慵懶中帶有幾份叛逆感的浪子。但是追根溯源,它原本的樣子並不像如今我們印象當中那麼接地氣。

“Tzitzit” - 流蘇

流蘇的歷史可以追溯到遙遠的古以色列時期(大約公元前13世紀)。根據聖經舊約中的《出埃及記》記載,猶太民族領袖摩西受上帝耶和華指令,帶領被奴役的以色列人民逃離古埃及,前往應許之地“迦南地”(位於尼羅河到幼發拉底河之間)。《摩西五經》中規定所有以色列人在服飾底部的四角縫上流蘇,以表他們成為了耶和華的子民。由此,流蘇成為了神聖和聖潔的代名詞。至今,猶太教徒禱告時的披肩角落均縫有流蘇,並稱之為“Tzitzit”

Passementerie 珠飾協會流蘇裝飾品

然而從16世紀開始,它便不再僅限於宗教使用,而成為了貴族彰顯身份和地位的象徵。當時的法國成立了叫“Passementerie”的珠飾協會,加入此協會的藝術從業者們需要先經過為期7年的學徒時間。這些工匠製作許多手工藝裝飾品,但流蘇是其中的重中之重。

阿根廷貴族Gregory Las Heras肖像,畫家:Hise De Castro,19世紀

拿破崙時代,法國軍隊開始在肩章上使用流蘇以區分軍銜,稱之為吊穗肩章(Epaulette)。現在,法國、瑞典等不少國家的儀仗兵制服中,都能發現它華麗的身影。到了19世紀後半葉,隨著工業革命的爆發和社會的鉅變,流蘇從歐洲宮廷走向市井,逐漸成為商人炫耀身份的工具,從馬車到窗簾,他們恨不得在每個細節都縫上流蘇——就像今天的Logo一樣。

維多利亞時代的流蘇元素

到了英國維多利亞時代,流蘇已經成為了所有人都能佩戴的元素,無論是腰帶還是鞋履都用它來裝飾。在西方世界,這神祕的貴族元素漸漸的成為人見人愛的時髦,為20世紀璀璨奪目的潮流打下了基礎。

維多利亞時代的流蘇元素

見證奇蹟的時代

1918年~1929年即上世紀20年代美國經濟最繁榮的時期。美國作家弗朗西斯·斯科特·基·菲茨傑拉德(Francis Scott Key Fitzgerald)就曾在他著名的小說《了不起的蓋茨比》中如此描述那個紙醉金迷的年代:“這是一個奇蹟的時代,一個藝術的時代,一個揮金如土的時代,也是一個充滿嘲諷的時代。”

紙醉金迷的20年代 - 《了不起的蓋茨比》劇照

紙醉金迷的20年代 - 《了不起的蓋茨比》劇照

經濟大蕭條之前,隨著自由經濟的發展進入“咆哮的二十年代”,享樂主義氣氛瀰漫,人們拋棄了傳統價值觀,沉淪於舞會晚宴的日常與一夜暴富的“泡沫經濟”。美國人對時裝和藝術的關注越來越高,歐洲舊貴族的生活方式與衣著潮流也飄洋過海來到這片新大陸。

“Art Deco”裝飾風格標誌性建築 - 紐約克萊斯勒大廈

拜金主義的上世紀20年代,時裝發展可謂雍容華貴。風靡一時的“Art Deco”裝飾風格,將強調精湛別緻的理念注入時裝,進一步加速了華麗服飾的步調。

“Art Deco”裝飾風格

流蘇伴著亮片與鴕鳥毛,在風情妖嬈的爵士音樂中,以其與生俱來的律動感隨著舞步輕而易舉地吸引著人們的目光。黃金時代著名女星瓊·克勞馥(Joan Crawford)在其成名作《我們跳舞的女兒們》(Our Dancing Daughters)當中即展現了流蘇與音樂之間的完美配合,隨著步伐搖曳生姿,為她增添了女王般的氣場。

