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

女人是一個謎,謎底是......

尼采曾說:女人是一個謎,謎底就是生兒育女。謎底就真的這麼簡單嗎?

【書名】《婚姻如交易》(Marriage as a Trade) (1909)

【作者】[英]西塞莉·漢密爾頓(Cicely Hamilton)

【譯者】常培麗

譯者序言

如果你在憧憬純潔的愛情,如果你想追尋基於愛情的婚姻,如果你想更瞭解戀人的想法,如果你想給妻子無微不至的呵護,如果你想保持單身而害怕周圍人指指點點,如果你想更瞭解婚姻……《婚姻如交易》這部作品就值得一讀,它像一盞明燈,照亮婚姻生活中的陰影,給人以啟迪,發人深思。

作者西塞莉·漢密爾頓關注女性命運,真實再現了女性在婚姻生活中處於不平等地位的生活狀態。如何對待愛情、不是基於愛情的婚姻是否會幸福、婚姻生活中為何女性要屈從於男性……在這部作品裡,作者都給出了完美的闡釋。

女人要嫁就要嫁給愛情,沒有該結婚的年齡,只有該結婚的感情。作者通過剖析婚姻結構,探討很多女性進入婚姻的原因,並非是因為愛情,而是因為別的原因。女性在婚姻中處於不平等的地位,依附於男性,屈從於家庭。因此作者鼓勵女性解放思想,在婚姻中追求自由、平等的權利。這本書寫於1909年,一百多年過去了,作者在當時指出的社會問題現今依舊存在。現今社會中,女性的獨立平等意識已經逐漸增強,但人們依然會把女性在家料理家務,男性外出賺錢養家當作理所當然的事情。那麼,我們一直習以為常的事情就一定是合理的嗎?人們普遍認同的觀念就一定是正確的嗎?答案當然是否定的,因為任何時候,智者都不會崇尚教條主義。

筆者翻譯這本書的目的,一是鼓勵女性追求獨立,首先是經濟上的獨立,只有解決了生存問題,才能經營生活。若不實現經濟獨立,就需要在經濟上依附男性,那女性的奴性地位就不足為奇了。一旦女性實現了經濟獨立,就可以自由選擇愛情,而非為了麵包選擇一段感情。實現經濟獨立,是女性為自己爭取自由選擇權的前提。二是鼓勵女性追求自由,自由是幸福快樂的必要條件。很多女性在婚姻中的不幸福,是因為一直圍繞著丈夫、孩子和家庭轉而失去了自由。沒有了屬於自己的時間,放棄了自己的夢想和追求,難免很多女性會鬱鬱寡歡。女性有追求自由和夢想的權利,婚姻不應該是葬送夢想的墳墓。女性應樹立質疑精神,而非一味屈從所謂的權威。在此,筆者不是意圖製造爭端,挑起是非,而是就事論事,希望在社會不公平現象投擲的陰影下點亮一盞燭光,希望女性生活地自由、平等、快樂。

即使是進入婚姻,女性也不應該放棄自己的夢想或掩蓋自己的真實想法。當然,家庭生活中的家務勞動必定需要有人來做,但是為什麼會理所當然地優先考慮女性呢?那麼,家務勞動就應該由女性來做的嗎?為什麼人們普遍認為,女性比男性更應該在家做飯、洗衣和照看孩子呢?母親準備一日三餐及處理家務瑣事,家庭成員都已習以為常,但是我們就為什麼就當作理所當然了呢?母親做了那麼多家務,那麼孩子何曾因此崇拜或感激過母親呢?這些老生長談的問題瀰漫於生活的各個角落,但人們習慣了人云亦云,很少認真地思考過這個問題。首先,社會應該根除偏見,因為作為群居動物的人類,無法逃離社會這張大網。社會輿論會在無形中給人造成一種無法擺脫的壓力,很多人在社會輿論壓力下違背初衷,去做不願意做的事情。比如,大齡未婚女青年會因為怕一直被稱為“剩女”而匆匆結束自己的單身生活。可想而知,這樣的婚姻幸福的概率有多大?人們總是認為男性不喜歡能力比自己強的女人,應該顧全男性面子,迫於社會輿論壓力,很多女性也會選擇在家相夫教子而非全力追求夢想,這樣的例子在生活中屢見不鮮。女性附屬於家庭的觀念的存在本就不合理。

縱觀人類歷史長河,女性從小就被灌輸的觀念就是要賢良淑德,要有魅力,要顧家……社會給予女性的要求數不勝數,但是人生的目的不是為了婚姻,人生中還有很多其他美好的東西。在光怪陸離的凡塵俗世中,人生只有一次,與其凡事畏首畏尾,怕這怕那,何不大大方方地走這一遭呢?女性是時候應該從心而活了。

精彩段落

“愛,是男性的身外之物,而對於女性,卻是女性的全部存在。”

女人謀生不是為了得到一個丈夫,而得到丈夫常常是為了謀生。

如何吃飯,如何維持生計,這是女性和男性同樣面臨的問題。從生命伊始,別的需求和慾望都會接踵而來,但生命的第一個呼喚是要活下去。

要維持生命,就必須能夠獲得地球上的果實,不管是直接或是間接地。就農民而言,這個交換的過程是通過其他形式的勞動等價地交換所需物。在這個交換的過程中,和她的男同事相比,她一直都處於劣勢。男性,即使他的生存方式被剝奪了,通常也被賦予其他選擇。可以支付得起地球生產的必需品——也就是說,他可以選擇謀生的方式。而女人,難以直接獲得生活必需品,被法律和習俗隔絕於財產擁有權之外,只被允許有且只有一種支付生活必需品的方式——就是她應該激起和滿足男性的慾望,因此他允許她一起分享本應該屬於他的財產和收入。換句話說,在這個以物易物的過程中,她用自己這個人去換取生存。

