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

墨池CEO馮錯首談學書法,就不要在“洗臉盆裡扎猛子”(句句扎心)

學書法,就不要在“洗臉盆裡扎猛子”

文馮錯

坐井觀天,人人都避之不及,但誰能保證自己不是那個井底之蛙。不過今日看來,“坐井觀天”是一個相對概念。一個時代有一個時代的“井”,你無法逃脫,如麥哲倫、哥倫布之前,你就不知道海的那一邊還有個世界;哥白尼老師不殉道,即使那個時代最聰明的人也認為老子居住的地球是宇宙的中心……扯遠了,我們還是聊聊書法。

很多人學習書法,就像在“洗臉盆裡扎猛子”,自嗨。十幾年如一日,抱著二王歐顏虞柳,苦心孤詣,頭懸樑,錐刺股,一生也不知“右軍腳汗氣”啥滋味,到頭來垂垂老矣,把自己感動的稀里嘩啦,別人不為所動,只能感嘆“恨今人不知我”,抱憾終身。

其實吧,學書法,取法乎上,古人明擺著說了。什麼是上,我個人覺得首先是眼界,就是把那個“扎猛子的洗臉盆”給換了,廣闊天地,大有作為,一路向東,知有太平洋的存在,明其廣闊而有所行動;一路向北而去,喜馬拉雅山在前,高山仰止,知其高而後再上路,目標明確,不為路上的歪脖子樹擋住了前進的路,古人說得巧妙些,不畏浮雲遮蔽眼。

那話說回來,今日能在書法線上教育領域,讓你扔了洗臉盆而入海遨遊,身居高而小泰山的平臺,還有誰?這點自信,來自於在墨池的導師,學術自由,相容幷包,不論大小,言高為師,求同存異,囊括南北海外……

其次,如果你生在一個沒有網際網路的時代,你要視書法為真愛,並得到它,你得會哪些技能?

你得會盜墓,洛陽鏟常備於身,如鍾繇老師,得筆法何其難;你得身體好,會交際,會喝酒,你看懷素早年窮困,以芭蕉為紙,後面名滿長安,出入王公貴族之所,也要翻山越嶺,南下北上,日飲酒不輟,才有“素草”;你還得會裝孫子,師門長幼有序,祖師爺還在那呢,什麼時候輪上你出頭,做足夠的“孫子”才能有“當爺”的可能……有時候,你還得要求你的父母有點錢,古人說“”得墨跡兩三行便可名家”,說得是資料有限,沒銀子收藏你看不到啊……這些你不會,終究還是要回到洗臉盆裡扎猛子。

▲馮錯

今天不一樣了,咱別大半夜去盜筆法圖了,挺危險滴,咱也別吃著藥出去陪人喝酒了,挺傷肝滴;咱也別去到處拜師了,學高為師,一入師門深似海,那裡有你不懂的江湖;你也別攢了點銀子就去追求夢想,放飛自我了,大家都是有家的人,讓家人過得好點不行嗎,留原來十分之一的學費就夠;這些都不說了,咱來墨池不好嗎……

好吧,真不想廣而告之啥。過年了,70萬墨友人人都祝賀怕來不及,但是大家同在一池(不是洗臉盆),不說點啥又覺得空落落的,就說這麼多,祝大家新的一年在墨池中:新年快樂,生活快樂,工作快樂,書寫也快樂;萬事如意,房事快樂,書事也快樂!

【馮錯】

書法家、詩人、墨池CEO

責任編輯:

Reference:微旅行

看更多!請加入我們的粉絲團

轉載請附文章網址

不可錯過的話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