理財

13歲淘寶開店就賺了10萬,這位00後中日混血活得很精彩

今年即將18歲的Koki在日本富士山山腳下

Koki還沒滿18歲,父親是湖北人,母親是日本人,他在上海長大,會五國語言。13歲時,他就在淘寶開店賣日本組裝漁具。

文|木歌

知道Koki,是從一個做跨國教育內容創業的朋友發的一條朋友圈。

“我身邊的Koki即將18歲,會五國語言,13歲在淘寶開店,賣日本組裝漁具,賺了10萬塊;16歲參加美國十項全能學術競賽(科學,歷史,音樂等),獲得亞軍。非常有主見,今年放棄美國大學,提前錄取到紐約大學阿布扎比分校……!沒啥說的了,第一批00後走向國際。”

這段話引起了我的興趣。及至知道Koki是中日混血,愈發好奇。通過朋友我聯絡上了Koki,我們約在上海徐家彙地鐵站附近的一家星巴克見面。

1

Koki的全名叫Koki Ajiri,中文安尻(念Kao,第一聲)康輝。安尻(Ajiri)是母親的姓,父母只給他取了日本名字。根據父親給他的版本,因為媽媽和外公為他付出了很多,所以讓他隨母親的姓。

直到幾年前,Koki對自己的身份認同還是“生活在中國的日本小孩”——他出生在離東京兩小時火車的新潟鄉下,那是母親的故鄉;他拿日本護照、只有日本名字;在家裡,父母和他只用日語交流——除了父親對他發怒時,會甩出一串言辭激烈的中文。

Koki的父母相識於上世紀90年代的湖北。母親因為熱愛中國文化,來到黃崗一所日語培訓學校當老師;而出生於湖北鄉下的父親則是一個好學上進的青年,畢業後想學日語,去日本工作。父母師生戀後,一起回到母親的故鄉新潟打拼。Koki三歲的時候,父母又決定搬到上海尋找新的工作機會。

Koki長得眉清目秀,言談舉止中有著日本人的禮貌,但更象一個在西方教育中長大的ABC。他在交談中會不自覺地切換成純正的美式英語——他說他現在說的最流利的語言是英語。而這歸功於父母從小為他確立的國際化教育路線——Koki小學一到三年級是在上海的一所新加坡學校上的;從四年級開始到高中則一直在只招收外籍學生的上海中學國際部。

八年級(13歲)的時候,從商的父親建議他再學一門西班牙語。父親說,現在東南亞很火,下一個會是拉美。等你開始工作的時候,西班牙語就能派上用場了。

有語言天賦的Koki學得很快。三四個月後,他已經可以達到類似於託福60分的水平(總分120)。這時父親又做了一個大膽的決定,暑假把他一個人“扔”到西班牙住了兩個月。這個模式延續到第二年暑假。

15歲那年,已經能流利說西班牙語的Koki想,“為什麼不再學一門外語呢?”這次,他選擇了法語。父親表示贊同,“法語是歐盟的官方語言,是一門政治語言”,痛快地交了學費。於是,這一年的暑假,Koki又去法國生活了兩個月。

2

新潟縣位於日本本州島的中北部,瀕臨日本海。Koki小的時候,外公經常帶著他去海邊釣魚。

在日本釣魚,通常用的是路亞法——這種起源於歐美的釣魚方法用假餌釣魚,通過模仿弱小生物,如小魚、小蝦、昆蟲等,吸引大魚來攻擊。和傳統式的用真餌、坐在那裡靜等魚上鉤的方法不同,路亞釣法強調主動找魚,講究技巧,需要竿、餌、輪的綜合操作,整個過程是在做全身運動。

搬到上海後,去海邊釣魚是不可能了,好在居所外面有一個公園,裡面有一個比較大的湖,Koki會在那裡釣釣小金魚。

有一天,他驚喜地發現有人在裡面開始用路亞法釣魚了。原來公園管理處引進了可供路亞釣法的魚。於是,Koki上萬能的淘寶買了入門級(大約300元一套)的路亞漁竿。

那會,Koki剛上七年級(初一),功課還比較閒,就跟著大人們學。而他們偶爾也會帶著這個小傢伙開車去上海周邊釣,比如寧波。有時候,他需要大半夜3點就起床,搭這些大人們的車去外省釣魚。父母並沒有干涉他。“如果我想幹什麼,有充分理由的話,他們就會支援,讓我去做我喜歡的事情。”Koki說。

乘坐快艇的Koki在湖面上飛馳去釣魚

水平提高之後,Koki開始去上海的金沙江路漁具一條街挑選更高階的裝備。路亞釣竿和傳統漁竿截然不同,由竿、輪、釣線、假餌即仿生餌組成。它的主要配件包括了過線環、滑輪座、手柄、尾件、裝飾圈、掛鉤器等,需要非常精密的材料和製造技術。

Koki在漁具一條街發現,一個漁輪便宜的要賣500塊錢,貴的要四五千。賣家告訴他說這是來自日本的東西。好奇的Koki回家便上網查日文資料,查到了一家專門生產路亞釣竿零配件的日本公司。這家公司的規模不大,是一個工坊,但為日本最大的兩家漁具品牌提供改裝配件。而它的零售價格比在中國賣的市面價要便宜一半左右。

