兩性

越來越多日本女人希望丈夫早死,為什麼呢!

大家好,我是有錢人這麼想小編Choco!今天要來說說關於越來越多日本女人希望丈夫早死,為什麼的事!不知道大家對於這個有多了解呢?一起來看看吧!

 

每天早晨或黃昏,都有一對老夫妻攜著手,慢慢地踱著步從我家門前經過。如果那個時候我正在院子裡忙碌,那對老夫婦就會停下來跟我說話。我注意到,這對七八十歲的老夫婦,即使是每天的例行散步,也穿戴得十分整齊。

老太太雖然已經滿臉皺紋,但一定不會忘記化上一個精神煥發的妝,並在衣襟別上一朵別緻的胸花。我會大聲讚美老太太當天的妝容美麗,胸花也十分雅緻得體。通常這個時候,老太太會像小姑娘一樣害羞起來,老先生則微笑著代替老妻子說:“謝謝。”

這對每天攜手散步、相依相偎的老夫婦,成為我日常生活中的一道風景。看到他們,會情不自禁地幻想自己老後的樣子。我相信,在日漸人口老齡化的日本,像他們一樣攜手走完人生的恩愛夫妻,一定非常多。

 

像電影《櫻花盛開》中的深情丈夫其實是少數。 圖/豆瓣網

但凡事也都有例外。前段時間在日文網站看到一篇《週刊現代》的報道,說“希望丈夫早死的熟年妻子越來越多”。這篇報道列舉了如下事例。

事例一:今年57歲、在某大公司就職的大塚洋二(假名)打算三年後退休,並將未來的人生設計好了:在青壯年時期,每天埋頭工作,家裡一切全靠妻子打點,所以,退休後要多花時間陪伴妻子,夫妻二人一起去溫泉度假、去海外旅遊……他還希望跟妻子一起去跳妻子多年來熱衷的社交舞。

在和妻子談到退休生活安排的時候,大塚洋二說:“退休之後,一切都以你為主,以你的幸福優先。”他以為妻子會高興、感動,但一貫溫柔的妻子突然大發雷霆:“什麼?到這個時候你才說什麼‘以你的幸福優先’?這之前你都幹什麼去了?我的人生被你給徹底毀了,你真希望我幸福,就快點死……”

《我的危險妻子》中看似完美的家庭主婦一直設計想殺掉不忠的丈夫。圖/搜狐

 

事例二:在某IT企業供職的40多歲某男A,因為工作出色,幾年前被提拔為董事,不僅成為公司數一數二的人物,工資也翻了n倍。按理說,A先生的妻子應該高興至極。可是,有一天,A先生半夜醒來,發現妻子手拿點火器,站在床前咬牙切齒地說:“去死吧,你!”

A先生聞言大吃一驚,回想起任董事這幾年,每天到家已經是凌晨甚至早晨,週末好不容易有一天休息,也用來陪客戶去打高爾夫。妻子多次對他說“什麼時候一起去家庭旅遊吧”“結婚紀念日找個喜歡的地方一起吃飯吧”,都被他以“工作太忙”為由拒絕,於是日積月累,引發了妻子無法繼續忍耐的怨恨。

幾年前日本內閣府男女共同參畫局做過一個公開調查,在1077名接受調查的男性中,有17.8%(即平均5個人中有1個人)回答說感受過來自妻子的威脅和厭惡,其中感受到生命威脅的達4.7%。

這些男性,年齡大多在50歲以上。五六十歲的日本男人,他們年輕的時候正是日本經濟高度成長期,那個時候的日本,如同現在的中國,地價高騰、物價升漲的同時,也充滿了可供積極鑽營的機遇。男人主外,事業為本,女人主內,敬夫育子,是日本大多數家庭的基本模式。

那個時候的男人,他們的青春不屬於家人和妻子,而屬於外面的世界。等到他們衰老,想回歸家庭的時候,卻發現,一直以為最安全、始終會在家守候的女人,已經因為疲憊而內心充滿了厭倦。

在日本電視劇《熟年離婚》中,花甲之年的豐原幸太郎在退休當天卻遭遇妻子提出離婚的變故。   圖/豆瓣網

日本社會問題專家將熟年夫婦的問題,歸納為“三K問題”—經濟問題、健康問題、心(理)的問題(經濟、健康、心這三個詞的日文字母都以“K”打頭)。

專家們發現,引起妻子怨恨或厭惡的根源,居然都是些在男人看來毫不起眼的小事,例如“十多年前,丈夫曾經忘記自己的生日”“回到家就倒頭大睡,對自己毫無興趣”等。當然,也有其他方面的原因,例如男人認為妻子和家人花的是自己賺的錢,於是理所當然地以為“誰賺錢誰就是老大,就得聽誰的”,這種大男子作風也是引發妻子怨恨的根源。

雖然日本和中國的國情有許多不同,但目睹現在高速發展的中國,回顧過去日本的高度經濟成長期,從社會問題和家庭問題中可以找到某些相似之處。看看日本老男人的悲涼晚景,每天忙於在外積極鑽營賺錢之道,卻忽視妻子和家人的中國男人,或許也有必要反思些什麼。

看完後是不是覺得Choco小編在有錢人這麼想分享的女人故事文章很好呢?想看更多好文,或是喜歡有錢人這麼想的文章的話,可以按讚追蹤親愛的好嗎並分享這篇越來越多日本女人希望丈夫早死,為什麼!出去給大家一起看看喔!

Reference:健康生活

看更多!請加入我們的粉絲團

轉載請附文章網址

不可錯過的話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