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

盛唐氣象,如今還有幾人識?

原題|王之渙:演繹盛唐氣象

白日依山盡,

黃河入海流。

欲窮千里目,

更上一層樓。

在一所簡陋的屋子裡,一群稚嫩的孩子正在搖頭晃腦地讀著,領讀的是一位頭髮已有些花白的“老夫子”,還戴了一副眼鏡。

多麼熟悉的場景!多麼令人追憶的畫面!

這首詩讓我回到了那逝去已久的童年時代!

好,煽情就煽到這裡吧!

這首詩名叫《登鸛雀樓》,是唐朝詩人王之渙所寫,堪稱千古絕唱。想來當年那群搖頭晃腦的小毛孩們是不懂的,那位領讀的老夫子也未必就明白。可以說,這首詩意境深遠,壯闊雄渾,而且還飽含哲理,充分展示出了那個時代的特徵,也就是人們常說的“盛唐氣象”。

人們一提到“盛唐氣象”,首先想到的大概就是大詩人李白了。人家仕途不濟,所以到處亂跑,結交名士,順便遊山玩水。這樣一來,酒錢有了,酒也就有了,酒喝夠了文章也就來了。

其實詩人王之渙筆下也有盛唐氣象。

王之渙,字季凌,也是盛唐時期的詩人,而且也會舞劍,常擊劍悲歌,其劍術據說跟李白有的一拼。

不過可惜的是,王之渙五十五歲就離開了人世,更讓人受不了的是,他只有六首絕句傳世。在唐朝詩人的作品數量排行榜中,他肯定倒數,比張若虛略好些。不過好在這六首當中還有一首也是千古絕唱,這就是膾炙人口的《涼州詞》:

黃河遠上白雲間,

一片孤城萬仞山。

羌笛何須怨楊柳,

春風不度玉門關。

這首詩也寫出了盛唐的那種氣象,即便寫的是悲切的怨情,也是悲中有壯,悲涼而慷慨,是“唐音”的典型代表。

其實確切地說,王之渙稱不上是什麼大詩人,但人家絕對是一位名詩人。要知道大詩人不僅要作品多,而且寫的詩對當時以及後世都要有深遠的影響才行,而名詩人就不一樣了,他只要在當時很有名氣就行了,數量多不多,對後世有沒有影響,這並不重要。

下面就讓我們來看一則流傳很廣的小故事,這個小故事足以證明王之渙在當時是一位名詩人。

話說唐玄宗開元年間,也就是著名的“開元盛世”了,人們的小日子過得都比較滋潤,有事沒事的都喜歡出去郊遊,甚至包括平民百姓,就更別說那些喜歡吟風弄月的詩人了。

這不,詩人王昌齡、高適、王之渙這哥兒仨湊到一起,準備出去逛逛,喝點小酒。

時值冬日,天空還下著小雪,那是某某年的第一場雪。要知道,古時的長安,冬天那可是很冷的,可這絲毫沒有影響到詩人的興致。

這哥兒仨來到了路邊的一座旗亭,於是便停了下來,準備喝點小酒,再吹吹牛。

正當他們高談闊論之際,忽然一輛華麗的馬車停靠在旗亭的邊上,不一會兒便下來了四位妙齡女子。

三位詩人瞪大眼睛看了個仔細,那傢伙,個個花枝招展,長得都跟一朵花似的,後面還有幾個跟班的。她們都是梨園的女歌手,也就是教坊裡的伶官。她們也有著詩人的雅興,也是吃飽了撐著沒事幹跑出來了。

這下可熱鬧了,一下子來了這麼多美女,可把詩人給樂壞了,那還吃什麼東西,這一個個的都秀色可餐啦!

不知是哪個人提議,讓這幾位美麗的神仙姐姐,唱幾段時下流行的新曲子怎麼樣?

這時只聽老大哥王昌齡低聲對高適、王之渙說:“我等都有詩名,但不知誰高誰低,現在機會來了,這幾位美女不是要唱歌嘛!而且唱的是時下的曲子,咱們今天就來比試比試,看看她們唱的都是誰的詩,誰的詩多誰就贏了。”

兩位老弟都說:“好,誰怕誰啊!”