Joan Crawford在電影《我們跳舞的姑娘們》中的劇照

引領當時潮流的法國設計師保羅·波烈(Paul Poiret),他善於利用流蘇、羽毛和珍珠等等元素塑造獨特的風格,將異域文化融入時裝、令流蘇脫離了單調的華麗。

Paul Poiret於1908年的設計作品

Paul Poiret於1908年的設計作品

Paul Poiret於1908年的設計作品

強調高貴華麗風格的德國高階訂製設計師古斯塔夫·拜爾(Gustave Beer),在1919年設計了一襲銀色奢華禮服裙,流暢線條匹配精緻的銀絲流蘇,將當時追求鮮豔奪目的潮流展現的淋漓盡致。

Gustave Beer於1919年設計的銀絲流蘇禮服

法國設計師瑪德琳·薇歐奈(Madeleine Vionnet)則不屑於過眼雲煙似的潮流,她於1938年設計的晚禮服,在裸色的人造絲材質上以織線流蘇作為點綴,在不失華美的前提下,彰顯了女性優雅氣質。“衣服即身體”是Vionnet的名言,舒適的曲線和利落的剪裁,充分展現了其時裝理念。

Madeleine Vionnet於1983年設計的裸色流蘇晚禮服

不羈的浪子情懷

奢靡浮誇的生活隨著之後的經濟大蕭條和戰爭而消逝。轉眼到了上世紀六七十年代,華麗的流蘇轉而重新出現在了嬉皮士的身上。青年們因冷戰和動盪不安的政治而產生了對主流社會的抗拒,意圖尋找和平與自由的烏托邦——不羈的西部牛仔自然成為了他們所向往的形象之一,他們身上那些裝飾著流蘇的皮夾克和喇叭褲,也就被嬉皮士們一度奉為潮流。

被譽為“牛仔之王”的美國西部電影演員Roy Rogers

不過,牛仔的流蘇最初並不是什麼時尚的元素。從19世紀開始西部拓荒以來,這些在馬背上實現著美國夢的小夥子們,需要實用、耐磨又不浪費的衣服。起初只是因為不想浪費做衣服的邊角料,於是乾脆把這些本該被裁掉的部分剪成條狀用於裝飾。但也有另一說,認為流蘇便於雨水更快滑落,或在急需新的韁繩時可以隨手扯下作為“替補”。

《時尚芭莎》美國版時裝大片

無論究竟如何,作為最直觀的牛仔形象符號,流蘇逐漸被賦予了自由、不羈、勇敢的浪漫色彩。

《時尚芭莎》美國版時裝大片

2018春夏 - 最強流蘇季

隨著一股感性而柔和的女性氣質被重新被喚醒,不少品牌也開始將流蘇重新帶回T臺。今季Diane Von Furstenberg結合現代審美,打造了全新的70年代風格,全身大面積裝飾的流蘇完美綴落在絲綢裹身裙上,懷舊又嫵媚。

Diane Von Furstenberg 2018春夏系列

Diane Von Furstenberg 2018春夏系列 Close-Up

CALVIN KLEIN 205W39NYC用藍、紅、白色的粗糙繩線、奪目的銀線和棉線混合流蘇,演繹了懷有“美國夢”的靈魂,也強調了多元世界彼此融合的概念。

CALVIN KLEIN 205W39NYC 2018春夏系列

CALVIN KLEIN 205W39NYC 2018春夏系列 Close-Up

瀰漫著清新鄉間氣氛的Loewe則利用不規則的流蘇詮釋了自由散漫的旅行者的意境。設計師們打破沉悶又古老的框架,體驗多種文化與視覺語言的趣味。

Loewe 2018春夏系列

Loewe 2018春夏系列 Close-Up

編輯/Yoanna

文字/Duguun

圖片提供/東方IC、VCG

策劃:時尚芭莎時裝組

監製:於昆K'

微信編輯:包子

Reference:Man's Daily

看更多!請加入我們的粉絲團

轉載請附文章網址

不可錯過的話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