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

來自明朝書法大咖的信!

明代的尺牘就是書信,那優美典雅的數行墨跡,可以傳達出深厚的情意和豐富的思想。而文人生活最直接的史料其實來自於尺牘,尺牘所談多為生活中的交遊、文學、書畫創作、出版、飲食、官場文化等。其涉及的範圍廣大,內容真實,文辭、書法更是自然而率真,可謂大觀。

文徵明要誰千萬自愛?

文徵明說,昨日和周復俊閒話餘情,聽聞周復俊近日將要離開,因無法前往送行,故先致贈絨布一端(約等於現今的一疋)。文徵明並有一封致王廷的尺牘,煩請周復俊送達。

▲文徵明《與子籲(周復俊)書》

原文 :昨承話別,匆匆不得盡情,殊深愧念。聞明早解維,衰年畏暑,不能走見,絨一端,奉將鄙意,不足為贐也。外南珉公書,卻煩遞達。餘惟遠道,千萬自愛。徵明肅拜。子籲提學賢親侍史。

什麼是可以禦寒的“烏玉”?

祝允明感謝九疇親家贈送烏玉以禦寒,表示之後將親自前往道謝。

▲祝允明《與九疇書》

原文 :昨日初寒,甚覺嚴冽,正無可以為御,不意烏玉之惠。誠謂大旱而有甘霖之施也,其感何可量耶。竢稍和當躬謝於堂下。不次。允明頓首。殿撰九疇親家先生侍史。敬餘。

請公子吃餅

文中的禪堂,可能是項元泣時常吟詠的“真如禪房”。項元泣與靜齋集於禪房時,請三弟來一同吃餅,元泣說:“即至為妙!”要是晚來,餅大概就被吃完了。

▲項元泣《與項元汴書》

原文 :適同施靜齋過禪堂,丹峰欲請同敢餅。即至為妙。三弟,泣拜。

蔡羽請文徵明設計園林

蔡羽想為父親蔡滂所建置的園林向文徵明求圖,但因手邊沒有好絹,想向對方請求。找到絹後和箋札、牙圖書和川扇一同送至文徵明處。

▲蔡羽《與某人書》

原文 :湖差後,想得歸。僕有所託,先人號橘洲,將置一卷,求圖于衡山。此處絹不佳,煩尋一段。酬賈仍仗專坐其館,請之而來必妙。大約如王元寀《槐莊圖》,想無厚薄也。捲成當圖報。外,箋札一封、牙圖書、川扇各一,敢煩左右附至衡山館。不具。蔡羽頓首。八月十二日。涵虛石先生。外,糖果奉山房,乞與武溪共之。

王寵約了文徵明去雅集

此札寫給文徵明,內容為邀約文徵明一同拜訪友人顧蘭(文徵明的摯友)。

▲王寵《與衡山(文徵明)書》

原文:風雨久滯湖上,即刻始歸,欲擬十三日奉陪吾丈過春潛處,如何如何。或先發使者,一期後早伺候門下。若雨又不果,再約。寵頓首再拜,衡山二丈先生執事。

桃花扇的作者為何苦甚!苦甚!

此信寫給孔貞燦,字用晦,又字桓三,號西園,四氏學學錄,為孔尚任的族叔,著有《西園集》。四氏學,乃中國專為孔、顏、曾、孟四氏而設立的廟學機構,孔貞燦曾於康熙六年至十年任職於四氏學,孔尚任曾在四氏學中隨他讀書。孔貞燦不僅是孔尚任的老師,在孔尚任罷官歸裡後,兩人時常詩酒往來。孔貞燦家貲豐厚,學者認為現今流傳的《桃花扇傳奇》西園本即可能是孔貞燦出資刊行的。

▲孔尚任《與西園(孔貞燦)書》

原文:空齋無事,日費筆墨,代不知誰何之氏,申慶唁,不喜而笑,不悲而哭,此種債負,更劇於催租吏,苦甚、苦甚。小屏借光,尚未拜乞,忽接《煙雲》,頓開俗目,再讀銘言,益增赧汗,窮簷冷日。賜我三春之暉,無以圖報,有仝草之心。容面白不一。上西園老師主盟。期宗門生尚任拜覆。

王鐸也覺得米太貴

王鐸與侯恂、侯恪兄弟交善,有通家之好。王鐸初登官場,乃因侯恪之薦得以被選為庶吉士入館。王鐸先向侯恂表示卜居長安大不易,爾後自嘲因百無一長,只能空隨行隊,於政事毫無用處。至於侯恂問及求字之事,王鐸客氣地表示當另外奉上。

王鐸早年書蹟世不多見,此札書寫於綾本上,尤為難得。

▲王鐸《與柱國六翁(侯恂)書》

原文:臺下更有以鑄我耶?長安米價日沸,曲突煙清,幽書屋潤,雖消遣歲月,人事馳騎,實(點去)宵聽噪筵,煤氣雜來,良荒神況。非有臺下之知,有不皮相鐸為。

一封信中的寥寥數語看似簡單,但是卻承載了許多的東西,包含了一個人的文采、情思、喜好、志向、藝術表現,亦延伸出人與人間的往來關係,由點到線到面,映照出當時的社會環境氛圍和文化精神價值。這些尺牘讀來頗有韻味。

責任編輯:

Reference:微旅行

看更多!請加入我們的粉絲團

轉載請附文章網址

不可錯過的話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