說話間,音樂響起,其中一位美女站出來唱道——

寒雨連江夜入吳,

平明送客楚山孤。

洛陽親友如相問,

一片冰心在玉壺。

王昌齡心中竊喜,並豎起了一根拇指,看吧,這就叫實力。因為這是他的詩。

緊接著又一位美女上來了,只聽她唱——

開篋淚沾臆,見君前日書。

夜臺何寂寞,猶是子云居。

這下該輪到高適偷著樂了,因為這是他的詩,他也豎起了一根拇指,表示也中了一首。

我們的王之渙就有點緊張了。

緊接著第三位美女又出場了:

奉帚平明金殿開,

且將團扇暫徘徊。

玉顏不及寒鴉色,

猶帶昭陽日影來。

這又是王昌齡的,只見他樂得跟個招財貓似的,又豎起了一根拇指。

而王之渙這下可就有點鬱悶了,心想:“這有沒有搞錯,俺成名可比他倆早。”可無論怎麼樣,這下怕是要丟人了,所以他為了挽回面子,故作不屑一顧地擺手道:“切,這都是些沒有品位的潦倒女歌手罷了!唱的都是些俗不可耐的東西,長得還不咋地。你們得瑟什麼啊!看,那個長得最漂亮的,還沒唱呢,我敢肯定,她要唱的話,一準唱的是我的詩。如果不是的話,我以後就再也不會與你們爭高下了,但如果是,你們就得拜我為師,怎麼樣?”

好,好,依你。

只見那最漂亮的女子走上來,櫻脣初動,玉喉高啟,唱的正是王之渙的得意之作《涼州詞》——

黃河遠上白雲間,

一片孤城萬仞山。

羌笛何須怨楊柳,

春風不度玉門關。

王之渙那叫一個高興,當即就豎起了大拇指,說:“我沒有胡說吧。”

三人均大笑不止。

這“哈哈”的笑聲引來了四位美女的不解,於是便走來說:“三位帥哥,你們在笑什麼呢?笑得這麼開心。”

這三個人便把事情的經過說了一遍,眾位美女大吃一驚,說:“小女子們真是有眼不識神仙,不想三位詩人都在此呢!”於是接下來,他們就同這幾位美貌的女子一起吃飯喝酒說笑了,來了個不醉不歸。

這就是唐代文學史上著名的“旗亭畫壁”的故事了,見載於唐人薛用弱的《集異記》裡。

最後我們來看看王之渙的生平經歷。

由於史料缺少的關係,後世的人們對王之渙的身世所知甚少,而從大體上來說,他的生平也比較簡單,只知道他祖籍山西太原,在那時候叫晉陽,後來他的五世祖王隆之當了後魏的絳州刺史,所以舉家又遷到了絳州,還在今天的山西境內。《唐才子傳》上說王之渙是薊門人,這純屬誤解。

王之渙的家世雖然沒法跟杜牧家比,但也算可以了,從他曾祖到他父親,都做過芝麻綠豆大的小官,雖然是小官,但好歹也算一地主。

才子的青年經歷一般都這樣描述:什麼自幼聰穎好學啦,什麼二十歲不到就能精研文章了。王之渙不用說,也是這樣了。

不過可惜的是,王之渙未能走上科舉這條路,也沒法跟人家小杜比。所以他也就只能當一些不入流的小官了,比如說,冀州衡水縣的主簿;還有就是在家待了十五年之後,又當上了文安郡文安縣的縣尉。

不過他在任期間,據說幹得還是很不錯的,以處事公平著稱,所以頗受當地老百姓的稱道。

再後來,他就染病了,不久之後便去世了,終年五十五歲,葬於洛陽。

可以說,王之渙的一生是短暫的,也是不得志的,作為盛唐時期的一位詩人,所流傳下來的作品也不多,且只有六首詩,但他的詩卻體現出了盛唐時的那種氣象,為燦若銀河的唐詩國度注入了幾顆明珠。

摘自周慕白《唐朝詩人那些事兒》,2011年陝師大出版社版

責任編輯:

Reference:微旅行

看更多!請加入我們的粉絲團

轉載請附文章網址

不可錯過的話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