毋庸置疑,人類謀生的方式往往塑造並影響性格——扭曲它或改善它。在殘酷的環境中工作的人易殘暴; 用智力工作的人腦袋越用越靈光。特殊行業傾向於發展特定型別的人格; 當兵的男孩,即使他想要成為股票經紀人,他也成不了這類人。同樣地,婚姻這樁交易往往會創造其獨特的型別。而在我看來,女人這個型別,正如我們所知,在很大程度上是由強加於她既定行業的環境所造就的。

我所理解的是,男性認為女性和一個男人有確定的和必要的身體上的關係。沒有了這層關係,那麼她就是黑話(下層社會講的)所說的“不完整的” 女人。也就是說,在她和男人發生關係之前,她還算不上是女人。他牽起她的手的那一刻,這僅僅是女性生涯的佐料——女性生涯發展不充分且尚未完成。

對大多數男人來說——也許對所有男人來講——女孩是男人未來的妻子,已婚女性已是男人的妻子,寡婦曾經是男人的妻子,未婚處女本該是男人的妻子——一個已壞掉的物件,無法使用也不適合使用,因此這部分可以忽略不計。

“我認為男人的愛和婚姻,或許是一種冒險,全心全意投入,因為他如此渴望。而對於女性,這不是一次冒險——除非冒險意味著風險——而是一種命運或者迫切需要。要麼是金錢需要,要麼是社會需要。(我不知道,每年到底有多少孩子的出生,只是因為他們的母親害怕被稱為老處女?可想而知,把一個生命帶到這個世界的理由就不充分了。)嫁給任何一個人,擺脫現在的處境。”

關於愛情,男性可以是一心一意的,女人必然是雙動力的。

適婚男性可能會尋求他未來要結婚的人,直到找到她為止;而妙齡適婚女子的任務則複雜得多,因為她的選擇通常是與她的麵包和黃油結合在一起,而兩者並不總是同時出現在同一地方。

女人對愛情和婚姻的真實、自然、公正的態度是什麼?依目前的情況來看,連女人自己都猜不透。只要女性將自然本能與商業考慮交織在一起,被商業性的因素阻撓和誤導,就難以猜透。如果有一天,當女性在社會和經濟上完全獨立,當她發現自己在一個新的世界裡自由自在和無所依附,沒有人為壓力凌駕於她自然的喜好和厭惡之上,直到這時,才有可能解開一團亂麻,才能判斷她被那些慾望(不管是性慾望還是母性慾望)左右到什麼程度。排除其他一切因素,女性要主宰自己的生活。不僅要主宰,而且要證明它。(順便說一句,這似乎忽視了這一點:事實與“不完整”理論是不相容的,單身女性的苦惱遠低於單身男性的苦惱。)

人們很想知道,如果有一天女性擺脫了舊體制,獨立和自由之日忽然降臨,會出現什麼樣的結果呢?會不會在各個階層的女性中間掀起一股潮流——開始對婚姻表現很冷漠甚至蔑視婚姻呢?對婚姻會無動於衷甚至漠視婚姻——等於承認女性可以漠不關心或蔑視男性。因此,接下來男性會發現,他嘗試給一個痛苦的未婚女子解釋葡萄是酸的,結果是毫無作用的。

隨著第一個不可能實現之事的完成,眼界就忽然拓寬了,早已植入內心自己是可憐的寄生蟲,阻礙理想的信念開始從根部枯萎並死去。我們不得不學著說,“我能”。 當我們繼續前進從不可能到可能的這個過程,起初充滿恐懼隨後充滿喜悅,我們開始用新的眼光看待這個世界。

犧牲若非自願,就沒有美德可言,沒有心意的禮品稱不上是一個禮物,而是一個貢品。

經濟獨立將帶來拒絕的力量。

他極不情願地意識到,不結婚的處女證明了一個令人感到不快的事實,就是性交併不是每個女人的絕對需要。

當然,一代人成長時的視野更廣闊,自然而然地就會更清醒地看待這個世界。

正如我所說的,如果承認婚姻對女性來說在本質上是一個交易——以她這個人作為交換換取生存的方式——那探詢這個交易的方式,比較下婚姻中的工人的地位和任何其他市場上的工人地位也是合情合理的。這使我們很快意識到這樣的事實——由於這個職業的強制性,因此有很多不利條件。通過其他方式謀生的人不知道也感受不到這些不利條件。關於強制服務的規定——奴隸制或類似的職業——這些職業的條條框框的建立不是站在工人的利益上,而是站在那些強迫工人工作的僱傭者的利益上。因此,婚姻市場中的交換和交易規則,必然是為了僱主的利益而制定的——男性。

堡仔圖書《婚姻如交易》已經上架豆瓣閱讀,試讀請點選“閱讀原文”。

責任編輯:

Reference:微旅行

看更多!請加入我們的粉絲團

轉載請附文章網址

不可錯過的話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