命理

黃柏霖:妾於佛前發願救夫命,夫因未能戒欲終喪命

這一段給我們很大的啟示,印祖也特別有這一段,類似這一段故事的開示。印祖說了,“即夫婦之倫,若一貪湎,必致喪身殞命。”這一段衢州徐姓這位節推,就是這裡講的“夫婦之倫”,雖然是夫妻倫常,但是如果你太貪愛沉迷淫慾,必遭致喪身殞命。亦有不過貪,但是也有不貪的。但是他不知道忌諱,“冒昧從事,以致死亡者,殊堪憐愍”,實在讓人家很憐憫、很同情。印祖有編了一本《壽康寶鑑》,在印祖那個年代有編這本書,這本書《壽康寶鑑》,現在也流通得非常廣,已經翻成白話。這個是前賢所編輯《不可錄》,說明“色慾之害”,以及“戒淫窒慾之格言,福善禍淫之證案”,持戒的方法、日期,忌諱的時間、時處、人事,裡面都有“縷析條陳”,都有記載得很清楚。印祖認為這本《壽康寶鑑》可以“覺世救民”,“懇切周摯”。

那麼跟這個故事一樣,發生在民國那個年代,有印祖的一位弟子,我們就來把他講出來。印祖在《壽康寶鑑》流通的時候,特別為他這個弟子迴向。這個弟子是四川人,是羅濟同,他當年的時候才四十六歲而已,他是經營輪船業的,在上海經營輪船業,就是商船,他個性非常地善良忠厚,而且相信佛法。印祖當時有幾個在家居士都是當時很有名,就是編輯《印光大師文鈔》,其中有一個叫關絅之,在《印光大師文鈔》裡面,有提到關絅之這位居士。這關絅之跟這位羅濟同,有一起辦了一個淨業社,就有一點像我們現在淨宗學會。

在民國十二、三年,羅濟同常想到靈巖山來皈依印祖,可是因為事業太忙,沒有辦法。民國十四年,因為生病,肚子膨脹好幾個月,非常危險,中西醫都沒辦法救。到民國十四年的八月十四日,他在整理吃藥的帳單的時候,因為金錢,花太多錢,所以生氣的說,“從此縱死,亦不再吃藥矣”,他就當時可能藥費太多了,他說,我寧可死掉,也不要再吃藥了。“其妾乃於佛前懇禱”,他的愛妾就在佛前發願,“終身吃素唸佛”,希望他丈夫病情能夠好轉。結果他妻子,他的愛妾發願吃素唸佛以後,不可思議的,羅濟同這個病就轉好,有轉機了,就有轉機了,就排洩了很多淤水,“不藥而癒”,就好了。

所以印光大師八月份的時候,到上海,住在太平寺。九月初二前往淨業社,跟關絅之、羅濟同他們見面,雖然羅濟同當時身體不是完全恢復,但是氣色就是“淳淨光華”,就是發亮,非常地好。見到印光大師就很高興說了,師父來了,我應該在上海跟你皈依,我就不用到靈巖山寺了,所以就決定選在初八,跟他的愛妾到太平寺受三皈五戒。然後又請程雪樓、關絅之、丁桂樵還有歐陽石芝、餘峙蓮、任心白等居士陪著印光大師吃飯。然後初十的時候,又請印光大師到他家去吃飯。

他還跟印光大師說了,師父就是弟子的父母,弟子就是師父的兒女。印光大師當時有跟他講一句話,印祖不是普通人,印祖當時有跟他講一句話,但是沒有講白的,沒有講得很清楚。印祖說,“父母唯其疾之憂”,就是孔子講的那句話,“父母唯其疾之憂,汝病雖好,尚未復原,當慎重”,印祖有跟他講這幾句話。他說,你病才剛剛好起來,你要謹慎。“惜未明言所慎重者,謂房事也”。印祖當時就不好意思跟他說,你要慎重就是不要做房事,不要進行房事,就夫妻的房事。

結果到那個月底,印光大師跟這幾個居士在功德林開監獄感化會,羅濟同也與會,參與這個會議。大家都已經快解散了,有十幾個人在那邊留印光大師吃飯,羅濟同來了以後,就交代櫃檯結帳以後,講幾句話就離開了,他沒有跟印祖一起吃飯。印祖當時看到他的面貌,簡直像死人一樣,前幾天亮得不得了,那一天臉色像死人一樣,印光大師已經知道他犯了房事所致了。印光大師當時非常後悔,當時跟他講,“父母唯其疾之憂,未曾說其所以然”,沒有跟他講很清楚說,就是禁房事,“以致復濱於危也”,結果造成這麼危險。想要寫信趕快告訴他戒除,事情又太多,沒有把信寄出去,沒有寫信出去。“九月初六至山”,即寄,九月初六印光大師回到靈巖山,就寄一封信給他,“極陳利害”,跟他講這個利害關係。“然已無可救藥,不數日即死”,信雖然到了,但是已經無藥可救,羅濟同就死掉了。死掉的時候,關絅之邀幾個居士都來念佛,希望他往生西方,不要墮落。

