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

家不是一個空間,而是一段時光。

路過我們生命的每個人,都參與了我們,並最終構成了我們本身。

——蔡崇達《皮囊》

每日意圖 Vol.1683

1

©Saul Leiter

從本質意義上,我們都是既失去家鄉而又無法抵達遠方的人。

——蔡崇達《皮囊》

2

©Christopher Dotson

每個人都已經過上不同的生活,不同的生活讓許多人在這個時空裡沒法相處在共同的狀態中,除非等彼此都老了,年邁再次抹去其他,構成我們每個人最重要的標誌,或許那時候的聚會才能成真。

——蔡崇達《皮囊》

3

©Thomas Kegler

也許我回來是為了在家鄉埋一滴眼淚,好讓我這一生也有鄉愁。

——電影《夜奔》

4

©Valentin Alexandrovich Serov

我們都知道了,母親要回的“家”,不是任何一個有郵遞區號、郵差找得到的家,她要回的“家”,不是空間,而是一段時光,在那個時光的籠罩裡,年幼的孩子正在追逐笑鬧、廚房裡正傳來煎魚的滋滋香氣、丈夫正從她身後捂著她的雙眼要她猜是誰、門外有人高喊“限時掛號拿印章來”……

——龍應臺《目送》

5

©Johan Messely

於是那天我們一直呆在老房子的花園裡,直到薄暮初上,連踢球都看不見了,我們在夕陽裡幸福的笑著,為一家人的團聚,母親和兒子,妻子和我們的女兒,無比珍視這風和日麗的天氣和以後的所有時光。隔壁的貓,滿天的星光注視著我們,注視著我們的盡情歡笑。

——託尼·帕金森《夫妻》

6

©Mike Johnson

我的親人們說我是個很冷的人,不是的,我把僅有的溫暖全給了你們。

——劉亮程《一個人的村莊》

7

©Igor Lihovidov

我們心靈深處始終存在的空虛感確是一種流放之感,一種明確清晰的情緒,一種焦心的回憶之箭,一種荒誕不經的妄想,不是妄想年光倒流就是相反地妄想時間飛逝。有時候我們讓自己陶醉於幻想境界,設想自己在愉快地等候親人回來的門鈴聲或樓梯上熟悉的腳步聲,再不然便是故意把火車不通的事忘掉,在平時乘傍晚快車來的旅客應該到家的時刻,趕回家中等候親人。

——阿爾貝·加繆《鼠疫》

獨立民謠

方磊《 臨客》

還記得你的歸鄉"綠皮車"之旅嗎?冰冷的車廂、擁擠的人群,還有那可以拉開的窗戶……

匆匆多少年華而去,匆匆多少臨客過往。“又過一年,我們卻依然在路上,依然繼續這場無所住的旅行。無論天上地下,無論你是誰,願我們都能在終點相見。”

臨客

一晃棉襖脫了又穿了一回

又絮了個兩層厚的棉被

又夢見某時某地大雪紛飛

又醒來了醒完再睡

一晃那充電寶的電又用沒

才發現時間咋打發都浪費

又來一趟擠不上去的輕軌

又重複一遍那早出晚歸

你在天上一呀一群人呀飛

我在路上一呀一個人呀追

低頭抬頭笑的美 無所謂

你不知道我是誰

一晃又在大綠皮車外排隊

又買了張不靠窗的座位

又假裝麼衣錦還鄉人富貴

又忘記了碌碌無為

一晃又家裡家外物是人非

又牛哄的離開頭也不回

又把你眼前苟且的垃圾堆

看成我遠方的錦繡山水

你在天上一呀一群人呀飛

我在路上一呀一個人呀追

低頭抬頭笑的美 無所謂

你不知道我是誰

一呀一群人呀飛

我在路上一呀一個人呀追

低頭抬頭笑的美 無所謂

你不知道我是誰

你在天上一呀一群人呀飛

我在路上一呀一個人呀追

扔在人堆兒裡笑的美 無所謂

我不知道你是誰

笑的是殊途同歸

責任編輯:

Reference:微旅行

看更多!請加入我們的粉絲團

轉載請附文章網址

不可錯過的話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