不到13歲的Koki從中嗅到了商機。他給這家日本工坊發郵件,表示想購買他們的產品,但人家沒理他,發了幾次後,他終於得到了回覆。剛開始,他做的是線下釣友的生意。對於這個小朋友向他們推銷生意,釣友們倒也不介意,因為他的貨源確實好。

Koki在路亞艇上除錯漁具

做成幾筆生意後,Koki看到了市場潛力,他決定——開一家淘寶店。當他向父親宣佈這一決定時,父親並沒有反對,相反,父親用讚許的口吻說,這傢伙有商業潛質,支援他嘗試一下,並給了5000塊錢的啟動資金。

Koki開始上網看視訊,自學怎麼開淘寶店,週末就坐在家裡琢磨網頁設計。整個過程全是一個人搞定。因為還未成年,他用父親的身份證註冊了網店,取名“餅乾路亞”。他解釋說,因為他的日文名字讀起來很象英文餅乾(cookie)的發音,他在QQ群裡的群友就給他起了這個名字。

雖小小年紀,但Koki展露出了相當的商業才能。他通過QQ的釣魚群及相關的網上論壇打廣告,不用花錢還可以精準定位。由於那家日本工坊在中國沒有代理商,據他了解,他應該是淘寶上唯一一家賣這家日本工坊商品的賣家。

Koki淘寶店裡銷售的改裝魚線輪,紅色的部分皆為改裝配件

因為是針對高階資深使用者,且客單價高——最便宜的680元,最貴的4680元,Koki並不需要做很多,最多的時候一個月也就15單。但這是一個利潤率很高的商品。因為單價高,Koki並不囤貨,而是等有客戶下單後,再去日本工坊的網站上訂貨。這種方式使他僅需要不多的資金就能保證週轉。

Koki用路亞釣到的鱸魚

在Koki看來,這個過程“充滿了樂趣”。他從中學到很多,不僅是如何做生意,更多的是人際交往的技能。買家並不知道他其實是個小孩,“我真真切切地在跟大人打交道,”他說。千牛上常常會有人跟他發信息:老闆老闆,這個東西多少錢。他說花在回覆客戶的時間上是最多的,有時候會二、三十條一起來。更有趣的部分是“全家總動員”:他是客服兼CEO,老爸是搬運工,老媽負責包裝、填快遞單子,跟快遞公司聯絡。一家三口忙得不亦樂乎。

他還記得有一次在西班牙學語言的時候,收到了旺旺買家訂單,他趕緊給遠在上海的媽媽打電話,讓她幫忙到日本工坊網站上訂一下貨。

16歲那年,因為功課繁忙,以及美國十項全能學術競賽佔用了大量業餘時間,實在顧不過來的Koki決定關閉經營了三年的“餅乾路亞”。他總共賺了10萬塊錢,雖然不算太多,但作為人生第一次做生意的經歷,Koki對自己的成績非常滿意。“我在做我喜歡的事情,把我喜歡的東西賣到中國,滿足了有需求的人。我很有成就感。”他總結說。

3

13歲似乎是Koki成長過程中的一個轉折點。這一年,他開始學西班牙語,開淘寶店;也是在這一年,他開始去一家日本人開的理髮店理髮,因為想保持自己的“日本”身份。

剛去的時候,高橋君問他:你想剪什麼樣的?這時候,Koki感到一陣恐慌,他發現他並不知道想剪的髮型用日語怎麼說。他用手指著自己的半邊腦袋,囁嚅著,卻說不出話來。他的身子不安地在椅子上左右搖動,最後吐出了一串英文。他和高橋君之間的尷尬氣氛在高橋君試圖用笨拙的英語來解釋時加劇了。

理髮店的遭遇讓Koki意識到,自己的身份認同並不像護照上的資訊那麼直接明瞭。四年後,他已經能夠面對自己多元的身份和文化。“我為什麼要那麼在意自己不夠‘日本’呢?”他反問自己。回頭去看,他逐漸意識到自己太專注於做一個“日本人”,而忽略了真實的自己——一個既有日本血統,也有中國血統,會說五門語言的“混合人”、“國際人”。

Koki在自己策劃的活動中發言

這也是他為什麼選擇美國紐約大學阿布扎比分校的原因。初建於2010年的阿布扎布分校是紐約大學的第一個海外分校,以通識教育為核心,坐落在阿拉伯聯合大公國首都阿布扎比的薩迪雅特島。阿聯酋政府提供了所有的建校和辦學資金,並給絕大部分錄取的學生提供全額獎學金及往返機票。公開資訊稱,該校每年全球招生350名,錄取率僅有4%,低於哈佛大學7%的錄取率,成為世界上最難進的學校之一。

“那個學校很特別,可以說的上是全球最國際化的學校了。1200個學生裡有86%的國際生和115個國家的學生們。”對於會五國語言的Koki來說,這是一個理想的選擇,可以放大他的優勢。他還記得面試的時候,屋子裡有摩洛哥人、墨西哥人、在莫三比克長大的南非人,都在說法語,讓他很興奮。

Koki在阿布扎比和50多個國家的候選人蔘加面試

他還沒有想好將來做什麼,也許會去聯合國,也許會回來創業。他並不急於知道答案。我們見面後的第二天,他便飛去東京休假一週。他說此前他到訪東京的時間加起來總共只有兩週,對它的瞭解非常少。所以他想去更多地瞭解這個城市,因為他知道,他未來的同學們一定會問起它。

責任編輯:

Reference:理財生活通

看更多!請加入我們的粉絲團

轉載請附文章網址

不可錯過的話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