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

李煜:千古詞帝,用生命書寫千古絕唱!

李煜是南唐第三任皇帝,也是最後一位,歷史上人稱李後主。

李後主在書法、音樂、繪畫、詩詞歌賦上面都有很高的藝術造詣,尤其是他的詞,被譽為“千古詞帝”——詞中的皇帝,也算是詞界最高的讚譽了。

電視劇《問君能有幾多愁》劇照

今天,詩享課堂就和大家一起探討探討這位皇帝中的詞人。

01

李煜的詞繼承了晚唐以來溫庭筠、韋莊等花間派詞人的傳統,又受李璟、馮延巳等的影響。

他的詞分兩類:第一類為降宋之前的作品,寫的是宮廷的繁華和奢靡的生活,男歡和女愛的情感。

《玉樓春》

晚妝初了明肌雪,春殿嬪娥魚貫列。

鳳簫吹斷水雲間,重按霓裳歌遍徹。

臨春誰更飄香屑,醉拍闌干情味切。

歸時休放燭光紅,待踏馬蹄清夜月。

多少佳麗身影婀娜,肌膚如雪,魚貫行走在春殿之上,鳳簫吹奏如斷水雲閒般自在,重新排唱的霓裳歌,響徹在大殿四周,吹來的風都跟著一起醉了,直到人酒酣人醉,照熄了紅色的蠟燭,清冷的夜色下馬蹄都悠揚。

《菩薩蠻·之一》

花明月暗籠輕霧,

今宵好向郎邊去。

剗襪步香階,手提金縷鞋。

畫堂南畔見,一向偎人顫。

奴為出來難,教郎恣意憐。

這是李煜與小周後幽會的情景,那個溫情脈脈的美人,透過千古被留在了詩詞裡,詞中全是喜不自禁的歡喜意。

《一斛珠》

晚妝初過,

沉檀輕注些兒個。

向人微露丁香顆,

一曲清歌,暫引櫻桃破。

羅袖裛殘殷色可,

杯深旋被香醪涴。

繡床斜憑嬌無那,

爛嚼紅茸,笑向檀郎唾。

敢唾向帝王的女人,是被他寵愛到了什麼程度?

偌大的宮殿之中,三千佳麗的後宮,那時的李煜眼裡只有心愛的人和情感的事,他的詩詞裡絲毫沒有一個帝王應該有的雄壯與征伐。

沒有能力征服這個世界,註定要被這個世界所征服。大宋帝國的鐵蹄踏碎了李煜的夢,金陵高大的城牆也給不了他一個溫暖的安頓。

02

第二類是被俘之後,李煜以帝王之尊度過三年“日夕只以淚洗面”的囚禁生活,史書上說,趙光義多次強行把他的妃子小周後留宿於宮中,他最寵愛的妃子跟他一同受辱。

《相見歡·之一》

無言獨上西樓,月如鉤。

寂寞梧桐深院鎖清秋。

剪不斷,理還亂,是離愁。

別是一般滋味在心頭。

此刻,李煜筆下的一草一木都變得蕭條,滿目的冷冷清清,孤孤單單,再也沒有了原來的溫暖,全是寂寞冷清的離愁別緒,也是此刻他內心最真實的感受。

王國維說:“詞人之忠實,不獨對人事宜然。即對一草一木,亦須有忠實之意,否則所謂遊詞也。”

《相見歡·之二》

林花謝了春紅,太匆匆,

無奈朝來寒雨晚來風。

胭脂淚,相留醉,幾時重。

自是人生長恨水長東。

此刻的李煜恨的是什麼?恨春去匆匆,美好時光的短暫?還是恨自己把大好的江山拱手他人的悔?

王國維評價被囚之後的李煜的詞:“詞至李後主而眼界始大,感慨遂深,遂變憐工詞而為士大夫之詞。”

可以說開了詞界的先河,偉大的詞人李煜把皇帝做成了副業,把藝術做到了極致。故有詞雲:後主雖拙於治國,然在詞中猶不失為南面王!

《浪淘沙令》

簾外雨潺潺,春意闌珊。

羅衾不耐五更寒。

夢裡不知身是客,一晌貪歡。

獨自莫憑欄,無限江山。

別時容易見時難。

流水落花春去也,天上人間。

沈雄《古今詞話》後主前期詞作風格綺麗柔靡,還不脫“花間”習氣。國亡後在“日夕只以眼淚洗面”的軟禁生涯中,話到滄桑語始工。

03

王國維評詩人與閱歷的深淺區別時,這樣說道:“客觀之詩人,不可不多閱世。閱世愈深,則材料愈豐富,愈變化,《水滸傳》、《紅樓夢》之作者是也。主觀詩人,不必多閱世。閱世愈淺,則性情愈真,李後主是也。”

可真正是有真知灼見的一個人。

《虞美人》

春花秋月何時了?

往事知多少。

小樓昨夜又東風,

故國不堪回首月明中。

雕欄玉砌應猶在,

只是朱顏改。

問君能有幾多愁,

恰似一江春水向東流。

《虞美人》是李煜的絕唱,宋太宗看過這首詞立刻被激怒,立刻將他賜死。受盡屈辱,嚐盡辛酸,最後喝下宋太宗賜給他的藥毒而死。這首詞可以看作是他臨終前的絕命詞。

一代君王的得失功過都化作了煙塵,掩埋在了深深的歷史中,他的榮華變為幻影,他的屈辱也化為虛無,只有他的詩詞留下了他片刻的心情。

責任編輯:

Reference:微旅行

看更多!請加入我們的粉絲團

轉載請附文章網址

不可錯過的話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