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

何為愛情最美的模樣?

雲中誰寄錦書來,雁字回時,月滿西樓。一封小小信箋傳遞著兩人身隔天涯、心距咫尺的綿綿情意。這一紙“情真意切”穿越時光,承載著“願得一人心”的純情,飽含著“白首不相離”的誓言。

△ 配樂:趙海洋-《一生有你》

情之所至,一紙一墨盡染相思

情之所鍾,一花一木皆入文字

這些藏匿於紙間的故事

驚豔了時光,溫柔了歲月

何為愛情最美的模樣

見字如面

著名翻譯家朱生豪

1932年與妻子宋清如

相識於秋日的西子湖畔

婚後,兩人兩地分隔

以書信開始近十年的苦戀之旅

“愛你讓我變成詩人”

愛你讓我成為“世上最會講情話的人”

你也許不會相信,我常常想象你是多麼美好,多麼可愛,但實際見了你面的時候,你比我想象的要美好得多,可愛得多。你不能說我這是說謊,因為如果不然的話,我滿可以僅僅想憶你自足,而不必那樣渴望著想要見到你。

我遇見你,就像找到了我真的自己。如果沒有你,即使我愛了一百個人,或有一百個人愛我,我的靈魂也終將永遠彷徨著。你是我獨一無二的。我將永遠永遠多麼多麼的喜歡你。

不要愁老之將至,你老了也一定很可愛。而且,假如你老了十歲,我當然也同樣老了十歲,世界也老了十歲,其實一切都是一樣的。

我一天一天明白你的平凡,同時卻一天一天愈更深情地愛你。你如果照鏡子,你不會知道自己有多麼的好,你如果走進我心裡,你就會知道你是怎樣怎樣的好。

我只願憑著這一點靈感的相通,時時帶給彼此以慰藉,像流星的光輝,照耀我疲憊的夢寐,永遠存一個安慰,縱然在別離的時候。

醒來覺得甚是愛你。

朱生豪

1920年

魯迅與許廣平相識於中國小說史的課堂

他喚廣平“小刺蝟”、“乖姑”

廣平稱他為“小白象”

兩人情真意切

聊借畫圖怡倦眼,此中甘苦兩心知

“我寄你的信

不喜歡放在街邊的綠色郵筒中

我總疑心那裡會慢一點”

乖姑!小刺蝟:

在滬寧車上,總算得了一個座位;渡江上了平浦通車,也居然定著一張臥床。這就好了,吃過一元半的夜飯,十一點睡覺,從此一直睡到第二天十二點鐘,醒來時,不但已出江蘇境,並且通過了安徽界蚌埠,到山東界了。不知道刺蝟可能如此大睡,我怕她鼻子凍冷,不能這樣。

家裡一切如舊,母親精神形貌仍如三年前,她說,害馬(魯迅為許廣平所起的暱稱)為什麼不同來呢?我答以有點不舒服。其實我在車上曾想過,這種震動法於乖姑是不相宜的。但母親近來的見聞範圍似很窄,她總是同我談八道灣,這於我是毫無關心的,所以我也不想多說我們的事,因為恐怕於她也不見得有什麼興趣。

平常似常常有客來住,多至四五個月,連我的日記本子也都開啟過了,這非常可惡,大約是姓車的男人所為。他的女人,廿六七又要來了,那自然,這就使我不能多住。

不過這種情形,我倒並不氣也不高興,就說必須回家一趟,現在是回來了,了卻一件事,總是好的。此刻是十二點,卻很靜,和上海大不相同。我不知乖姑睡了沒有?我覺得她一定還未睡著,以為我正在大談三年來的經歷了。

其實並未大談,我現在只望乖姑要乖,保養自己,我也當平心和氣,度過預定的時光,不使小刺蝟憂慮。

今天就是這樣吧,下回再談。

一九二九年五月十五夜

1933年

沈從文與張兆和喜結連理

他稱她“三三”,她叫他“二哥”