所以印光大師講的他這個弟子,羅濟同才四十六歲多而已,也就是因為色慾,也不知道禁戒,不能夠禁止愛慾,就死掉了。所以當時印光大師就說,必須要設法給大家一個預防、防護,這樣大家懂得預防,就不會這樣等於說,把自己的壽命都奪去了,這樣就失去了如來慈悲救苦之道。所以當時印光大師,就“取《不可錄》而增訂之,排印廣佈”。排印以後就編輯成《壽康寶鑑》。印祖的目的是希望,“舉世鹹知忌諱”,印祖特別希望世間人都知道這個忌諱的事情。

我們這個“淫慾過度”裡面,後面也都會提到,秦拙菴先生的“修身立命戒期”裡面,每一個月哪幾日是應該要忌諱的,那個就是印祖這裡講的忌諱之事,才不致於誤送性命,這是印祖的慈悲。剛好那個時候有一個居士,他的母親遺資一千六百元,當時他母親給他一千六百元,要印善書贈送,印光大師就教他全部印《壽康寶鑑》。“以拯青年男女於未危”,印祖希望拯救青年人青年男女,讓他們不要發生這個危險。“則以羅濟同一人之死,令現在未來一切閱此書者,知所戒慎”,印祖希望因為《壽康寶鑑》的流通,因羅濟同一個人死掉、死去,讓現在跟未來一切讀到這本《壽康寶鑑》的人,都知道有所戒慎。

並且勸轉流通,“輾轉流通,輾轉勸戒”。“庶可舉世同享長壽康寧”,希望大家都能夠同享長壽、健康、平安。“而鰥寡孤獨之苦況,日見其少”,我們這個裡面也有講,這裡面也有講這個,如果你早亡的話,可能累婦孀苦,害得你的妻子變守寡,就是印祖講說,“鰥寡孤獨之苦況,日見其少”。“如是則由濟同一人之死”,那麼這樣就是,因為羅濟同一個人的死去。“令一切人各得壽康”,那這樣羅濟同本身他的死,他變成是菩薩示現了,就是功德了,“濟同之死,為有功德”。

怎麼樣才是有功德?羅濟同這個故事的公案,本來他生重病,吃了很多藥,後來他的妻妾在佛前發願,為他吃素唸佛,迴向給他。後來整個排洩完了以後,去見印光大師的時候,“氣色淳淨光華”,就是我們講氣色非常好,“無與等者”,是沒有辦法去形容。結果隔了十幾天以後,印祖再看到他的時候,其面貌“直同死人”,他的氣色就像死人一樣。才十多天而已,就發生這個事情。當時印祖有特別跟他叮嚀,“父母唯其疾之憂”,父母只擔心小孩子生病,他憂他什麼?就教他希望能夠戒色,印祖還跟他講,“汝病雖好,尚未復原,當慎重”,那個“慎重”就是房事。

所以印祖在這邊說,“濟同之死,為有功德,仗此功德,迴向往生,當必俯謝娑婆,高登極樂。”“俯謝娑婆”就是不再受輪迴了,“高登極樂”就是往生淨土。“為彌陀之弟子,作海眾之良朋矣”,那麼羅濟同就可以仗這個功德,往生西方做彌陀的弟子,做蓮池海會的菩薩道侶。“孟子曰:『養心者莫善於寡慾』”,孟子說,“養心者”,怎麼樣把我們的心能夠調伏好?最好的方法,調心最好的方法就是清心寡慾。

“其為人也寡慾,雖有不存焉者寡矣”,這個人如果能夠減少慾望,縱使他不能夠長壽,這種也不多,都可以長壽。“其為人也多欲,雖有存焉者寡矣”,這個人如果慾望太多了,愛慾太重了,就算他是長壽的命,也是沒辦法長壽的。健康的時候,“康健時尚宜節慾,況大病始愈乎”,這幾句話很重要,印祖說,在健康的時候,還應該要節慾,節制愛慾,何況是生一場大病以後,絕對要拒絕房事,要禁戒房事,何況大病剛好之後,更應該不能夠行房事。以上是印光大師所講的,他的弟子,上海的弟子羅濟同的故事,跟我們現在裡面講的明衢州,徐姓的這位松江府的節推,故事幾乎是一樣的。

摘自《太上感應篇彙編》(第二三四集) 黃柏霖警官主講

Reference:理財生活通

看更多!請加入我們的粉絲團

轉載請附文章網址

不可錯過的話題