婚後,他急匆匆趕往湘西

每日一信便成為他們的約定

“在青山綠水之間,我想牽著你的手

走過這座橋

橋上是綠葉紅花,橋下是流水人家

橋的那頭是青絲,橋的這頭是白髮”

三三:

船在慢慢的上灘,我背船坐在被蓋裡,用自來水筆來給你寫封長信。

不知你見到了我常德長堤那張畫不?這裡小河兩岸全是如此美麗動人,我畫得出它的輪廓,但聲音、顏色、光,可永遠無本領畫出了。你實在應來這小河裡看看,你看過一次,所得的也許比我還多。

這種時節兩邊岸上還是綠樹青山,水則透明如無物,小船用兩個人拉著,便在這種清水裡向上滑行。前艙用板隔斷,故我可以不被風吹。我坐的是後面,凡為船後的天、地、水,我全可以看到。我就這樣一面看水一面想你。

我快樂,就想應當同你快樂,我悶,就想要你在我必可以不悶。我同船老闆吃飯,我盼望你也在一角吃飯。我至少還得在船上過七個日子,還不把下行的計算在內。

你說,這七個日子我怎麼辦?我知道對我這人不宜太好,到你身邊,我有時真會使你皺眉。我疏忽了你,使我疏忽的原因便只是你待我太好,縱容了我。但你一生氣,我即刻就不同了。現在則用一件人事把兩人分開,用別離來訓練我,我明白你如何在支配我管領我!

山水美得很,我想你一同來坐在艙裡,從視窗望那點紫色的小山。我想讓一個木筏使你驚訝,因為那木筏上面還種菜!我想要你來使我的手暖和一些……

三三,我的……

我的人,為什麼你不同我在一個船上呢?

二哥

1924年

丁玲結識青年編輯胡也頻

正為命途艱辛而痛苦的她

彷彿遇到一盞點亮黑暗的燈

“你只要幾個字

便能將我已灰的意志喚醒

你的一句話

便給我無量的勇氣去奮鬥”

愛人:

這時候是11點半,夜裡。大的雷電已響了四十分鐘,是你走後的第二次了。雨的聲音也龐雜,然而卻只更顯出了夜的死寂。

一切的聲音都消失了,電燈也滅了,縱使再能燃,我也不能開,於是我又想了一個老法子,用豬油和水點了一盞小燈。燈光微小的很,僅僅只能照在紙上,又時時為水爆炸起來,你可以從這紙上看出許多小油點。我是很艱難的寫著這封信,自然也是有趣味的。

說說我的心情吧,我是多麼感謝你的愛。你從一種極頹廢、消極、無聊的生活中救了我。你只要幾個字便能將我的已灰的意志喚醒來,你的一句話便給我無量的勇氣和寂寞的生活去奮鬥了。

愛!我要努力,我有力量努力,不是為了錢,不是為了名,是為我愛的希望不要失去,是為了我愛的歡樂啊!

唉!你真不曉得一個人在自己燒好飯又去吃飯時的心情,我是屢次都為了這而忍不住大哭起來的。

現在呢,人很快樂。有你一切都好,有你愛我,我真幸福。我決安心等到暑假再和你相聚,也宣誓以後再不離開了。

雷電已過去,只下著小雨,夜是更深了。燈也亮了,人也倦了,明天再談吧,祝我的愛好好的睡!

我真的是多麼甜蜜而又微笑地吻了你來信好幾下呢!

你愛的曼珈

△ 周恩來致妻子鄧穎超信 朗讀/舒冬

五四運動期間

周恩來與鄧穎超相識於學校禮堂

此後,兩人鴻雁往來

聊革命,聊戰爭,聊自由

每一封信,都是一場思想的碰撞,靈魂的共鳴

“情長紙短,還吻你萬千”

正是讀書時

走心的誦讀微視訊

《夜讀》聯手央視網傾情奉上“正是讀書時”誦讀微視訊版塊,每月不定期投放。願你因此,遇見更好的自己。

配圖/視覺中國

看更多!請加入我們的粉絲團

轉載請附文章網址

不可錯過的話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